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人质”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照理说应该拿出百分之百的诚意,关键现在不比以前,“物理隔离”措施不好适用。

    韩朝阳被难住了,苦着脸说:“莹莹,我们谈得是私事,张贝贝加入巡逻队是公事。她来都来了,不能无缘无故让她走。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其实我一样怕麻烦,要不给我点时间,我让人盯着她,只要她犯错误,不管大小立马开除!”

    朝令夕改,想想是太儿戏。

    黄莹知道这让他很为难,也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小心眼,故作权衡了一番,笑道:“好吧,看你以后的表现。”

    “放心吧,放一万个心,我的表现绝对无可挑剔。对了,有没有吃饭,没吃饭我帮你叫外卖。”

    “吃了,跟苏姐一起吃的。”

    “渴不渴,渴了我去给你买饮料,喜欢喝什么?”

    韩朝阳大献起殷勤,黄莹真有点不习惯,禁不住笑道:“不渴,就算渴车里还有纯净水。为买房你家借那么多钱,不能全让你爸你妈还,以后省着点,别大手大脚。”

    “别说以后,我现在就很省,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两半花。”

    “这还差不多。”

    “不过该花的不能省,周六我看看能不能请半天假,我们出去吃顿饭,逛逛街,看看电影。如果你愿意,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去城西见见玮哥和玲玲,一个是我师兄,一个是我师妹,关系特别好,跟亲兄妹差不多。”

    “你在燕阳还有个师妹!”

    “别误会,人家有男朋友,师大研究生,前段时间出国交流了。玮哥人特别好,在城西开琴行,我和玲玲刚到燕阳时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就是玮哥收留我们的。”

    这事听苏姐说过,他在常驻警务室之前一直住在城西的一家琴行。

    他现在的同事几乎都认识,黄莹也想见见他的同学,正准备答应郑欣宜冲出警务室,匆匆跑到车边,韩朝阳刚推开车门,郑欣宜便急切地说:“韩大,有个人晕倒在河滨路,群众打110报警,分局指挥中心让你赶紧去看看。”

    “男的女的?”

    “男的。”

    “帮我叫一下旭成和小丁,顺便把位置和报案人信息发我手机上。”

    “好的。”

    “莹莹,对不起,我要出个警,要不你和苏主任先坐会儿,我马上回来。”

    跟警察谈恋爱以后会经常遇到这样的事,黄莹正想反省反省刚才是不是太冲动,韩朝阳已推开车门跑进警务室。紧接着,两个巡逻队员冲出集体宿舍,也从后门跑进了警务室。

    警车和电动巡逻车全停在警务室正门口,黄莹想了想干脆推门下车,当她再次走进警务室时,韩朝阳已开着巡逻车带上队员走了。

    “莹莹,坐。”

    “黄会计,坐这儿吧。”

    刚见面时的危机感只是遇到漂亮同性的本能反应,张贝贝的心思全在继承房产、全在怎么把户口迁移到朝阳村上,对韩朝阳只是感恩,真没有其它想法。

    跟苏主任聊了一会儿,得知二人可能是在谈恋爱,虽然心里多少有些酸溜溜的但也没多失落,再次见到黄莹,很主动很热情地站起来给她让坐。

    伸手不打笑脸人,黄莹道了一声谢,大大方方坐了下来。

    刚才聊了一会儿,苏娴对张贝贝印象不错,觉得有她在能起到“鲢鱼效应”,扶着椅背感叹道:“莹莹,想想贝贝真不容易,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南方姑娘,孤身来燕阳给刚去世的大舅办后事。她大舅家的情况又比较复杂,什么事全靠她自己,别说一个弱不禁风的姑娘家,就算一个男的也不一定能做到。”

    黄莹岂能不知道苏娴是在刺激她,嫣然一笑:“继承房产,几百万呢,虽然有压力也有动力。换作我,我一样要拼一把。”

    什么意思!

    张贝贝被搞得一肚子郁闷,紧盯着她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黄会计,不管您信不信,我来燕阳不只是为了钱。”

    “还为什么?”

