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另辟蹊径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人已经见到了,该问的全问过。

    女儿已经流露出一丝不耐烦,黄妈意识到再这么干坐着聊下去反而不好,更不想给准女婿留下一个很啰嗦、很唠叨的坏印象,干脆起身打发女儿带准女婿出去转转,熟悉熟悉环境。

    韩朝阳不意思就这么走,没想到黄爸和黄妈的态度惊人一致,居然建议二人去周围逛逛商场、看看电影,只要在6点前赶到饭店就行。

    这段时间上映的电影全看过,再说现在是什么时代,黄莹不想去看电影,带着来到小区对面的这家商场,走走停停,发现好看的衣服进去换上试试。

    谈恋爱哪有不花钱的?

    韩朝阳早做好大出血的心理准备,几次掏出手机准备买单,结果她试穿的时候似乎很喜欢,穿在她身上也确实很漂亮,但就是坚决不买。

    逛累了,到商场二楼的肯德基买了两个套餐,坐下来边吃边喝边玩手机边聊。

    下午餐厅里人不多,如果人很多韩朝阳穿着一身警服真不敢进来,回头看看身后,俯身道:“老婆,我觉得刚才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不错,别替我省,该花的还得花。”

    黄莹退出微信点开刚才试穿时自拍的照片,嬉笑着问:“真好看?”

    “人漂亮,身材又好,整个一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一开口就是甜言蜜语,不知道跟多少女孩子说过,别肉麻了。”黄莹喝了一小口饮料,又告诫道:“在外面瞎叫无所谓,在家可不能,晚上吃饭时也不能,被我爸我妈和我小姨听见,会让我多难为情。”

    “放心,在他们面前我叫莹莹。”

    “这件真好看。”

    韩朝阳突然发现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正说着称呼的事,她居然冷不丁回到原来的话题,凑过去看看手机上的照片,笑道:“真好看,简直为你量身定做的。”

    “别看试那么多件,其实我也觉得这件最好看。”

    “吃完就去买。”

    “不买。”

    “为什么?”

    黄莹能感受到他真舍得帮自己买,但不想花他的钱,更不想花冤枉钱,点开手机上的网购app,不无得意地说:“网上有同款,比这儿便宜多了,说不定还能用优惠券。” 一流小站首发

    线下看,线下试穿,然后在网上买,难怪实体店开不下去!

    韩朝阳禁不住竖起大拇指:“老婆,你真会过日子。”

    “我又不是唐晓萱那样的有钱人,一个月就那点工资,不精打细算行吗?”黄莹端起饮料,接着道:“我也知道网上买的质量不一定有在实体店买的好,但夏装能穿几天,到明年又不流行了,花六百多买件裙子真心不划算,不如在网上买,穿几天扔掉也不心疼。”

    “有道理,以后我也在网上买。”

    “你需要买衣服吗,穿警服就行了!”相亲居然穿制服,黄莹忍不住给了他个白眼。

    韩朝阳知道她不是真生气,悻悻的笑了笑,立马转移话题:“老婆,你妈人真好。”

    “那是,这用得着你说。”

    “你爸也好。”

    老妈老妈对他不只是好,而是好得有点过!

    黄莹越想越好笑,同时又有那么点酸溜溜的,捧着饮料杯嘀咕道:“我爸……我爸可能有点同情你,他可能觉得你跟他很像。”

    “什么意思?”

    “我爸跟你一样是从农村出来的,我爷爷奶奶全在老家跟我大伯一起过,以前交通不方便回去得少,现在回去得多。”

    韩朝阳乐了,不无自嘲地说:“原来你爸跟我一样都是凤凰男。”

    “你这是什么意思,搞得像我瞧不起你似的。上数三代,有几个不是农民。”想到晚上小姨和小姨夫要来,黄莹觉得有必要给倒霉蛋提个醒,放下饮料介绍起自己家的情况:“我爸那边数我爸最有出息,虽然他既不是领导也不是老板,但老家村里的那些同龄人中他应该算过得比较好的。”

    “这是肯定的,以前不像现在,村里如果有人能在部队提干,就是鲤鱼跳龙门,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韩朝阳是在农村长大的,对此深以为然,深有感触。

