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六十章 指认现场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巡逻队紧急集合,队员们从四面八方紧急赶赴阳观村。

    之所以从“四面八方”是因为保安公司的摊子越铺越大,只有老金、小钟、陈洁及协助征地拆迁工作的保安住在朝阳社区居委会,大多保安住在所执勤的单位,比如东明小区,比如527厂,比如街道办事处,又比如水韵天城项目工地。

    保安们的岗位定期轮换,上个星期在街道的几个单位执勤,下个星期可能会被调到527厂,下下个星期可能被调回“总部”。吃饭主要靠送,在东明小区执勤的保安有帮厨任务,每天早中晚会开电动巡逻车把谭阿姨做好的饭菜送到各执勤点。

    今晚是大行动,能来的全部要来。

    交通工具不够,保安们按命令携带装备骑各自的电动车,韩朝阳率领“总部”人员赶到阳观村办公室门口,一边打电话询问各路人马到了什么位置,一边示意李晓斌整队。

    “全部都有,向左看齐,向前看,报数!”

    “一、二、三、四、五……十!”

    “立正。”

    一下子来这么多“特警”,许多村民和租住在村里的人好奇,连路人都停下脚步看热闹。

    群众越多越要注意形象,李晓斌整整制服,一个标准的向后转,跑到韩朝阳面前立正敬礼:“报告韩大,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大队一中队集合完毕,应到二十一人,实到十七人,未到四人在原单位执勤,请指示!”

    不戴红袖套他们是保安,戴上红袖套就是义务治安巡逻队员。

    既然此刻是巡逻队员,接下来要协助公安执行维持秩序的任务,就要按巡逻队的编制及称呼进行汇报,李晓斌由保安公司的一班长摇身一变为巡逻队的中队长,韩朝阳这个大队长也变得实至名归,当着刚赶到刘所和教导员并不觉得有多尴尬,大大方方举手回礼:“整理着装,检查装备。”

    “是!”

    刘建业对巡逻队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正暗想怎么就来这点人,顾长生率领十几个队员到了,骑着电动车,浩浩荡荡,搞得像武工队。见一中队的人排得整整齐齐正在检查装备,急忙命令队员们停好电动车,跟李晓斌一样开始整队。

    他们驻扎在527厂,离得比较近,来得比较快。

    东明新村距阳观村也不算,顾长生刚整完队刚汇报完,吴俊峰率领三中队的十几个队员到了。

    刘建业这才想起他们首先是保安然后才是巡逻队员,保安公司的摊子铺挺大,连紧挨着派出所的街道办事处都是他们执勤点,人员不是想集合立马就能集合的。

    随着前来集合的队员越来越多,他对巡逻队有了一个很直观的印象,不光队员们都很很轻,不光装备精良且训练有素,一看就知道他们大多是退伍兵,几乎全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

    清查朝阳村外来人口时关远程见过巡逻队的阵容,但没见过如此正式如此正规的集合,默默数了下人数,不禁转身道:“来了五个中队,七十六个人,值班的没来,如果把值班的算上,人数可能上百。”

    “人是不少。”全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全武装到牙齿,居然有三分之一的队员配备执法记录仪,刘建业回头看看老徐等所里的辅警协勤,越想越不是滋味儿,立马吼道:“老顾,集合,整队!”

    “是!”顾副所长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所里很少进行队列训练,而且许多辅警协勤其实是低保治安员,高矮胖瘦,什么年龄段的全有,制服也没巡逻队漂亮,装备更无法相提并论。

    尽管顾副所长很努力,但队伍还是排得歪歪扭扭,幸好杨涛、老丁、老胡和管稀元等民警站在前面,不然真会被围观的群众笑话。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办正事要紧。

    刘建业打电话问完押解嫌犯的车到了什么位置,当机立断接过朝阳社区巡逻队的指挥权,走到台阶上看着巡逻队员和所里的部下们下达起命令:“同志们,刑警和特警正押解犯罪嫌疑人来我们辖区指认现场,上级要求我们务必维持好现场秩序。

    现在进行下分工,考虑到阳观这边的村民和外来人员比较多,我花园街派出所社区队、防控队和朝阳社区治安巡逻一中队、二中队、三中队的民警辅警协勤及巡逻队员留在阳观村,这边由我负责,留在这边人员全部听我指挥;

    办案队和朝阳社区治安巡逻四中队、五中队的同志全部上车,立即赶往陆庄现场,陆庄那边由教导员关远程同志负责,请同志们听关教导员指挥。最后要说的是不光哪边,我们都负责外围,群众喜欢看热闹,围观的群众里面可能有被害人亲属,情绪可能比较激动,请大家在维持秩序时一定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

    “是!”

    能看见杀人犯,巡逻队的小伙子们很兴奋,吼起来震耳欲聋。

    所里人的士气显然没他们高昂,刘建业又被搞得很郁闷,下意识瞪了部下们一眼。

    所里的110警车全来了,算上朝阳社区警务室的面包警车和电动巡逻车,去陆庄现场的交通工具够了,韩朝阳把五位中队长叫到所长教导员面前,低声问:“刘所,教导员,我是留在阳观还是陆庄?”

