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十九章 束手无策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没同意搭车收费,张支书并没有不高兴。毕竟朝阳村面临拆迁,村委会即将成为历史,卫生费根本收不了几天。

    午饭搞得很丰盛,支书夫人去街上买了好多熟菜,鸡鸭鱼肉摆满一大桌。

    公安民警工作日不能喝酒,朝阳村正在动迁的节骨眼上,工作组的人说来就来,张支书同样不能喝,以饮料代酒,一顿饭倒也吃得宾主尽欢。

    至于安排两个人参与治安巡防的事,张支书一口答应了,只是涉及到工资由谁发,人去了警务室到底归谁管等很现实的问题,村里需要研究研究,不是说在嘴上就能拿在手上的。

    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韩朝阳很高兴,举一反三地想到社区居委会。

    朝阳社区虽然没朝阳村有钱,但朝阳社区是真正的基层组织,社区党支部书记兼主任是街道派来的副科级干部,两个副主任和几个委员不是公务员就是事业编制,还有好几个社区工作者,而且担负着综合治理、人口管理、民事调解等职责。

    按照区政法委、区综治办的要求,村里要组建义务联防队,社区一样要组建义务治安联防队。

    回头可以找找苏主任,就算没相应经费组建不了联防队,也要想方设法让她安排两个人。完了再去找找527厂保卫科和东明新村物业,一家安排两个人,一支治安联防队不就有了!

    只要有人,就能彻底清查辖区内的外来人口。

    只要把辖区内的外来人口底数和情况搞清楚,同时加强对出租屋的管理,“以房管人”。不仅能完成人口管理的任务,或许能在清查过程中收集到一些违法犯罪的线索。

    管稀元能做到,我为什么做不到?

    想到这些,韩朝阳热血,正打算借这个机会去村里的几个重点人口家看看,警务通手机突然响了。

    难道又有警情,整天忙着接处警,社区民警的本职工作要不要干了?韩朝阳暗暗嘀咕了一句,摁下通话键举起手机。

    “音乐家,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谈女朋友?”

    “陈姐,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韩朝阳倍感意外,下意识停住脚步。

    花园派出所内勤陈秀娟看着分局政治处刚下发的文件,不耐烦地说:“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快点,我正忙着呢。”

    “没有,真没有。”

    “没有正好,周日上午9点御庭酒店二楼有个相亲活动,区团委组织的,我帮你把名报上,所里除了你还有管稀元和吴伟,到时候记得去。”

    相亲!

    韩朝阳觉得很搞笑,不过有机会去看看美女也不错,但想到吴伟那个小人也会去,立马道:“陈姐,我倒是想去,可我走得开吗?警务室不能离人,真要是去了,领导不知道又会怎么批评。”

    “这是上级安排的活动,不是无故请假,刘所不会说什么的。至于警务室,让宏亮和老徐盯着就行了,真要是有警情,不是有值班的人嘛。”

    刘所是今年刚上任的,一心想干出点成绩,不管什么事都“争先创优”,能想象单身民警参加区里组织的相亲活动也是一个政治任务。

    韩朝阳不能再推脱,一口答应道:“行,我准时去。”

    “祝你抱得美人归,我们等着吃你喜糖呢。”

    ……

    她嘴上祝福,语气却带着几分调侃,摆明了瞧不起人。

    搞对象又不是干别的,就管稀元那形象,就吴伟那三十出头的年龄,占有压倒性优势的我难道搞不过他们?

    韩朝阳暗暗发笑,刚挂断警务通,自己的手机又传来微信提示音。

    难道玮哥和玲玲有什么事,掏出手机一看,艾特自己的不是师兄和师妹,而是早上刚加的527厂广场舞群的一个群友。

    先是一张照片,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一个皮筏里电鱼,紧接着是语音,语音时长1分23秒。

    “小韩,河里有人电鱼!从北边一路电过来,大鱼小鱼一条不放过,这不是竭泽而渔、杀鸡取卵吗?河里鱼本来就不多,他这么一电让我们以后钓什么,你是‘河长’吗,这事你管不管……”

    通过微信报警的老爷子情绪激动,能想象出他老人家正坐在河边的树荫下喝着茶、叼着烟,优哉游哉地钓鱼,结果照片上的这个男子采用电鱼器这样的“大杀器”。

    不光让他今天钓不成,而且以后也别想钓到。

    这个问题很严重,至少对他老人家这样的垂钓爱好者而言很严重。

    “河长”职责里好像有防止有人电鱼、毒鱼这一条,电鱼、毒鱼是一种“断子绝孙”的捕捞方式,不仅会导致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还会间接对水体质量产生不良影响。

    “朝阳群众”找上门,这件事不能不管。

    韩朝阳不能推脱,立即举起手机道:“大爷,您老别急,您先盯着他,我马上到。”

    “快点啊,他又电了好几条!”

    “马上马上,最多三分钟。”

    韩朝阳接过电动车,让许宏亮回警务室继续值班,风风火火赶到朝阳河边,几个戴着太阳帽的老爷子正在同河中央的男子对骂。

    “电鱼犯法,你们钓鱼就合法?看见没有,桥上写着呢,禁止垂钓。”

    “小兔崽子,还嘴硬,有种你给我上来!”

    “老不死的,劳资电鱼关你屁事,有种你们下来。”

    “你个小畜生,看我砸不死你!”一个矮矮胖胖的老爷子火了,扔下鱼竿到处找砖头瓦片。

    韩朝阳急忙停好车跑下去一把拉住,侧身吼道:“谁允许你在这儿电鱼的,知不知道电鱼是违法行为!我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韩朝阳,也是这个河段的‘河长’,别电了,把筏子划到边上来,快点!”

    几个老混蛋居然真报警!

    电鱼男子看看韩朝阳,放下电鱼器一边往北划,一边谄笑着说:“警察同志,这上面只写着禁止垂钓,没写禁止电鱼,我不知道不许电鱼,我不电了行不行?”

    “往哪儿划,你跑得掉吗你,刚才的话没听清楚,立即靠边。”

    “不就是电鱼么,多大点事,我也要上班了,再见。”

    这混蛋,居然对警察的话充耳不闻。

    他在河里,韩朝阳在岸上,河面二十几米宽,又找不到其它船,虽然他划得并不快,韩朝阳却只能干着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扬长而去。89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