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六十章 有困难找警察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熬到快天亮,韩朝阳本以为可以睡到中午。

    结果九点半接到师傅的电话,让赶紧整理夜里清查时收集的证据,为下午开罚单做准备。

    师傅在电话里只传达上级指示,其它什么都没说。

    韩朝阳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洗完漱准备出去吃点早饭,结果发现汤队长和社区网格员史立军等人全红着双眼在会议室整理材料。

    户主是谁,家里有几间民房出租,有没有去派出所申领过《暂住人口登记簿》,把房子租给了哪些人,一共出租了多少时间,租金多少,承租人的复印件……

    一共要整理两百多份,好在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要处罚的性质与公安不同,但要整理的材料没多大区别,人多力量大,并且早在清查时就考虑到了这些,两个半小时搞完,会议桌上整整齐齐码了八大摞,几乎把警务室隔壁打字复印店里的a4纸全用完了。

    老板娘乐得心花怒放,点了一遍又一遍,捧着计算器算了近十分钟,在专门为居委会准备的账本上记录下来,跑楼上去找苏主任签字,到月底时跟之前打印的材料一起跟居委会结账。

    作为义务治安巡逻队大队长,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隐形福利”的。

    以前是去领工作组的盒饭,巡逻队成立之后一直在巡逻队吃。

    东明小区物业做饭的阿姨每天早中晚都骑着电动三轮车送饭过来,早上是稀饭、馒头、咸菜,中午和晚上是盒饭,每个人一个塑料饭盒,荤素搭配,味道还可以。饭盒上贴着名字,自己拿自己的,既不会搞错也比较卫生。

    吃完饭,不需要去东明小区执勤的队员们再次在院子里集合。

    全副武装,呈两列纵队喊着“一二一”步行去村委会大院,街道干部和工作组干部是坐车去的,众人一到就在蔡主任指挥下帮忙干活。

    支遮阳棚,摆办公桌。

    拉警戒带,搞得跟布置安检通道一般,设置了八条排队接受处罚的通道。

    街道准备得比想象中更充分,甚至找广告公司紧急喷绘了十张大海报,沿院墙摆放在院子里,上面全是诸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燕阳市出租房屋管理规定》、《燕东省流动人口管理和服务规定》和《燕阳市个人出租房屋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等关于处理涉及出租房屋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知识。

    一切准备妥当,街道的宣传车开始在村里转,用车上的大喇叭宣传法律法规,通知村民准时过来接受处罚,要求村民过来之后自觉遵守“会场秩序”。

    考虑一些村民有可能听到广播通知却不来,社区干部和村干部开始挨个打电话……

    事实证明这些担心是多余的,罚款能罚多少,征地拆迁补偿款又是多少,村民们担心政府会从补偿款里直接扣,担心多扣或扣什么滞纳金,两点不到几乎全来了,只要有树荫的地方全是人。

    四十多名巡逻队员严阵以待,“会场秩序”没什么好担心的。

    韩朝阳汗流浃背地巡视到一位老爷子面前,凑到他耳边大声问:“廉大爷,您老怎么来了,您儿子和儿媳妇呢?”

    老爷子耳背,反应也比较迟钝,韩朝阳又问了一遍,才扯着嗓子喊道:“他们上班去了,俩孩子一个要上学,一个也要上班,家里就剩我。”

    “您儿子是户主,户口簿和您儿子的带了吗?”

    “带了,在这儿呢。”老爷子从旧皮包里掏出一叠证件,韩朝阳接过看了看,确认该带的全带了,指着会议室方向说:“廉大爷,外面太热,会议室里有空调,您老先进去坐会儿,轮到您家我让人去会议室叫。”

    “能进去?”

