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零四章 “抢祖宗”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燕阳市的空气质量并不好。

    这几年为整治环境,市区及市区周边只要是有烟冲的企业,要么直接关停,要么责令搬迁,要么限期整改,只有达到排放标准才能继续生产运营。

    机动车尾气污染也在整治之列,大街上已经看不见几辆摩托车了,只要进市的车辆全要符合排放标准。春节期间只能在指定区域燃放烟花爆竹,连露头烧烤都明令禁止,更不用说露天焚烧骸骨。

    孔金鹏、翟文明等十几个村民,态度强硬,情绪激动。 一流小站首发

    摆出一幅你们不允许我们在地里焚烧,我们就不迁坟的架势。谷局长和苏主任火了,叫来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因为在他们执法权。

    本以为汤队长他们可能会与村民发生争执,搞不好会发生肢体冲突,韩朝阳都做好了最坏准备,没想到领导妥协了,给谷局长和苏主任打电话,让“顾全大局”。

    烧就烧吧,但不能这么烧。

    如果一阵风把骨灰刮到东明小区或其它住宅小区,住在附近的居民肯定不会答应。

    “孔金鹏、翟文明,你们想就地焚化先人骸骨是吧,行,去纪念堂后面焚化。”

    “老张,你去买塑料布,多买点,再找些竹杆。小韩,老张把东西买过来之后你组织巡逻队搭把手,在马路沿线围一圈,用塑料布把这边挡起来。”

    “是!”

    “老张,等等,顺便买五十副口罩,厚点的。”

    “知道了,我知道哪儿有卖。”

    随着谷局长一声令下,所有人顿时忙碌起来。

    汤队长更是亲自动手,帮着扑灭已点起来的柴火,组织执法队的队员们帮着村民们把骸骨和棺材板往纪念堂方向运。

    这么处理最好,空气污染就污染吧。

    韩朝阳松下口气,带着队员们跑到马路上,一边等张支书买塑料布回来,一边疏散围观的行人,刚劝走几个看热闹的,地里又传来吵闹声。

    一出接着一出,谷局长被搞得焦头烂额,立马扯着嗓子喊道:“小韩,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跑到一块麦穗已经微微泛黄却等不到收割的麦地中央,只见两家人站在几个刚挖的大坑边上叫骂。

    第一个坑里没棺材,第二个和第三个坑里也没有,东边的坑里露出一块棺材板,韩朝阳扶着一把插在泥里的铁锹,站稳脚跟吼道:“吵什么吵,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韩警官,他连我家老爷(曾爷爷)的棺材都抢,非说里面埋的是他大老爷(曾爷爷的哥哥),要钱不要脸了,你让我怎么跟他好好说!”

    “江元飞,你才不要脸呢,你们全家都不要脸!”

    一个四十多岁的村民火了,指着他咆哮道:“你回去找记得事的老人问问,你家上人埋在什么地方,你家祖坟在哪儿?一个比一个忤逆,几十年不上坟不烧纸,上人(先人)埋在哪儿都不知道,连祖坟都找不到了,跑我家地里来挖,抢我家的上人,你要不要脸!”

    “张云敬,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棺材里就是我家老爷,什么你家地里,后来分田这块地才分给你家的。”

    江元飞话音刚落,他儿子也跟着嚷嚷道:“现在不是你家的,这块地征都征了,现在是公家的!”

    “是不是我家的,全村儿都知道,连祖坟都找不到的东西,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你再骂一句试试!”

    “我就骂了,我还怕你啊。”

    ……

    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搞清楚了,江家找不着祖坟,跑张家地里挖,结果真挖出一口棺材,张家说棺材里是他们家的先人,两家因为抢祖宗吵起来的。

    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

    现在挖得全是几十年前埋的棺材,当时还是大集体还在吃大锅饭,最早的能追溯到解放前。

    过去几十年变化多大,先是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后来又实行联产承包制,分田、调田,村民相互之间换田,如果没坟头,谁知道地下有没有棺材,谁知道地下埋得是谁家的先人。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居然为了一点迁坟补偿吵成这样。

    韩朝阳彻底服了,厉声道:“都别骂了,有什么好吵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想知道棺材里到底是谁家的先人还不容易!上法院,法官会让你们带着尸骨去指定的司法鉴定机构做dna鉴定,到底跟你们有没有血缘关系,一鉴定就鉴定出来了。”

    张云敬显然底气不足,气呼呼地说:“要去他去,让他去法院找法官开证明做鉴定。”

    “本来就是我家上人,凭什么让我去,为什么要去!”江元飞似乎知道做dna鉴定要花不少钱,同样不愿意去。

    光征地一家就拿几十万,房子拆迁补偿更多,你们又不是缺这点钱,真是利欲熏心。

    韩朝阳暗骂了一句,冷冷地说:“你们都说下面是你们家的先人,又不愿意去做dna鉴定,也就是说拿不出证据证明下面是谁家的先人,既然拿不出证据,只能作为无主坟处理。别吵了,都散了吧,收拾东西各回各家。”

    “韩警官,你这不是糊涂官判糊涂案么!”

