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三十四章 “管杀不管埋”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老板娘,早!”

    “韩警官早,韩警官您昨晚没走啊?”

    “我宿舍就在警务室,不住这儿能去哪儿。”

    新的一天,全新的开始。

    本以为要按原来的安排,早上8点赶到所里值一个24小时班。结果刚起床,值班室打来一电话让不用去了。

    不是所里人手足够,事实上所里警力非常紧张,之所以不让回去是因为朝阳村的征地工作进入紧要关头,工作组上午要召集全村的党员干部开会,下午是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的会议,按部就班推进,最后再召开村民大会。

    涉及到切身利益,村民们既不相信村里的党员和干部,也不是很信任他们自己选的小组长和代表。个个想参加,个个想进会场旁听,如果真让他们进入会场说不定还要发言。

    火车站搬迁是多大的事,派出所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所以不需要回所里值班,等会儿要去朝阳村委会大院维持会场秩序。

    会议9点召开,现在去太早。

    韩朝阳开着巡逻车去西街菜市场转了转,在菜市场边上的早点摊儿吃了个早饭,顺便陪正在马路对过晨练的王厂长聊了一会儿,又回到警务室和陆续开门做生意的左右邻居打起招呼。

    跟蛋糕店老板娘没什么好说的,跟打字复印兼代收代寄快递的老板娘要提个醒。

    韩朝阳整整腰带,走进店铺,指着柜台里的一叠快递单问:“老板娘,从你这儿寄出去的快件都登记吗?”

    “登记了,登记簿在架子上。”老板娘忙着帮一个客户打印文件,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没时间接到他这位邻居。

    社区民警职责里没有关于检查快件邮寄是否登记的条款,但“其它上级交办的工作”里有,以前不止一次突击抽查过。

    这个代收代寄快递的点就在警务室隔壁,韩朝阳不想被人家来查到有寄出去的快件没登记,不想她家变成“灯下黑”,干脆拿下登记簿,抽出那一叠快递单,一份一份比对检查起来。

    “老板娘,不对啊,这个快件是昨天寄的,登记簿上怎么没有?”

    “不可能吧,拿给我看看。”

    “你看,日期不是昨天吗,登记簿上根本没有。”

    老板娘显然对登不登记不是很重视,探头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地笑道:“这是西边五金店王老板寄的,不是外人。”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昨天寄出去的快件几乎全没登记,韩朝阳追问道:“这个呢?”

    “这是居委会的小刘!”

    韩朝阳彻底服了,放下快递单说:“老板娘,既然干这个就不能不当回事,别说熟人,也别说居委会的人,就算我韩朝阳寄快件一样要登记。你懒得写,没时间写,可以先看一下然后让客人自己写,不就是快递单号、姓名、号码和电话号码,不是很麻烦!”

    正忙着呢,你烦不烦?

    老板娘一脸不耐烦地说:“行行行,以后让他们自己写。”

    “以前的也要补上。”

    “知道了,把这个打好就补。”

    “千万别不当回事,被查到真要罚款的,到时候你千万别找我说情,因为找我也没用。”

    “好啦好啦,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韩朝阳对她的保证深表怀疑,正准备再强调一下,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老板娘,我的东西打印好没有,小韩也在啊。”

    “马上马上。”

    “苏主任早。”原来是社区书记兼主任,韩朝阳急忙转身打招呼。

    苏主任今天穿得精神,上身一件白衬衫,下身一条深蓝色长裤,甩甩短发,一边看着老板娘帮她打印文件,一边笑道:“小韩,等会儿一起去朝阳村吧?”

    “好啊,我正准备去呢。”

    “现在是征地,征完地又是拆迁,今年有得忙。区领导提出要求,要我们大干200天,节假日都别指望正常休息,估计你也一样,这边的工作完成之前别想回派出所。”

    回派出所有什么好的?

    领导一开始说让常驻朝阳警务室,脑子里只想着朝阳村的事很麻烦,来了之后也别指望能够之前一样正常休息。其实应该反过来想,在所里难道就不麻烦。什么事都要干,说让加班就要加班。

    而且昨晚在所里听老陶说,刘所新官上任时没烧三把火,现在站稳脚跟了开始烧,要推行“住所制”,打算要求民警辅警和协勤从8月份开始全住在所里,每个星期只能回去两个晚上。

    换言之,这个家早晚是要搬的。

    与其在所里没日没夜的干还不受待见,不如躲在“天高皇帝远”的朝阳社区,虽然要干的活一样不少,但至少不要再看别人脸色。

    说句不夸张地话,社区民警不是谁想干就有机会干的!

