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罗地网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跟警察谈恋爱真需要勇气!

    人家谈恋爱一天不知道要打多少个电话,一下班就聚一起吃吃饭、逛逛街、看看电影,跟警察尤其基层民警谈恋爱这些都别想了,哪怕近在咫尺想一起出去浪漫浪漫都不太可能。

    刚刚过去的半天,黄莹患得患失,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下午上班又是如此。

    他要24小时值班备勤,她不需要,想下班之后去朝阳社区居委会,可是想想又觉得不甘心,既然是谈恋爱,不是应该被追的么,就这么过去岂不成倒追了!

    正胡思乱想,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居然真有那么点悸动。

    “什么事,上班呢,”倒霉蛋的电话到了,黄莹的心情也好了,急忙起身走出办公室。

    “莹莹,晚上一起吃饭,”韩朝阳扶着电动巡逻车方向盘,停在树荫下紧握着手机笑道:“晚上玮哥和玲玲过来,宏亮请客,饭店包厢都订好了。玮哥平时挺忙的,难得聚一次,给个面子,赏个光,下班就过来。”

    这人真的很奇怪,没谈恋爱时没什么,确定开始谈就想见对方,就想跟对方在一起。

    黄莹尽管潜意识里想去,但想想还是问道:“哪个宏亮?”

    “许宏亮,许大少爷,你见过的,以前在我们所里干,现在跑保安公司来了。”

    “开宝马的那个?”

    “嗯,就是他。”

    黄莹觉得有些奇怪,不解地问:“你师兄和师妹过来,不是应该你接待吗,他请什么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小子鬼着呢,到今天才知道他三天两头往城西跑,跟玮哥、跟玲玲的关系搞的比我还好。以前想来个第三者插足,现在不需要了,现在想乘人之危。”

    语无伦次,什么乱七八糟的。

    黄莹楞了一下,似懂非懂地问:“朝阳,你是说许宏亮喜欢你的小师妹?”

    “嗯,不只是喜欢,而且是来真的!”

    “你师妹不是有男朋友么,好像还是个研究生。”

    “被劈腿了,遇人不淑,那混蛋当了陈世美,不然许宏亮能有机会。”韩朝阳回头看了一眼擦肩而过的两个小年轻,接着道:“我刚才打电话问过玮哥,玮哥觉得宏亮不错,人品好,家庭条件也好,觉得可以撮合撮合。你现在也算准大嫂,可不能袖手旁观。”

    “什么准大嫂,我跟他不熟,我都不认识你那个小师妹。”

    “一回生二回熟,认识一下就熟了。”

    “我不去。”

    “来嘛,给点面子,而且玮哥和玲玲也想看看你。”

    相爱必然要相知,不进入他的圈子,不认识他的同学怎么相知,黄莹故作犹豫了片刻,勉为其难地说:“好吧,给你一个面子。”

    “谢谢,太感谢了,下班直接来警务室,我在警务室等你。”

    ………

    与此同时,燕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贺副支队长、燕东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席洪波,正在国道边的一栋建筑的四楼,透过玻璃观察正进出楼下停车场的车辆。

    刚刚过去的48小时,717案侦破工作取得一个接一个突破性进展!

    先是通过dna技术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可以肯定张秋燕生前咬过陈亚兵。紧接着,又在监控视频里发现陈亚兵及其姐夫高俊飞案发当晚进出过阳观村,二人开车去的,开得是一辆白色丰田轿车。

    情报和技侦部门的收获更大,不光利用公安信息化技术进行搜索、比对、碰撞,确认了两个犯罪嫌疑人近期的行踪,而且通过技术手段成功锁定二人位置,成功获取二人今天下午要在这个停车场接货的情报!

    “报告席大,目标已出门,目标已出门,二号开车,一号坐在副驾驶,下楼时二号手里提着一个黑色旅行包。”

    “不要跟太紧,绝不能打草惊蛇。”

    “是!”

    高俊飞和陈亚兵往这边来了,送货的什么时候到,开得什么车?

