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十七章 欠收拾!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大爷大妈们玩得太高兴,一直搞到深夜11点才散场。

    回到警务室,许宏亮已经从东明小区突击培训完明天参加盯梢行动的保安们回来了。

    知道谢玲玲也在,他大献起殷勤,特意管晚上值班的社区干部借用有空调的会议室,买饮料,叫外卖,屁颠屁颠地请谢玲玲吃夜宵。

    打他这样的土豪,韩朝阳从来没心理压力,叫上师妹欣然赴宴,老徐更是跑去买来一冰镇的啤酒,跟着大饱口福。

    师妹的那个男朋友韩朝阳只见过一次,对他男朋友的印象并不好,觉得那小子有些盛气凌人,只是一直放在心里没说出来罢了。

    许宏亮虽然没明说,但韩朝阳能看出他对师妹有意思,吃完嘴里的菜,顺水推舟地说:“玲玲,等会儿别打车了,让宏亮送你回去。”

    “用不着这么麻烦,打车挺方便的。”

    “不麻烦,我正好顺路。”许宏亮不无感激地看了韩朝阳一眼,开口编起瞎话,他家在北边,光明区在西边,根本不一个方向。

    师兄的同事是绝对可信赖的,谢玲玲不明所以,一脸不好意思地问:“真顺路?”

    “顺路,不信你问朝阳。”

    “宏亮不送我也要送,这么晚让你一个人回去谁放心,就这么定。”

    “好吧,我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帮你们把这儿收拾一下。”

    “不用了,别弄脏你衣服,这儿让老徐等会收拾,我也饱了,我们走吧,车就在院儿里。”

    ……

    送走二人,老徐边收拾边忍不住问:“朝阳,这么漂亮一姑娘,你怎么就没点想法呢?”

    韩朝阳乐了,起身笑道:“换作刚认识,宏亮才没机会送玲玲回去呢,我跟玲玲认识时间太长,对她太了解,她对我也太了解,所以我们只能做朋友。”

    “了解有什么不好,知根知底多好,真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

    “这是跟你说的,千万别传出去,我上学时谈过,后来分了,谈的那个跟玲玲一宿舍,睡上下铺,跟玲玲关系很好的。她现在叫我哥,或者叫我朝阳,以前是叫我姐夫的。”

    “谈过,怎么不谈了?”老徐好奇地问。

    “人家里有钱,大学没念完就去德国留学了,她是立志要进大乐团的,我跟不上她脚步,又不能拉人家后腿,干脆好聚好散,这样以后还能做朋友。”

    “进乐团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还是公务员呢!”

    “我说得是国际著名的交响乐团,马友友听说过吗,人家是要成为马友友那样的大演奏家,公务员算什么,对她和她家人来说公务员就是一笑话。”

    “马友友是谁?”

    老徐可能都分不清什么是中提琴,什么是大提琴,跟他聊这些无异于对牛弹琴。

    韩朝阳也不想再聊这些,立马岔开话题:“老徐,我不能离开辖区,明天你辛苦点,跟宏亮他们一起去城西盯那些卖假证的。跟嫂子打个招呼,等忙完这事我们调休。”

    “她没事,我打过电话了。”

    老徐一心想把扣掉的分赚回来,对加班并不排斥,而是似笑非笑地问:“朝阳,你搞这么大,管张经理借四五个人,明天人家吃饭和交通费怎么解决,总不能让人家掏吧?”

    没钱什么事都干不了,这确实是个问题。

    韩朝阳紧锁着眉头问:“宏亮晚上有没有跟晓斌他们提经费的事?”

    “不是提了,是垫了,他自己今天花的不算,回来前给明天参加行动的保安一人两百,收据全在我这儿呢。他家是有钱,但这是公家的事,哪有让他个人掏钱的道理,而且他跟你不一样,他又不是正式民警。”

    好兄弟,果然给力!

