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坦白从宽”(二)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第三次呢?”

    “第三次一样不能怪我!”

    韩朝阳觉得这么解释不够直观,干脆掏出手机点开qq,翻出老妈qq空间里的照片,指着小时候的自己嘿嘿笑道:“看见没有,我小时候就很帅,不光帅而且文武双全,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十,田径几项基本全能,小提琴、风琴、口琴、笛子、二胡没我不会的。

    能写一手好书法,还能像模像样模仿几笔花草山石、鱼鸟蝶虫……学校的运动会、文艺演出和其它什么比赛,我永远是班上的杀手锏,太优秀,优秀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到后来再参加演出和各种比赛,我一进场其他班上的人就脸色铁青。”

    从马老师qq空间照片上看他小时候是挺风光! 一流小站首发

    参加各种演出和比赛,每次都拿奖状。至于小时候有帅不帅,这个相对的,只能说挺可爱,之所以受小女生们喜欢与家庭、与马老师会帮他打扮有很大关系。

    老妈是教师,马老师又那么严厉,他成绩自然差不多哪儿去。

    成长在教师家庭,从小在学校长大,多才多艺也正常。

    更重要的是在农村他家庭条件算不错的,其他小男生包括大多小女生穿得一个比一个土,他穿的衣服相对时髦,看上去又比较干净,这么一对比他就显得很优秀,但如果在市里上中学他真排不上号。

    黄莹懒得听他显摆,接过手机一边翻看照片一边不耐烦地催促道:“别嘚瑟了,不许转移话题。”

    “这不是嘚瑟,这是先交代背景,反正我当时很优秀,从老师到同学个个喜欢我。在一(1)班我是班长,调到一(4)班只能当学习委员,一(4)班的班长是女孩,成绩好,长得也好看。你一样上过初中,你应该也遇到过,同学们就起哄,说我跟她是一对儿之类的。”

    “然后就弄假成真了?”

    “也没成真,刚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后来就好上了。她给我送贺卡送小礼物,放学我送她回家,就偷偷牵过几次手,结果被她妈发现了。我是因为在一(1)班跟杨厂长女儿谈恋爱被调到一(4班)的,名声不太好,她妈认为我是个小流-氓。不光找到学校跟我妈吵了一架,还给她女儿办转学,转到另一个中学,后来我妈看得紧,她妈也看得紧,跟她就没再联系。”

    青春期,这些事很正常,相当于过家家。

    黄莹没生气,噗嗤笑道:“又是物理隔离!”

    “家长怕影响学习,就采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说了你千万别生气,我当时很伤心很难过,甚至想过离家出走。”

    “只是想,没付诸行动?”

    “只是想想,那会儿没钱,能往哪儿走,再说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跟我走。”

    “这么说你当时是想带人家私奔?”

    “小时候不懂事,而且只是想想。”

    “好吧,姑且相信你,第四次怎么回事?”黄莹放下手机追问道。

    时间过去太久,“女主”姓什么、叫什么、长什么样,韩朝阳都要好好想想,摸着嘴角沉吟道:“第四次是上高一,我考得是青中,是我们青山县最好的高中,在镇上成绩很好,到了青中成绩一般,班上全是从各乡镇中学录取的尖子生。

    班长是个女生,现在想想她长得不算好看,就是成绩好。她家在县城,有点瞧不起我们这些从乡镇去的同学。几个男生一起哄,我自己也有点不服气,就开始追她,给她写情书,后来居然被我追上了,我成绩没掉,她成绩掉了。

    她家对她期望很高,希望她考北大清华的,发现她成绩掉那么厉害,就开始调查怎么回事,发现我们在谈恋爱。这件事搞大了,连教导主任都知道,先打电话叫我妈,然后和班主任还有我妈一起找我谈话,谈了一上午,让我写保证书。”

    走到哪儿谈到哪儿,真是个花心大萝卜!

    黄莹彻底服了,咬牙切齿地问:“后来呢?”

    “不光物理隔离,把我调到另一个班。她妈还在学校边上租了个房子,辞职陪读,早上把她送到学校,晚上去学校接。老师盯得也紧,24小时全方位监控,她不敢了,我也不敢了,约好考上大学之后继续谈,结果过了两个月她就让人给我捎了封信,说应该以学业为重,考上大学之后也不谈。”

    “被甩了?”

