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六十一章 指认现场(二)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嫌疑人下车了!

    这可是杀人犯,连5岁小孩都不放过的杀人犯,韩朝阳和小康等队员们一样好奇,下意识往车边看去。

    他中等身材,头上戴着黑色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双手被铐上了,脚上戴着脚镣,手铐和脚镣还用一根铁链连着,两个刑警一人攥住他一条胳膊,行动不是很方便,步子挪得很小。

    一个刑警举着摄像机在前面摄像,一个刑警在边上拍,十几名特警端着枪围成一圈,把嫌疑人围在中间,别说围观的群众,连韩朝阳这个维持秩序的民警都不能靠近。

    “埋在哪儿?”

    问话的这位中年便衣警察韩朝阳认识,分局刑警大队李副大队长。

    事实证明嫌疑人胆子没想象中那么大,腿都吓软了,要不是两个刑警架着可能都站不稳,只见他抬起被铐住的双手,颤抖着指指前面,战战栗栗地说:“下面,好像有一个排水口,就埋在排水口边上。”

    “左边还是右边?”

    “排水口左边,排水口东边。”

    李大探头看了一眼,追问道:“尸体是怎么运到排水口边上的?”

    嫌疑人耷拉着脑袋,魂不守舍地说:“背下去。”

    “谁背的?”

    “我。”

    “走,下去指给我看看。”

    嫌疑人被押下车,顺着河边的田埂走到排水沟边,离得太远,乔显宏的尸体具体埋在什么位置,李大又问过什么,他又交代了什么,韩朝阳一无所知。

    本以为正在桥头待命的刑警和技术民警会下去挖掘,结果李大居然把嫌疑人带回来了,把嫌疑人押上车,跟关教导员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他们刚走不大会儿,又有几辆警车开了过来。

    配置和刚才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席大亲自带队,韩朝阳这才意识到这是多人作案,要押第二个杀人犯过来指认现场。

    流程与李大刚才一样,指认完现场,把第二个杀人犯押上车,等了近半个小时的刑警和技术民警拿上工具过去开挖。

    天色越来越暗,他们准备得挺充分,有电瓶有大灯,把河边照得宛如白昼。

    席大没急着走,似乎是在等挖掘结果,也可能是在等第一个嫌犯指认完阳观村的现场再押第二个嫌犯过去。

    凶手落网,命案成功告破。

    嫌犯在车里,车上有刑警和特警,车外一样有,插上翅膀也跑不掉,席大不仅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心情很不错,站在车边接了几个电话,突然放下手机喊道:“小韩,过来。”

    领导是在叫我吗?

    连教导员都没不能靠近他们那辆车,韩朝阳以为听错了。

    要不是“最帅警察”提供线索,要不是“最帅警察”在跟何义昌闲聊时无意中提到的那种可能性,案件没这么容易破!

    刚开始冯局还说臭小子风头正劲,不能让他飘飘然,这次就不给他来个锦上添花。现在情况发生巨大变化,他在案件侦破中发挥的作用有目共睹,这个成绩谁也不能抹杀,不然上报材料不好写。

    想压都压不住,席洪波越想越好笑,又喊道:“小韩,韩朝阳,别东张西望了,喊得就是你!” 一流小站首发

    真是叫自己,韩朝阳被搞得一头雾水,跑到他面前问:“席大,您有什么指示?”

    “没指示,就是随便聊聊。”

    这是在破命案,嫌犯就在车上,领导居然有心情闲聊。

    韩朝阳倍感意外,一样尴尬地问:“聊什么?”

    “别紧张,放松点,”席大回头看看四周,目光再次转移到他确实比较帅的脸上,笑道:“干得不错,没给你师傅丢脸,没让杜局失望。但成绩只能代表过去,不能有点成绩就骄傲自满,这方面要向你师傅学习,要以你师傅为榜样。”

    原来是表扬,原来席大居然记得自己。

    韩朝阳真有那么点飘飘然,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是,谢谢席大关心。”

    分局能出一两个典型不容易,席大非常清楚杜局的良苦用心,意味深长地说:“小韩,杜局对你期望很高,不然不会请老顾收你这个徒弟。你呢,这段时间也比较争气,甚至成了我们燕阳的最帅警察。这是荣誉,但荣誉背后也有压力。

    从你变成最帅警察的那一天,你就不光代表你自己,也代表花园街派出所,代表我们分局,甚至代表着我们全燕阳市的公安干警。可以说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会直接影响我们全市公安干警的形象,这不是跟你讲大道理,相信你师傅应该提醒过。”

