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五十五章 大清查(七)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怕交税,税能有几个钱?许镇川倒是把税钱省了,结果家里窝藏逃犯,不光要交罚款,要按最高标准罚,说不定交了罚款还要追究责任。”

    二队路东第三家的院子里,工作组干部正在给房东做工作。

    见房东欲言又止,接着道:“这不只是交多少钱的问题,也不是罚多少款的事,这既涉及到人口管理,对你也是一种保护。交税备案之后,出租房屋发生什么事你可以免责。”

    “免什么责?”房东板着脸问。

    “凤凰村有个村民把房子租给人家没去备案登记,结果租房子的外地人死在他家,人亲属跑过去闹,最后要赔偿人家亲属一大笔钱。不知道什么原因死的,也不是被杀的,反正对方不肯尸检,连打官司都打输了,所以说不能占小便宜吃大亏,说如果当时登记了就没事,有出租屋管理中心承担。”

    “这样很麻烦,就算现在的房客同意税由他交,如果以后的房客不愿意交税不是要我自己去交,这不是等于我给自己减房租?”

    房东话音刚落,房东老婆插进来振振有词:“我去登记备案那里就有我家记录,你们每年都会来催我交税!”

    本来就应该你交,把税转嫁到人家身上,居然说得理直气壮,工作组干部暗骂一句,耐心解释道:“没那么麻烦,房子停租可以通知街道暂停交税,什么时候重新出租,再开始交税。”

    ……

    抓获一个胆小如鼠抢劫犯只是小插曲,但意义重大。

    前车之鉴摆在那儿,出租房屋要去社区备案登记,把房子租给外来人员要去社区或派出所报备的重要性一下子体现出来了,谁也不知道自家的房客中有没有犯罪分子,村民们的抵触情绪没之前那么大,清查工作的阻力比之前小多了。

    三组人挨家挨户查要查到什么时候?

    蔡主任接过指挥权重新部署,把工作组干部、社区干部、治安巡逻队和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的人编成十几个小组,三人一组,先入户登记居住证、先查房东家有没有办理出租房屋备案登记,如果没备案就现场取证、现场做笔录。

    许宏亮、老徐和刚下午任命的巡逻队班长吴俊峰只需要持巡逻盘查终端刷。

    为提高效率,让离路口较近的外来人员去盘查点查验。

    韩朝阳是不敢让辅警协勤乃至义务治安巡逻队员单独执法,但今晚的大清查不只是公安的行动,且不说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一样有执法权,街道和社区居委会一样有权入户采取基层信息,招聘那么多网格员就是干这个的。

    能提高效率是好事,韩朝阳自然不会有意见,当然也不会闲着。

    用警务通查虽然慢点,但能查一家是一家。

    刚查完几个租住在村里的摊贩的,对讲机里传来吴俊峰的声音。

    “韩大韩大,这有一个人没,您能不能过来一下!”

    “马上到。”

    吴俊峰入职之前既当过保安,也曾在光明分局的一个派出所干过一年协警,巡逻盘查的经验一样丰富,所以下午“破格提拔”他担任班长。

    没的外来人员,过去半小时遇到好几个,全是不慎丢失的。

    虽然没,但能报出号码,就算记不得号码也不可能记不得姓名、年龄和家庭住址,只需要用警务通查查这些信息,调出照片看看是不是本人就行了。

    吴俊峰非让去,说明他刚查到的那个没的人比较可疑。

    韩朝阳一刻不敢耽误,开着电动巡逻车赶到他们所在的院子,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一间平房门口一声不吭。

    “韩大,他说他是门崖人,但口音明显不对。”吴俊峰指指同样赶过来不久的一个队员:“常健凯就是门崖人,我可能会听岔,健凯不可能。”

    拿不出的男子看上去老实巴交,甚至一点不紧张。

    韩朝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走进他租住的房间,锅碗瓢勺一应俱全,墙角里堆满水电木瓦油的工具,靠床的位置停着一辆旧电动车正在充电。

    与大多进城打零工的人一样,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可疑。

    但拿不出,说不清家庭住址,这就是最大的可疑。

    韩朝阳回到门口,紧盯着他双眼问:“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姓丁,丁振江。”

    “家庭住址!”