    他不声不响把事办了,其实全是在帮自己,韩朝阳很是感动,沉吟道:“只要能破案,一切都好说,等收网了,我去找许所,许所解决不了找教导员,如果教导员也解决不了就去找刘所,我就不信他不给我报销。”

    “如果刘所不签字呢?”

    “刘所不签字我去分局找局领导,不光要报销办案经费,还要帮提供线索的群众要奖金。”

    “你也这个决心我就放心了,我加班的伙食费也要算进去,这不是不用白不要,这是我们应得的。”

    他说起来是花园派出所的协勤,其实是低保治安员,家庭条件确实困难,老伴儿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去医院,整个儿一药罐子,还要供儿子上大学,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这么斤斤计较。

    韩朝阳点点头:“行,算进去。”

    ………

    第二天一早,晚上没回家的刘所长跟往常一样下楼检查院儿里的环境卫生,刚走到一楼楼梯口,所里的“3号车”回来了。

    办案队民警老丁推门下车,社区民警老吴从右侧下车拉开后门,只见两个辅警把一个戴着手铐的嫌疑人押了下来。

    老丁一边示意三人把嫌疑人押进羁押室,一边笑道:“刘所,总算逮着这小子了。蹲守了好几天,以为他不回来的,没想到他还是回来了。”

    作为所长,民警的去向刘所非常清楚。

    他们刚刚抓获的这小子,前几天因为车被人家剐蹭,明明车有报销还大打出手,把人家打断几根肋骨,打成重伤,打伤人之后还畏罪潜逃!

    事主躺在医院里,打人时好几个群众看见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这个案子堪称办得干净利落,一大早就有这么一个好消息,刘所很高兴,转身笑道:“辛苦了,赶紧去吃饭,吃完饭洗个澡抓紧时间休息。”

    “下半夜有是真困,眼睛都睁不开,这会儿反而不困了。”老丁递上支烟,先帮所长点上,再给自己点上,边陪着所长往值班室走,边笑道:“刘所,回来路上你知道我们看见了谁?”

    “谁?”

    “韩朝阳。”

    “在哪儿看见的?”

    “陈家集,过陈家集大桥时看见的,刚开始以为看错了,我还专门把车停在桥上看了一会儿。”

    “他跑陈家集去干什么?”一想到那个工作不积极的新人,刘所不禁起皱眉头。

    “钓鱼,跟几个老头儿在河边钓鱼,家伙什挺全,鱼竿、搁鱼竿的架子、捞鱼的网、装鱼的鱼包,连小板凳都带了,很专业。”

    老丁话音刚落,昨晚参加巡逻的防控队辅警小葛从屋里走了出来,冷不丁来了句:“刘所,昨晚我们巡逻时也看见过韩朝阳。”

    刘所脸色立马变了,冷冷的问:“在哪儿看见的?”

    “在河滨路的沿河公园,跟一帮老头老太太吹拉弹唱,穿着警服,不光我看见了,胡警长他们全看见了。”

    “这小子,这是变本加厉!”

    刘所长越想越窝火,猛吸了一口烟正想着是去朝阳警务室抓他个上班时间擅自离岗的现行,还是直接打电话让他滚回来,内勤陈秀娟突然从值班室跑了出来。

    “刘所,姜主任通知您去分局开会。”

    “什么会?”

    他正在火头上,语气当然好不了,陈秀娟吓一跳,小心翼翼地说:“打击‘两抢一盗’专项行动的总结会,材料早报上去了。”

    这个会议很重要,不能让别人去。

    刘所下意识整整警服,一边回办公室拿包,一边冷哼道:“我先去开会,回来再跟那小子算账!”

    陈秀娟被搞得一头雾水,等所长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才低声问:“老丁,刘所要跟谁算账?”

    “除了韩朝阳还能有谁。”

    “韩朝阳又怎么了?”

    “等刘所回来你就知道了,整天不务正业,占着茅坑不拉屎,那小子欠收拾!”

    …………………

    ps:加更一章,再次感谢“好书就追”书友的打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