    “我师傅提醒过,请席大放心,我会谨言慎行的,绝不会给单位抹黑,绝不会让领导失望。”

    “知道就好,继续执勤吧,有时间可以去我们刑警大队坐坐。”

    “谢谢席大。”

    没想到席大人这么好,可能是看师傅他老人家的面子。

    师兄经常说没当过刑警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警察,韩朝阳的心思突然活络起来,暗想能不能请席大帮帮忙调到刑警大队去当刑警,再想到什么不懂什么都不会,又觉得呆在朝阳社区警务室挺好,至少不能再被同事战友瞧不起。

    正胡思乱想,席大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一阵电流声,只听见一个刑警在对讲机里喊道:“席大席大,报告席大,挖到了,挖到了!”

    “收到收到,我去看看。”

    领导跑下坡直奔开挖现场,韩朝阳很想跟去看看,但也只能想想而已。

    领导不在,特警们的眼神明显不对,韩朝阳不敢在车边久留,急忙回到自己执勤的位置上,正琢磨着是不是偷偷给准女友打个电话,教导员突然走了过来,不动声色问:“小韩,席大刚才找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说了几句让我不要骄傲,让我好好向师傅学习,让我以师傅为榜样的话。”

    不要骄傲,这说明什么问题!

    关远程反应过来,不禁笑道:“看样子又要整材料,又要给你小子评功评奖了。”

    “教导员,您别开玩笑了,无缘无故评什么功评什么奖。”

    “没开玩笑,你小子立大功了,”关远程回头看看身后,神神秘秘地说:“你可能不知道,你上次提供的线索非常有价值。有什么情况及时请示汇报,工作就应该这么干,要知道我们是一个集体,不能搞个人英雄主义,光靠你韩朝阳一个人治安也维护不好,更不用说破大案。”

    什么个人英雄主义韩朝阳自动过滤了,脑子里只有案子,禁不住问:“教导员,您是说汤均梅提供的那个情况?”

    “嗯,我问过老梁,老梁确认了。”

    “居然有价值,真没想到!阳观村现在是我辖区,其实立不立功受不受奖真无所谓,案子破了就好,要是一直破不了,一直抓不到凶手,我以后的工作也不好做,群众问起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么想就对了,有荣誉当然好,没荣誉工作不一样要干。”

    刘所对他的看法都大为改观了,关远程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想想接着道:“你辖区虽然不大,但辖区的事和人口却不少,朝阳村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主要是阳观村,回头我跟刘所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安排个辅警常驻阳观村警务室。”

    别看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有这么多人,但全是朝阳社区居委会的人,韩朝阳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急忙道:“谢谢教导员,谢谢教导员关心,谢谢教导员支持。”

    “这有什么好谢的,全是为了工作。”

    “教导员,能不能让老徐过去?”

    这小子,居然打蛇上棍!

    再想到老徐在所里工作不是很积极,其实在哪儿工作都不是很积极,关远程觉得让老徐过去也行,有老顾盯着老徐想不积极都不行,顺水推舟地笑道:“好吧,我明天跟刘所商量商量,问题应该不大。”

    正说着,席大从挖掘现场上来了。

    只见他大手一挥,在周围警戒的特警纷纷上车,他连招呼都没跟关教导员打就钻进第一辆警车,率领押解嫌犯的车队浩浩荡荡往北开去。

    技术民警和法医还在下面忙,路上、桥上、田埂上黑压压全是人,要不是有交警,估计马路都会被堵死,现在不能收队,只能继续等。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殡仪馆的运尸车到了。

    技术民警和法医把乔显宏尸体装进尸袋,从下面抬到桥头,他们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一阵恶臭扑鼻而来,韩朝阳一阵恶心,急忙用手捂住口鼻。

    “刘所,我们这边搞完了,你们那边怎么样?”

    “我这边也快了,你们过来吧,等你们到了这边应该能撤。”

    “好,我这就过去。”

    总算搞完了,关远程放下手机示意韩朝阳收队。

    队员们卷好警戒带回到面包警车和巡逻车边,韩朝阳突然发现少了一辆少了两个人,不禁回头问道:“教导员,梁队和吴伟呢?”

    “他们先走了,跟席大一起走的,嫌犯落网案子没完,估计还有许多后续工作,还要补充侦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