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十一章 身不由己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深夜11点多,花园街派出所依然灯火通明。

    一小时前,所里根据社区民警管稀元提供的线索,组织值班民警和加班的办案队、防控队民警、辅警及协勤,成功捣毁一个地下赌场,缴获赌资四十多万元,带回参赌人员十九名。

    办案队人手不够,值班民警全在各自办公室询问被带回来的赌徒,羁押室里还关了好几个。

    现在虽然没依法创收任务,但有破案指标。

    事实上关于破案指标,市局和分局两级也曾按照公安部的规定取消过,通过其它方式考核基层所队干得好不好、到底有没有成绩。但施行不到两年,基层所队扛不住了。

    有打击任务的硬指标,至少心里有个底,完成任务就行了。

    如果按照市局之前施行的那套考核办法,心里一点底也没有,稀里糊涂就被排到最后。公安是一个非常注重荣誉的集体,谁也不想成为倒数,于是打击任务的硬指标又有了。

    刚刚结束的行动战果很大,为下半年的工作开了一个好头。

    刘所很高兴,看着把一个赌徒带进办公室询问的吴伟,抱着双臂笑道:“老关,管稀元算锻炼出来了,再过几年应该能独当一面。吴伟这小子也不错,要不是他动作够快,跳窗的那个不知道跑多远了。”

    “老顾大意,出发前我还问过他有没有后门,有没有窗。”教导员递上支烟,掏出打火机帮所长先点上。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不管怎么样,该抓的全抓回来了。”刘所今晚心情不是一两点好,如果换作平时,不管带队的老顾是不是副所长,他一样会大发雷霆。

    教导员笑了笑,转身道:“时间不早了,明天上午你还要去区里开会,先回去休息吧,这儿我盯着。”

    “不着急,不回去了,晚上就住所里。”刘所一连吸了几口烟,又问道:“老关,韩朝阳晚上怎么没参加行动?”

    “朝阳警务室辖区发生两起警情,其实也算不上警情,先去东明新村帮人家抓蛇,紧接着又去朝阳村调解民事纠纷,抽不开身,我就没让秀娟通知他。”

    “帮人家抓蛇,抓到没有?”

    “抓到了,听秀娟说是条大蟒蛇,有四米长,碗口那么粗,是一个女业主养的宠物,可能是没关好,跑人家去了,把一个老太太差点吓出心脏病。不过蛇不是韩朝阳抓的,他哪有这个胆。”

    意料之中的事!

    对于抓不上手、粘不上墙的韩朝阳,刘所根本不抱任何期望,下意识问:“那是谁抓的?”

    “除了消防队还能有谁,”教导员反问一句,轻叹道:“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好,如果他不在朝阳警务室,因为这两件屁大点事我们至少要派出一台车,派一个民警过去。”

    “不提他了,一提就来气。”

    ……

    就在所长和教导员议论韩朝阳之时,韩朝阳正同老徐一起在朝阳河边巡逻。

    兼任“河长”其实没什么,天这么热,警务室又没空调,根本睡不着,与其说是巡逻,不如说是出来纳凉。

    在河边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已经回家了,吹拉弹唱的大爷们也回去休息了,河滨路上看不见几个人,只有停在路边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私家车。

    “朝阳,你高考时怎么想起报考音乐学院,怎么想到去学音乐的?”老徐对身边这位上司还是比较满意的,很好说话,非常好打交道,不像之前跟的那位,明明不是领导却搞得像领导似的。

    “报考音乐学院也算不上有多爱好音乐,主要是我妈担心我考不上好大学,想让我跟她一样当教师,艺术生的分数线比较低,我从小又是在学校长大的,跟隔壁宿舍的音乐老师学过音乐,也算有点特长,就这么报考了。”

    “那你怎么不去当音乐教师?”

    “此一时彼一时,等我毕业人家已经不要音乐学院的毕业生了,只招师范生,还要有教师资格证。反正要学要考,我又不想回老家,就这么稀里糊涂考了警察公务员。”

    想到正在念大三的儿子,老徐禁不住问:“你是怎么考上的?”

    韩朝阳回头看看身后,轻描淡写地说:“买了点培训材料,报了个公考培训班,学了几个月就去考,就这么考上了,没那么容易但也没那么难。”

    “我是说招考时对专业难道就没有要求?”

    “有啊,所以我没报对专业有要求的职位,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我们这一批非公安专业的人多了,有学中文的,有计算机的,还有学设计的。”

    原来公安局也招非公安专业的毕业生,老徐想想又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在燕阳工作,有没有想过在燕阳买房?”

    这是一个很现实同样很沉重的问题,韩朝阳暗叹口气,五味杂陈地说:“凭我这点工资肯定买不起,我爸我妈想买,他们让我看看有没有便宜点的,有没有合适的,想帮我先凑个首付,剩下的慢慢还。”

    可怜天下父母心。

    想到人家的父母,想到自己一样有儿子,老徐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儿。

    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韩朝阳的手机突然响了,这次不是警务通,而是他个人的手机。

    “苇哥,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刚回来,晚上跑了个场。”

    听到师兄的声音,韩朝阳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不禁笑问道:“去哪儿了,跑什么场?”

    “婚宴,拉了几个曲子,吹了会儿萨克斯,人家挺满意,还留我们吃饭,以前光看着人家吃,没想到今天还混了顿饭,吃了顿大餐。”

    “典尚咖啡厅是玲玲去的?”

    “我被婚庆公司叫去了,咖啡厅那个场子只能让她去。放心吧,我跟经理打过招呼,人家挺照顾的,去咖啡厅消费的又都是有品位的成功人士,不是鱼龙混杂的歌舞厅,不会有事的。”

    “没事就好。”

    大半夜的,康苇没事不会打这个电话,跟师弟也无需绕圈子,直言不讳地问:“朝阳,周末有没有时间?婚庆公司说周末还有一个婚宴,想让我去,玲玲又要在琴行教孩子们练琴,典尚咖啡厅虽然钱少但能长久,我分身乏术,你能不能帮我再去救个场。”

    师兄太不容易了,韩朝阳很想帮忙,但现在不是以前,只能无奈地说:“苇哥,我真走不开,天天呆在警务室,都不知道要呆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休息。”

    “实在没办法?”

    “没办法,除非辞职。”

    “走不开就算了,千万别辞职,考上公务员有份正式工作多难,好好珍惜吧。我这儿是小事,大不了去师范大学找个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