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54.第一部电影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二月的海滨城市海风甚是凶猛, 即便在酒店的房间内, 程真也能听到窗外的风声呼啸, 然而她却没有感到有丝毫寒冷, 因为此时她在梦中正睡在一群猫之中。

    猫咪们奶奶又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而挤在它们之中,比盖着毛毯还温暖。小起司的毛最敦实有弹性,雪球的猫最长最光滑, 矮萌萌的毛又软又柔,而阿吉……公猫死开!

    程真换了个位置,靠在矮萌萌身上继续睡, 这时却隐约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 她瞬间抽离回到了现实中来, 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 才清晨五点, 谁会这么早?

    程真下了床,走到酒店的房门前, 透过猫眼,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神秘的男人,带着黑墨镜黑口罩,她心头一惊,即便看不到他的脸, 光从他的轮廓, 她也知道, 那个人正是何潇远。

    凌晨走, 明日一早到,这也太早了吧!

    程真立刻打开了门:“你……”话还未说完,那个人已经闯了进来,瞬间把门紧紧关上,一下子狠狠将她抱紧在怀里,紧到她险些要窒息,他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寒气,2月的凌晨有多冷,程真也能想象到,反手也温柔地抱紧了他,只是为了给他些温暖。

    “程真,你说你是不是胆肥了,连你老板都敢拉黑!不怕我开除你吗?是想气死我吗?”

    “明明是你在气我……”程真小小的身体缩在何潇远怀里,弱弱地反驳道,“什么都瞒着我。”

    何潇远低下头看着程真的小脸,笑了笑:“我都瞒你什么了?”

    “你调查戴枫楠的事。”

    “她的事我只是不想让你心烦,我自然会帮你解决。”

    “为什么不是我们一起解决?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什么都不让我知道,不让我参与,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保护。”

    何潇远心头一软:“傻瓜,你本来就比我小那么多,我当然要保护好你,照顾好你。”

    “我不比你小,起码,我心理年龄起码不比你小,你说过你要娶我的,我们以后面临的不止是这些,还有更复杂的生活,我想跟你一起承担,你懂不懂啊,何潇远!”

    程真之前每每听何潇远谈论到嫁娶之事,基本上都是害羞地闪躲,这是她第一次正面地与何潇远提到此事,他没想到程真竟然如此认真地看待两个人的未来,心中不由得有些动容,叹了口气:“你不是傻瓜,我才是,我懂了。”

    这时程真才发现自己只穿着单薄的睡衣,而何潇远还抱着她不放,能明显感受她的曲线和透过衣服的温度。

    程真有些害羞地从何潇远的怀抱中蹭出来,回身找了件外套穿上:“饿不饿,一定没吃饭吧,我估计卖包子的小店开门了,我去买两个包子回来。”

    何潇远却瞬间再次将程真拥入怀中:“不许去,留下来陪我,哪怕多骂我几句也好。”

    程真脸蓦然通红:“别闹,先吃饭再说。”

    “没时间了,我再待10分钟就走,八点的返程飞机,我骗我老爸出去和朋友喝酒,回去不能太晚。”

    程真这才意识到,他说的看她一眼就走,真的是看一眼就走。

    程真想到好不容易见到的人,还有几分钟就要离开,气得眼泪漫上了眼眶:“你是不是傻?这么匆忙还来看什么啊!有意义吗?老实在家过年不好吗?”

    非要出现又突然消失,惹她伤心。

    “当然有意义。”何潇远帮程真擦拭着眼泪,“我要当面罚你,让你以后再不敢耍小脾气。”说着他狠狠吻上了程真的唇,像是侵犯一般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丝毫没有怜惜又狂热的吻,那吻与平时何潇远的文艺形象差别太大,简直就像个莽夫,让程真险些窒息,却又有些沉溺。

    久久,何潇远才松开了程真,看着她红肿又可怜的嘴唇,心疼地抚了抚:“知道错了吗?”

    程真倔强地瞪了他一眼:“明明是你该知道错了,避免下次被拉黑,好好反思一下。”

    “ok,”何潇远看了一眼表,“再反思5分钟我就走。”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又何况是短短的五分钟,虽然程真不想何潇远离开,可是也不想他误机。何潇远用打车软件叫的车已经快到酒店门口了,他依依不舍地走出了程真的房间,甚至不敢再回头多看她一眼:“别送我,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嗯……”

    然而这一幕还是让最不想被看到的那个人看到了。

    何潇远一抬头就看到了拎着热腾腾包子从外面回来的白秋悟,他是做梦也没想到白秋悟会起得这么早,更没想到白秋悟明明有助理,还自己买包子。

    白秋悟看着神色慌张的何潇远也是一愣,在看看一旁双唇微红,头发没梳脸没洗的程真,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俩这是……艾玛!”白秋悟立刻捂着自己的眼睛,又顺着手缝偷瞄,“我这是不是一不小心捕捉到了个大新闻啊?”

