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十八章 胡搅蛮缠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韩朝阳说那么多甚至拉着村干部一起做工作,不是想当和事佬,不是遇到点事就想息事宁人。

    《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和《治安处罚法》有明文规定,对于这样的民间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或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情节较轻不够刑事处罚的,公安机关要先依法调解处理。

    相比单纯的处罚,调解更易化解矛盾,所以调解原则上只有一次,但必要时可以增加一次。

    不管怎么调解,必须以双方当事人同意为前提。

    张贝贝断然拒绝村支书的提议,坚决不妥协。

    调解不了,韩朝阳只能走程序,让她看一下笔录,在笔录上签字摁手印,完了给师傅打电话汇报,确认办案队这会儿有人也有空,让她赶紧去所里找办案民警开伤情鉴定委托书,去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伤情鉴定。

    事实证明,她拒绝调解有拒绝的道理。

    江家姐妹情绪激动,铁了心要把包括南街店面在内的所有房产收回来,获得拆迁补偿之后两姐妹平分。

    分歧太大,张贝贝就算愿意做出妥协愿意接受调解也是一厢情愿。

    “嚷嚷什么?”

    对于这两个从未尽过哪怕一点赡养义务的不孝女,韩朝阳自然不会给她们好脸色,“都什么时候了,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们让我向左邻右舍打听房子到底是谁,我打听了,不光打听到房子到底是谁,也打听到你们的继父是怎么对你们,你们又是怎么对待你们继父的!”

    警察声色俱厉,解主任一脸恨铁不成钢。

    江小兰和江小芳被吓住了,耷拉着脑袋不敢再撒泼。

    “关于余秀水把房产留给张贝贝,你们不服气可以去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使用暴力、威胁手段进入他人住宅,侮辱甚至殴打他人这是什么行为,这是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行为!”

    韩朝阳拿出《治安处罚法》,翻到第四十三条,转过来给她们看。

    “警察同志,我看不懂,我不是有意的。”江小兰别过头,仿佛看了就是认罪。

    江小芳比姐姐脾气大,竟一把推开《治安处罚法》,蓦地站起身:“警察同志,你不能看她长得好看就偏袒她!什么叫进入他人住宅,那是我家好不好,家里进了贼,我正当防卫!”

    我去,居然血口喷人。

    韩朝阳火了,立马掏出警务通手机:“还胡搅蛮缠,好,你说那是你家,拿出证据啊!你拿不出来,我可以帮你查户籍资料,看看户主是谁,看看户口簿上有没有你。”

    “我嫁出去了,户口迁到六队,户口簿上没我,但户口簿上一样没她!”

    “但人家有户主生前请律师立得遗嘱,遗嘱上不光有三个见证人签证,还经公证部门公证过。”

    “她们娘儿俩假惺惺伺候,整天花言巧语,余秀水鬼迷心窍上了她们娘儿俩的当,而且已经病得不行了,神志不清,什么遗嘱什么公证不能算数!”

    居然振振有词,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韩朝阳彻底服了,厉声问:“还好意思说人家假惺惺伺候,说人家整天花言巧语,我倒要问问你继父生病时你们在干什么?你继父去世后你们又做过什么?江小兰,江小芳,做人要讲良心,到这会儿还一口一个余秀水,你们晚上睡得着觉吗,你们的良心哪儿去了?”

    看见这蛮不讲理的两姐妹,解主任气也不打一处来,禁不住来了句:“人在做,天在看!”

    江小芳显然属于那种一碰就跳的主儿,不仅没认识到她的问题,反而咬牙切齿地说:“解主任,你怎么也帮外人!余秀水住院我是没去看,死了我是没管,不是我江小芳不孝顺,是他没把我江小芳当闺女,开口闭口都是张贝贝,没见他临死都要把房子留给他外甥女。”

    “小芳,你这话就有点不讲理了,老余到底有没有把你和小兰但闺女,村里人全看在眼里。不是他没把你们当闺女,是你们没把他当爸,你们做的那些事,真让人寒心!”

    解主任再也忍不住了,指着她们训斥道:“老余对你们怎么样放一边,毕竟说起来他是你们的后爸。你妈呢,她不可能不把你们当亲闺女吧。朝阳村就这么大,瞒得了别人吗,她生病那会想管你们借点钱,你们是怎么说的?”