    苏娴了解江家姐妹和江二虎的情况,不等张贝贝开口就解释道:“莹莹,贝贝没开玩笑,遇到两个不孝的继女,她大舅可以说是死不瞑目。贝贝心里有气,换作我我一样气!江小兰、江小芳和江二虎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忤逆,出了名的蛮不讲理,这个官司应该打,房产坚决不能让她们继承。”

    ………

    她们聊着江家的事,韩朝阳已和两个队员火急火燎赶到现场。 一流小站首发

    果然有一个中年人倒在路边,上身穿着一件廉价的t恤衫,下身一条灰裤子,脚上穿得是胶鞋,一看便知道是进城务工人员。

    韩朝阳蹲下来摸摸他的额头,很烫,显然在发高烧。

    喊他不答应,拍拍他肩膀,又轻轻推了推,没反应,病得很厉害,韩朝阳一刻不敢耽误,抬头道:“旭成,小丁,搭把手,把人抬上车,赶紧送医院。”

    “好咧,我抬双脚。”

    “各位,请让一让,这有什么好看的。”

    把人抬上巡逻车,打开警灯警笛,直奔市六院急症中心。

    开到急症中心门口,车还没停稳,余旭成就跳下车冲进去叫人,不一会儿,医护人员推着车出来了,几个人一起使劲儿,把病人抬上车直接推进急症中心的大病房。

    一个护士跑过来问:“韩警官,他家属呢?”

    “不知道,”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来六院,前几天甚至专门来拜托过,韩朝阳认识小护士,但一时间想不出姓什么叫什么,干脆不称呼了,直接解释道:“他晕倒在河滨路上,群众110报警,额头那么烫,烧得连神智都不清,可能有生命危险,你们先抢救,其它事等他醒过来再说。”

    “韩警官,我们也想先救人,关键手续谁办,钱谁交?”

    “一定要先交钱?”

    “这是规定!”

    不能瞎垫钱,垫上要不回来怎么办。

    经济正紧张着呢,韩朝阳不想搬石头砸自己脚,猛地拉开门走进摆满床位,医护人员正忙得焦头烂额的抢救区,顾不上护士在后面喊这里不能进,跑到刚送来的男子床边翻起口袋。

    他进都进来了,站在床边的急症医生没急着赶他走,一边帮病人做着检查,一边好奇地问:“他口袋有没有钱?”

    “有,不多。”

    韩朝阳从病人左边裤袋里翻出一百多块钱,摸摸右边裤袋,确认裤袋里既没身份证也没手机,只有一把皱巴巴的手纸,急切地说:“医生,麻烦您先抢救,我去现场问问有没有群众认识他。晚上在河滨路上转,应该住得不远,应该能打听到。”

    医生回头看看门外,低声道:“你们好几个人,让别人去就行。”

    “为什么?”

    “你走了,万一他清醒之后不给医药费我们找谁?”

    韩朝阳看看他的眉宇,终于想起这个急症医生姓什么,哭笑不得地问:“庞主任,您这是要我在这儿当人质?”

    “小韩,我理解你,所以帮你先抢救,你也要理解一下我们。”

    “我们警务室就在医院对面,我和镇川几乎天天过来,您还怕我跑了?”

    “新园街派出所干过这事,上个月送来一个喝得醉醺醺、摔得头破血流,连胳膊都摔断的流浪汉,说是先抢救,回头找他们一个都不认账,结果医药费全算在我们头上。不是不给你小韩面子,事实上我们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小韩,看样子不是很严重,要不你在外面等会儿。”旁边的帘子突然拉开了,一个医生帮着打起圆场。

    救人要紧,当“人质”就“人质”吧。

    韩朝阳掏出手机给病人拍了两张照片,走出抢救区把照片发到警务室的工作群里,让余旭成和小丁赶紧开巡逻车回现场打听有没有群众认识病人,给郑欣宜打电话让她把照片转发到各个微信群发动群众帮着辨认。

    既然是出警就要向分局指挥中心汇报,这边刚打完电话,黄莹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怎么回事,医院不让你走?”

    “他们担心病人醒来之后不给医药费,拿我当人质,不许我走,让在大厅等着。生怕我跑,还让一个护士专门看着我。”既然是人民医院不就应该救死扶伤么,居然会发生让警察当“人质”的事,韩朝阳越想越郁闷,忍不住跟监视他的小护士做了个鬼脸。

    警察被医护人员给扣了!

    黄莹越想越好笑,禁不住问:“万一病人醒来之后说没钱,你又联系不上他的亲属怎么办?”

    “向所领导汇报,请所领导出面解决。”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黄莹真担心他什么都跟顾爷爷学。

    顾爷爷一个月拿多少钱,他一个工资才多少,刚买房经济又那么困难,如果脑袋一热垫上去想要回来就难了,黄莹终于松下口气,说道:“遇到事就应该向领导请示汇报,不知道你这个人质要当到什么时候,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路上开慢点,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有人关心真好,黄莹心里美滋滋的,下意识看了张贝贝一眼,笑道:“知道了,有什么事也记得我打电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