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一十六章 骗子!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大光头情绪激动,和他一起的人纷纷跟着起哄。“蛇美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指着他破口大骂,她叫来的人也跟着起哄,双方摩拳擦掌,形势一触即发。

    “干什么干什么,想打架是不是?”

    韩朝阳只学过《治安处罚法》,只看过《治安处罚法》和《治安处罚法》两本法律书籍,搞不清这辆车到底属不属于夫妻共有财产,也不知道到底谁有理。

    但有一点非常清楚,这属于债务纠纷,想说理去法院,不管公安管。 一流小站首发

    当务之急是控制住局势,别让他们打起来。

    “别嚷嚷了,吵什么吵,你,还有你,把胳膊放下!”韩朝阳给闻讯而至的小区保安陆新使了个眼色,走到两帮情绪激动的人中间,厉声道:“既然吵架打架能解决问题,那你们打什么110?当着我们面大吵大闹,甚至大手大脚,你们眼里有没有公安,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行为?”

    “韩警官,是他们要动手的!”

    他们要动手,你也不是吃素的,不然能叫来十几个人,其中一个胳膊上还有纹身。韩朝阳对养大蟒蛇的陶慧实在没什么好感,拿起笔打开文件夹回头道:“身份证有没有带?”

    “您上次不是登记过吗,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您那儿全有。”

    “上次是上次,快点。”

    原来你们认识!

    大光头很直接地认为警察会帮陶慧,非常不服气,正准备说点什么,正在接电话的顾爷爷突然大声问:“颜律师,您在哪个律师事务所执业?”

    大光头本以为律师会跟穿白衬衫的老警察把事情说清楚,结果电话通了不到三分钟,老警察把手机递到他面前,“你请的律师挂电话了,建议你去律师事务所问问到底有没有他这个人,他到底是不是律师。”

    “警察同志,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国利虽然不是很精通法律但见过太多债务纠纷,一些法律常识还是很清楚的,把他叫到一边,循循善诱地说:“郑进东,从欠条上看你确实不是放高利贷的,借钱给朋友,朋友却不还,而且这是二十万,不是两千两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但做事不能冲动,要搞清楚情况。你可以回去看看新婚姻法,上面写得很清楚,婚前财产不算共同财产。以前还要搞什么婚前财产公证,现在不需要,只要是婚前的都不算,所以这辆车你肯定是不能开车的。”

    请的律师是骗子?

    郑进东反应过来,想想又急切地说:“警察同志,但欠条上也写得很清楚,这辆车是朱振兴抵押给我的,他们那会儿没离婚!”

    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态度,顾国利跟小徒弟是完全不一样的。

    韩朝阳态度明确,这不归公安管,让他们去法院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顾国利不想看到再发生这样的事,更不希望矛盾激化,耐心地解释道:“借钱时把车作为抵押物,这是朱振兴的问题,不是陶慧的问题,可以说你郑进东也有问题。当时你应该看看行驶证,应该搞清楚车主是谁,应该让他们两口子一起签字。

    现在陶慧说不知道,说朱振兴是瞒着她借钱,瞒着她把车作为抵押物的,她跟你一样是受害者。这就相当于我管别人借钱,拿你郑进东的东西抵押给别人一样,肯定不行。”

    “警察同志,她不可能不知道!”

    “关键人家说不知道,退一步讲,就算她知道,就算车是在结婚之后买的,是夫妻共同财产,你也不能就这么把人家的车开走。一样要经过法院,要先保全,然后再走程序。不是吓唬你,你们这么干跟抢劫没什么区别。”

    “朱振兴跑了,电话都打不通,难道这二十万就不要了?”

    “你说你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在这个问题上犯糊涂呢?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借出去的钱要不回来,当然要找借你钱的人。除非你能找到他们是假离婚,能找到他们有夫妻共同财产的证据。”

    顾国利回头看看,又提醒道:“搜集证据可以,但不能违法。今天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更不能发生其它扰民、寻衅滋事等行为。考虑到你是初犯,你也确实是受害者,今天的事就算了,不对你进行处罚。如果再有下次,我们只能公事公办。”

    “警察同志,我讨债还要被处罚?”

    “对你来说或许只是讨债,但在法律上这就是在公共场所寻衅滋事,违反了治安处罚法,你说要不要接受处罚。”

    正说着,在东明小区执勤的保安到了。

    吴俊峰带队,一下子来十几个!

    郑进东意识到再闹下去没好果子吃,只能顾国利提醒下去韩朝阳那边接受询问。

    按程序做笔录,让双方在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打发他们各回各家,给值班室打电话汇报处理结果,见陶慧站在车边欲言又止没回去的意思,顾国利轻叹口气,走过去问:“陶慧,怎么还不走?”

    “顾警官,他们要是再来怎么办?”

    原来你也怕!

