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零五章 可能有同伙!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本打算跟谷局长和苏主任请一个小时假,同师傅一起去调看监控视频,结果情况发生变化。

    李晓斌打电话汇报柯建荣修好门之后没急着走,站在门口和眼镜店老板娘聊了一会儿,旋即在老板娘的帮助下拉卷尺量尺寸,量完尺寸打电话。

    李晓斌觉得奇怪,让余旭成装作路人过去打探。

    余旭成一直在东明小区执勤,昨晚也没参与抽查外来人员的身份证居住证,不用担心被认出来,过去转了一圈才知道柯建荣不仅赚了修门的钱,居然成功说服眼镜店老板娘把手动的卷闸门换成带遥控的电动卷闸门,已谈好价格,正不知道在联系谁把相应的材料送过来。

    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拆门装门没两三个小时搞不完。

    韩朝阳越想越觉得之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戴上口罩,走到纪念堂后面的小树林里,给正在村民们就地焚化骸骨现场执勤的汤队长通报情况。

    汤均伟楞了一下,走到一边问“:你是说他不太可能指使汪军疯狂破坏门锁?”

    “这要看‘疯狂’怎么定义,你算算,修一个门至少需要半个小时,他从朝阳村赶到人家那儿,近的需要十来分钟,远的也需要半个小时,也就是说一上午最多修三四个门。门锁坏了的那些商铺老板肯定急着开门做生意,不可能等太久,并且都集中在同一个时间段。”

    “一上午只能修一个?”

    “除非有同伙。”

    必须承认,“韩大队长”的分析有一定道理。

    汤均伟想了想又问道:“汪军呢,汪军现在在做什么?”

    “刚才帮人家修电动车,这会儿躺在店门口的藤椅上睡觉。”村里有队员巡逻,韩朝阳不在现场一样能掌控全局。

    远处的农田里有好多人,林子里的人更多。

    不是所有村民都利欲熏心、见钱眼开的,大多村民比较明事理,他们烧完纸、磕完头,用工具撬开墓穴,小心翼翼取出葬在林子里的先人骨灰,用红布裹着准备送往东郊公墓重新下葬。

    汤均伟侧身让一位捧着骨灰盒的村民过去,直到村民捧着骨灰上了殡仪馆的车,才回头道:“他到底有没有同伙很快就能知道,贴在卷闸门上的小广告不同于贴在其它地方的小广告,沿街商户早上要开门做生意,门一开就卷到上面去了,我们平时够不着也想不到去清理。

    而他们既然破坏人家的门锁,肯定不愿意给同行做嫁衣。如果只贴他一家的小广告,门打不开的那些商户不可能不起疑心,所以极可能多贴几个,或许上面留的号码不一样,去修的人也不一样,但他们很可能是一伙儿的。”

    “有这个可能,这么说可以双管齐下,我负责盯柯建荣,你们负责查那些小广告。”

    “双管齐下,就这么分工!”汤均伟回头看看四周,又叹道:“可惜遇上迁坟,我是抽不开身,如果能抽得出身,效率肯定比现在高。”

    打电话请人家帮忙,与亲自去请人家帮忙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流小站首发

    韩朝阳点点头,想想又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案,柯建荣在燕阳干这么多年,也只可能换地方不可能跑,我们有得是时间,不急于一时。”

    “这倒是,说起大案,阳观的命案查得怎么样?”

    “不清楚,不知道。”

    “跟我还保密!”

    “汤队,瞒别人也不能瞒你,不怕你笑话,我是真不清楚,真不知道。”

    想到公安内部是有分工的,命案肯定是刑警侦破,汤均伟没再追问,而是一脸惋惜地说:“死的那个张秋燕我认识,跟我一个村,是后来嫁到阳观去的,和我堂妹是同学,她小时候经常去我大伯家玩。你嫂子昨天还见过她爸,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想真可伶。”

    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公安民警,居然对案情一无所知。

    韩朝阳这两天被问得很不好意思,一直想了解案情,禁不住追问道:“汤队,你说她会得罪什么人?”

