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 买房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本想着阳观三队村民和租住在阳观三队的外地人应该最可能了解姓姚的底细,赶过去问了几家,结果不仅刑警队的人已经询问过,而且他们对那个姓姚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想想也正常,既然发现可疑人员,专案组不可能不组织警力排查。要是专案组能查出眉目,也不至于让社区民警大张旗鼓地发动群众。

    韩朝阳不想再做无用功,继续去重点人口家走访。

    像赵杰那样死不悔改的终究是少数,至少阳观村的几个前科人员都比较老实,虽然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心里多少有了底,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直接从阳观村去城东长途客运站接老妈。

    “老戴,有没有吃饭?”

    “没呢,这才几点,”常驻车站警务室的辅警老戴,一边陪着二人往下客点走去,一边笑道:“朝阳,我一早就听说你妈要来,一直在帮你盯着从青山过来的车。”

    车站警务室比朝阳社区警务室更重要,不仅有辅警常驻,不仅快退休的老民警方善学几乎天天盯在这儿,防控队每天也要过来巡逻。节假日和有重大活动时,这里的警力更多,韩朝阳刚到花园街派出所时,曾被安排到车站安检口执了一个星期的勤。

    不光对老戴很熟悉,对车站也很熟悉,轻车熟路走到下客点,看着陆续下车和排队等出租车的旅客,好奇地问:“这几天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案件?”

    “这几天还行,没发生失窃,就盘查出一个逃犯。”

    “可以啊,这么说今年已经盘查出十几个!”

    “也不算多,毕竟人流量在这儿,”老戴回头看看身后,不禁笑道:“前天盘查出的这个有点意思,他都不知道被上网追逃了,我和老方把他带到警务室,他大吵大闹觉得很冤枉,犯过什么事网上不是有么,老方一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他立马傻眼了。”

    许宏亮看着熙熙攘攘的旅客,沉吟道:“等火车站搬过来,车站派出所估计比你们更忙,一年少说也能盘查出五六十个在逃人员。”

    “车站派出所是铁路公安,跟我们没什么关系。”老戴天天呆在车站,消息比韩朝阳灵通多了,想想又纠正道:“其实火车站不搬,这边的是新建。现在的火车站不关,还叫燕阳站,我们这边马上开建的是东站,高铁站,将来的高铁和动车全在这儿停。”

    “是吗?”

    “你天天协助工作组搞拆迁,他们没跟你说?”

    “他们没说我也没问。”

    在朝阳社区干这么长时间,居然连这都不知道,老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又说道:“听王站长说火车站不用搬迁,我们这个客运站要搬,朝阳村征的地,有一块是建长途客运站的。地铁也规划到这儿了,以后朝阳村那一片儿可热闹了,有高铁站、汽车站和地铁站。”

    “集中到一块?”韩朝阳真是第一次听说,一脸不可思议。

    “不信你回去问问工作组的人,工作组肯定知道。”

    老戴越说越兴奋,又补充道:“高铁站规划得比现在的火车站还大,分南广场、北广场,上面有天桥,下面有地道,再下面有地铁,不光我们长途客运站要搬过去,还要建公交车站。老方前天还说如果派出所不搬过来,将来可能要设一个站前派出所,不然管不过来。”

    同样是即将退休的老民警,老方的情况跟顾爷爷完全不同。

    顾爷爷干了大半辈子片儿警,从来没担任过领导职务。

    老方工龄虽然没顾爷爷长,警衔虽然没顾爷爷高,连工资都没顾爷爷多,但人家担任过领导职务,退居二线前在城西分局担任过国保大队长。考虑到基层警力不足,市局把像他这样退居二线的老同志调到一线发挥余热,几乎每个月派出所都有一两个。

    虽然人家不再是领导,但见识不是一般民警所说比拟的,消息也比普通民警灵通。

    韩朝阳的心思突然活络起来,希望高铁站赶快破土动工,希望高铁站快点投入使用,如果到时候真设立站前派出所,那他这个在“站前”干了很长时间的“老民警”应该能顺理成章调入站前派出所,也就可以跟刘所、关教导员和陈秀娟说“拜拜”了。