    “这都是幻觉。”何潇远说着瞬间低着头从白秋悟身边绕过,并矫捷地顺走了他的包子。

    “幻觉还带抢人家包子的?流氓的幻觉吧!”白秋悟回头看着程真,叹了口气,“真儿啊,可得好好管管你男人,家教可重要了呢。”

    程真看着白秋悟尴尬地笑了笑,“啪叽”关上了门。

    程真与戴枫楠的事立刻成为了第二天的头条新闻,《戴枫楠直播打农药撞车程真,被怼到哭》。

    那篇文章的角度非常片面,全篇描述程真如何欺负戴枫楠,说话如何不留情,甚至将程真嘲讽戴枫楠“没办法,谁叫炮车比你会玩呢?”的截图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一些人根本不懂得王者荣耀,也没看视频,直接对程真开骂,喷她不尊重前辈,喷她素质低。

    然而一些比较有耐心看完了整个视频的人则表示,是戴枫楠先找茬的,而程真作为一名女明星,完全看不出来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简直可以够格当个专业的游戏主播了,这波打脸简直爽到爆,纷纷表示路转粉。

    何柠柠知道戴枫楠的团队如此下作带节奏,自然也不客气了,全力护着自家艺人,利用多个营销号将此事的重点转移到,“程真国服花木兰”,“操作吊打职业选手”这两个关键点上,至于两个人互怼的部分没有强调戴枫楠先咄咄逼人,而是从另一个角度说戴枫楠何潇远程真本就关系很好,大家不过是在开玩笑,而背地里却将戴枫楠人缘差耍大牌演技开始失去灵气的稿子,发得全网都是。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戴枫楠与程真这算是彻底撕破脸了,而戴枫楠与何潇远在新剧播出时,炒cp的事也基本宣告不可能了,这足以证明,何潇远看待程真,要比看待自己的新剧更重。再加上游戏中何潇远的明显放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揣测何潇远与程真的关系。

    何潇远的女友粉真正感觉到了危机,杀到程真微博下大骂,而程真的微博下早就被戴枫楠的粉丝驻扎,一时间乌烟瘴气地不忍直视。

    吃着工作餐的白秋悟看着一旁的程真盯着手机发呆,蓦然抢过她的手机:“别看了,看他们逼逼那些臭氧层子有啥意思,影响食欲,有这时间不如带哥上上段。”说着点开了程真手机中的游戏,“正好我吃完了,咱俩来一局。”

    程真知道白秋悟是在安慰自己,心中有些暖,笑道:“好啊,你什么段位。”

    “白银,打一个月也没上黄金,我想要那个皮肤。”

    “……”这么菜的……

    但是程真是谁,她可是娱乐圈第一电竞大腿,还有她带不动的人?程真立刻开了一个青铜小号带白秋悟,却万万没想到,白秋悟简直就是娱乐圈第一电竞毒瘤,若是星星有负,她现在应该已经掉段了。

    然而白秋悟仍然士气高昂:“真儿,再来一局,我已经逐渐掌握蔡文姬的技巧了,只怪这个英雄太难了!”

    蔡文姬都觉得难,怕是这个选手已经基本废了。

    程真连忙找了个借口拒绝道:“秋悟哥,不好意思,状态不行,要不咱们改天继续可好?”

    白秋悟的眸子蓦然浮现出一层水光:“再打两局嘛,就差一点了。”

    差一点个鬼啊,你都掉到青铜了大哥!

    “要不你把手机给我吧,我今天下午没戏,我替你玩。”

    白秋悟有些不好意思:“我哪能把你当代练啊,再说有苦我们一起承担!”

    你不在就没有苦了,谢谢!

    程真好说歹说终于拿到了他的手机,她回到酒店房间,躺在床上开始帮白秋悟上段,没有白秋悟在,她仿佛脱离了诅咒,终于发挥出正常的水平,连胜了十几局,很快就帮白秋悟爬上了黄金段,只是玩游戏太久,眼睛有些酸涩,不知不觉就这么睡着了。

    梦中的程真再次来到吸猫会所,她刚睁开朦胧的睡眼,就看到了吸猫会所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他头上顶着五颗星星,是稀有客人,而当程真看清楚他的脸事,大惊,竟是鲍承业!

