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七十六章 “艺术家”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烦心事归烦心事,工作是工作,不能因为烦心事影响工作。

    二人驱车赶到居委会,只见这些天一直穿“特勤”制服的老金正站在门厅里跟苏主任说话,已经接到命令的许宏亮和老徐正站在巡逻车前跟李晓斌、顾长生和吴俊峰交代着什么。

    正准备打招呼,苏主任就气呼呼地问:“朝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许宏亮肯定全告诉她了,韩朝阳岂能不知道她想问什么,一边示意老金让队员们出来集合,一边苦着脸说:“苏主任,对不起,我现在有紧急任务,上午和中午的事回头再跟您解释。”

    “什么任务?”

    “查一家酒店,具体查什么我也说不清楚,现在只有一条线索。”

    听老金说他要调动巡逻队,苏娴真担心他是不是又发什么神经,又要搞什么事,特意守在门厅等他,打算问个清楚。毕竟巡逻队是社区居委会的,如果搞出什么事就是居委会的责任。

    不过看到不是他一个人回来的,花园街派出所姓管的民警也来了,还是开着110警车回来的,苏娴让开身体:“好吧,你先忙,忙完早点回来,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谢谢苏主任关心。”

    人家是真关心,韩朝阳这一声发自肺腑。

    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等队员们在公务车、执法车和电动巡逻车前整好队,韩朝阳走到众人面前,异常严肃地说:“同志们,接下来要请大家协助管警官突击检查一家酒店,确切地说是查一个房间里的十七名可疑人员。由于情报有限,我们只掌握人数,只知道其中一名可疑人员的身份,知道十七人中有两名女子。

    换句话说,他们到底是不是在房间里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到底有没有武器,到底有没有危险,现在一无所知。也正因为如此,请大家在行动时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是!”大队长不仅平安无事,而且一回来就有大行动,包括陈洁在内的三十四名队员士气高昂,一个个喜形于色。

    “我先布置下任务,一班和二班随管警官及我上楼检查;三班分为两个小组,第一组由老徐带队,在楼下维持秩序;第二组由吴班长带队,从停车场进入后院,防止有人跳窗潜逃。”

    “是!”

    “上车,出发。”

    随着韩朝阳一声令下,队员们不约而同开门上车。

    包括许宏亮和老金在内三十七八个人,一辆警车、一辆桑塔纳公务车、一辆皮卡和三辆电动巡逻车坐不下,何况有那么多装备,能挤的拼命往车上挤,实在挤不下干脆爬上皮卡车厢,老徐干脆开所里原来配给韩朝阳的警用电动车,还带了一个队员。

    有这么多人什么事办不成?

    何况人家左一个“协助管警官”左一个“协助管警官”,态度非常之明确,这是“管警官”的行动,不管他韩朝阳还是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全是协助。

    管稀元不无感激地看了韩朝阳一眼,钻进驾驶室连安全带都顾不上系便猛打方向盘倒车,一马当先,在前面开道。尽管这支车队什么车都有,但阵容和气势一样强大,浩浩荡荡,有模有样。

    “古大伯,我小韩,我们马上到,您那应该有备用的房卡吧?”

    “有,我早准备好了,只要里面没挂链子,一刷就能开。”

    如果赵杰等人确实在里面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很可能把链锁挂了。万一他们在聚众吸毒,想争取时间销毁证据,愣是不开门那只能把门撞开,到时候就要赔偿人家的门。

    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韩朝阳举着手机看看管稀元,若无其事地说:“谢谢古大伯,您把房卡放吧台上就行,我们到了之后拿房卡直接上楼,您老不要露面,我们也不会跟他们提您老,反正这事跟您老没关系。”

    “行,这样最好。”

    老古挂断手机从杂物间走到前台,跟服务员耳语了几句,准备好房卡刚走到门前准备开电动车出去转转,派出所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到了酒店门口。