    正胡思乱想,一辆挡风玻璃前放着“青山——-燕阳”牌子的大客车缓缓停在前面。

    “朝阳,朝阳,你妈在这儿呢!马老师,朝阳来接你了。”

    韩朝阳反应过来,急忙跑到车边,只见老妈在司机的搀扶下走下车,顾不上跟他这个儿子打招呼,就捂着嘴跑向最近的一个垃圾桶。

    “妈,我这儿也有方便袋。”就知道会这样,韩朝阳急忙掏出方便袋,一边拍着老妈的后背,一边示意许宏亮去帮着拿行李。

    这车坐的,简直要命!

    马凤英难受到极点,对着方便袋一阵接着一阵呕吐,显然在车上已经吐过,胃里的东西全吐空了,这会儿吐的全是苦水。

    “阿姨,喝口水,漱漱口。”许宏亮把行李放到一边,递上一瓶矿泉水。

    “谢谢啊,”马凤英把方便袋扔进垃圾桶,接过水漱完口,掏出纸巾擦干嘴,站起身一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闻了不汽油味,坐不了车,让你们见笑了。”

    “没事,晕车的人多了,又不光您。”

    “朝阳,这……这两位是你同事吧,怎么称呼。”

    “哎呦,差点忘了介绍,这位是老戴,这是宏亮,我在电话里跟你提过的。”

    “老戴,您好!许宏亮,我说怎么这么面熟呢,我见过你照片,朝阳在电话里经常提起你。”

    “马老师好,欢迎马老师来燕阳。”

    ……

    跟司机道别,跟老戴道别,提上行李坐上电动巡逻车。

    虽然没空调甚至连电扇都没有,马凤英却觉得比坐空调大客舒服,喝了半瓶脉动,起色和精神比刚下车时好多了,看着中山路两侧的高楼大厦,不无感慨地说:“燕阳变化好大,我还是前几年培训时来过,也在东站下的车,现在都认不出来了。”

    “这两年变化是不小,等高铁站建起来这一片儿变化更大。”韩朝阳也是去年刚来的,作为本地人,许宏亮当仁不让当起导游,指着前面道:“那边是市六院,外科大楼是去年刚建好的,再往前是理工大学,我们警务室就在六院对面,就在前面不远。”

    “离车站这么近,朝阳都没跟我说过,早知道这么近,早知道一下车就到我早来了。”

    他以前混那么惨,他敢跟你说吗?

    许宏亮觉得很是笑话,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马凤英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好奇地问:“宏亮,你家就这儿,对这一片儿你比我家朝阳熟,周围有没有商品房,现在大概什么价?”

    不愧是来买房的,一下车就打听房地产行情。

    韩朝阳彻底服了,回头道:“妈,我们先去休息,房子的事下午再说。”

    “休什么息,我只是晕车,又不是生病,现在好多了。我看这一片儿挺好,如果能在这一片儿买套房子,以后我们来方便,你回去也方便。”

    买房必须看地段,没想到她看得是这个地段!

    许宏亮被搞得啼笑皆非,急忙解释道:“马老师,这一片儿靠城东客运站,靠将来的高铁站,买这儿您和韩叔叔过来是挺方便,不过在燕阳这一片儿的地段不算好。虽说城市在往东发展,但相对其它地方还没发展起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发展起来,反正是市里属于比较偏的。”

    “这儿偏,哪儿不偏?”

