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七十章 跟张贝贝有关!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警车缓缓停在分局门厅前,韩朝阳在分局机关民警诧异的目光中,被邹竞男和两个男督察带到二楼左侧的督察室。

    “坐这儿。”

    “是。”

    韩朝阳很配合地坐到办公桌前,一路上不管怎么问他们始终不说,绞尽脑汁想又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什么都不想了,不无好奇观察起这间充满神秘色彩的办公室。

    其实并不神秘,陈设很简单,两张办公桌,三个文件柜,几把椅子。

    高个子督察从文件柜里取出,麻利地安装三脚架,支好打开对焦,确认电满的,确认正在拍摄,这才拿起笔和一个文件夹坐到他面前。

    邹竞男出去了一下,再次进来时手里多了一个文件夹,显然是去纪委办公室拿东西。

    “韩朝阳同志,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不知道。”

    “参加工作没几天,反侦查意识挺强!”男督察啪一声猛拍桌子,紧盯他双眼厉喝道:“韩朝阳,请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正在进行的是什么性质的询问,自己好好想想,无缘无故我们能找你了解情况,能把你带到这儿来?”

    哇靠,真把我当害群之马了!

    韩朝阳很想笑,又不敢笑。

    民警办案要遵守法律法规和办案程序,有证据就抓,没证据必须放人,不然就是超期羁押,就会被检察院请去喝茶。

    纪委和督察对民警的内部调查虽然一样有程序,但就算不按程序来你也没办法,难道真去告他们,除非不想在分局混了。

    韩朝阳不是吓大,而且很坦荡,再次确认道:“对不起,我真不知道。”

    邹竞男暗想他这是有恃无恐,轻轻敲敲桌子,提醒道:“韩朝阳同志,党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别说你只是抓获几个嫌犯,就算行政级别和职位很高的领导干部违法违纪,组织上一样会发现一个查处一个!给你一个机会,是你自己主动说还是让我们问,如果让我们问那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

    “我真不知道,再说我怎么可能会违纪国法?”

    “你这是什么态度!”

    “对不起,我有些激动,我真不知道您二位想问什么。”

    “不说是吧,行,我们有的是时间,先汇报你被安排到朝阳社区警务室以来的工作情况,事无巨细,一件一件说。”

    “这些工作日志里有,绩效考核系统里也有,我们在基层跟你们在机关不一样,睁开眼睛就是事,从早忙到晚。我不是从早忙到晚,我是24小时值班备勤,您让我一件一件汇报,一时半会儿怎么想得起来那么多。”

    “感情我们在机关就天天没事干?”男督察狠瞪他一眼,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让你汇报就汇报,哪来这么多废话,想起什么汇报什么,快点,别浪费时间。”

    “好吧。”

    韩朝阳闭着眼睛想了想,一五一十地说:“我是7月4号下午1点多去的警务室,刚安顿下来就接到指令出警,先去东明小区抓了一条大蟒蛇,其实是消防队抓的,四米多长,有碗口粗,我从小怕蛇,我哪敢抓。因为是业主养的宠物,后来又通知森林分局……”

    驻警务室时间不长,大多事还是有印象的。

    韩朝阳就这么边回忆边说,邹竞男边听边看民警绩效考核系统,督察边听边看早上从警务室拿来的工作日志,对他所说的话和系统里录入的工作情况和工作日志里的记录继续进行验证。

    “好像就这些,应该没什么遗漏。虽然尽力了,但我的工作仍有许多不足,请二位领导批评。”

    社区民警连官都算不上,要管要干的事却不少。

    韩朝阳不知不觉竟说到11点多,说得口干舌燥,办公室里明明有饮水机,居然连水都给喝一口,说完之后摸摸发干的嘴唇,下意识看向饮水机。

    高个子督察装着没看见,暗想什么批评,你是想让我们表扬吧。

    你很累,很辛苦,干了许多工作,别人就不累不辛苦,别人就没干工作?正在试用期态度就这么恶劣,等试用期满定职定衔,你尾巴还不翘上天。

    高个子督察更相信举报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翻翻工作日志,冷不丁问:“韩朝阳同志,你跟那个张贝贝接触几次?”

    关张贝贝什么事!

    韩朝阳糊涂了,一脸不解地说:“就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她去江二虎饭店闹事,带到警务室调解的;第二次是被江小兰、江小芳姐妹辱骂殴打,我把她们带到村办公室请张支书和解主任一起调解的。结果双方分歧太大,都不退让,不愿意接受调解,只能走程序。”

    “好好想想,到底接触过几次?”邹竞男猛地抬起头,目光前所未有的严厉。

    “想起来了,应该是三次,后来治安大队和房管局一起处罚朝阳村违反暂住人员管理和出租房屋管理规定的村民,我跟她在处罚现场见过一次。她不是继承了她舅舅的房子么,她也是房东也被罚了。”

    “罚多少钱?”

    “不清楚,全村两百多户好像就张支书、王村长和家里有人在区里上班的陈阿姨家没被罚,其他人都被处罚了,双重处罚,我就记得第一批接受处罚的两个村民被罚了多少钱。”

    邹竞男紧盯着他看了十几秒钟,又问道:“不知道没关系,先说说你是怎么按程序处理江小兰、江小芳姐妹殴打张贝贝,怎么对她们辱骂殴打张贝贝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的。”

    “我还在试用期,连执法权都没有,我怎么处罚她们?”

    难道是那两个泼妇在搞事,韩朝阳想想又说道:“我跟她们说房子是房子的事,打人是打人的事,一码归一码,房子到底应该由谁继承,有争议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让她们去法院打官司,这不归我们公安管。但辱骂并殴打张贝贝我们公安不能不管。

    就按程序给她们做笔录,让她们签字摁手印,完了打电话向我师傅也就是我们社区队警长杨涛汇报,让张贝贝先去所里找办案队开证明去做伤情签订,让江小兰、江小芳过几天去所里找杨警长接受处理。”

    “为什么找杨涛处理,治安案件不是应该移交给执法办案组吗?”

    “是应该归办案队管,那几天所里忙着到处抓假证贩子,办案队忙不过来,别说社区队,连防控队的民警都要办案。”

    “杨涛是怎么处罚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把笔录材料和张贝贝提供的视频证据送到所里之后我就没问。”

    “笔录材料和视频证据交给谁的?”

    “内勤陈秀娟,那天我师傅不在。”

    “有没有就这起治安案件跟你师傅说过什么。”

    “没有,我忙他更忙,笔录上写得清清楚楚,还有江小兰江小芳打人的视频,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也没什么好说的。”

    ……………

    ps:两章同时更新,不再想什么数据了。

    这会儿正在去苏州的路上,接下来几天要参加一个培训,只能保证不断更,字数可能没之前多,恳请各位书友见谅。

    再次作揖求饶,我们是很严肃的警察文,本章说和书评区不能再刀片满天飞了(泪奔)

    真的很抱歉,请大家看牧闲上架之后的表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