    这边人多,那边要挖被害人尸体,估计围观的群众也不会少,两边的任务都不轻松。

    刘建业权衡了一番,低声道:“你跟教导员去陆庄现场。”

    “是。”

    韩朝阳没急着上车,又侧身介绍道:“刘所,这是我们巡逻队的一中队长李晓斌,这位是二中队长顾长生,这是三中队长吴俊峰。”

    小伙子们真的很精干,刘建业对他们的印象比对韩朝阳好多,拍拍李晓斌胳膊:“小李,小顾,小吴是吧,好,辛苦你们了。”

    “报告刘所,不辛苦!”

    ……

    他是领导,把人交给他,韩朝阳没什么不放心的。

    不等刘所开口,就爬上最近的一辆巡逻车。

    第二个命案现场在什么位置,只有刚从专案组回来的办案队长梁东升和吴伟知道,教导员跟他们坐一辆车,其他人只能跟着。

    似乎知道电动巡逻车快不起来,他们开得比较慢。

    小康扶着方向盘,紧盯着前面的车好奇地问:“韩大,乔显宏也死了,一家三口全死了,他们全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们?”

    “你问我,我问谁去。”

    “你真不知道?”

    “骗你干什么,再说有保密纪律,就算知道也不能瞎说。”

    他俩跟平时一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开道的110警车里,关远程也忍不住打听起案情。

    侦破工作进行到这一步已经变成了两个案子,专案组内部下午刚进行过分工,贺副支队长和远在东广的冯局负责侦查毒案,席洪波大队长负责命案,但命案又涉及到毒案,两个涉嫌杀害乔显宏一家三口的嫌犯身份要绝对保密,不然不会大晚上押他们出来指认现场,并且出来时是要戴头套的。

    专案组有保密纪律,哪怕对原单位领导也不能乱说。

    梁东升不想让教导员失望,又不能违反原则,只能说一些能说的,他下意识回头看看紧跟在后面的韩朝阳,感叹道:“这起没头没脑的命案能这么快破获,两个看上去与案件完全不相干的嫌疑人之所以能落网,韩朝阳功不可没。”

    “上次汇报线索有价值?”

    “非常有价值,可以说为案件侦破指明了方向。”

    梁东升顿了顿,接着道:“后来在协助何义昌抓捕涉嫌骗贷的诈骗犯时,他又无意中提出一个可能性。当时该查的全查过,查不出任何头绪,侦破工作陷入僵局,他跟何义昌闲聊时提到的可能性让我们眼前一亮,结果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们很快就成功锁定了嫌疑人。”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想到刺儿头的成绩也是所里的成绩,关远程禁不住笑问道:“这些情况分局领导知道吗?”

    “这么重要的线索和情况领导怎么可能不知道,不光我们分局领导知道,市局刑警支队,省厅刑警总队领导全知道,不知道开过多少次案情分析会,不管什么线索什么情况都要向领导汇报,都要拿到会上研究。”

    “知道就好,毕竟命案发生在我们辖区,灭门惨案,影响恶劣,不管跟我们平时的治安防范有没有关系,领导心里肯定会有想法,能在案件侦破中发挥作用,也算是一种亡羊补牢。”

    “教导员,没必要担那个心,这个案子的案情比较复杂,不是外来人员流窜作案,也不是入室抢劫杀人,领导们对我们所里的工作应该没什么看法。”

    正聊着,第二个现场到了,确切地说这是第一起命案的第二现场。

    陆庄二桥的桥头停着两辆警车,几个交警正站在桥头说话。

    各有各的任务,他们等会儿主要负责疏导交通,梁东升下车跟交警们打个招呼,站在桥头往西边看了一眼,旋即凑到关教导员耳边低语了几句。

    关远程微微点点头,走到刚下车的韩朝阳身边下达命令:“小韩,现场就在西边,专案组的人马上到。桥头留两个人,在下坡的路口拉警戒线;北边的田埂安排两个人,防止群众从北边绕过去看热闹,再安排两个人在中间巡逻,防止群众从田里跑过去看热闹,西边一样,守好田埂,守住小路,设置好第一道防线。”

    下班回家的人很多,租住在陆庄的外来人员也不少,附近还有几个工厂。

    韩朝阳回头看看四周,追问道:“其他人呢?”

    “其他人待命,等刑警和特警把嫌犯押过来指认完尸体埋在哪儿,再设置第二道防线,我们只要守好外围。怎么挖掘不用我们管,有刑警和技术民警,有法医,他们不但要挖,还要取证还要验尸。” 一流小站首发

    “是,”韩朝阳想想又递上一部对讲机:“教导员,频率调好了,有对讲机指挥方便点。”

    想的挺周到,再想到他这次给所里露了大脸,关远程欣然笑道:“也好,我先用着,回去时再还给你。”

    这边刚安排妥当,第一道防线刚设置好,北边传来刺耳急促的警笛声,回头一看,只见七八辆警车浩浩荡荡开了过来。

    开道的是一辆110警车,第二辆是轿车,紧接着两辆黑色涂装的防爆警车,中间是一辆依维柯,后面又是特警的防爆警车。

    车队缓缓停在桥头,特警们陆续跳下车,荷枪实弹,在周围警戒,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