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追查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警务室不能离人,顾爷爷搭去中山路办事的顺风车先回去了。

    之前管阳观村的社区民警老鲁正等着办交接,韩朝阳不能急着走,要接手相应的台账,了解重点人口情况,一直搞到10点多才下楼。

    “李天正,你可以回去了?”

    “刚,刚搞好。”一夜没睡好,又被罚了款,李天正无精打采。

    韩朝阳回头看看身后,问道:“他们几个呢?”

    李天正刚被处理过,不敢油腔滑调,耷拉着脑袋说:“我是第一次跟他们玩,也是第一次玩这么大。他们以前玩过,跟别人玩的,不说清楚暂时回不去。”

    不管刑事案件还是治安案件,不可能只处理被抓现行的这一次。没被逮着算他们运气好,被逮着办案民警肯定要深挖细查,给他们来个新账老账一起算。

    没想到他这个赌鬼居然是“初犯”,至少玩这么大是第一次。

    韩朝阳倍感意外,走出门厅指指警车:“上车吧,正好顺路。”

    0多元本钱和赢得3000多元被没收不算,还要交5000元罚款,简直倒霉透顶,李天正恨死他这个小民警,哪会上他的车,不假思索地说:“不麻烦了,我坐公交车回去。”

    “让你上车就上车,哪来这么多废话?”韩朝阳拉开车门,转身道:“小宝还在警务室呢,昨晚跟我们这一块的,一起走,正好把你儿子接回去。”

    “韩哥,小宝在您那儿?”

    “让他一个孩子在家我们能放心?”韩朝阳反问了一句,催促他上车。

    罚那么多钱,还假惺惺帮着带孩子,李天正暗骂了一句,很不情愿地拉开门爬上副驾驶。韩朝阳知道他心存不满,示意他系上安全带,一边扶着方向盘开车,一边接这个机会规劝起来。

    “李天正,赌资被没收,还要交罚款,损失不小,是不是很不服气?我告诉你,别不服气,这么处理算轻的,要不是念你有个孩子没人照应,像你这样不思悔改的直接送拘留所,换以前劳教都有可能。”

    损失不是不小,而是很大。

    李天正想想就心疼,嘀咕道:“韩哥,我以后不赌了。”

    “韦海成以前被处理时也说不赌了,结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过几天手就痒了,又开始赌。李天正,要搞清楚,你情况跟他不一样。他能赚到钱,他两个儿子都已经结婚生子,就算赌得倾家荡产,倒霉的就他跟他老婆。你呢,你儿子才多大,就算你不想讨老婆,要不要把儿子培养成人,要不要帮你儿子娶老婆?”

    被他盯上了,以后肯定不能再堵,至少不能再玩那么大。

    不然输没输得倾家荡产,罚都要被罚得倾家荡产。

    李天正是真怕了,急忙道:“韩哥,我保证不赌,再赌我剁手指头!”

    “我不是不相信你,主要赌博是有瘾的,这会儿赌咒发誓,过几天又心痒痒手痒痒。所以要找点事干,找份工作,不能总游手好闲,也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能你觉得地征了,马上又拆迁,有的是钱。告诉你,有钱人多了,你李天正真排不上号。”

    韩朝阳回头瞪了他一眼,接着道:“远的不说,光我们花园街道就有好多有钱人。人家也是征地拆迁的,人家拿的补偿款不比你少,结果人家都百万富翁了还去当清洁工,天天开着轿车去扫大街。清洁工一个月才多少钱,人家在乎那点钱吗?”

    “明天就去找,随便找个工作,保证不赌。”

    “什么叫随便找个工作,想好好过日子就好好找,找到工作就好好干,要好好规划下将来的生活。比如征地拆迁款怎么花,这次是现金补偿,回迁的房型、楼层让你们这些拆迁户先选,比外面人买还便宜200一平米。你才三十出头,不可能真不找老婆,最好要两套,现在住一套,另一套留给小宝将来娶媳妇。”

    “韩哥,您说得对,钱不能乱花,先要两套房子。”

    “钱是你的,怎么花是你的事,我只想告诉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不是跟你哭穷,我韩朝阳干一辈子警察也不一定能在市里买得起两套房,所以你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

    “我珍惜,韩哥,您看我以后的表现,我保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会看着的,不光看着还会盯着。”

    ……

    循循善诱、苦口婆心,一直规劝到警务室。

    韩朝阳觉得自己已经够“啰嗦”了,但还有更“啰嗦”的!