    现在“享受”的相当于即将退休的老民警的待遇,只不过所领导给这个待遇的初衷并非照顾,而是觉得自己没用,留在所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没用就没用吧,横向对比一下,韩朝阳很满意当片儿警的现状。

    想到这个“美差”很快会变得炙手可热,觉得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必须干得让领导挑不出刺儿才能继续享受老民警待遇,急忙道:“苏主任,这两天一直忙这忙那,都没顾上向您汇报工作,您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给您汇报下对于社区治安防范的一些想法。”

    小伙子很阳光很帅,据说是学音乐的。

    一表人才,苏娴早想把街道财政所的小黄介绍给他,不禁笑道:“小韩,别来你们派出所那一套,我就一居委会大妈,千万别提汇不汇报,有什么事直说,我现在就有时间。”

    “苏主任,区里和街道包括我们分局都要求各社区加强人口管理,搞好治安防范,组建义务治安联防队或义务治安巡逻队。以前警务室只有一块牌子没人牵头,现在我来了,这个治安巡逻队不搞没法向上级交代,而且我们朝阳社区的情况确实复杂,确实需要加强治安防控力量。”

    上级是有这方面的要求,只是之前忙着创建全国卫生城市,现在忙着征地动迁,并且正如他所说没人牵头一直没顾上,只能搞一份名单报上去交差。

    征地很麻烦,拆迁更麻烦。

    派出所能安排一个民警常驻警务室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能成立一支巡逻队确实有利于接下来的工作。

    苏娴微微点点头,走到门口问:“小韩,你有没有计划,或者好的想法?”

    韩朝阳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设想,又一脸无奈地说:“人问题不是很大,关键是经费。天气这么热,总要备点藿香正气水吧,志愿者们巡逻渴了总要给人家买两水,巡逻到半夜总要管人家一顿晚饭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钱真是什么都干不了。”

    这是一个很现实也很让人头疼的问题。

    苏娴沉吟道:“小韩,分局对你们派出所的财务卡得很死,街道对我们社区的财务管得一样不松,居委会的工作经费纳入街道年度财政预算,办公经费一年不到10万,平均到每个社区干部头上不到3000。只够水电煤、电话、网络、有线电视、饮用水等运行费用,平时的办公用品购置、报刊订购、零星小额修理等支出都捉襟见肘。”

    “没办法?”

    “办法也不是没有,”苏娴苦思冥想了片刻,突然笑道:“街道对社区流动人口管理有一项补助资金,流动人口在500人以下的,补助3000元;500—1000人的,补助5000元;1000—5000人的,补助10000元;5000人以上的社区,补助15000元。

    但要求各社区必须配备流动人口专职管理员,流动人口在1000人以上的社区,必须配备两名以上的专管员,对社区内的出租私房和暂口人数要做到底数清、情况明、验证全,要建立流动人口管理档案,并实行月报制度。”

    “我们社区外来人口肯定超过1000!”

    “等会儿杨书记和顾主任都来,我找个机会汇报下,问问这个政策和这笔专项经费现在有没有,如果有,我们努力争取。”

    “太好了,谢谢苏主任。”

    “别谢了,这也是我们居委会的工作。”

    ………

    与此同时,熬到凌晨5点多只睡了两个小时又被叫起来上班的管稀元,端着刚从厨房打的稀饭,拿着两个包子呵欠连天地走进办公室。

    办案队的几个办公室里现在仍在审讯,吴伟刚换下来吃饭。所里只有厨房没食堂,上班时间把饭端到值班室吃影响不好,又懒得上楼去宿舍吃,干脆跟进社区队办公室。

    “老吴,你一直搞到现在?”

    “不光我,我师傅他们都没睡,”吴伟坐到他面前,举起包子咬了一口。

    “拿下几个了?”

    “拿下七个。”

    “可以啊!”

    “以前拿她们没办法是没证据,这次不一样,我们先各个击破拿下四个主犯,掌握她们进过多少本假证的证据。她们文化程度都不高,许多假证的内容都是主犯帮着填的,主犯手机里有这些信息,她们想抵赖也抵赖不掉。”

    虽然很困,虽然接下来还要继续审讯,但提起案子吴伟还是很兴奋。

    他整个一工作狂,管稀元早习惯了,放下筷子唉声叹气地说:“我们现在受的全是韩朝阳的罪,他是如假包换的‘管杀不管埋’,走狗屎运捣毁个窝点,抓几个嫌犯,露个脸就拍屁股走人,让我们给他擦屁股,甚至不知道要擦到什么时候。”

    管杀不管埋,这个形容还挺贴切。

    吴伟忍不住笑道:“稀元,他是管杀不管埋,不过你我受的不是他的罪,这案子本来是要移交给刑警大队的,刘所想想不服气,硬是从冯局那儿争取到和刑警大队联合侦办。”

    “联合侦办,那刑警大队的人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人家不是很积极,正在研究抽调哪些人跟我们联合侦办呢。”

    ………………

    ps:祝各位兄弟姐妹中秋快乐,阖家幸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