    韩朝阳腹诽了一句,站在边上一声不吭。

    顾国利一边示意吴俊峰带保安们回去,一边意味深长地说:“不管怎么说,朱振兴是在跟你离婚前管人家借的钱,当时你和他确实是夫妻关系,如果你们有共同财产,那么你就有偿还的义务。二十万,不是小数字,换作谁,谁也不会善罢甘休,你自己好好想想,最好能联系上朱振兴。”

    “我跟他有什么共同财产,我也被骗了,被那个王八蛋骗走三十多万!”提起朱振兴,陶慧就是一肚子火,竟啪啪啪拍打起轿车引擎盖。

    “你也被骗了?”顾国利将信将疑。

    “顾警官,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丢人,那王八蛋真是个骗子。说起来也怪我,有眼无珠,居然相信他那个骗子。”

    “怎么骗的?”韩朝阳忍不住问。

    “我们是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他说他是警察,在公安厅上班,说是什么处长。加了个微信,微信朋友圈里有他穿警服的照片,朋友们也都以为他是警察,我信以为真,就……就……就跟他结婚了。他一会儿说跟朋友一起做生意差一点本钱,一会儿说跟哪个县的公安局长合伙搞房地产,反正就是变着法管我要钱。”

    这无疑是她的伤心事,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对韩朝阳而言,省厅太遥远。

    对顾国利而言,对省厅虽然算不上有多熟悉,但厅领导、各总队总队长政委和各处一把手还是知道一些的,怎么也想不起来有姓朱的处长,不禁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发现不对劲,就跑公安厅去打听有没有这个人,门卫说没有。”

    “再后来呢?”

    “我当面质问,他说他们处是保密单位,说要带我去他们单位看看,结果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我再傻也明白遇到骗子了,本来想去报警,我的几个朋友突然找上门,才知道他背着我管人家借了十几万。他是不是真警察放一边,我跟他结婚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外面还借过谁的钱,我不敢再拖,就拉着他去离婚。”

    肯定是假警察!

    顾国利跟韩朝阳对视了一眼,追问道:“你要离,他就同意离?”

    “我跟他说得清楚,不离就报警。”

    “他借你朋友的那十几万有没有还?”

    “还了,他还的,我叫了十几个朋友,如果他不把钱还上我就报警,就把他送公安局。”

    “你的三十万呢?”

    陶慧犹豫了一下,擦干眼泪忐忑不安地说:“也还了,没还全,算下来就被他骗了四五万。”

    很厉害啊,“止损”措施做得很不错,韩朝阳彻底服了。

    顾国利也觉得这个漂亮的女人不简单,沉吟道:“既然你们结过婚又离了婚,对他的情况应该很了解,以前没报案是不对的,现在不能再不报案。跟我去所里吧,把事情说清楚,早点找到他,你也能早安生,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

    “好吧,我跟您去。”

    “朝阳,我跟陶小姐去所里,你先回警务室。”

    “师傅,您坐她车去,到时候怎么回来。”

    “坐公交车,挺方便的,别管我了,早点回去吧。”

    冒充警察,招摇撞骗。

    这样的案子别说警务室,或许连所里都没管辖权,可能去所里做个笔录就直接移交给刑警队。

    韩朝阳没再说什么,警务室一大堆事也没想过要管这样的案子,目送走师傅和“蛇美人”,爬上警车打道回府。

    快到警务室时,只见门口站在几个人。

    记者果然来了,一个很漂亮穿得很时尚的大美女,分局政治处的封干事正陪着她说话,韩朝阳急忙停好车下来敬礼问好。

    “钱记者,杨记者,这位就是你们要找的‘最帅警察’韩朝阳同志。小韩,认识一下,这位是《燕阳晚报》的钱记者,这位是《燕阳日报》的杨记者。”

    原来警务室还有一位记者,人家似笑非笑,韩朝阳被搞得很不好意思,连忙再次敬礼。

    “别拘束,我们进去说。”

    “请,二位里面请。”封干事像主人一般热情邀请两位记者进警务室。

    郑欣宜、李晓斌等人早有准备,强忍着笑端茶倒水。

    引爆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最帅警察”果然很帅,钱娜娜举起相机先拍了几张照,旋即把相机放到一边,掏出采访本问:“韩警官,相信你也看到了关于你的微博微信爆料,许多网民仍在转发,请问你有何感想?”

    几天来,面对这突如其来、铺天盖地的褒奖和赞誉,无论是柴天明本人,还是特警支队全体民警都感到很惭愧。

    韩朝阳感觉像是在做梦,感觉这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

    急忙定定心神,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钱记者,实不相瞒,网上发生的一切让我感到很惭愧。昨天下午,许多同事战友都冒雨坚守岗位,有的指挥交通,有的排查隐患,个个都是浑身湿透。我师傅今年已经六十岁,一样在市六院门口冒雨执勤。我只是在履行职责,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其实不止我们公安,街道干部,环卫工,保洁工,全在路上。当时在中山路排积水的也不止是我,我们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50多名队员,全在防治内涝。我们治安巡逻队教导员、朝阳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苏娴同志一直搞到深夜11点,我们花园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同志们,一直干到12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