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九章 “神经病”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森林公安要把蛇送走,“蛇美人”果然急了!

    顿时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打电话,找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朋好友,甚至声称要找律师。

    韩朝阳火了,转身道:“张经理,我不只是我们公安的事,也不只是你们物业的事,把联系上的业主委员会代表都请过来,或干脆开个业主大会,东明新村是业主们共同的家园,请大家伙儿坐下来讨论讨论,小区里到底能不能养蛇!”

    胡搅蛮缠是吧,看你怕不怕左邻右舍的舆论压力。

    张经理反应过来,立马站起身:“行,我这就去让前台给业务主们打电话。”

    对付这种没公德心的人,光小区业主的舆论压力是不够的,韩朝阳掏出手机,一边装着翻找电话号码,一边接着道:“《燕阳晚报》记者前几天正好去我们所里采访过,请我们提供新闻线索,这也算一个热点,可以请记者过来采访。”

    韩朝阳唱红脸,姜长贵很默契地唱起白脸,语重心长地说:“陶小姐,我建议你别把事情搞大,搞大对你真没好处,到时候不光要接受处罚,还要承受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不值当,真不值当。”

    派出所又没权处罚,真要是处罚那也是森林公安分局的事。

    老徐也不想这么僵持下去,举着执法记录仪说:“陶小姐,蛇是你从小养大的,有感情,我知道你舍不得,但养蛇确实违法。听我一句劝,送动物园吧,送动物园挺好,有人帮你照顾,有时间你还可以去动物园看它。”

    “是啊是啊,你想什么时候去看就什么时候去看,真没必要把事搞那么大。”物业公司是靠收物业费维持的,张经理不想得罪业主,再次坐到桌边打起圆场。

    舆论压力真会逼死人,“蛇美人”意识到再胡搅蛮缠不会有好结果,只能擦干眼泪哽咽地问:“韩警官,姜警官,把岩岩送到动物园我真可以去看?”

    “当然,我可以帮你跟动物园打招呼。”

    ……

    事情终于得到解决,做完所有笔录,让当事人签完字,韩朝阳终于松下口气。

    为了这破事搞了三个多小时,执法记录仪的内存几乎用完了,回到警务室天色已大暗。按规定下午的视频要保存起来,防止当事人过段时间想想不服气又胡搅蛮缠,去所里存太麻烦,而且耽误时间,韩朝阳干脆把视频存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

    存完视频用手机上传今天的笔录,刚上传到一半,许宏亮回来了。

    人家是送电风扇和电视机来的,没电风扇晚上会热死,没电视晚上会闷死,老徐非常积极,不用韩朝阳开口就跑出去帮着搬。

    光有电器不行,还要有拖把线。

    许宏亮提议道:“朝阳,搞好没有,搞好一起去吃饭吧,顺便买两个插座。”

    韩朝阳刚抬起头,老徐突然问:“买插座,怎么报销?”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分局把派出所的经费卡得特别死,所里没“小金库”,警车加油用油卡,去外地查案或抓捕用公务卡,警车坏了需要维修必须去分局指定的汽修厂,先打报告,先是所长签字,然后分局装材科乃至分管领导签完字,所有手续办完汽修厂才给修,修完直接跟分局结账,与派出所没关系。

    韩朝阳只是一个社区民警,而且现在还不是很“正式”,根本没资格拥有公务卡,就算有公务卡,用公家的钱去买插座,报销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他权衡了一番,沉吟道:“老徐,要不你去后面看看,问问社区服务站有没有闲置的插座。”

    “也是啊,我去问问。”

    “靠山吃山”,社区警务室遇到什么困难当然要找社区,老徐前脚刚迈出后门,警务通手机又特么响了。

    “音乐家,朝阳村南街的川味饭店有群众打110报警,报警人说了一大堆都没说清楚怎么回事,指挥中心让我们去现场看看,那是你辖区,赶紧过去看看吧。”

    又是陈秀娟,又有警情!

    晚饭一时半会儿吃不成了,韩朝阳应了一声只能拿起装备招呼老徐一起出警。

    朝阳村就在社区服务站前面,村里道理四通八达,最热闹的当属南街、北街和东街、西街,虽然不知道川味饭店的具体位置,但也不是很难找。

    二人开着电动车赶到现场,只见饭店门口聚满看热闹的村民和租住在村里的人。

    一个身材娇小、容貌秀丽的女孩儿正吟着泪跟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理论,一听口音就知道女孩是南方人。男子说得是本地话,显然是本地人,一看他的衣着就知道是这个饭店的老板。

    “110来了,公安来了,二虎,别骂了。”

    “骂怎么了,我就骂了,不要脸的小-婊-子,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当我江二虎是谁,当我们朝阳村是什么地方!”

    饭店老板挥舞着胳膊,吐沫横飞。

    女孩儿站在门边楚楚可怜,但丝毫没退却的意思。

    韩朝阳挤进人群,大声道:“江二虎是吧,我是花园街派出所的,有话为什么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骂人?”

    “警察同志,不是我要骂人,是她找骂!”

    “警察同志,这个店面是我的,他既不交房租也不搬走,还骂我,还说要找人打我,您要给我做主啊!”女孩的泪水滚滚而流,真有那么点我见犹怜。

    一个南方人居然跑到这儿管本地人收房租,韩朝阳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一边示意老徐维持秩序,一边问:“是你打的110,是你报的警?”

    “嗯。”

    “你叫什么名字。”

    “张贝贝,这是我。”

    “警察同志,你看看她的,明明是江省人,跟我们朝阳村八竿子打不着,突然跑过来说我这房子是她的,要管我收房租,要我搬走,天天来,一到饭点就来,不让我做生意,你给评评理,你说我气不气。”

    过去几个月不是白见习的,韩朝阳回头狠瞪了江二虎一眼:“我问你了吗,先进去,一个一个说。”

    “警察同志,她真是神经病!”

    ………

    ps:好几位书友在书评区问为什么不能打赏,牧闲感动感激!

    解释一下,的书要签约之后才能打赏,合约已经寄过去了,估计再有两天就可以,再次谢谢大家。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