    “差不多,不过这次我不是很伤心,本就是谈着玩的,而且学习压力太大。”

    “跟她有没有发生过什么?”黄莹问起重点。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韩朝阳挠挠脖子,一脸尴尬地说:“就是……就是搂搂抱抱,没进一步的。莹莹,请你相信我,当时谈个恋爱都像做贼似的,既不敢也没那个条件。”

    照理说谁没点过去,但他过去的感情经历未免太丰富了!

    黄莹越想越郁闷,不动声色问:“第五次呢?”

    “第五次是艺考,这次很短,都算不上一次,因为刚开始就结束了。”

    “什么意思,说具体点。”

    “我高中文化成绩不是很好,我妈担心我考不上好大学,就带我去好多艺术院校报考,在江城艺术学院考试时遇到一个女生,她报得是表演专业,跟我们住一个宾馆。我跟她开了几个玩笑,她考完试给我打电话,我俩就偷偷出去玩。我发现什么一见钟情全是骗人的,发展太快,结束也快,她考上之后就把我拉黑了。”

    “有没有发生什么?”黄莹又追问起重点。

    “也是搂搂抱抱,而且时间很短。”

    “没出去开个房?”

    “怎么可能,我们偷偷出去玩,我妈一个劲给我打电话,她妈一样不断给她打电话,不敢回去太晚,回宾馆时还是分开的,她先进去,我等十几分钟再进去。”

    这次是“艳遇”,结果被人甩了。

    黄莹觉得有些好笑,想想又问道:“第六次?”

    “第六次说出来有点丢人,我太善良,上人家的当,被利用了。”韩朝阳轻叹口气,回忆道:“考上音乐学院之后就开始勤工俭学,我们班上几乎个个在外面跑场或当家教赚钱,女生找兼职比较容易,我当时也不懂行,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份跑场的活儿。

    确切地说是找到一个专门搞演艺的草台班子,有两个歌手,有个玩魔术的,有个会杂技的,专门在婚宴、店庆和促销之类的活动上表演。其中一个女歌手对我特别照顾,长得好看,歌唱得也好,三天两头一起演出,关系越来越好,有一次把我带到她住的地方,我……我一时糊涂就跟她那个了。”

    发生关系了,居然跟人家滚过床单!

    尽管是认识之前发生的,黄莹心里依然不是滋味儿。

    韩朝阳知道她会很不高兴,但不想撒谎,接着道:“她说她妈生病了,还有个弟弟要上学,缺钱,我把跑场赚的钱全借给了她,连后来的钱都被她从带班大姐那儿领走了。后来才知道她跟好几个人睡过,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再后来就联系不上了。”

    “你也不怕染上病!”

    “我当时不知道啊,我是受害者,每天晚上出去跑场,有时候甚至翘课去跑场,赚点钱容易吗,好几万呢,想想就心疼。”

    见一个爱一个,到处沾花惹草!

    黄莹觉得刚才太冲动,再想到他态度至少是诚恳的,暗暗决定今后一定要好好考验,看他能不能经得住考验,想想追问道:“最后一次呢?”

    “最后一次是大二,我们班的同学,也是同学们起哄谈起来的。莹莹,我不想瞒你更不能瞒你,跟她是真的,有感情,同居过三个月。她家对她期望很高,她自己也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奏家,她要出国留学,我跟不上她的脚步,不能拖她的后腿,主动提出分手的。”

    有真感情的不一样,谁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回来,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旧情复燃?

    黄莹下意识问:“她叫什么名字?”

    “温珊。”

    “有没有她照片?”

    “没有,早删了。”

    “现在有没有联系?”

    “分手之后就没再联系,莹莹,对不起,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后悔也没用。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现在的我跟以前的我真不一样,绝不会再招蜂引蝶,绝不会再沾花惹草,只会一心一意对你,只会对今后的工作生活乃至家庭负责。”

    人都有一个成长成熟的过程,现在的他跟刚常驻警务室时也不一样。

    都说部队是一个大熔炉,能锻炼人。

    公安系统尤其基层派出所一样是一个大熔炉,一样能锻炼人。

    现在的他真“长大”了,真有责任感,黄莹相信他所说的是肺腑之言,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凝重,半开玩笑地说:“朝阳,我很愿意相信你,可是你太让人不放心。对于你这种一遇到漂亮女孩就变得‘善良’、‘博爱’的人,我觉得你们小学、初中、高中老师和你妈采取的防范措施非常有效。”

    “物理隔离?”

    “今晚刚来警务室上岗的那位,你自己看着办。”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