    韩朝阳推门下车,根本顾不上也不方便和老古打招呼,径直冲进酒店大堂,从看上去有些紧张的服务员手里接过房卡,同管稀元一起率领紧随而至的队员们冲上楼梯,直奔二楼。

    之前“侦查”过,地形很熟悉。

    从下车到一口气跑到2017房间门口,前后用了不到半分钟。

    运气不错,没遇到出门或回房间的客人,走廊里又铺着厚厚的地毯,二十多人冲上楼居然没搞出多大动静,摒住呼吸听听,房间似乎也没什么动静。

    韩朝阳回头看了一眼,确认队员们全跟上了。

    或许这门的隔音效果好,管稀元把耳朵贴门上一样没听出什么,干脆不听了,冲韩朝阳微微点点头,旋即举起右,做了个随时准备往里冲的准备。

    “滴答”一声,门锁上的指示灯亮了一下。

    韩朝阳放下房卡,管稀元猛地一摁门把,厚重的实木门居然一把推开了!

    这是一个豪华大床房,只见里面全是人,全围在大床边,由于门口是洗手间和衣柜,只看见他们的背影,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管稀元楞了一下,里面的人反应过来,纷纷回头看,紧接着是一声惊叫,女人的惊叫。

    “派出所查房,站在原地不许动!”

    韩朝阳不敢耽误,立马走进房间,将一个神色慌张的中年男子往边上一推,眼前的一切把他懵了。

    两个二十岁左右,身材不错,脸蛋也挺漂亮的女人,一丝不挂地盘坐在大床上,双手抱着胸,双腿并得紧紧的,耷拉着脑袋吓得瑟瑟发抖。十几个衣冠楚楚,神色却一个比一个慌张的男子居然一人捧着一相机,而且是很专业的那种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

    大床正对面,甚至支装着很专业的支架、摄影灯和柔光箱,看上去是在搞传说中的。

    “我们是派出所,干什么,说你呢,把相机放下!”

    “赵杰,往哪儿躲,给我过来!”

    “你们两个,把衣服穿上。”

    这算不算违法犯罪,管稀元也不是很清楚,但来都来了,不能就这么回去,同韩朝阳一起呵斥起来。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是在搞摄影,这是艺术!”赵杰挤到二人面前,振振有词。

    确实是摄影众多表现形式的一种,但到底是艺术还是色-情一直争议不断,有人拍,有人愿意被拍,有的上传到网上,有的甚至制作成画册出版,一直徘徊在艺术与色-情之间的灰色地带,缺乏规范,好像没听说过有人因为这个嫌违法。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眼前这个脖子里挂着大金链子,胳膊上纹着龙的大光头,不是什么艺术家,而是一个正在接受社区矫正的假释犯。

    托朝阳群众盯他这么长时间,为了他甚至劳师动众,韩朝阳不想就这么鸣金收兵,冷冷地说:“嚷嚷什么,到底是不是艺术,我们会搞清楚,有你说话的时候。”

    “,把全拿出来。”管稀元同样不想就这么收队,取出巡逻盘查终端,开始查验起。

    两个女的连内衣都顾不上穿,手忙脚乱地先把上衣和裙子套上。

    陈洁回头瞪了几个总玩这儿偷看的男队员一眼,指着地板上的两个包问:“这是你们的吗,赶紧拿,动作快点。”

    查能查出什么,韩朝阳转身看看魂不守舍的“艺术家”们,侧头道:“宏亮,去楼下找20个方便袋,再找一支水笔。”

    找方便袋干什么?

    许宏亮糊涂了,但还是毫不犹豫跑了出去。

    “都看清楚了,也给我听清楚,我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韩朝阳,这位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管稀元,我们怀疑你们在这儿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请你们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请你们不要妨碍公务。”

    “韩警官,你们也看见了,我们真是在摄影,没违法犯罪!”

    “公安同志,哪条法律不许拍摄人-体的,我们就是拍一下,又没传播,再说这真是艺术,你们到底懂不懂?”

    ……

    “我不懂有人懂,到底是不是艺术会搞清楚的,现在请你们积极配合。”

    韩朝阳指着一个正准备删照片的年轻“艺术家”厉喝道:“干什么,别试图销毁证据!全部靠墙,给我站好,把相机和手机全放到脚下,放到自己面前,谁的就是谁的,不许搞乱。”

    原来让许宏亮下去找方便袋是装相机和手机的,管稀元反应过来,立马抬起胳膊:“有没有听清楚,动作快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