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六十七章 那小子果然有问题!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有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巡逻队员参与,有韩朝阳这个公安在,有两辆警灯闪烁的治安巡逻车,晚上清理整治无证经营占道烧烤的行动很成功。

    一路清理掉十六个摊点,暂扣一大车烧烤炉和桌椅板凳,没发生哪怕一起暴力抗法,综合行政执法队的执法人员和协管员很安全,从来没有过今晚这样的安全感。

    汤队长很高兴很感激,让副队长带队把暂扣的东西送回单位,非要请韩朝阳去中山路上24小时营业的湘菜馆吃夜宵。

    穿警服开巡逻车出来吃饭影响不好,又盛情难却。

    韩朝阳干脆先回居委会换便服,再和老金一起骑电动车“赴宴”。

    本以为只有汤队长和把暂扣的东西送回单位又赶过来的吕副队长,结果推开包厢门一看,里面摆两大桌,围坐着十几个穿城管制服或便衣的人。

    “各位,这位就是治安巡逻队的韩大,这位是巡逻队的老许。”

    汤队长热情地走到韩朝阳身边,指着不约而同起身相迎的众人挨个介绍道:“韩大,认识一下,这是管华阳路一片停车场的老吴,以前也在你们派出所干过;这位是老聂,负责台谷路的停车位管理收费;这位必须隆重介绍,我们街道环卫所的万副所长……”

    “各位好各位好,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韩朝阳岂能不知道汤队长的良苦用心,很感激地回头看了一眼,再次转过身一边跟众人挨个握手,一边不好意思地说:“不怕各位笑话,托汤队请各位帮忙,我真不是想破多大案、立多大功、升多大官,我既不是军转干部,也不是警校生,连党员都不是,现在还在试用期,想进步没那么容易,就是因为人生地不熟,想完成任务比较难。”

    “理解理解,我们一样有任务指标。”

    “韩大,坐,坐下聊,我们边吃边聊。”

    “其实我们跟你们公安有合作,”一个五十多岁戴着眼镜的停车管理员,从韩朝阳手里接过烟,嘿嘿笑道:“跟派出所打交道少,跟交警队打交道多,五大队的交警经常找我们。”

    许多事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韩朝阳笑道:“他们一样是为了完成任务。”

    越扯越远了,你一个临时工跟正式民警摆什么老资格!

    汤队长被搞得很没面子,等吕副队长帮所有人斟完酒,再次站起身:“各位,你们可能不太清楚,韩大在派出所是普通民警,但在街道他就是治安巡逻队的大队长,手下几台车,几十号人。要不是韩大帮忙,我们执法队晚上的整治行动绝对不会这么顺利。

    韩大为人豪爽,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他把我当哥,我把他当兄弟,他的事就是我汤均伟的事。刚才跟各位说过,拜托过,现在再说再拜托一次,请各位以后多帮着留留意,发现违法犯罪行为或形迹可疑的人及时给韩大打个电话,如果占线直接打给我。”

    说完之后,先干为敬。

    而且不是一杯,连续干了三杯!

    众人不约而同送上一阵掌声,汤队长放下酒杯抱拳作揖,再次拜托,搞得韩朝阳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在别人眼里汤队长是城管,其实一样是公务员。

    不只是公务员,还是副科级。

    领导们在执法大队只是挂个名,执法行动全他具体组织协调并实施的,可以说他才是花园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真正的“大队长”,对编制都没有的停车管理员而言他是领导,对事业编制的环卫所干部而言他一样是领导。

    他自掏腰包请大家伙吃夜宵,甚至连敬三杯,这个面子堪称给足了。

    环卫所万副所长端起酒杯,起身道:“汤队,韩大,你们的事同样是我万玉华的事,环卫这一块包我身上,明天就跟负责清扫各主次干道的班长们交代,让他们别光顾着扫大街清理垃圾,工作时多留个心眼儿,帮着留意留意。”

    “谢谢万所长,您坐,这杯我敬您。”

    “一样一样,来,感情深一口闷。”

    停车管理员夜里不一定上班,环卫工大多是凌晨甚至深夜就出动,许多侵财案件就是这个时间段发生的,而环卫工这个时间段又正好在清理全街道的大街小巷的垃圾,有他们帮忙将来肯定能有线索。

