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十七章 隐情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村干部不管事,但把双方当事人带到村办公室他们不能不帮忙。

    村支书张国忠还是有点威信的,扯着嗓子吼了几句,江小兰、江小芳姐妹和她们从婆家带来的人不敢再骂骂咧咧,有的在院子里抽烟,有的坐在会议室等着问话。

    公安只能处理打人的问题,擅闯民宅不太好过问,毕竟房子的归属存在争议。

    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对这个家务事又不能视而不见,不然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韩朝阳岂能错过这个机会,干脆把张支书和分管综治、民事调解的村委会委员解军拉到一楼左侧办公室,一起断这个令人头疼的家务事。

    按惯例,先问报警人。

    张贝贝似乎对村干部不是很信任,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她们一大早就带人闯进我家,百般辱骂,逼我搬走,说房子是她们的。房子明明是大舅留给我的,她们让搬就搬?我没答应,她们硬往堂屋里冲,我堵着门不让进,江小兰就动手了……”

    她不光带来证据,连播放证据的笔记本电脑都带来了。

    高清,画面很清晰,江小兰、江小芳姐妹动手打人的情况,堪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韩朝阳做完笔录,回头看看两位村干部,目光再次转移到她身上:“张贝贝,她们骂人打人肯定是不对的,不只是不对而且是违法。但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换作你,发现出生长大的地方一夜之间变成别人的家,你急不急?”

    “韩警官,您这是帮她们说话?”

    “我是想问问有没有和解的可能性,同时也是在为你着想。”

    韩朝阳可不想被她误会乃至被她投诉,循循善诱地说:“你一个人孤身在外,人生地不熟,面对这么复杂的财产纠纷,如果处理不好真可能吃大亏。当然,如果发生比今天更严重的事,我们公安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但那是事后救济。”

    “我不会原谅她们,不会跟她们和解的。”张贝贝深吸口气,态度非常之坚决。

    “既然你不愿意和解,那我只能公事公办,”韩朝阳抬头道:“伤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做伤情鉴定。说了你别生气,我看你这伤不是很严重。江小兰和江小芳是动了手,但情节显著轻微,我们只能对她们罚点款,够不上采取强制措施,更不用说追究她们的刑事责任。”

    “小张,听一句劝吧,韩警官真是为你好。你非揪住不放,韩警官只能罚她们的款,几百块钱是小事,罚款本身对她们来说是大事,她们会更气,肯定会变本加厉,到时候你怎么办?”

    张支书话音刚落,解军也语重心长地说:“我是看着她们长大的,她俩都不是省油的灯,把她们逼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得饶人处且饶人,放她们一马,也是为你自己着想。”

    “张支书,解主任,您二位觉得我原谅她们,她们就不会再来闹事?”

    这个问题把两位村干部问住了!

    这不是一般的家庭纠纷,这涉及到上百万的房产继承权,江小兰、江小芳姐夫岂能善罢甘休。

    这不关公安的事,韩朝阳放下笔沉默不语。

    张支书点上根烟,紧盯着张贝贝问:“小张,你大舅是立了遗嘱,临终前是把房子留给了你,但这房子是你大舅和你大舅妈的共同财产,你大舅妈不在了不等于就没她的份儿,所以在房子的归属这个问题上,我建议你考虑考虑,给她们一点,省得她们胡搅蛮缠。”

    “只要你愿意做出让步,我们村里可以帮你调解。”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韩朝阳抬头看窗外,继续保持沉默。

    让他倍感意外的是,张贝贝居然毫不犹豫摇摇头:“张支书,解主任,我的就是我的,一分也不会给她们,我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妥协。”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劝呢!”

    “这不只是我个人的意思,也是我大舅临终前的交代。”

    张贝贝把笔记本电脑转过来,点点鼠标,调出一张张照片,再次转到三人面前,恨恨地说:“我大舅妈是什么样的人,韩警官不清楚,您二位不可能不知道。她好吃懒做,连家务活儿都不干的,认识我大舅之前,日子真是过不下去,房子破破烂烂,江小兰和江小芳穿得像叫花子。”

    “你大舅妈是不太勤劳……”

    “我大舅跟她结婚之后,没享过一天福,农忙时在家种地,农闲时去工地做小工,晚上回来洗衣做饭干家务,现在的房子是他盖的,江小兰和江小芳是他拉扯大的,不光累死累活、省吃俭用把她们培养成人,还倒贴十几万风风光光让她们出嫁。”

    “结果呢,结果我大舅妈生病时家里没钱,她俩不管不问,甚至都不去医院看的。我大舅没办法,只能回老家管兄弟姐妹借。亲妈都不管,何况后爸!我大舅的病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结肠癌,做个手术就能治愈,还是因为没钱,又不好意思再管老家的兄弟姐妹开口,就是这么拖到晚期的!”

