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汤姐提供的情况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韩大,宏亮哥真要来?”

    “金经理都答应他了,这能有假。”

    好兄弟要“回归组织”,韩朝阳很高兴,登陆内网点开平台一边看这个月还有什么任务没完成,一边调侃道:“以后你们就可以互相激励一起学习,但有一点必须说清楚,考上警察公务员之后你可不能当陈世美,晓斌人多好,对你真是一往情深,你要是敢伤害他,我跟你友尽!”

    陈洁噗嗤一笑:“说什么呢,瞧他现在的嘚瑟样儿,我还怕他当陈世美呢。”

    “什么叫嘚瑟,那是苏主任和金经理栽培,保安公司的摊子越铺越大,管理不能跟不上,他现在是班长,过两年就是副经理,就是公司高管。”

    “还高管,管好他自己就行了。”

    陈洁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美滋滋的。

    朝阳社区保安服务公司表面上是居委会的实体,事实上是街道办事处的公司,相当于国企!

    背靠大树好乘凉,又是服务业,有街道背景永远不会倒闭。

    汤队长前几天还说综合执法大队要扩编,再招协管员会优先从保安公司挑。协管员不是临时工,是社会公益岗位,如果能成为协管员就有机会考事业编制。如果从收入的角度出发,留在保安公司比去综合执法大队当协管员更有“钱途”。

    总之,前途一片光明。

    他们这对情侣对未来充满憧憬,甚至跟韩朝阳一样打算在市里买房。

    韩朝阳刚才只是开玩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盯着电脑显示器沉吟道:“差点忘了,这个月有禁毒任务,我们辖区没吸毒人员,这个毒怎么禁。”

    “搞个禁毒宣传怎么样?”陈洁下意识问。

    “我说的是打击任务。”

    “这就麻烦了,上次盘查到的那个有吸毒前科的女的搬走了,不然可以找找她,看看能不能收集点毒案线索。”

    任务完不成是要扣分的,尽管这段时间加分不少,但韩朝阳还是不想被扣分,摸着下巴说:“我们辖区有三个旅社,晚上去突击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旅客入住没登记。这个口子堵起来,以后只要有吸毒人员入住,我们就能第一时间知道。”

    “现在管多严,他们应该不会不登记。”

    “有可能登记不全,开房的人登记,后来去房间的没登记,或者访客没登记,所以场所管理这块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行,我跟金经理说一声,晚上留几个人参与行动。”

    守株待兔太被动,韩朝阳托着下巴斜看着门外沉思了片刻,突然笑道:“还有个优势要利用上,看样子我要去对面转转。”

    “对面?”

    “去六院,拜托拜托医护人员,吸毒的身体都不太好,据说有的吸毒人员指甲掉了身上都烂了,真要是有吸毒人员去看病,经验丰富的医生应该能看出来。”

    “这个注意不错,男医生会不会帮你忙我不知道,女医生和小护士肯定会帮忙。”

    “什么意思!”

    “韩大,你要发挥优势,你现在就靠脸吃饭。”

    什么靠脸吃饭,全是“最帅警察”惹的祸。

    韩朝阳被搞得啼笑皆非,点点鼠标关掉电脑,起身道:“不跟你扯了,我先去完成另一个任务,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什么任务?”

    “扶贫。”

    “怎么扶?”

    “先跟帮扶对象见个面,面对面沟通交流,了解他们的家庭、住房、耕地、收入情况,掌握他们生产、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和实际需求。再问问村委会和居委会,有没有社会救助方面的资金。如果确实困难,就捐两百块钱,我就这个能力。”

    陈洁越想越好笑,追问道:“韩大,人家以前是贫困户,现在不是。地征了,先人的坟迁了,现在比你我有钱,用得着你去扶吗?”

    “他们现在是比我有钱,跟他们一比我才是贫困户。关键他们刚拿到钱没几天,上级部门关于他们的材料还没更新,在摘掉低保户、贫困户帽子之前依然是扶贫对象。”

    “去一趟,谈一谈,就算完成任务了。”

    “差不多,其实应该反过来想,他们有钱是好事。如果没遇上征地拆迁,如果他们一直没钱,我就要真扶,到时候让我怎么扶,难道房子不买了,对象不找了,日子不过了,把每个月工资全捐给他们?”

