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间自有真情在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韩朝阳倍感意外,顾爷爷不光调解,还要构建和谐社会!

    先做通骆春军老婆和儿子的思想工作,再去医院探望已醒来的骆春军,说得骆春军心服口服又做骆春军哥哥和大舅子等人的工作,把他们说得无地自容还不罢休,中午又让韩朝阳带着骆家人去碧水新城项目工地,借施工单位的管理人员和工人吃饭的机会,让骆春军老婆孩子给人家鞠躬,表示感谢。

    “嫂子,别这样别这样,出门在外谁都可能遇到难事,能帮当然要帮一把,再说我们是老乡。”

    “小骆,你和你妈没吃饭吧,这边有饭盆,一起吃。”

    “谢谢夏老板,谢谢戴经理,我们早饭吃得晚,现在不饿。”

    ……

    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来感谢的。

    夏云奎和戴老板热情无比,不光嘘寒问暖,不光硬拉着娘儿俩吃饭,还打算晚上去医院探望。一百块钱没白捐,工人们也很欣慰,围着娘儿俩问长问短,主要是问骆春军的病情。

    没被赖上,没留下“后遗症”,刘工很高兴,回头看看正在吃饭的众人,紧握着韩朝阳大发起感慨:“韩警官,太感谢了,要不是你帮忙,这事不知道会有多麻烦。”

    “刘工,千万别感谢我,再说我真不好意思,昨晚的事对不住。”

    “我们不容易,你们也有你们的难处,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解决了,皆大欢喜。我们也算不打不成交,打出来的交情才铁呢,你说是不是?”

    “是啊,不打不成交。”

    师傅他老人家为什么非让这么做,原因很简单。

    昨夜可以算事急从权,但不意味着那么做是对的,三万钱已经交到医院肯定拿不回来,只能将错就错给人家一个交代,让骆春军的老婆孩子过来感谢一下,人家会觉得钱没白捐,心里会舒服很多。同时也能通过这种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骆家人不可能再反悔,相当于给了施工单位尤其包工头夏云奎一颗定心丸。

    姜还是老的辣,韩朝阳既敬佩师傅又觉得很不好意思。

    昨晚又是让夏云奎躲,又是让人帮骆春军收拾行李,把骆春军扫地出门,面对骆春军的老婆孩子,刘工同样觉得很不好意思,想想又走进用彩钢瓦搭的半露天食堂,走到骆春军老婆孩子身边问:“小骆,你爸估计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院,他住院不能没人护理,你和你妈打算住哪儿?”

    “没顾上呢,我打算等会儿去医院附近找个旅馆。”

    “病房里应该那种可以放下来的椅子,照应的人晚上可以睡在医院。”一个民工凑过来说。

    骆春军老婆不太会说话,小骆不能不开口,解释道:“我问过,医生说普通病房晚上可以住一个人护理。我爸不在普通病房,正在重症监护室,我们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等,只能在外面看。” 一流小站首发

    刘工沉吟道:“医院肯定要有人在,不然医生护士找不到家属,但没必要两个人全守在那儿,这没日没夜的谁吃得消。要不是这样,如果不嫌工地条件艰苦,晚上就住在工地,我让人给你们收拾个小房间,你们正是花钱的时候,能省一点是一点。”

    医院附近的旅馆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儿去,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骆觉得晚上住工地可行。

    他妈比他更省,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刘工都说出这番话,夏云奎不仅没反对而且回头道:“交通也没问题,我有电动车,你们可以骑我的电动车去医院。”

    “谢谢夏老板,谢谢刘工,您二位和各位大叔这么帮我们,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又来了,出门在外,就应该互相帮助。”

    ………

    人间自有真情在,这个场面很感人。

    直到此时此刻,韩朝阳才真正意识到师傅他老人家为什么能穿上白衬衫,为什么能成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才真正意识到跟师傅他老人家的差距。

    感慨万千,同时也盛情难却。

    跟骆春军的老婆孩子一样在工地吃了顿便饭,代表花园街派出所再次感谢工程管理人员和工人们,回到警务室已是下午一点。

    师傅去朝阳村走访了,师兄没来,警务室里只有陈洁和许宏亮在值班。

    消息传得很快,尤其关于他这个“大队长”的八卦。

    不出所料,一进门许宏亮便一脸坏笑着问:“朝阳,什么时候能喝上你的喜酒,什么时候能吃上你的喜糖?”

