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三章 辅警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去朝阳警务室要干些什么需要列清单吗?

    社区民警工作职责就挂在墙上,一条条一款款看上去很多,想真正落到实处没那么容易,但总结起来也就是社区人口管理、社区安全防范、社区治安管理、情报信息收集和服务群众。

    韩朝阳腹诽了一句,无精打采地走出办公室,来到值班时住的宿舍,洗澡,换上便服,把换下的警服塞进塑料袋,收拾好一切拉开门准备下楼,眼前出现一张灿烂的笑脸。

    “韩哥,今天我休息,我送你回去拿东西。”

    许宏亮,22岁,本地人,同吴伟一样是警校生,毕业时自知不一定能考上警察公务员,就通过公开招聘进了城东分局,被安排到花园派出所当辅警,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准备参加明年的公考。

    名副其实的“拆二代”,据说他家拆迁时不光给了三套房,还给了200多万现金补偿!

    有房有钱,人长得不难看,独生子女,没人跟他争家产,干什么不好,偏偏跑来当在老百姓眼里跟临时工差不多的辅警。他在所里拿到的那点工资,估计只够他开车上下班的油钱。

    韩朝阳觉得这个单位的人都不正常,不过眼前这位无疑属于不讨厌的不正常人。

    都说辅警和协勤没地位,说什么派出所“机关化”、正式民警“贵族化”,别人韩朝阳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仅不是“贵族”,甚至比辅警和协勤更没地位。

    从第一来报到,刘所就没给过好脸色。

    教导员和五位副所长虽然不像刘所那样,但对他的态度同样好不到哪儿去,连杨涛那个师傅对他都是爱理不理的,说起来应该“传帮带”,结果有什么问题高兴说几句,不高兴像什么没听见一般,再追问会很不耐烦,搞得韩朝阳非常尴尬,后来干脆不问了。

    办案队的全是“精英”,一个比一个拽,一个比一个忙,从眼前过他们都当没看见。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倒是挺看重吴伟的。

    这边刚报到他们就跑刘所和教导员那儿要人,听说要去办案队,吴伟像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不已,又是立正敬礼,又是鞠躬感谢,又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辜负领导期望,绝不给办案队丢人,一定要干出个样子,请领导看他今后的表现。

    一想到那献媚的样子,韩朝阳都替他觉得丢人。

    内勤一样牛,跟领导似的整天挑刺儿,这张发票没贴好,那份笔录有问题,有话不能好好说,摆出一副领导架势别人就当你们是领导?

    理论上社区队的老管他们才是真正的同事,但也仅仅是同事,表面上说说笑笑,背后不知道说过多少闲话,“音乐家”这个绰号就是从他们那儿传出来的。

    领导和普通民警对自己这个新人的态度如此,在领导和其他民警手下干的辅警和协勤对他的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儿去。除了眼前这位几乎没人当自己是一个正式民警,几个跟所长、教导员走得比较近的老资格,甚至像对待刚来的协勤一样使唤起来。

    你们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们呢。

    韩朝阳早习惯了,把份内事干完,下班之后谁认识谁。

    韩朝阳提着塑料袋一边往楼下走,一边不无自嘲地说:“别跟我走这么近,我现在是破罐子破摔,破鼓众人捶,跟我走太近领导看见会怎么想。”

    许宏亮上警校时去另一个派出所实习过,现在又是花园派出所的辅警,算算在派出所已经干了近两年,什么事都遇到过,什么人都见过,之前唯独没遇到没见过韩朝阳这么倒霉的。

    他回头看看身后,不动声色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他们不一样,干辅警只是权宜之计。明年再考一次,能考上最好,考不上立马辞职,我才不会当一辈子辅警,才不会跟吴伟那样为穿身警服折腾到三十多岁。”

    “明智!”这就是共同语言,韩朝阳禁不住笑了。

    开宝马上班太张扬,所长看见会非常不高兴。

    许宏亮每天上班都把车停远远的,韩朝阳跟着他走到斜对过的银行门口,拉开车门把塑料袋扔进后排,旋即拉开副驾驶门问:“宏亮,昨晚相亲了?”

    “你怎么知道的?”半天爆晒,车里估计有50度,许宏亮没急着进去,先点着殷勤打开空调,同韩朝阳一起走到银行大门处的空调风机下,递上支烟。

    “昨天出警时听老徐跟我师傅说的。”

    “他消息倒挺灵通,可能是在值班室接电话时被他听见了。”

    派出所就是一个小社会,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喜欢拍领导马屁的,有为了表现打小报告的,比如吴伟。

    一样有喜欢八卦的,尤其那些工资不高,工作强度也不高的辅警和协勤。

    谁人背后没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

    韩朝阳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不在乎这些甚至很是不屑,懒得评论四十多岁一事无成只能在派出所当协勤,那点工资连养家都困难还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徐,而是不无好奇地:“相得怎么样,姑娘好不好看,有没有感觉?”

    “没戏,本来我就不打算去,这是被我妈逼得没办法才去的。”

    “不好看,没感觉?”

    “人长得倒是蛮好看的,身材也好,工作也不错,所以人家有种优越感,很现实的,瞧不上我。”感觉车里应该没那么热了,许宏亮掐灭烟头招呼韩朝阳上车。

    “你家条件多好,你又一表人才,她凭什么瞧不起你?”韩朝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身边这位各方面条件真是太好了。

    许宏亮系上安全带,苦笑道:“她在银行上班,看不起我这个辅警,饭没吃完就跟她妈说不合适,说我连份正式工作都没有。”

    “辅警不是正式工作吗,你也是有编制的,再说你又不靠辅警这点工资活。”

    “我的韩哥,你让我怎么跟她解释?”许宏亮拍拍方向盘,不无沮丧地说:“我总不能跟她说辅警和协勤不一样,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临时工。我是区委区政府批给分局的编制,是经过笔试、面试、体能测试和政审招聘进来的,基本工资和社保走区财政,财政局直接打卡上,发放的时间和其他事业单位同步。”

    “为什么不能说?”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这样虽然看上去挺正规,和人社局签过合同,工作证在省厅报过备,还有省厅制作发的执勤证,但说到底还是个临时工,不是行政编制,也不是事业编制,而是编外临聘。”

    编制有那么重要吗,我还不想干了呢,只是暂时没找到更好的去处。

    韩朝阳暗暗嘀咕了一句,鼓励道:“这只是暂时的,好好复习,明年好好考,考上之后看谁还敢瞧不起你。其实所里没人瞧不起你,他们是羡慕你妒忌你,他们真正瞧不起的是我。”

    “朝阳,既然说到这儿我就不跟你来虚头巴脑的那一套,”许宏亮突然话锋一转:“上午的事我听说了,你要去朝阳警务室。我找过教导员,他同意我跟你一起去。你学习好,又有经验,一考就考上了,指点兄弟,拉兄弟一把。”

    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份正式工作。

    可是为什么非要一份所谓的正式工作,坐在价值50多万的宝马轿车里谈一份累死累活才拿那点工资并且很难获得晋升的工作,韩朝阳觉得很荒唐,但还是一口答应道:“没问题,我用过的那些培训教材全在,知识点全标注过,你先看,有什么看不懂的尽管问。”

    “谢谢。”

    “自己兄弟,说谢有意思吗?”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