    韩朝阳很高兴很感激,一饮而尽,顾不上吃菜喝汤压压,就忙不迭掏出手机问电话号码加微信。

    高科技就是好,现在不光个个有手机,个个有微信,几乎每个单位都建有“官方”或“非官方”的工作群,万副所长是真当回事,不仅加微信,甚至把韩朝阳直接拉进环卫所的微信群。

    风头被环卫所抢了,一个带班的停车管理员站起举着杯子说:“韩大,你的事一样是我赵为群的事,其它地方不敢说,闸观路上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瞒不过我赵,我干了,你随意。”

    “老赵,韩大刚喝一杯,这杯我帮韩大喝行不行?”警务室是一个集体,老徐真后悔没叫两个能喝的小伙子过来,担心韩朝阳被灌醉,急忙起身挡酒。

    “行,我们先走一个。”

    ……

    汤队长和吕副队长自然而然加入到警务室的阵营,频频敬酒或回敬。

    中国是人情社会,许多事在酒桌上比在办公室好谈。

    几杯酒下肚,气氛达到。

    一个喝饮料的女停车管理员突然问:“韩大,传销你们管不管?”

    “管啊!”

    “我们村儿,就是我家前面第二排,有一帮外地在那儿整天上课。睡大通铺,吃得也简单,菜里连点油都没有,整天还搞得像干什么事业似的,反正一看就知道是搞传销。”

    有线索,有点喝高的韩朝阳一下子清醒过来,追问道:“袁大姐,您家住哪个村?”

    “凤凰村,凤凰三队。”

    “葛宝华你熟不熟?”

    “熟,他跟我一个队,我看着他长大的。韩大,你这一说我想起赖了,他好像也在你们派出所上班。”

    “是在我们派出所,是我们派出所防控队的辅警。”

    女停车管理员犹豫了一下,想想还是说道:“韩大,你千万别让他知道传销这事是我告诉你的,把房子租给搞传销的那个房东就是他大伯。他在你们派出所好像混得不错,很多事都能帮人摆平,经常有人去找他帮忙。要是让他知道我说的,非得去我家闹不可。”

    葛宝华,你不是喜欢给我打小报告么。

    辅警协勤也是派出所的一员,明知道亲戚把房子租给搞传销的却不汇报,这就是知情不报!

    韩朝阳按捺住激动,不动声色问:“他一般帮人家摆平什么事?”

    “捞人,除了捞人还能有什么事。”

    现在管理多严,别说他一个辅警没权放违法犯罪嫌疑人,就算办案队的正式民警也不敢轻易放人。

    韩朝阳意识到那小子有蹊跷,当这么多人面再问又不合适,立马转移话题。

    汤队长岂能不知道这事很敏感,跟着打起哈哈。

    直到酒足饭饱散席,他才刻意把袁大姐拉到一边,跟韩朝阳使了个眼色,借故去送其他人,让他继续问。

    袁大姐同样意识到这件事搞不好会引火烧身,苦着脸忐忑不安地说:“韩大,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千万别当真,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袁大姐,您放一百个心,我会绝对保密。”韩朝阳回头看看身后,接着问:“他是怎么帮人家去所里捞人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真捞出好几个。一队康兴志家的二小子偷东西被抓,康兴志老婆知道他在派出所上班,去找他帮忙,他就帮着把康兴志家二小子保出来了。”

    “还有吗?”

    “有个开饭店的西川人,住我们四队,不知道为什么跟人打架,把人家打伤了,那个西川人的老婆也是找的他,他也帮着把人保出来了;住在五队的一个外地人,不知道犯什么事被你们抓了,那个外地人的老婆一样去找过他,但那个外地人没保出来。”

    “他不会白帮忙吧。”

    “怎么可能白帮忙,既然都说了,我就跟你明说吧,他的事我们村好多人知道,不然能有那么多人去找他帮忙?听说他做事挺讲究,能帮就帮,帮不上的就不帮,可能看要捞的人犯得是什么事。刚才说的那个外地人没捞出来,他后来又把钱退给那个外地人的老婆,你说讲不讲究。”

    “退钱的事您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外地人的老婆喜欢打麻将,天天泡在麻将馆,我婆婆经常跟她一起打麻将,我婆婆回家说的。”

    许宏亮早发现那小子有问题,没想到真被许宏亮猜中了。

    不仅有问题,而且问题严重。

    韩朝阳权衡了一番,觉得这事必须有证据,现在绝不能轻举妄动,再三保证会帮袁大姐保密,同老徐一起骑电动车把袁大姐送到村口才回警务室。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