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七十一章 真相大白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他们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韩朝阳意识到今天这事肯定与张贝贝有关。

    不太可能是江二虎,肯定是江小兰、江小芳姐妹。

    她们想把张贝贝赶走结果不仅被拦住,还因为殴打张贝贝被派出所里处罚,绝对是怀恨在心,以为自己偏袒张贝贝于是跑分局来诬告。

    韩朝阳再傻也明白了,急切地说:“二位领导,我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哪有时间跟张贝贝接触,就接触过这三次。您二位如果不信,我愿意接受测谎。”

    看上去不太像,难道真是诬告。

    邹胜男正准备开口,外面传来敲门声,她起身开门走出办公室,在外面不知道跟谁低语了几句,又回来坐到韩朝阳面前。

    “韩朝阳,你和张贝贝有没有金钱往来?”

    “有。”

    “说说金钱往来的事。”

    “她的情况我很清楚,刚才跟您二位汇报过的,她一个女孩子孤身在燕阳,举目无亲,为继承她舅舅留给她的房产,为维护她的合法权益,先是被江二虎辱骂,紧接着又被江小兰、江小芳姐妹辱骂乃至殴打,后来因为出租房屋没备案登记和把房子租给外来人员没去社区报备被处罚,同时又面临两起民事诉讼。

    因为房子的事她根本没时间去找工作,房租是她唯一的收入来源,但那点房租连打官司的律师费都不够,手头上比较紧,没钱交治安罚款和房管局的罚款。想请我去求情,问能不能缓交,等拿到拆迁补偿再交。这个情让我怎么求,当时心一软,就借了5000给她,微信转账的。”

    高个子督察显然对此感兴趣,紧盯着他双眼问:“她是你处理的案件当事人,你怎么能借钱给当事人?”

    “不能借?”韩朝阳下意识问。

    这反而把高个子督察问住了,细想起来有民警不能管当事人借钱的规定,真没有不允许民警借钱给当事人的规章制度。

    事实上类似情况在工作中经常遇到,比如分局唯一的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东风街派出所民警老顾,就经常借钱甚至捐钱给一些经济困难的案件当事人,总不能说老顾做得不对吧。

    邹竞男接过话茬,低声问:“你总共接触过她三次,就借钱给她,而且一借就是5000?”

    “换作别人我当然不会借,我又不是有钱人,万一不还怎么办,我还要攒钱买房呢。她跟别人不一样,房子一拆就是百万富翁,有偿还能力。而且我本来就在协助工作组征地动迁,她什么时候能拿到钱,我甚至会在她前面知道,不怕她不还。”

    看着他们将信将疑的样子,韩朝阳又强调道:“5000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字,之所以借这么多给她,是因为借少了不顶事。房管局罚起来比治安大队厉害,5000起步,一下午开出一百多万罚单。”

    “就这么简单,就因为同情?”

    “她当时确实可怜,就这么简单,就是因为同情。您这一说我想起来了,借钱过程有视频,不信您二位去警务室调看,我存在巡逻队的电脑里。”

    高个子督察刚才没出去,不知道另外几个督察了解到的情况。

    相比韩朝阳,他更相信举报人。

    在他看来以借贷名义收受贿赂不是稀罕事,完全可以没借钱给人家却让人家先打张欠条,再让人家“归还”,以借贷为名行索贿受贿之实。

    至于微信转账,完全可以线上转账,线下再给你,到时候给的可不止五千。

    他对韩朝阳的话深表怀疑,用玩味地语气问:“韩朝阳,你借钱给她的时候还拍视频?”

    “我开始没想过要借钱给谁,更不可能因为借钱拍视频。那天下午不是现场处罚吗,治安大队和房管局一下午开出四百多张罚单,这不是一件小事,搞不好村民会集体抗法闹出群体-事-件的。我负责维持现场秩序,执法记录仪一直开着。”

    有视频最好,视频最有说服力。

    邹竞男意识到今天这情况了解得有些丢人,一开始直入正题多好,结果浪费一上午时间,暗想真可能患上职业病,总是疑神疑鬼,看谁都像“吃完原告吃被告”。

    她摸摸鼻子,不动声色问:“视频存在哪个盘里?”