    “会议室不大,全进去坐不下,老人小孩儿可以进去,年轻人不行,尊老爱幼嘛。”

    “那能不能少罚点?”老爷子一把拉住韩朝阳胳膊,一脸期待。

    韩朝阳被搞得啼笑皆非,一边示意离最近的一个队员扶他去会议室,一边笑道:“廉大爷,其它事可以尊老爱幼,处罚这种事不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边海报上写着呢,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什么执法必严,你们就知道罚款。”

    “您老可不能这么说,什么叫就知道罚款,罚多少钱又不落我个人口袋。”

    ……

    执法既要人性化更不能出事,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把等候处罚的老弱妇孺全安排到会议室吹空调,区房管局、分局治安大队和所里的人到了。

    教导员没来,许副所长、老胡和杨涛一起来的。

    韩朝阳很想上去打个招呼问个好,可想到院子里有这么多街道干部、社区干部、村干部和等候处罚的群众,万一他们不仅不给个好脸色反而冷嘲热讽几句,那会多难堪多没面子,干脆装着没看见一般继续在人群里巡逻。

    “韩警官,大概要罚多少钱?”前面一个太阳伞突然放下了,一张既精致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原来是张贝贝,不知道是恢复得快还是妆化得好,脸上的淤青不见了。

    韩朝阳下意识环顾四周,结果没看到江小兰、江小芳姐妹和江二虎,扶着武装带说:“具体罚多少我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要接受双重罚款的,不过对你们这样的土豪来说算不上多大事。”

    “土豪,拜托,我现在很穷,穷得要吃土了。”张贝贝撅着小嘴,一脸不快。

    “如果连你都要吃土,那我连西北风都吃不上。”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真没钱。”

    你没钱,没钱你能站这儿?

    不夸张地说,院子里这些村民全是未来的百万富翁。

    想到自己还在啃老,韩朝阳被伤害到了,给了她个白眼,不再搭理她。

    没想到她竟追上来,愁眉苦脸地说:“韩警官,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正在打官司,同时打两个官司,那点房租根本不够律师费,还管家里要了点钱。我认罚,但能不能通融通融,等拿到拆迁补偿再去交罚款。”

    “原来是青黄不接。”

    “我忙着打官司,忙着拆迁的事,根本没时间去找工作,就算找到工作也没法正常上班,真是青黄不接,韩警官,帮帮忙,求你了。”

    她虽然即将成为百万富翁,但她也确实不容易。

    韩朝阳相信她说的话,但这种忙怎么帮,爱莫能助地摇摇头:“张小姐,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普通民警,只负责维持现场秩序,处罚的事不归我管。”

    “都说有困难找警察,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你有困难找我这个小警察,我有困难去找谁?”

    “找组织,找上级。”

    “组织上能借钱给我买房?别在我这儿哭穷了,别拿我们穷人寻开心。你有那么多固定资产,这点罚款算什么,肯定有办法的。”

    “帮我大舅看病,帮我大舅办后事花好多钱,我不能再管家里开口,韩警官,我真是没办法!”

    看样子她应该是真被这点罚款难住了,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儿,在人生地不熟的燕阳遇到这么多事,不仅面临诉讼,之前还被俩泼妇殴打,韩朝阳心一软,停住脚步说:“罚款肯定是要交的,而且不能拖,不然要收滞纳金。要不我个人先借5000给你,等拿到拆迁补偿再还我。”

    张贝贝只想着请他去求求情,没想到他会借钱,一下子愣住了。

    好多群众正往这边看,领导又全在前面,继续跟她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纠缠影响不好,韩朝阳边往院外走边不动声色说:“我手机号你有的,手机号就是微信号,你加一下我,等会儿转5000给你,回头记得给我打个欠条。”

    都说有困难找警察,但遇到这种情况真正能帮忙的警察又有几个,毕竟警察就那么点工资,警察一样是人,一样有家庭,一样要过日子。

    张贝贝很是感动,吟着泪水哽咽地说:“谢谢韩警官,人穷志短,我就不跟您客气了,等拿到补偿款就还您,连本带利归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