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请示汇报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大半夜,出去能去哪儿,只能在车上。

    把祝立农带上车,梁队坐副驾驶,何队和祝立农一样坐在后排,两位队长一起询问。吴伟依然坐在驾驶室,打开车顶灯,打开执法记录仪,掏出纸笔做记录。

    车里空间就那么大,韩朝阳干脆不往里挤,站在车外维持起秩序,让跑出来看热闹的小年轻该上网进去继续上网,继续通宵达旦的玩,该回家的早点回家。

    车顶的警灯依然开着,依然在不断闪烁。

    规劝了几句没人再敢看热闹,网吧外又恢复了宁静,透过虚开着的车门,能依稀听到车里的对话。

    “祝立农,你应该想想我们为什么大半夜来找你,为什么问你跟这个qq号的主人是什么关系。你在网吧干,天天上网,应该懂一点法,应该知道我们的政策,希望你能正确面对,不要抱侥幸心理。”

    “警察叔叔,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就是认识。”

    拿到他的手机,翻出姓姚的手机号,他神色立马变了,显得很紧张,如果没问题那就见鬼了,何义昌一边翻看着他的qq聊天记录,一边冷冷地说:“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老实交代!”

    再往上翻就翻到了,祝立农追悔莫及,暗想早知道警察会找上门,就应该清理下手机,清空掉所有聊天记录。

    糊弄不过去,只能老实交代。

    他抬头偷看了梁东升一眼,战战栗栗地说:“我……我跟他真不熟,就是卖过几张身份证。”

    “卖身份证给他?”

    “嗯。”

    “卖过多少张?”

    “几十张,不超过一百张,具体多少记不清。”

    “身份证是从哪儿来的?”

    “我们这儿上网要押身份证,有时候客人忘了,我就把他们的身份证收起来。还有些是……是我们老板从外面买的,有些看上去不小年龄却不大的学生来上网,他们没身份证,就算有身份证也不能用,只能用别人的。”

    何义昌追问道:“多少钱一张卖出去的?”

    “200。”

    “怎么交易的?”

    “快递,qq聊天记录里有他的地址。”

    从聊天记录上看,他应该只卖过身份证给姓姚的,姓姚的疯狂收购他人身份证,意味着涉嫌骗贷的金额不会少,意味着尽可能与717案有关。

    何义昌不敢大意,简单问完情况,去他租住的地方搜查,在他租住的民房没发现疑点,才把他带回专案组。

    韩朝阳折腾到凌晨三点才休息,第二天一早正常上班。

    先找苏主任批钱印招收义务治安巡逻队员的海报,再同许宏亮一起驱车赶到阳观村找储支书谈组建义务治安联防队的事。储支书远没苏主任好说话,认为维护社会治安是公安的事,既不支持也没明确反对,说什么再研究研究,再考虑考虑。

    显而易见,他是想拖,想来个不了了之。

    想到他这个村支书在村里没什么威信,平时不怎么下村,下村就坐在办公室,许多村民都不认识他,韩朝阳也不怕得罪人,走出村委会办公室就拨通了街道综治办蔡主任的电话。

    “他就这么回你的?”

    “就是这么说的,蔡主任,您是知道的,阳观村的外地人本来就不少,以前租住在朝阳村的又有一半搬过来了,外来人口已达到3100多,村里真是人满为患,尤其向阳路,一到晚上全是人,三天两头发生打架斗殴和失窃等案件,组建联防队的事真不能拖真不能等。” 一流小站首发

    这个储国钢,肯定因为没能提副科有情绪,工作不积极。

    阳观村刚发生一起命案,蔡主任不想阳观村再出事,沉吟道:“小韩,你别急,我给他打电话,我跟他说。”

    “谢谢蔡主任。”

    “别谢了,你也是为了工作,而且这一样是我的工作。”

    被“发配”到各村兼任村支书的都是没什么前途的干部,许宏亮也不认为得罪储国钢有什么大不了的,正准备问问马老师的钱筹得怎么样,要不要帮着想想办法,韩朝阳刚挂断的手机突然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韩朝阳看看来电显示,摁下通话键问:“喂,您好,请问您是……”

    “朝阳,我经侦二中队何义昌,昨晚只加了微信没存号码,你的手机号还是管梁队要的。”

    “何队好,何队,您有什么指示?”

