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八十二章 接警平台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师傅,您挤不挤?”

    “都说几遍了,不挤,倒是你这样得劲儿吗?”

    花园街的自行车道上,上演着怪异的一幕。

    一个佩戴全副单警装备的年轻警察骑着电动车,载着一个同样佩戴全副单警装备的老警察,在电动车和自行车的车流里穿梭。

    如果只是老警察,过往的司机和行人倒不奇怪。

    但坐在后面的不是一般的老警察,而是一位佩戴三级警监警衔、身穿白衬衫的高级警官。

    “白衬衫”平时就难得一见,何况跟巡警一样全副武装且坐电动车出行的“白衬衫”,回头率高得惊人,甚至有人举起手机偷拍。

    这个年轻的警察正是韩朝阳,生怕师傅坐得不舒服,尽可能往前靠。

    人家是坐着骑电动车,他几乎是蹲着的。

    顾国利被搞得啼笑皆非,拍拍他肩膀:“再往后靠点儿,坐姿不舒服,骑车也不安全。”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希望,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能成为身后这位的“关门弟子”,韩朝阳真是欣喜若狂,往后面挪了一点点,又问道:“师傅,您喜欢吃本地菜还是喜欢吃川菜,我知道一家川菜馆,老板和厨师全西川的,他家川菜最正宗。”

    这小子,你不给他个答复他会问个不停。

    顾国利回头看看路人,敷衍道:“以前倒是挺喜欢吃的,现在年纪大了,消化不好,只能吃点清淡的。”

    “清淡的,师傅,要不我们中午吃淮扬菜。”

    顾国利的家就在朝阳桥西边的第二个小区,上下班都走中山路,经常从朝阳社区警务室门口过,对中山路两侧有哪些饭店并非一无所知,下意识问:“警务室附近有淮扬菜馆?”

    “警务室附近没有,其它地方有,我们可以去市里吃。”

    “不用值班了,还有一大堆事呢。”

    “去不了不等于吃不上,我可以点外卖。等会儿我搜搜,找一家评分最高的。”

    提起用手机点外卖,顾国利感叹道:“年轻就是好,什么都会用。能在手机上买飞机票火车票汽车票,在手机上买电影票,甚至在手机上买饭,只要生活中遇到的事好像没手机上办不成的。”

    “师傅,其实很简单的,回头我帮您往手机里下载几个app,保证用一两次就会。”

    “还是算了吧,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记不得那么多密码。”

    ……

    师徒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已抵达居委会大院儿。

    院子里很热闹,停着一辆小货车和一辆工程车。

    两个木工正在车棚里忙得满头大汗,似乎在改造一张不知道从哪儿拉来的接警台。电信公司的人正爬在电线杆上调试光缆信号,警务保障室的民警小牛站在警务室后门,指挥李晓斌等小伙子把保安公司的桌椅板凳往外搬。

    “朝阳,这位是……”苏主任也在,一看见“顾爷爷”就跑了过来。

    韩朝阳顾不上停电动车,扶着车把不无得意地介绍道:“师傅,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朝阳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兼主任苏娴;苏主任,这位是刚调到我们派出所,以后跟我一样常驻警务室的顾警长,顾警长也是我师傅。”

    三级警监,来当片儿警,有没有搞错!

    苏娴是去年底来花园街道挂职的,只跟花园街派出所打过交道,对分局情况不太了解,一下子竟愣住了。

    “苏主任,我师傅这个警长跟我以前师傅那个警长不一样,我师傅是一级警长,享受调研员待遇!杨警长是四级警长,也就是副主任科员。”生怕苏主任搞不清一级警长意味着什么,韩朝阳又眉飞色舞地解释道。

    “苏主任,别听小韩的,什么警长不警长,我就是参加工作比较早,工龄比别人长,说到底还是个片儿警,叫我老顾就行。”

    公安晋升很难,工龄长的老民警多了去了,又有几个能穿上白衬衫?