    黄莹嫣然一笑,接着道:“我妈这边数我小姨最厉害,我姥姥生了三个孩子,我大舅十七岁就进厂当工人,我妈上的技校,一毕业就去劳动宾馆当会计。我小姨成绩好、学历最高,一考就考上师大,刚开始跟你妈一样是中学教师,后来调到区里,再调到市文化局,前年文化局、广电局和新闻出版局合并,她又调到市委宣传部。”

    “你小姨在市委上班?”没想到她家有这关系,韩朝阳大吃一惊。

    “现在不在了,春节时又调到市文联,现在是市文联协会工作部主任,就是管作协、美协、书协、摄协和音协这些民间团体的。本来就是清水衙门,而且她只是部门主任,只是正科,没什么权。”

    中国是人情社会,是官本位。

    不管有没有实权,不管这官当得大不大,但只要能当官在家庭中的地位肯定不会低。

    韩朝阳对此同样深有感触,因为老爸虽然只是乡镇的一个副主任科员,在大伯、二伯、小姑、小姨他们心目中却非常了不起,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跟他说,都要请他帮着拿个主意。

    “我小姨父跟你妈一样是教师,在三中教物理。”

    生怕倒霉蛋误以为老黄家瞧不起没钱没势的亲戚,黄莹又说道:“我大舅在厂长做了几十年钳工,但我表哥很厉害,科大毕业的,在东广的一家科技公司上班,年薪加上年终奖上百万,在那边买房娶媳妇,我大舅和我舅妈一退休就去帮我表哥表嫂带孩子了。”

    “你姥爷和姥姥呢?”

    “都不在了,不然我大舅也去不了东广。”

    “这么说晚上就你小姨和小姨父?”

    “还有苏姐,这辈分全乱了,晚上不能叫苏姐,晚上跟你一样叫苏主任。”想到小姨和苏娴的关系,黄莹忍不住笑了。

    韩朝阳只知道苏主任是挂职干部,一直没想到问她原来在哪个单位,正准备开口,黄莹又笑道:“我小姨跟苏姐是党校同学,提副科时一起去党校培训,两个人住一个宿舍,就这么认识的,关系特好。”

    “你小姨当时在文化局。”

    “嗯,我小姨工作调动频繁,苏姐参加工作之后没怎么挪过窝,开始在档案局,后来调到市保密局,就是市委保密办,直到去年才下基层挂职的。”

    市保密局是干什么,韩朝阳真不清楚。

    对这些也不关心,只要知道苏主任原来的工作单位在市委就行了。

    聊了一会儿,吃饱喝足,又开始逛街。

    黄莹劲儿很足,逛完一家又一家,不知道试穿了多少件衣服和多少双鞋。尽管早有心理准备,韩朝阳还是觉得陪女朋友逛街比巡逻还累,哪怕没买什么东西,不需要帮她提。

    赶到黄爸预定的饭店,真是腰酸腿疼。

    不过现在不能坐,黄家最有本事的亲戚已经到了,正笑吟吟看着他,必须上去问好。

    “不愧是最帅警察,果然很帅,我家莹莹真有眼光!”高月清回头看看笑得合不拢嘴的姐姐姐夫,居然把手机递给她丈夫郭老师,“禾源,帮我和朝阳拍个照,我要发朋友圈,蹭蹭最帅警察的热度。”

    “行,我先帮你们拍,等会儿也帮我跟朝阳拍一张,我也要发朋友圈。”

    郭老师也很搞笑,把韩朝阳搞得很不好意思。

    让韩朝阳更啼笑皆非的是,高月清接过郭老师帮着拍的照片一看,居然非常不满意,又把手机递给黄莹:“莹莹,你姨父都拍的什么,把我拍那么丑,你帮我们拍,拍照这种事我只信任你。”

    “小姨,用我这个吧,我上面有美颜。”

    “行行行,拍好了发给我。”

    “莹莹,等会儿也帮我美颜一下,开个滤镜。”郭老师超风趣,又指指韩朝阳调侃道:“跟最帅警察合影有压力,不开美颜真不行。”

    “郭老师,您别开玩笑了。”

    “什么郭老师,应该叫姨父,姐夫,你说是不是?”

