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三十二章 盘查时发现的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防控队有车有人在附近巡逻,他们来得最快。

    刘所毫不犹豫接过“猎狐行动组”的指挥权,命令防控队的辅警看押嫌疑人,考虑到嫌疑人中有一个女的,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让陈洁协助看押。让熟悉情况的许宏亮带防控队民警先过去观察地形并盯着嫌疑人,等大部队到了再统一收网。

    “2号”车出发不大会儿,许副所长带着值班民警和辅警到了。

    情况紧急,时间不能浪费在这儿,简单通报完情况,又让东明小区的保安李晓斌带他们去。

    陈秀娟的家比较远,一接到命令就扔下丈夫和孩子开着她的红色高尔夫火急火燎往527厂赶。

    相比男同志,女同志在花园派出所的工作压力还是比较小的。主要是整理案卷、上报材料、整理发票、打扫卫生以及干一些修电脑、刻光盘、录音录像,给对讲机、相机、、执法记录仪充电,领补助、发衣服、帮忙点外卖之类的杂事。

    正常情况下不要出外勤,顶多是看看女嫌疑人、或化妆成女朋友出去抓人,但这样的情况极少。

    大晚上让去527厂,527厂能有什么事,527厂那是韩朝阳的辖区。

    陈秀娟越想越奇怪,边开车边打开车载蓝牙拨通值班室电话,疑惑地问:“老陶,许所让我去527厂,三言两语就挂了,电话里没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韩朝阳出事了?”

    “他能出什么事,他是不声不响办了件大事!带着一帮保安捣毁一个制贩假证的窝点,抓个四个嫌疑人,还有近20个嫌疑人在城西,再不去抓就跑掉了。”

    韩朝阳能破案,还捣毁一个窝点?

    陈秀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将信将疑地问:“真是制贩假证的团伙?”

    “教导员刚才又打过电话,教导员亲口说的不只是团伙而且是大案,现场缴获假证至少有五万本,假章上千枚,让我赶紧找一辆箱式货车去拉。那小子走狗屎运,捣毁的是窝点,抓的是主犯。

    以前没少打击,但抓的全是小鱼小虾,掌握的证据不多,只能抓了放,放了再抓,那些假证贩子总能死灰复燃。机会难得,这次肯定要打链条,肯定要一鼓作气抓上家打下家。”

    不得不承认,韩朝阳那小子真是走狗屎运。

    陈秀娟觉得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喃喃地问:“老陶,这么大案子我们派出所办得了吗?”

    值班民警老陶抬头看看大厅里张贴的民警照片,意味深长地说:“换作半年前,这样的案子我们肯定不会办,也轮不到我们所里办。现在不是半年前,刘所更不是万所,我估计他不会这么容易把案子移交给刑警大队。”

    ……

    就在陈秀娟与老陶通电话之时,刘所已让刚赶到的办案队民警和几个辅警把嫌疑人押上了警车,一边示意教导员叫上一个东明小区保安率领紧随而至的两个民警和几个辅警去城西,一边命令道:“韩朝阳,燕北村那边的情况你不熟悉,你就不用去了,赶紧上楼给办案队移交证据,动作快点,移交完回警务室值班备勤。”

    办案队全是精英,负责办理所里的一切刑事及治安案件,相当于花园街派出所的“重案组”。

    韩朝阳早知道接下来没他什么事,对补充侦查、对整理没完没了的材料既不是很懂也不太感兴趣,并没有觉得桃子被人摘了,应了一声赶紧跑上楼。

    嫌犯押走了,看热闹的人太多,徐副经理和杨队长在楼下维持秩序,屋里只剩下三个人在忙碌。

    办案队民警梁东升以前是刑警,市局对基层派出所推行“三队一室”警务改革时调到花园街派出所的,据说特别厉害,在所里地位很高,刘所跟谁都拉着张脸,只有跟他说话时才会和颜悦色。

    因为调过来前担任过刑警中队副中队长,所以大家伙对他都以“梁队”相称。

    他总是忙着办案,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韩朝阳跟他并不熟悉,记忆中好像只说过句话,并且只是问好。不过对他的徒弟吴伟,韩朝阳不仅非常熟悉,而且印象非常之恶劣。

    他俩一个坐在沙发上研究四个嫌疑人的手机,一个像很懂很专业似的在研究嫌疑人的账本和电话簿,显然打算先做足功课再回去审讯嫌疑人。

    最忙的当属办案队辅警周鹏,刚才忙着拍照摄像,现在正忙着分拣并清点假证,全部要登记造册,屋里的假证堆积如山,凭他一个人估计到天亮也干不完。

    居然在背后打小报告!