    “这我真不知道,我只是认识,跟她并不熟。我比她大好几岁,她又是个女的,上学时不可能跟她一起玩,后来参军,在部队考学,一直干到转业,十几年没见,站面前都不一定认识。要不是她出事,甚至想不起有她这个人。”

    “嫂子呢,嫂子对她了不了解?”

    “我和你嫂子平时不这么回老家,你嫂子跟她不熟,只认识她爸。”汤均伟顿了顿,又来了句:“我堂妹小时候跟她玩得好,不过后来都出嫁了,也不知道她们之后有没有联系。”

    “帮我问问。”

    “行,在这儿打电话不合适,晦气,晚上回去帮你问。”

    “谢谢了。”

    “跟我还客气。”

    正聊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树林里。

    张贝贝居然来了,韩朝阳倍感意外,想到她大舅的骨灰就葬在这儿也就释然了。

    林子外面正在焚烧骸骨,林子里许多村民在烧纸、在挖墓穴,乌烟瘴气,连气氛都带着几分诡异,一个漂亮姑娘突然出现在林子里,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汤均伟也注意到了,下意识问:“朝阳,认识?”

    “认识。”

    “认识就去帮帮忙,这种活儿哪能让一个姑娘动手。”

    让汤均伟倍感意外的是,韩朝阳竟苦笑道:“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干这种活儿是不太合适,但帮忙会帮出大麻烦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算不帮忙等会儿也会有麻烦。”

    “什么麻烦?”

    “看见没有,麻烦来了。”

    汤均伟顺着韩朝阳的目光看去,只见两个三十多岁看上去很彪悍的妇女,提着黄纸等祭奠先人的祭品,带着两个男的和三个老人,气势汹汹跑到左前方的两个墓碑前,指着女孩就破口大骂。

    “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来做什么,抢我的房子,还想抢我妈的骨灰?”

    “滚一边去,有多远滚多远!”

    ……

    就知道会有麻烦,麻烦果然来了。

    韩朝阳暗叹口气,打开执法记录仪,走到她们面前问:“江小兰、江小芳,怎么又侮辱他人,吃一堑长一智,怎么不长点记性?”

    上次不仅没告倒他,连帮忙的葛宝华都进去了。

    看见韩朝阳,江小兰真有点害怕,但又不想在这么多邻居面前表现出丝毫胆怯,指着墓碑鼓起勇气说:“韩警官,我来迁我妈的坟,这也犯法了?”

    “迁坟不犯法,侮辱他人违法。”

    “姓韩的,你是铁了心跟我们姐妹俩过不去!”

    “江小芳,我韩朝阳从来没想过要跟谁过不去,我只是在履行职责,秉公执法。”韩朝阳冷哼了一声,目光转移到她俩的爱人身上:“劝劝她俩,迁坟就迁坟,不要胡搅蛮缠,不要没事找事,别到时候又怪我公事公办。”

    既然都已经上法院打官司了,现在再跟公安对着干有什么好处?

    江小兰的丈夫不想惹麻烦,急忙把江小兰拉到一边。

    江小芳一向唯江小兰马首是瞻,见姐姐不吭声了,也不敢再横生事端。

    韩朝阳就这么守在墓穴边,看着她们两家人烧纸磕头,看着她们两家人把骨灰盒挖出来用红布包上抱走。张贝贝始终保持沉默,直到江家姐妹和各自的家人走出树林,才跟韩朝阳和一起帮她“撑腰”的汤均伟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打开塑料方便袋,也跟江家姐妹刚才一样烧纸磕头。

    让一个女孩子撬墓穴取骨灰盒,汤均伟实在看不下去,禁不住回头道:“小张,过来帮帮忙!”

    ……………

    ps:更新晚了,请各位书友见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