    苏娴不敢怠慢,急忙道:“顾警长好,欢迎顾警长来我们社区检查工作。”

    “苏主任,检查谈不上,我真是一个片儿警,还是一个快退休的片儿警。警务室设在社区,以后还要请你多关心多支持多帮助。”

    “岂敢岂敢,顾警长,外面热,我们进去说。”

    “苏主任,你看这儿正忙着呢,要不我先去警务室看看,先熟悉熟悉环境,等这边搞好了再去你那儿坐坐。”

    “苏主任,我们今天真忙,等会儿可能还要借用一下会议室。”

    招呼不打一声就跑来“大兴土木”,你们是挺忙的。

    苏娴笑了笑,没再勉强。

    韩朝阳停好电动车,跟笑脸相迎的警务保障室的民警小牛打了个招呼,陪着“顾爷爷”从后门走进警务室。

    警务保障室的效率很高,里面这间已经被改造成了值班民警和辅警的休息室,摆着两张木床,中间一张写字台,靠墙处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一个更衣柜。

    外面的办公桌不知道搬什么地方去了,也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两套格子间似的办公桌椅,一套有两张电脑桌,一共四张,靠里侧摆放,设置成两个小办公区。

    靠门那一侧空着,显然用来摆放外面正加工的接警台。靠门处有几把椅子,一看便知道这几把椅子是为前来报警或办事的群众准备的,便知道这几把椅子将来要摆在接警台外面。

    墙角处多了一台饮水机,墙上更厉害,竟挂着一块贴有民警照片、姓名、警号和职务的公示牌,不光“顾爷爷”和韩朝阳的照片在上面,还有一个同样年轻但韩朝阳却从来没见过的民警的照片。

    没见过不等于不知道他是谁,就算照片下面没有姓名和职务,韩朝阳一样知道他是哪个单位的。

    现在的警务室已经不只是朝阳社区警务室,也是分局设在理工大学和市六院附近的一个综合接警平台。

    以前马路对面不管发生什么案件,有群众过来报警韩朝阳是不会管的,会耐心解释那不是花园街派出所辖区,会给一个地址让群众去新园街派出所报案。要是遇上老徐,如果报警人态度又不太好,老徐甚至会让人家拨打110。

    变成综合接警平台之后马路对面的事一样要管,如果是现行案件要立即赶赴现场处置,如果遇到命案要立即赶去保护现场,遇到案值不大的刑事案件要了解情况要给人家做笔录,遇上治安案件那不仅要管而且能解决的尽可能在现场或在警务室解决。

    花园街派出所的民警不可能帮新园街派出所干活儿,并且这涉及到很严肃的案件管辖权,所以新园街派出所要派一个民警过来,公示栏上的这个俞镇川就是新园街派出所的,在所里听杜局说好像也是社区民警,并且管得就是马路对过那一片儿。

    韩朝阳再次看看照片,酸溜溜地问:“师傅,俞镇川是不是也拜您为师?”

    “局领导这是不把我榨干不让退休,其实社区工作没他们想的那么复杂,就是要耐得住性子,不能怕麻烦,只要做到‘嘴勤’、‘手勤’、‘腿勤’,把群众的事放在心上,按轻重缓急把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办,就是一个称职的片儿警。”

    来之前不是没打听过,不光找所里人打听过,也找朝阳社区的群众打听过。

    顾国利走出警务室,一边微笑着举手跟朝这边张望的打字复印老板娘打招呼,一边笑道:“俞镇川那小子到底怎么样不知道,你韩朝阳肯定没问题。干得挺好,比我年轻时强,想想真没什么好教的。”

    “我刚参加工作,来警务室时间又不长……”

    “别谦虚了,高兴华认不认识,他是从来不夸人的,提到你小韩却赞不绝口,能让群众满意就是一个好民警,好好干,继续保持就行。”

    “师傅,您认识高主任?”

    “我不光认识他,也认识王厂长,我女婿就是527厂职工,527厂车间主任以上干部没我不认识的。”回忆起往事,顾国利又回头道:“小韩,他们有没有跟你提过魏庆良?”

    原来师傅认识那么多527厂的老干部,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

    韩朝阳乐了,禁不住笑道:“提过,说魏前辈以前是管咱们这一片儿的,还给魏前辈取了个绰号。虽然绰号不太好听,不过对魏前辈评价很高。”

    “魏麻子。”

    “好像是。”

    “他本来就一脸麻子,很贴切。”

    正说着,又一辆工程车开了过来,警务保障室民警小牛跟“顾爷爷”打了个招呼,旋即跑到车边指着公交站牌左边的电线杆跟工人们说了几句,只见工人打开车厢,抬下一个有“公安”和“110”字样的大灯箱准备往电线杆上装。

    分局领导这是生怕群众看不见马路这边有个警务室,韩朝阳彻底服了,想想又好奇地问:“师傅,魏前辈现在应该退休了吧?”

    顾国利轻叹口气,回头道:“早不在了,四十三岁就死了,死二十多年。以前医疗条件不好,头一天说肚子疼,第二天去医院,第三天就死了,都不知道是什么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