    顾爷爷没急着让他带小胖墩走,又叫住他语重心长规劝,一直唠叨到许宏亮办完辞职手续过来找老金办入职手续,又拿许宏亮作为榜样教育了一番,才打发他们父子俩回去。

    “顾警长,您老给个面子,中午我请客。”

    “你小子,刚说有钱不能乱花,现在就乱花了。好意我心领了,没必要,真没必要,中午各吃各的,我和朝阳去六院食堂,你保安公司吃,你现在是保安公司的人,谭阿姨肯定做了你的饭。”

    “宏亮,别这么客气,又不是外人。”

    “好吧,我就在这儿吃。”跟好兄弟和好兄弟的师傅确实没必要客气,许宏亮不再坚持。

    本来想着上午去阳观村转一圈的,今天显然是去不成了。

    韩朝阳把从所里拿回来的台账锁进保险柜,转身道:“宏亮,王厂长说上次电鱼的那小子今天可能会过来,我跟汤队说好了,他已经联系过渔政部门,还专门从环卫找来一条清理河里垃圾用的小船,就停在沿河公园边上。我下午要去开会,镇川下午不知道来不来,我师傅也不知道下午要不要出警,电鱼的这件事交给你,如果那小子真来,就带几个人去协助汤队长他们法队。”

    对许宏亮而言这真算不上什么事,不禁笑问道:“知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来,要不要安排个人在河边盯着?”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也不用专门派人去蹲守,王厂长和雷大伯他们憋足劲儿要逮着那小子,他们会帮着盯,那小子一来他们就会给我们打电话。”

    “打哪个电话?”

    “我跟他们说好了,打座机。”

    “行,交给我了,你们去吃饭吧。”

    ………

    与此同时,梁东升和吴伟刚赶到城西一个外来人员较多的城中村。

    去年的外来人口暂住记录显示,一个叫庞子成的人曾在乔显宏家租住过五个月,当时登记的手机号已经换了,但在这边办理过居住证。先后在乔显宏家租住过的房客不少,现在能找到的、能联系上的只有他一个,所以要紧着能找到能联系上的来。

    “庞老板,我们到了,我们在春生商店门口,你在什么位置?”

    “我就在巷子里面,我出来接你们。”

    现在骗子太多,光凭一个电话庞子成无法确认对方身份,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跑到巷口一看,果然有一辆警车,车里果然坐着两个警察。

    “您好,请问是梁警官吗?”他定定心神,上前敲敲车窗。

    “你好,我就是梁东升。”

    “梁警官,这里不是说话地方,前面有个饭店,我经常去吃饭,我们找个包厢坐下来谈吧。”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就是了解点情况,庞老板,你住在哪一家?”

    “后面第三家,梁警官,我那儿太乱。”

    “没关系。”

    “好吧,二位请。”

    只要在被害人家租住过得全有嫌疑,不来看看梁东升不放心。

    师徒二人锁好车,跟着庞子成来到其租住的民房。

    记录显示他是销售维修工厂行车的,房间里堆满行车用的零配件和钢丝绳之类的东西,门口的面包车里有企业的宣传册和名片,车里也有一堆零配件,一看就知道是做正经生意的,吴伟觉得这一趟白跑了。

    纪兆君的事让梁东升感触很大,暗想眼前这位没嫌疑不等于从他这儿收集不到线索,婉拒了庞子尘递上的烟,从包里掏出纸笔开始询问。

    “庞老板,你去年在阳观村三组租住过一段时间,对房东一家有没有印象?”

    “梁警官,那家怎么了?”

    “不好意思,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对不起,我只是好奇,”庞子成一屁股坐到床边,回忆道:“房东一家早出晚归,我一样早出晚归,熟谈不上,印象多少有点,毕竟住了半年。”

    “有印象就行,先说说你知道的。”

    “房东是木工,在市里搞装修,女房东不知道在哪儿上班,总穿着件蓝色的工作服。房东挺能吃苦的,每天都干到天黑才回来。女房东也能干,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为人都不错,水电费这些从来不将计就计。”

    “你有没有发现过他们两口子有什么异常。” 一流小站首发

    “异常?”

    “比如有没有人去找他们,或者陌生人去打听他们的情况。”

    “没有,反正我没遇到过,要不是他家后来要翻修,我真不想搬,不为别的,就图住那儿清静,他家人少。”

    时间过去这么久,何况他只是一个房客,记不得或不知道很正常。

    梁东升微微点点头,追问道:“庞老板,你对租住在他家的其他房客熟不熟,有没有印象?”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