    这话问到黄爸心里去了,但关系还没最终确定,黄爸不好说“是”还是“不是”,干脆装傻充愣嘿嘿笑。黄妈大受妹妹和妹夫鼓舞,干脆把黄爸拉起来,朝等着他们点菜的服务员笑道:“小姑娘,菜等会儿,先帮个忙,帮我们来个大合影。”

    “好的,没问题。”

    “合影不能不等我,我可是媒人!”服务员刚接过手机,苏主任到了,一进门就打趣道:“黄哥、高姐,我帮莹莹介绍的小伙子怎么样?满不满意,合不合适?”

    “满意,合适,苏主任,您站中间!”黄妈不像黄爸一样考虑那么多,对准女婿非常之满意,对苏主任充满感激。

    ………

    拍完照点菜点酒点饮料,高月清、郭老师和苏主任轮流调侃这对小情侣,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高月清突然提起工作。

    “朝阳,现在工作确实不好找,当警察挺好,不过我觉得不能荒废本专业。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琴一样不能离手,而且音乐真能陶冶情操,这是一个很好的专业,是一个很好的爱好。”

    “高主任,我经常拉琴的,我们辖区有许多群众喜欢吹拉弹唱,每天晚上在沿河公园排练,我隔三差五跟他们一起练。对了,我们区里要举办八一歌会,街道要排练几首歌,我们分局也要准备两首,街道领导和分局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从下周一就开始排练。”

    小伙子现在是亲戚,当然要为亲戚的前途考虑。

    他既不是警校生又不是军转干部,在公安系统很难出头,至于“燕阳最帅警察”那只是一阵风,过不了多久谁还记得有这么个人。

    高月清觉得小伙子完全可以发挥特长,完全可以来个另辟蹊径,回头看看笑而不语的苏娴,轻描淡写地说:“朝阳,我天天跟作协、音协这些团体打交道,我觉得你应该申请加入音协。你是国家三级演奏员,马上又要指导甚至指挥街道和分局的合唱团参加区里的活动,完全有资格。”

    音乐家协会,加不加入真无所谓。

    韩朝阳对此不是很感兴趣,又不能辜负人家的好意,装出一副很无奈地样子说:“高主任,我现在不从事音乐,我怕我不够条件。”

    “怎么不够条件,”高月清放下筷子,微笑着解释道:“作协会员难道全是专职作家,不光有专职作家也有业余作家,还有评论家。再说你们公安部有公安部文联,公安厅有公安作协,既然民警能申请加入作协,为什么就不能申请加入音协?”

    “是啊朝阳,你本来就是学音乐的,而且演奏水平很高。”苏娴岂能不知道高月清的良苦用心,抬头笑道:“东海音乐学院多有名,学音乐的本来就不多,像你这样专攻小提琴演奏的更少,市音协需要你这样的人才,需要新鲜血液。”

    “就怎么定了,后天上班我帮你问问,看今年能不能来得及。”

    高月清回头看看黄莹,接着道:“先申请加入市音协,如果来得及再一鼓作气申请加入省音协。等将来在文艺活动上干出一点成绩,等演奏和指挥水平有所提高,再申报国家二级演奏员,等有了副高职称就可以申请加入中国音协。”

    黄莹对作协音协这些团体也不是很感兴趣,忍不住嘀咕道:“朝阳在公安局上班,又不是在乐团,别说副高,就算正高职称公安局也不认,也不会给他涨工资。”

    “你懂什么呀!”

    高月清给了她个白眼,敲着桌子说:“朝阳这样的就应该发挥特长,就算将来不调动,将来依然当警察,也要当一个小提琴拉得最好,组织文艺活动最出色的警察。你想想,现在是分局找朝阳排练节目,如果能搞得有声有色,自身的专业水准又能获得公认。将来再有文艺活动,市局就可能找朝阳去,说不定公安厅政治部都会找,本系统有这样的人才为什么不用,为什么要出去请人帮忙。”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