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七十九章 蹭活动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黄莹不仅准时赶到且非常给韩朝阳面子,马老师再次见着她时,宝贝儿子是跟她手拉着手的!

    这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惊喜,马老师很高兴,黄莹一说晚上要请他们吃饭,说她爸她妈和苏主任顾警长也会去,马老师简直欣喜若狂。

    晕车晕成那样也不觉得难受,一下午笑得合不拢嘴,拉着黄莹问这问那,再时不时拉着得意学生苗海珠问问近况,一下午说得最多的词是“双喜临门”!

    儿子找到了一个漂亮得跟仙女似的对象,韩爸一样高兴。

    马老师跟俩姑娘聊天,他不好意思往前凑,跟顾爷爷聊了一会儿便掏出手机频频打电话,给家里的亲朋好友报喜。打完电话发微信,发偷拍的准儿媳照片,让亲朋好友们瞧瞧他未来的儿媳妇有多好看。

    晚宴依然设在昨晚那家饭店,只是换了一个大包厢,偌大的餐桌能坐24个人,酒菜比昨晚起码高了两个档次。韩朝阳非常清楚今晚是黄莹请客,黄爸黄妈掏钱,正在谈的又全是“实质性”的内容,被搞得很不好意思,只能跟着傻笑。

    女方主要是黄莹的小姨在说,男方这边是马老师发言。

    顾爷爷和苏主任像裁判一样坐主位,坐在男方和女方中间,不过双方谈得很融洽,几乎没什么分歧,不需要他们裁断,同样不需要他们打圆场。

    “高主任,黄大哥,高姐,该说得刚才都说了,我们家就这个条件,也就朝阳这么一个孩子,作为父母我们会尽到做父母的义务。莹莹一样是独生子女,以前计划生育抓得严,像我们这样的都是一家一个。别说在燕阳,我们青山现在的孩子谈婚论嫁也是两家并一家。”

    “都是这样,但现在人口进入老龄化,政策已经放开了,朝阳和莹莹如果结婚将来可以生两个!”

    “对,现在可以生两个,国家还鼓励呢,”马老师岂能听不出高月清的言外之意,笑看着儿子和准儿子说:“将来生两个,一个姓韩,一个姓黄,两家都能兼顾到。不要担心抚养两个孩子有多大压力,房贷我们还,不要你们操心。”

    “马老师说得对,别信那些胡编乱造的鬼话,什么把一个孩子抚养大要花多少钱,其实孩子是只愁养不愁长!我们小时候家里多穷,我爸我妈还不是一样把我们兄妹三个拉扯大!”

    未来的亲家母如此通情达理,黄妈很高兴,禁不住笑道:“马老师,韩哥,我也表个态,我和老黄一样是做父母的,一样要尽到做父母的义务。只要俩孩子好好处好好过,将来结婚要花多少钱,生孩子养孩子要花多钱,这些全由我们来,不要你们再费心,也不要孩子们操心。”

    这就谈婚论嫁了,黄莹羞得面红耳赤。

    苗海珠觉得很好笑,忍不住爆出句:“朝阳,莹莹,你说你们多幸福!马老师韩叔叔高阿姨黄叔叔这么帮你们,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长辈们说话,你凑什么热闹。

    韩朝阳腹诽了一句,依然嘿嘿傻笑。

    徒弟和黄丫头不好意思开口,顾爷爷觉得应该说两句,端起杯子笑道:“两家并一家,挺好!朝阳,莹莹,小苗说得对,你们的父母真的很伟大,一口一个义务,什么是义务,难道做父母的把你们拉扯大还不够,还要继续给你们做牛做马?

    我倚老卖老说几句,你们别嫌我啰嗦,你们一定要感恩,不管现在还是将来都要好好孝敬双方父母。你们能走到一起,我们今天坐在这儿,说明你们之间是有感情的,要珍惜这份感情,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不能因为一些琐事闹别扭,不要让父母为你们担心操心。”

    “师傅,我们不会的。”

    “不会就好,莹莹比你懂事,你不会莹莹更不会。哎呀,今天真是双喜临门,高主任、苏主任、黄科长、马老师,各位,来,我们碰一下,庆祝这个大喜的日子。”

    ………

    尽管光顾着说话都没吃饱,但晚宴还是很成功的!

    黄妈黄爸意犹未尽,硬是邀请准亲家去家里坐坐,马老师和韩爸当然不会拒绝,结果顾爷爷、苏主任和苗海珠也跟着一起去了,在黄家一直聊到深夜11点多。

    在高月清和苗海珠的强烈提议下,韩朝阳和黄莹对彼此父母的称呼也由此发生变化。

    韩朝阳倒没什么,黄莹真不习惯,又不想让长辈们失望,只能红着脸用蚊子般地声音叫马老师“妈”。

    “小姨,这也太快了!”