    中年男子下意识偷看了一眼手持甩棍的常健凯,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不是很底气地说:“门崖县大阜乡饶庄村。”

    “是这个阜吗?”

    韩朝阳掏出警务通,输入名字和家庭住址,输入完之后让他确认,让众人觉得更可疑的是,中年男子竟然来了句:“我不识字。”

    “韩大,就这个阜,我们县就这么一个大阜乡。”常健凯忍不住凑过看看警务通,用肯定的语气确认道。

    查无此人!

    韩朝阳放下警务通,再次探头看看房间,厉声道:“不识字,不认识买那么多晚报干什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老实交代,到底叫什么名字,到底是什么地方人!”

    中年男子斜看着水井,开始装聋作哑。

    “健凯,小徐,看好他。”前言不搭后语,现在又装聋作哑,没问题就见鬼了,韩朝阳狠瞪了他一眼,打开执法记录仪,开始同吴俊峰一起搜他的身,搜完身搜他租住的民房。

    结果令人意外,既没搜到,也没搜到任何疑似赃物的东西,只搜查一部屏大字大声音大的老人机,翻看电话簿和通话记录,全是王老板、李老板、杨老板之类的与干活有关的联系人。

    既没证据显示他是犯罪嫌疑人,又不能就这么让他继续“黑着”,更何况他确实可疑。

    韩朝阳示意常健凯和小徐把他带到灯光下,举起手机连拍几张照片,随即走出院子拨通管稀元的电话。

    “老管,我朝阳,这边查到一个没,形迹比较可疑,听口音应该是门崖周边几个县的,对门崖县应该比较熟悉,我把照片发过去,你帮我上网查查。”

    换作以前,管稀元遇到这样求助不会很积极。

    但现在不是以前,正想着跟“实权大队长”搞好关系呢,立马让两个协勤把正在接受审讯的嫌疑人谭科关进羁押室,边打开电脑插入数字证书登陆内网,边笑道:“没问题,这就帮你查。”

    “他年龄大概在40至50岁之间,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体型偏瘦,国字脸,左耳下面有一颗显目的黑痣。”

    “好的,你稍等。”

    管稀元噼里啪啦敲击键盘,不断根据韩朝阳提供的体貌特征进行检索,查询了五六分钟一无所获,想想又拿起手机查询电子地图,以门崖县为圆心,一个县一个县的查该县公安局的上网追逃人员。

    连续查了几个县依然一无所获,本以为一时半会儿查不出头绪,一条网上追逃信息出现在眼前。

    管稀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拿起手机点开韩朝阳发的照片,与通缉令上的照片进行比对,越看越像,只是通缉令上的照片是嫌疑人年轻时拍的,被当地公安局找到之后上传进系统,像素不高,看不清左耳下面到底有没有黑痣。

    “朝阳,你可以逮着条大鱼了!”

    管稀元激动得无以加复,紧握着手机、紧盯着电脑显示器,激动不已地说:“你查的这个人非常像一个涉嫌故意杀人的通缉犯,姓计,叫计庆云,原府县洪堡乡人,算算今年应该46岁,十二年前因情感纠纷跑到门崖县杀了两个人。”

    “杀人犯,老管,你没开玩笑吧。”

    “我能跟你开这种玩笑,我把追逃信息发过去,你自己看吧。”

    里面那家伙居然可能是涉嫌杀害两人的通缉犯,韩朝阳既紧张又兴奋,看看管稀元发来的信息也觉得很像,定定心神回到院子,冷不丁厉喝道:“计庆云!”

    中年男子心中一凛,下意识抬起头,神色尤其眼神格外慌张。

    就是他,错不了。

    韩朝阳欣喜若狂,猛地抓住他手,咔嚓一声给他戴上早准备好的手铐,旋即紧攥着他胳膊,咬牙切齿地说:“你跑啊,能跑哪儿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改名换姓也没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