    毒贩很狡猾,刚刚过去的七个小时换了三个手机号,每次通完话就关机,并且通话时的位置都远在两千多公里外的东广,来得显然只是马仔,真正的“大老板”显然在遥控指挥。

    冯局已经率领刑警和缉毒民警去了东广,省厅协调过,东广方面的同行会全力协助,就等这边收网。

    天罗地网已经布下,楼下埋伏了23名刑警,餐厅门口停着一辆集装箱拖车,集装箱里有12名特警待命,附近的大小路口一样有便衣民警。技侦虽然不在现场,但一样在抓捕“前线”,两个嫌犯只要打电话,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并会在第一时间向抓捕指挥部汇报。

    贺副支队长对能否人赃俱获充满信心,抱着双臂说:“所有谜底应该很快能揭开,但愿乔显宏还活着。”

    “他们肯定拿到了钱,没钱怎么进货,”席洪波点上支烟,凝重地说:“乔显宏和张秋燕没把钱存银行,至少没用他们自己的身份证去存款,更不可能把几百万现金放在家里。如果没猜错,嫌犯找到了乔显宏,从乔显宏手里拿到钱,已经杀了两个人,他们不在乎多杀一个,拿到钱之后很可能杀人灭口。”

    “也可能是先找到乔显宏,再去找张秋燕的。”

    “如果是这样,就意味着乔显宏早死了,但乔显宏出去‘躲债’,不可能不跟张秋燕约定怎么联系。十天半个月没消息没什么,长达半年杳无音信,张秋燕应该很急很慌,生前也就不可能像我们掌握的那么淡定。”

    贺副支队长低声问:“如果他们是在案发前不久找到乔显宏的呢?”

    “这就解释得通了,关键没那么容易找,我们都找不到,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老席,你应该反过来想,我们总共找了几天,他们找了多长时间?”贺副支队长回头看看刚走进来的分局禁毒大队焦副大队长,接着分析道:“他们想找乔显宏其实很容易,只要盯住张秋燕。这一说我突然觉得乔显宏根本没躲多远,应该一直躲在燕阳,或许就躲在他家附近,只是躲得比较好,没被熟人看见罢了。”

    “有这个可能。”

    正说着,又有一辆大车缓缓开进停车场。

    司机跳下车,绕着车厢转了一圈,检查轮胎,检查绑货物的绳子有没有松。副驾驶门也开了,下来一个女人,跟司机说了几句,拿着手纸直奔厕所而去。 一流小站首发

    这是国道上离开发区最近的一个停车场,进来的主要是大货车和大客。

    高达几百万的毒品交易,而且是现金交易,毒贩乘坐大客车携带大量毒品来送货拿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开小型车来交易的可能性也不大,只要是大车都很可疑。

    早有预案,不需要席大下命令。

    梁东升走出餐厅,来到刚来的大货车边,打开左边的大车门,点上支烟问:“兄弟,你是从南边过来的还是从北边过来的?”

    “南边。”

    “南边的收费站有没有交警?”

    “哪个收费站没交警,”司机紧紧绳子,一边打结一边笑道:“中午好点,我过来时就看见一辆警车,天这么热,他们懒得查。你要走赶紧走,等到下午,特别晚上,他们就全出来了,连运管都上路。”

    “查得严?”

    “进市,肯定严,这条线我经常跑,不知道被他们罚了多少次,罚出经验了!”

    “我倒是想走,可惜走不成,”梁东升指指空着的半个车厢,再指指紧挨大门的托运站,忧心忡忡地说:“还有点货要装,就这么回去不划算。”

    “赶快装,是人家送过来还是让你去拉?”

    “让我去拉,那个厂在开发区,刚才打电话问过,说再等会儿,说正在打包装箱,让等会儿再过去。”

    ……

    两个大货车司机聚在一起能聊什么,当然是聊生意。

    梁东升担任刑警副中队长时辖区有一个物流市场,市场里有大小几十个物流公司,其中一个物流公司,当时不叫物流公司,当时就叫托运站。

    总之,有一个托运站老板涉嫌欺行霸市,纠集一帮前科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手段垄断最赚钱的货运线路,案件是他主办的,对货运业务非常熟悉,递上支烟,和刚来的这个大货车司机聊得眉飞色舞。

    搞不好会穿帮,吴伟不敢往前凑,继续躺在靠大门口的一辆大货下面“修车”。

    不仅他衣服脏兮兮的,双手全是油污,重案中队的刑警老古同样如此,二人一会儿换一个工具,满得满头大汗,目光却始终留意着停车场里的货车司机们。

    就在他暗想师傅正在打探的这个司机可不可疑之时,放在硬纸板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只响了两声。

    这是暗号,也是命令!

    目标即将出现,目标来了之后就别想再大摇大摆离开停车场,毒案重要,命案更重要,不管能不能来个人赃俱获,今天都要收网。

    吴伟心中一凛,下意识往大门口望去,等了大约四分钟,一辆白色丰田出现在眼前,只丰田轿车打着转向灯缓缓开进停车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