    “我们不是不借,是余秀水有钱,舍不得拿出来给我妈看。”

    ……

    怎么说都是她们有理,没有理都能编出个理。

    再跟她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纯属浪费时间,韩朝阳不想再跟磨嘴皮子,指着笔录说:“好啦,一码归一码,先看看笔录,没有出入就签字摁手印。”

    “我不看,别指望我签字画押。”

    “我也不看。”

    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当事人,韩朝阳越想越窝火,紧盯着她们问:“想清楚了,到底看不看?”

    “不看又怎么样?”

    “不看就跟去所里。”

    “什么所里。”

    “去派出所。”

    “去派出所做什么?”

    “你们殴打他人,你说去派出所做什么?”不给她们点颜色瞧瞧这工作做不下去,韩朝阳抬头喊道:“宏亮,打电话叫车,顺便请陈姐开两张传唤证。”

    “等等,我看还不行啊。”

    以为你们不怕呢,韩朝阳暗骂了一句,一边示意她们赶紧看,一边准备红色墨泥。

    形势比人强,不老实就要去派出所。

    江家姐妹不敢再胡搅蛮缠,仔仔细细看完,在韩朝阳指定的位置签字摁手印。

    “解主任,现在可以走了吧?”江小兰擦干手指,小心翼翼地问。

    “别问我,问韩警官。”朝阳村怎么会出现这么不孝这么不讲理的人,解主任都替她们害臊,语气不加掩饰地带着几分不屑。

    “韩警官,那我们就……就先走了。”

    “打完人就想这么走,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韩朝阳一边整理笔录材料,一边冷冷地说:“下周四下午2点,去派出所找杨警官接受处理,如果不去,后果自负。”

    “处理!”

    “学生不做作业还要罚站呢,殴打他人当然要接受处理,”韩朝阳收拾好笔录,接着道:“江小兰,江小芳,给我听清楚了,在此期间你们不得再来寻衅滋事。如果你们再来闹事,再辱骂乃至殴打张贝贝,到时候可不会像今天这么处理,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我的房子呢,这个家是我们的!”

    “房子的事刚才不是说过吗,不服气上法院,法官判给你们就是你们的,判给人家就是人家的,再不服气还可以上诉。如果判给你们,她不搬,你们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

    警告完江家姐妹,警告江家姐妹带来的人,处理好这起“警情”,上午半天没了。

    村里正在动迁,各种矛盾纠纷层出不穷。

    张国忠既要执行上级交代的任务,又不想被乡亲们戳脊梁骨,这个村支书不太好当,想到接下来少不了要麻烦韩朝阳这个新来的片儿警,硬拉着韩朝阳和许宏亮去他家吃饭。

    韩朝阳一样想跟村干部搞好关系,欣然前往。

    “张支书,上级要求警务室24小时有人,所里能安排我们三个人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三个人看上去不少,可是要值班要接处警,警务室不可能做到24小时不关门。村里不是设有治安联防队吗,您能不能安排两个人同我们一起值班。”

    走进张支书家,韩朝阳直言不讳地提出要求。

    张支书打开空调,坐下来苦笑道:“朝阳,村里是有联防队,不过那是纸面上的。上级要求各村组建义务联防队,什么叫义务,就是一分钱经费没有,没钱你说能办什么事,只能整一份名单交上去。”

    其它村没钱,朝阳村不可能没钱。

    摊位费、卫生费和村里那些沿街商铺的租金,一年至少上百万。

    警务室现在确实需要人手,没人什么事都干不了,想查查外来人员的居住证都忙不过来,韩朝阳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微笑着说:“张支书,我不是第一次来村里,对您这儿的情况多少知道一些。帮帮忙,就两个人,以后您这儿遇到什么事我随叫随到。”

    虽然眼前这位这是一个小小的片儿警,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张支书权衡了一番,突然笑道:“朝阳,既然你开了这个口,我没办法也要帮你想办法,两个是吧,回头我跟朱主任他们议议,想想办法应该没多大问题。不过这么一来其它工作必然会受影响。

    要不这样,我们把征收卫生费与办理居住证挂钩,外来人员再去你那儿办居住证,先让他出示缴纳卫生费的收据,一站式办公,所有问题全解决了。”

    搭车收费!

    韩朝阳被搞得啼笑皆非,考虑到这个问题很敏感,一脸无奈地说:“张支书,您这是想砸我饭碗。现在警察有多难干您不是不知道,如果遇上像江小兰江小芳这样人,因为帮你们收三五块卫生费这屁大点事,我真可能被扒警服。”21089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