    “指示没有,只想请你帮个忙,还是昨晚那件事,我们掌握了姓姚的快递地址和手机号,但那个地址居然是理工大学,手机总是关机,通话记录也查不出什么,只能用qq联系。我们给他发了个快递,理大就在你们警务室对面,就是你们综合接警平台的辖区。我等会儿过去,你安排几个人跟我一起布控蹲守,等他自投罗网。”

    理工大学上万师生,快件特别多。

    哪怕是暑假,每天早上和傍晚东门外都摆满“快递摊”,大小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把快件从车里卸下来,就这么堆在路边打电话让师生们出来拿,那场面甚是壮观,与西门外一个挨着一个的小吃摊位一样,堪称理大的一景。

    想想那小子是挺狡猾的!

    选择这么个收货地址,只要有运单号,上午查询一下就知道快件到了什么地方,手机根本不用开,可以根据物流信息直接去理大东门外找快递员取,顶多报一下名字和手机号。

    涉及到命案,全是大事。

    不过何队是以什么名义下命令的,吃一堑长一智,因为“扭送”的事已经吃过一次亏,韩朝阳觉得有必要问清楚,犹豫了一下问:“何队,我们梁队来不来?”

    “你们梁队有其它任务,这条线由我负责追查,专案组警力太紧张,所有人全出去了,只能请你协助,要不要我跟你们刘所打个招呼。”

    “最好打一个,通过指挥中心给我们平台下命令也行。”

    这小子,挺官僚!

    何义昌觉得有些好笑,扶着方向盘说:“行,我这就给你们刘所打电话,你在什么位置,我大概9点半到你们警务室。”

    “我在阳观村,我马上回去。”

    ……

    何义昌挂断韩朝阳的电话,又拨通花园街派出所刘建业的手机。

    简明扼要介绍完情况,想想不禁开起玩笑:“刘所,你手下很尊重你,你不点头他就不配合。兄弟单位,应该相互协助,怎么能这样。”

    不管遇到什么事,先请示汇报,这就对了!

    刘建业对韩朝阳此举很满意,觉得顾爷爷带得好,哈哈笑道:“何队,兄弟单位是应该相互协助,但一样要沟通要打招呼。如果我给你手下打个电话,让他放下本职工作协助我们办案,招呼不跟你打一声,香烟不给你发一根,你会怎么想,这个队伍你以后怎么带?”

    “这不是在给你打招呼吗,香烟你就别想了,又不是我们中队的案子,想要烟你去找席大,找冯局。”

    刘建业工作作风是比较强硬,但有一个优点,很佩服有本事的人。

    比如对待梁东升,从来不拿出所领导的架子,不管什么事都商量着办,像前几天给韩朝阳的母亲接风洗尘还专门打个电话问梁东升有没有时间回来一起吃饭。

    又比如对待电话那头的何义昌,从不认为何义昌是小人得志,要是没点真本事人家能接二连三破获案值成百上千万的大案,要不是办案骨干分局领导能把他这个中队长抽调到717专案组。

    抬头看看刚进来的关远程,笑道:“何队,不扯了,我是没问题,可以陪你扯到晚,你们现在办的是大案,不敢耽误你们的事。”

    “记得给你手下打个电话。”

    “放心吧,这就给他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况这不是“受人之托”那么简单,同样一件事如果席大亲自打电话就是命令。

    刘建业翻出韩朝阳的手机号拨打过去,不等韩朝阳开口便说道:“小韩,何队请求协助的事我知道了,案件虽然是专案组在办,但终究是在我们辖区发生的,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全力协助。其它工作可以放放,先协助何队,你亲自参与蹲守,不要光安排队员。”

    “是!”

    “就这样了,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刘所,韩朝阳昨夜汇报的线索有价值?”刘建业一挂断手机,关远程就好奇地问。

    “不知道,不过从何义昌的反应上看应该有价值。”

    “你没问老梁?”

    “这种事怎么问,专案组有保密纪律,他说不好,不说又不好,干脆不问,省得他难做。”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如果换作五年前,专案组的办案地点都会保密,被抽调进专案组的民警连手机号都要换,一上专案就不能跟家人联系。

    想到这些,关远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刘建业沉思了片刻,放下手机道:“老关,你回头给韩朝阳打个电话,问问他房子看得怎么样。老顾的小姨子好像在房地产开房公司上班,经常在朋友圈帮他小姨子转发卖房的广告。其它忙我们也帮不上,只能帮着打听打听介绍介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