    张贝贝越说越激动,泪水滚滚而来。

    原来有这么多隐情,难怪她坚决不让步。

    韩朝阳暗叹口气,示意她接着说。

    “她们装着不认识我,其实我早认识她们,我小时候来过燕阳,她们小时候也去过我家。我大舅和大舅妈当时的条件您二位是知道的,可以说村里熟她们家最穷,我家虽然在农村,但在沿海地区,家庭条件比她们家好多了。”

    “她们每次去,都是大包小包的往回带。我妈每次来,不光给她们带衣服带吃的,还给她们钱。我妈图什么,当时谁能想到朝阳村的地和房子会被征用,真是把她们当亲戚,希望她们将来能孝敬父母,给我大舅妈和大舅养老送终。”

    张贝贝擦了一把眼泪,哽咽地说:“其实,我大舅和大舅妈结婚时是有生育能力的,这边计划生育管得没我们江省那么严,我大舅为什么不要一个亲生的,就是觉得家里本来就很困难,如果再要一个会影响她们。

    他风里来雨里去,省吃俭用,累死累活,生病都舍不得去医院治,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结果含辛茹苦地拉扯大两个白眼狼,自始至终没尽过哪怕一点赡养老人的义务。如果换作您二位,您二位会不会把房子留给她们?”

    “老余是挺不容易的。”

    张支书轻叹口气,沉吟道:“小张,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如果你愿意作出一点让步,作出一点妥协,在经济上你不会有任何损失,拆迁补偿只会比现在更多。这番话现在关着门说的,出了门我不承认。”

    韩朝阳糊涂了,忍不住问:“张支书,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土地集体所有,小张只继承了她大舅的房子,宅基地不好继承。她不是我们朝阳村的村民,所以拆迁补偿标准不一样。同样的房子,村民能拿到三四百万,她只有一百多万,只算房子,不算宅基地。”

    “江小兰和江小芳是村里人?”

    “户口在六队,虽然在市区买了房,但户口一直没迁走。”

    只要是村里人就好办,何况江家姐妹战斗力那么强悍,韩朝阳觉得村支书的提议不错,回头道:“张贝贝,张支书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认真考虑考虑,跟谁都可以过不去,为什么非要跟钱过不去,这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

    本来你只能获得一百多万拆迁补偿,如果和江家姐妹和解,至少能分到一半。

    原以为她会同意,没想到她居然不假思索地说:“韩警官,对不起,这不是钱的问题,她们既然不赡养老人,那她们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这孩子,怎么一根筋呢。”张支书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干脆起身走出办公室。

    解军见支书走了也想走,韩朝阳急忙一把拉住:“解主任,江二虎是怎么回事?”

    “江小兰江小芳虽然胡搅蛮缠,但不管怎么说也有胡搅蛮缠的理由,江二虎纯属浑水摸鱼,他爸跟江小兰姐妹的生父以前关系就不好,分家时闹得不可开交,甚至打过架。虽然是亲兄弟,分家之后老死不相往来,房子不管怎么分也轮不着他家。”

    解主任顿了顿,又补充道:“他现在占的那个铺面以前是小学,后来小学并走了,村里就改造成统一停放农机的地方。种地不赚钱,用机器的人也不用了,余秀水就把那几间房子买下来,添置手扶拖拉机、播种机之类的农机,给村里人打田播种。”

    韩朝阳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任劳任怨的农民形象,沉默了片刻,凝重地说:“张贝贝,毫无疑问,你大舅是一个好人,两个养女让他寒心甚至绝望。把房子留给你,说明他非常疼爱你,希望你能过得更好。作为晚辈,你不应该让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担心。再考虑考虑张支书的提议,给她们仨瓜俩枣,省得她们再胡搅蛮缠。”89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