    “早着呢,这才刚刚开始。”一提到黄莹,韩朝阳就露出会心的笑容。

    “韩大,什么才刚刚开始,人家早就说是你女朋友,”陈洁越想越好笑,满是期待地问:“以前没房许多事不好说,现在有房什么时候结婚可以提上日程。”

    “别瞎起哄,真没到谈婚论嫁的那一步。”

    “到哪一步我们不管,先说晚上的事,”看了一上午公考培训资料,许宏亮也累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呵欠连天地说:“这是大好事大喜事,没必要替你保密,我跟玲玲说了,玮哥也知道了,他们都很高兴,说要见见你女朋友,他们晚上不忙,我等会儿去接,你给黄莹打个电话,晚上聚聚,认识一下。”

    “有没有搞错,你不光不帮我保密,还在帮我做主!”韩朝阳被搞得啼笑皆非。

    “我们什么关系,你的事不就我的事吗?”许宏亮诡秘一笑,旋即神神叨叨地问:“朝阳,这几天你没给玲玲打电话?”

    “没有。”

    “她有没有给你打?”

    “也没有。”

    这个是师兄怎么当的,居然对小师妹不管不问。

    许宏亮真想鄙视他,摸摸鼻子又问道:“没时间联系难道没看过她的朋友圈?”

    “我哪有时间刷朋友圈,有话快说,玲玲到底怎么了?”

    “她这两天在朋友圈发了几段很伤感的话,我越想越不对劲,就问她怎么了,她嘴上说没事,但语气明显不对,好像哭过。我不太放心,就打电话问玮哥,玮哥开始也不知道,后来追问才知道她遇人不淑,遇上个陈世美。”

    发生这么大的事居然一无所知!

    韩朝阳大吃一惊,下意识掏出手机,准备给师妹打电话。

    许宏亮急忙拉住,低声道:“她刚缓过来,别在她伤口上撒盐了,再说她下午就来。”

    同学四年,又在同一个城市“相依为命”大半年,感情不是一两点深,跟亲兄妹差不多,韩朝阳越想越气愤,紧咬着牙问:“那家伙当陈世美,她是怎么知道的?”

    “那混蛋在国外跟一个女的好上了,不光和女的一起游山玩水,还把照片发给他的一个同学看,他那个同学在国内,就在师大。人家认识玲玲,也觉得那混蛋对不起玲玲,就偷偷告诉了玲玲,把照片发给了玲玲。”

    “后来呢?”

    “玲玲立马打电话问那个混蛋,那混蛋居然承认了,不光承认还提出分手,你说玲玲气不气!”

    “玲玲是怎么想的?”

    “分呗,难道还求他回心转意?”许宏亮顿了顿,接着道:“昨晚我去过,出去吃了顿饭,陪她逛了一会儿街。她挺坚强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怎么可能没事,她跟那混蛋谈了多少年,一个镇上的,两家离得不远,她们事估计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全知道,就差谈婚论嫁。不光感情受伤,而且面子上也过不去,被那混蛋甩了,让她以后怎么回老家?”

    “她可能就是担心这个,不想回老家,也不愿意在燕阳呆,想回东海,想去东海找份工作。”

    “去东海也行,换个环境,重新开始。”

    “让她回东海,开什么玩笑,”许宏亮狠瞪了他一眼,阴沉着脸说:“在燕阳至少有玮哥和你照应,让她一个人回东海,无依无靠,孤零零的,多可怜。”

    “还有你许大少爷帮着照应!”乘人之危就乘人之危呗,找什么理由,陈洁冷不丁来了句:“喜欢人家就去追,以前没机会现在有机会就把握住,说起来跟韩大还是兄弟,跟韩大明说,韩大能不帮你?”

    “人家刚失恋,现在谈这些不合适。”

    许宏亮挠挠脖子,一脸不好意思。

    主动“报喜”,还帮着做主晚上帮着安排,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韩朝阳被搞得哭笑不得,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紧盯着他双眼很认真很严肃地问:“宏亮,你真喜欢玲玲?”

    “不许说假话。”陈洁又冷不丁来了句。

    “喜欢。”许宏亮点点头,生怕韩朝阳不信,又强调道:“不开玩笑,朝阳,我不是玩玩的,我是真喜欢。”

    “玲玲受过伤害,不能再受伤。”

    “我知道,这还是我告诉你的,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

    这小子人品无可挑剔,而且家里有钱!

    韩朝阳觉得可以帮着撮合,拍拍他胳膊:“好吧,我帮你劝劝她,看能不能让她别去东海。琴行离师大太近,太容易触景生情,她肯定想换个环境,晚上我问问她,愿不愿意搬到这边来,在我们附近找个工作。”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