    “当然是越靠市中心越好,买房不光要看交通,也要看是不是好学区,您是老师,这方面您比我懂。”

    事关未来的孙子的教育,这个因素必须考虑到,马凤英深以为然,正准备请许宏亮推荐几个比较好的楼盘,巡逻车已缓缓停在警务室门口。

    顾爷爷在,苏主任在,连俞镇川都在。

    师傅、社区领导和师兄如此热情,韩朝阳被搞得很不好意思,急忙介绍。

    儿子有一个享受调研员待遇的师傅,马凤英非常激动,急忙上前问好感谢拜托,感谢完顾爷爷再感谢苏主任,老家没什么土特产,两手空空来的,一个劲给众人致歉。

    可怜天下父母心。

    顾爷爷和苏主任都是有孩子的人,都能理解她此时此刻的心情,都很敬佩她这个来自农村的女教师,帮着安顿下来,拉着一起去邓老板的饭店吃饭,知道她晕车,准备的全是清淡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朝阳,你父母对你真是没得说,你将来一定要好好孝敬父母。”

    不等儿子开口,马凤英便放下筷子笑道:“苏主任,不是我夸我家朝阳,他小时候就很懂事。以前我和他爸的工资都很低,也算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再说买房也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义务,现在不比以前,孩子大了不光要帮着买房,还要帮着买车,我们条件有限,只能帮他买套房子,车得靠他自己。”

    “马老师,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应该看看开点。”

    “是啊,人家买车是人家的事,朝阳没必要买,他又不做生意,不要去谈业务,要车干什么,用不上!”顾国利不太喜欢现在的风气,说得是韩朝阳,却把陪坐在一边的许宏亮搞得很尴尬。

    马凤英却不这么认为,回头看看儿子,苦笑着说:“顾警长,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别说在燕阳,就算在我们老家,没房没车都不好找对象。”

    这是事实,也是现实。

    苏主任半开玩笑地说:“幸好我家是女儿,现在生儿子真吃不消。”

    “一个还行,两个那是真吃不消。”

    他们聊着家长里短,韩朝阳一句也插不上,悄悄跑到大厅找邓老板结账,结果邓老板说师傅他老人家已经结了,正感动不已,黄莹打来电话。

    “朝阳,房子的事跟你家说了没有,人家等我信儿呢!”

    昨晚给家打过电话,老妈甚至就在里面包厢,并且是为买房来的,但黄莹说得那套房子韩朝阳却始终没跟家里提过,只能敷衍道:“莹莹,不好意思,你说得那套房子是不错,主要是超过我家的承受能力……”

    “没事,两百多万,是不便宜,我给她回电话,让她挂中介。”

    “谢谢啊。”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忙,我也该吃饭了。”

    韩朝阳刚挂断电话,只听见老妈在身后问:“朝阳,什么超过咱家的承受能力?”

    “妈,你怎么出来了?” 一流小站首发

    “我出来续水的。”马凤英把水壶顺手递给服务员,追问道:“刚才跟谁打电话的,什么事?”

    “一个朋友,她的朋友有套房想卖,不合适,我回掉了。”

    “怎么不合适?”

    包厢门开了,师傅、苏主任、金经理和师兄全往这儿看,娘儿俩在外面窃窃私语不好,韩朝阳只能陪着她走进包厢,回到位置上解释道:“我们街道财政所黄会计介绍的,锦绣花园的房子,人家要去东海工作,要在东海买房,刚装修好就想卖,太贵,不合适。”

    苏主任下意识问:“锦绣花园,在市政府后面的那个?”

    “嗯。”

    “多少钱一平?”

    “128平米,黄莹说人家想卖260万。”

    260万,确实不便宜,马凤英想都不敢想,不再说话了。

    苏娴则来了兴趣,禁不住笑问道:“朝阳,你不能光看我们这一片儿的房价,你知道市里现在均价是多少吗?”

    “多少?”

    “一万六,新达名门上个月开盘,房型和楼层差不多的全在一万六左右,我表哥刚买了一套。”

    “这么说黄莹介绍的那套房子不贵?”

    “你也不看看地段,新达名门都能卖一万六,锦绣花园只会更高,而且在地铁站边上,地铁建成通车之后肯定升值!”

    原来是好房子,难怪那么贵。

    马凤英疑惑地问:“苏主任,那人家怎么卖那么便宜?”

    苏娴笑道:“肯定是急着脱手,马老师,你可能不知道,在燕阳毛坯房比装修好的好卖,他装修得再好也是二手房,卖肯定能卖掉,但想很快脱手没那么容易。一是人家想还价,二是中介想往高处卖,卖得越贵中介费越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