    “我说了你们不听,不这么处理能怎么处理?”

    “天地良心,棺材里真是我家老爷,小时候上过坟烧过纸,我有印象。”

    “小时候,我去年上过坟呢。”

    “又来了,还是那句话,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在没做鉴定没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报告之前,这口棺材既不是你家的也不是他家。提醒你们,想做鉴定抓紧时间,施工队马上进场,人家赶工程进度呢,晚上同样要当作无主坟处理。”

    上级要求快刀斩乱麻,做鉴定什么的太拖时间。

    刚跑过来刚了解完情况的村干部解军唱起白脸,给他们一人散了一根烟,循循善诱地说:“元飞,云敬,你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是几十年的邻居,因为这事闹上法院也不怕别人笑话。几千块钱算什么,两顿饭的事,听我一句劝,各让一步,补偿款一家一半。”

    “解主任,这不是钱的事,我是不服这口气。”

    “我也不缺那几千块,是他欺人太甚。”

    解主任唱白脸,韩朝阳自然要继续唱白脸,立马抬起胳膊:“江元飞、张云敬,这么说你们是不愿意解释调解?行,我现在就叫人来封坟,让你们走法律程序,让你们花钱请律师打官司去!”

    “韩警官,先别急,没必要,真没必要搞成这样,”配合得太默契了,解军暗赞了一个,又转身道:“元飞,云敬,因为就地火化的事谷局长已经发火了,听我一句劝,你们冷静点别再闹,千万别撞枪口上,不然对谁都没好处。”

    “你们怎么说,接不接受调解?”韩朝阳掏出手机,装出一副准备打电话叫人的架势。

    事情过去太多年,老爷去世时江元飞都没出生,只知道埋在这一片,到底是不是下面这口棺材江元飞心里同样没底,两家人投鼠忌器,就这么在解主任的调解下相继作出妥协。

    韩朝阳回到路边,张支书正好把东西买回来了。

    组织队员们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就拉起又道两米多高、蓝白相间的塑料布墙,苏娴实在受不了纪念堂那边的味道,跑到路边喘着气问:“朝阳,刚才怎么回事?”

    “两家人抢祖宗,又不愿意去做dna鉴定,最后接受解主任的调解,各让一步,平分迁坟的补偿款。”

    “平分迁坟的补偿款,这跟分尸有什么区别?”

    “是啊,一个个全钻钱眼儿去了。”

    苏娴遥望着满地的村民,轻叹道:“还有更搞笑的,四队章志强带着俩儿子和女婿挖了五六个地方都没找到祖坟,居然跑我这儿来问没找到能不能多多少少给他点补偿。”

    “给不给?”韩朝阳好奇地问。

    “你以为我们是来做什么的,看不见棺材、看不见尸骨怎么可能给补偿。要说先人,先人多呢,如果连这都给,他能把祖宗十八代都给算上。”

    “祖宗十八代,苏主任,他能记得祖上三四代的名字吗?”

    苏娴忍不住笑道:“不是记不记得,估计他根本不知道。”

    迁个坟都这么麻烦,接下来的拆迁更麻烦!

    韩朝阳正暗想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奇葩事,手机响了,又是李晓斌打来的。

    “晓斌,什么情况?”

    “韩大,他果然在修门,”李晓斌坐在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里,遥望着正在马路对过忙得不亦乐乎的柯建荣,不无兴奋地说:“门锁损坏的这家店门口没摄像头,但马路这边有,好像还是高清的,要不等他修好门走了之后,你和杨警长来一趟,跟人家说说把视频调出来看看。”

    监控视频不是谁去都能调看的,韩朝阳不假思索地说:“行,你把位置发过来。”

    ………………

    ps:更新晚了20分钟,给各位兄弟姐妹致歉。

    我们这书不同于那些爽文,牧闲实在快不起来,每天三更已经尽全力了,恳请各位兄弟姐妹谅解。

    最后,再次厚颜求订阅、求月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