    仇人见面,不分外眼红就不错,韩朝阳才不会搭理吴伟,从包里取出一叠材料:“梁队,这是我给收寄快递的那个老板娘做的笔录,这些是过去两个月女嫌疑人寄快递的记录。”

    “放这儿吧。”梁东升看嫌疑人的微信似乎看得很专注,头都没抬一下。

    真是有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傅,韩朝阳下意识看了看吴伟,又掏出一个u盘:“梁队,这里面是城西那些嫌疑人的贩卖假证的照片和视频。”

    “也放这儿吧。”

    “u盘是我个人的。”

    “照片和视频多不多?”抓获四个嫌疑人只是开始,想打掉整个链条动作必须快,梁东升正忙着研究嫌疑人的微信、qq及短信,想着怎么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撬开他们的嘴,那样心-思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语气带着几分不耐烦。

    韩朝阳暗想叫你梁队你就是队长,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你又管不到我,不卑不亢地说:“不是很多,也不少。”

    “所里的微信群你应该加了吧,吴伟的微信你应该有吧,发给吴伟就是了。”

    “行,我回去发。”

    吴伟突然抬起头,欲言又止,韩朝阳装着没看见一般揣起u盘,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刚走到楼下门洞口,只见又来了几辆警车。

    所里的五辆警车全去了城西,群众总认为警察喜欢公车私用,机关到底有没有这个情况韩朝阳不知道,其它派出所有没有韩朝阳也不知道,只知道花园街派出所不存在公车私用的情况。

    辖区这么大,人口那么多,既要办理辖区内的治安案件和案值不大、性质不是很严重的刑事案件,又要负责110接处境,五辆警车根本不够用。所以许多民警开分局配发的社区警用电动车出警,遇到急事警车又不在甚至“私车公用”,开自己的车出去办案。

    毫无疑问,刚来的这三辆警车是分局的。

    这个案子再大也只是个制贩假证的团伙,怎么可能惊动分局,正纳闷,车上下来六七个女警,刘所跟带队的一个穿便衣的中年人握了下手,又跟刚才一样通报起案情。

    原来是考虑到即将抓捕的十九个嫌疑人全是女的,其中既有带孩子的,甚至有孕妇,所里的女警和女协警加起来也没几个,特别从分局搬的救兵。

    领导讲话,韩朝阳自然不会往前凑,省得人家以为自己像邀功。

    站在门洞口等了一会儿,刘所并没有跟她们一起走,而是让社区队的前辈管稀元和她们一起出发,旋即和中年人一起往门洞方向走来。

    能躲就躲,韩朝阳急忙上楼,一口气跑到二楼杂物间。

    脚步声越来越近,只听见中年人说:“老刘,照你这么说这应该是一起涉案人员众多、分工明确的特大制贩假证案。”

    “冯局,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不是应该是,而是绝对是!”

    原来是分局刑侦副局长,韩朝阳大吃一惊,生怕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被两位领导发现,急忙靠到门后隐住身形。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差点让韩朝阳爆笑出来,冯局进屋转了一圈,回到走廊里埋怨道:“老刘,你们太操之过急,这样的案子要打就打链条,应该顺藤摸瓜把情况全查清楚,然后把握时机同时收网,把上下线一举连根拔起。你把这个窝点端了,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做?”

    “冯局,您批评我花园所其它工作没做好,我刘建业不光要虚心接受还要整改,但在这个案子上我花园所理直气壮。”

    “理直气壮?”

    “我们是在盘查外来人口时发现这个窝点的,您让我怎么办,难道跟嫌疑人说你们不要怕,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当着没看见?我们就算这么说,嫌疑人也不会相信啊!”

    “盘查时发现的,这就没办法了,只能争分夺秒。”

    “冯局,这个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让我们所里办吧。刑警大队有那么多大案要办,我们自己能办的案子就不给他们添乱了。”

    “你们办,开什么玩笑!”

    “冯局,您是不信任我刘建业,还是不信任我们花园所的战斗力?再说线索是我们掌握的,嫌疑人是我们抓的,窝点是我们捣毁的,我们最熟悉情况。”

    “不行,刚才我看见了,快递单上的地址天南海北,要投入大量警力,这个案子你们办不了。”

    “冯局,您这话我不爱听,我也是从刑警队出来的,所里的刑警也不少,再从社区队和防控队抽调点警力,成立专案组,只要经费有保障,怎么就办不了?”

    刘所很激动,为争取案件管辖权,甚至急切地说:“案子都办到这个份上,突然让移交给刑警大队,苦活儿累活儿我们干,立功受奖是人家的事,您让我怎么跟同志们交代,这个队伍您让我以后怎么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