    “快什么,我跟你姨父认识一个月就结婚了的。”

    终于正式确定关系,高月清很高兴,扶着车门吃吃笑道:“现在有一些年轻人更快,认识几天就结婚,叫什么闪婚。你们只是确定恋爱关系,又不是明天就结婚,再说你们这既是介绍的也是自谈的,有感情,这是水到渠成。朝阳,你可不许欺负莹莹,不然我会去分局找你算账。”

    “小姨,我疼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欺负。”

    “疼就对了,知道你这段时间比较忙,等过了建军节去我家坐坐。”

    “好的,太晚了,您明天还要上班呢,赶紧回去休息吧。姨父,我帮您看着倒车,回去路上开慢点。”

    “没事的,到底是警察,时时刻刻注意安全,莹莹,有没有安全感?”郭老师很风趣,竟又摇下车窗调侃起来。

    送走小姨和小姨夫,再同黄莹一起送苏主任回家,送苗海珠回省厅机关宿舍。

    把她们送到地方回来再跟黄爸黄妈道别,再同师傅及老爸老妈一起骑电动车回居委会。

    这么大喜事,一家人都很激动很兴奋,而且跟老爸很久没见,本来是打算再聊会儿,结果回来一看,都快凌晨一点了王厂长居然坐在警务室里,还带来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中年人。

    韩朝阳只能让老爸老妈先去洗澡休息,只能先接待老厂长。

    “朝阳,介绍一下,潘广财,以前也是我们527厂的职工,后来停薪留职下海做生意,没赚到钱就跟朝阳村的秦文乐、阳观的许东和另外几个村的几个人一起搞军乐队,专门帮人家办白事,就是有人死了吹吹打打帮人家送葬。”

    吃死人饭的真不少!

    有假和尚假道士,还有专门帮人家送葬的军乐队。

    老厂长没事不会找这个潘广财,韩朝阳猜出了几分,下意识问:“王厂长,您请潘大哥过来,是不是想让潘大哥加入乐队,一起参加八一歌会?”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王厂长回头看看刚巡逻回来的吴伟和小康,兴高采烈地说:“你昨晚说得有道理,我们的乐队太不正规了,有演奏西洋乐器的,有演奏民族乐器的,自己玩玩没问题,参加活动不行,四不像,难登大雅之堂。”

    老爷子对参加八一歌会是真上心,韩朝阳彻底服了,抬头问:“潘大哥,参加歌会没钱,而且决定参加就要排练,会不会耽误你们……耽误你们做生意?”

    “韩警官,不怕你笑话,现在殡葬业务越来越难做。别看周围几个街道天天死人,有时候一天死几个,但不像以前在家摆几天再送火葬场烧,等我们知道了上门去问需不需要乐队送葬,尸体已经火化了。”

    这么热的天,谁家会把去世的亲人尸体摆在家里发臭!

    他们这些吹鼓手跟李天正等假和尚不一样,在燕阳周边农村的丧葬习俗中属于可有可无的,不要他们吹吹打打送去火化,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也不会说什么。

    韩朝阳意识到他所为何来,人死了第一件事不是联系殡仪车,而是去派出所开证明,没证明殡仪馆是不会随便火化尸体的。

    死人的**一样是**,何况他想要的不只是死人的。

    死人可不会请他们去吹吹打打送葬,最终给钱的还是活人。

    原则性问题,不能开玩笑。

    韩朝阳直言不讳说:“潘大哥,你是王厂长介绍来的,照理说只要能帮上我韩朝阳应该帮忙,比如提供点信息。我们街道每天有几个人正常死亡,我们所里的户籍民警肯定是知道的,但上级有规定,这些信息不能泄漏,人家也怕丢饭碗。”

    没开口,他就断然拒绝了,老潘真有那么点失落。

    没帮上老部下的忙,王厂长觉得很没面子,将信将疑地问:“这算什么信息,有那么严重吗?”

    “对于公民**保护上级真有规定。”

    “韩警官,没事没事,这碗饭是越来越难吃,我有这个心理准备。”

    老潘轻叹口气,苦笑着说:“燕东好一点,市区现在死人都没什么人找乐队,不光不找乐队,连和尚道士都不怎么找了。讲究的去庙里办一场佛事,不讲究的就在殡仪馆搞个告别仪式,有的连告别仪式都省,因为借用悼念厅要给钱。

    燕东到处搞拆迁,到处在盖楼,过不了几年就变成市区,现在的年轻人又不讲究,等住进商品房估计跟市里一样。这碗饭吃不了几年,所以我琢磨着要尽快转型,不能只做死人生意,也要做活人生意。工地奠基,商场开业,单位搞庆典,如果有需要我们都可以去。”

    真是遇到同行了!

    想到以前自己也曾跑过场,韩朝阳差点爆笑出来。

    王厂长显然早知道老部下要“转型”的事,点上支烟,不缓不慢地说:“小韩,广财这个思路是对的,但他转型面临一个困难,他们这套班子算算已经做了快20年死人生意,周围这一片个个知道他们以前是干什么的。人家搞庆典是图个吉利,不是找晦气的。

    所以能不能参加八一歌会对他们很重要,如果能参加歌会,到时候就能拍点照片,拍几段视频,要是能上电视更好。有这些就能拿出去跟商家跟企业谈,就好宣传,这就是业绩,见着人家老板就好说话。就算人家老板知道他们以前是干什么的,也不会觉得有多晦气。”

    你们是想“蹭戏”,他是想“蹭活动”,想通过蹭官方的活动达到“转型”、达到推广新业务的目的。 一流小站首发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终究是辖区群众。

    韩朝阳觉得能帮应该帮一把,沉吟道:“商家和企业怕晦气,领导……领导如果知道了心里一样不会舒服,要不这样,我们整合下资源,重新编组一下人员,搞一个民乐队和一个管乐队,明天晚上就开始排练,好好练几首曲子,到时候请领导来听听,领导同意我们就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