    “d盘,有一个专门的文件夹,我们巡逻队的内勤郑欣宜和陈洁都知道。”

    “好吧,你先在这坐会儿,渴了自己动手拿杯子接水,等会儿让人帮你去食堂打份饭送过来,就在办公室吃。”

    邹竞男扔下韩朝阳回到纪委办公室,给正在找张贝贝了解的督察小林打电话,让小林去朝阳社区警务室调看视频。

    视频最具说服力,等了十几分钟,电话到了,一切真相大白。

    邹竞男没急着让韩朝阳走,又去隔壁办公室跟督察大队费副大队长研究了一会儿,等督察小林把视频从朝阳社区警务室拷贝回来,把u盘插到电脑上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这才同费副大队长一起带着材料和u盘来到三楼郭书记办公室。

    郭书记是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主持纪委工作,同时分管督察、监察、审计和消防工作。

    一看见他们就问:“情况搞清楚了,到底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可以确定是诬告。”

    前天还说“小民警大作为”,昨天小民警就被人实名举报。

    如果查出有问题,那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

    郭书记松下口气,起身道:“没问题就好,政委和杜局正在等消息,一起去政委办公室。”

    “是。”

    黄政委和杜局真在等消息。

    朝朝阳早上刚被纪委和督察带到分局,花园街道办事处顾主任就打电话来了解情况,说街道明天上午要召开综治工作会议,刚成立不久的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教导员和大队长要参加。说从明天下午开始工作组要对朝阳村即将被征用的农田上的农作物进行评估,需要韩朝阳率领巡逻队去现场维持秩序。

    街道的综治工作会议很重要,工作组的评估更重要。

    现在评估多少,将来就要补偿多少钱,涉及到实实在在的利益,谁也不知道村民们会不会搞事,但街道领导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黄政委没急着让邹竞男汇报,等杜副局长走进办公室坐到郭书记身边,才回头道:“竞男同志,说说怎么回事。”

    “报告政委,报告杜局,情况搞清楚了。”

    邹竞男递上一份材料,简明扼要地说:“举报人举报的两个问题都站不住脚,首先韩朝阳同志就算不在试用期,花园街派出所暂时也不可能让他抱卷办案,办理这起治安案件的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杨涛同志,并且作出的处罚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法规上都没任何瑕疵。

    再就是韩朝阳同志与这起案件当事人的经济往来,不是举报人所说的受贿,而是反过来借钱给当事人,整个过程都是在处罚朝阳村两百多户村民违反流动人口管理和出租房屋管理等违法行为的现场发生的。”

    “既然是韩朝阳借钱给当事人,那么举报人是怎么知道5000块钱的事的?说得有鼻子有眼,数目又能对上,到底是借钱给当事人还是索贿受贿?”

    “可以肯定是借,不是受贿更不是索贿。”

    邹竞男掏出一个u盘,解释道:“小林在询问当事人时了解到一个情况,当事人因为经济紧张,与一个拖欠房租的房客发生过争吵,提到因为出租房屋没备案登记受到处罚,为交罚款管警察借5000块钱。

    吵得比较厉害,左右邻居全知道,其中一个邻居和举报人关系不一般,一直帮举报人留意当事人的一举一动。

    结果听错了,把管警察借5000块钱,听成给警察5000块钱,并把这事悄悄告诉了举报人。”

    “查实了?”

    “查实了,小林不光找房客和那个邻居核实过,还从朝阳警务室调出借钱时的视频。”

    “有视频?”

    “有,借钱时我分局治安大队和区房管局正在对违法村民进行处罚,韩朝阳负责维持现场秩序,执法记录仪一直开着,我让小林把执法视频调出来拷贝了一份。”

    现在反腐力度多大,既不能出现带病提拔的事,同样不能出现带病评功评奖的情况。

    黄政委不看看不放心,起身让开位置,指指办公桌上的电脑:“放一下。”

    “是。”

    …………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