    “对,是好事,你赶紧去吧。”

    这绝对是上任以来最轻松的一项任务,根本不用做任何工作就能完成。

    想到区委办的单副科长正在郊县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扶贫,那些扶贫对象一天不脱贫他一天别想回来,韩朝阳就觉得自己很幸运,刚微笑着走出警务室,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来看看来电显示,居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会不会是冲着“最帅警察”来的,不接又不好,想想还是摁下通话键。

    “您好,请问是韩警官吗?”

    果然是女的,韩朝阳深吸口起故作淡定地说:“是,我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韩朝阳,请问您哪位,请问您有什么事?”

    “韩警官好,我姓汤,叫汤均梅,我哥叫汤均伟,是我哥让我给您打电话的。”

    自作多情了,原来是汤队长的堂妹。

    韩朝阳反应过来,急忙道:“汤姐好,汤姐好,没想到汤哥把我的事一直放在心上,谢谢您,也谢谢汤哥,谢谢汤姐给我打这个电话。”

    “韩警官,又不是外人,您千万别这么客气。”

    “好,不说那些客套话了。汤姐,听汤哥说您和张秋燕是小学和初中时的同学,以前关系特别好,后来您和她还有没有联系,对她出嫁后的情况了不了解。” 一流小站首发

    “我跟她是小学和初中同学,我们两家离得又不远,小时候玩得挺好。后来我上高中,她上职中,联系就少了,就是放假时能聚聚。再后来我上大学,好像我上大三时她就嫁人了,逢年过节能见上,平时几乎不联系。就算过年时遇上,话也不是很多,她可能有点不好意思。”

    这能够理解,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人家考上大学,自己上完职业中学就嫁人就相夫教子,肯定有点不好意思。

    韩朝阳想了想,追问道:“汤姐,您见过她丈夫吗?”

    “见过,前年春节时还见过,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忘了,看上去挺老实的,老实巴交,反正我觉得他不善言谈,我和秋燕聊天,他一声不吭,坐在一边傻笑。”

    “你们见面时一般聊什么?”

    “聊近况呗,聊一些家长里短,她说得最多的是她婆婆,四十好几不光改嫁还生了个孩子,不管他们,他们也不想管婆婆。虽然婆媳关系很疆,但只是面和心不合,好像没撕破脸皮,没吵过架。”

    “她有没有说过她丈夫?”

    “说过,说得不多,做木匠,有手艺,搞装修,辛苦归辛苦,钱好像没少赚。楼房就是他们两口子赚钱盖的,不光盖了一栋二层楼,还装修了一下。我能听出能感觉到她很满足,甚至很幸福。”

    “没说别的?”

    “没有,也有,就是邀请我去她家玩,我哪有时间。”汤均梅的语气突然黯然了,很痛心很惋惜地叹道:“她还没三十岁,孩子才五岁,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种事怎么会被她们娘儿俩遇上。”

    “汤姐,她们母子遇害,我们也很痛心。”

    “对不起,我知道的不多,帮不上忙。”

    “汤姐,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您能打这个电话我已经很感谢了。”

    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就这么没了,据说死前还受到过残忍的折磨,汤均梅这几天心里一直很难受,昨晚甚至做过一个噩梦,想想又说道:“韩警官,我知道的不多,但其他人对她可能比较了解,要不您去问问纪兆君,也是我们同学,秋燕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过她,她俩一直保持联系,好像关系还不错。”

    “汤姐,您有纪兆君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她家住在长堡村,不,她应该也成家了,她娘家住在长堡,初中毕业之后就没见过她,更不用说联系。”

    “长堡不远,这应该不难查。”

    “对了,秋燕好像说过纪兆君在兴隆百货后面的华艺卖场卖衣服,不是给人打工,是自己当老板,您也可以去华艺问问。”

    “行,我会去的,汤姐,您提供的这些情况对我们非常有帮助,谢谢了。”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希望能帮上忙,希望你们能早日抓获凶手。”

    ……

    中午刚去过兴隆百货,难道要再跑一趟。

    跑一趟是小事,关键不管什么案件都存在因果关系,专案组首先要做的是调查被害人的社会关系,既然张秋燕跟这个纪兆君有联系且关系很亲密,那么专案组不可能没掌握。

    去,还是不去。

    韩朝阳一时间竟拿不到主意,正琢磨着这不管怎么样也算一条线索,是不是直接向所领导汇报,手机又响了,低头一看,又是一个陌生号码。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