    鲍承业——香港殿堂级名导,拍枪战片的鬼才,他的作品部部经典,他与崔从宪有些像,一直坚守在本地电影市场,可惜香港电影的没落让他近几年的名气远不如来内地发展的其他香港导演,然而他却似乎并不在意,依旧专心于自己的港式电影。

    “这鸡猫额,是你们这里的吗?”鲍承业操着浓重的港普,拿着手机问主人大叔,而那手机中播放的视频,正是程真的海草舞。

    “先生,是我们这里的猫,你看,就是它。”说着主人大叔将程真从猫窝里抱了出来。

    鲍承业看到程真眼前立刻一亮,接过那只橘猫,兴奋地说:“没错,就系它嘞!”

    成吨儿被第二个五星稀有客人点名的事立刻传遍了整间吸猫会所,由于最近海草舞视频带来的流量,程真的排名一直稳步向前,已经挤进了前五,若是再加一个五星客人,怕是前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这意味着成吨儿很快即将与黛富妮儿索菲娅并肩一战,一决高下。

    黛富妮儿不知何时已经从角落里跑了出来,其实程真早已开始怀疑黛富妮儿与戴枫楠的关系,所以最近看它越发不顺眼起来,只是,她也没有证据,可是崔从宪撸完黛富妮儿之后就决定来大陆拍戏,并选择戴枫楠作为女主角,这应该不是巧合。

    黛富妮儿不愧是排行榜第一喵喵,打滚卖萌简直是一把好手,就连擅长撒娇的矮萌萌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鲍承业自然也注意到了这只颜值出众的猫,他将程真轻轻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开始抚摸黛富妮儿的背毛:“哇,这鸡喵好漂酿啊!它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几明它吗?”

    “不可以啊先生,我们吸猫会所的规定,一个客人一次只能撸一只猫。”主人大叔耐心地回答。

    “那怎么办啊……”鲍承业明显有些犹豫。

    程真大惊,这是客人要被抢的节奏?上一次黛富妮儿已经抢走了崔从宪,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再错失机会!

    程真立刻在沙发上仰躺,只是她并不是打滚,而是回忆着海草舞的动作,在没有人类帮助下,跳了起来,只是程真的橘猫基因太可怕,虽然她吃得并不多,却已经肥成了一颗球,她的四肢动起来非常困难,跳了几下已经呼哧带喘。

    “它、它在自己在跳舞?!”鲍承业大惊。

    黛富妮儿突然也倒在了地上,将肚皮朝天,开始舞动四肢,可怕的是黛富妮儿本就没有程真体脂率高,而她本身又会撒娇,身体柔软极了,跳得比程真好看几十倍!

    “它、它也会跳?”鲍承业受到了二次惊吓。

    程真本以为这次她彻底输了,谁知道鲍承业却抱起程真:“还是这鸡吉猫蠢一点,我还是点它吧。”

    程真第一次发现被称为蠢,原来是一种变相的夸赞,她享受地躺在鲍承业的怀里,高高在上地白了黛富妮儿一眼。

    鲍承业的普通话很烂,说起来非常费劲,在只有他和成吨儿一人一猫的时候,他便开始讲粤语,程真虽然学唱过粤语歌,也学过几句简单地问候语,但是实际上还对这方言苦手的阶段,鲍承业说十句,她能听懂两句已经不错了。

    不过还好猫本来就不需要听懂人类讲话,她只要卖萌就行了,抓球,舔毛,咬尾巴!鲍承业被她逗得哈哈大笑,甚是满意。

    正当程真用尽浑身解数讨鲍承业欢心的时候,耳旁却突然传来一阵手机的铃声,并不是鲍承业的手机,程真像是被什么力量突然吸走,她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她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而响铃的手机就在她耳旁。

    可恶……好不容易弄到的稀有客人,怎么被打断了?该不会不生效吧!

    如果生效就意味着她很快就可以与名导合作了,那将会是程真的第一部电影。耳旁的手机声依然响着,程真看到屏幕上写着“何潇远”三个字,心头一动,怒气也散了大半,自然而然就接起来,因刚睡醒而软糯的声音也甜了几分:“喂?”

    而那头却是一阵沉默,但却依稀能听到呼吸声。

    “何潇远?怎么了?说话啊!”程真含羞一笑,“想我就直说。”

    “程真,”何潇远的声音严肃而冷漠,“你手机为什么关机?”

    “关机?我什么时候关机了?我这不接你电话呢么?”程真说着突然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突然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手机,吓得差点扔出去,那并不是她的手机,却是白秋悟的,她的手机因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程真,你知道我联系不上你有多担心你吗?我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白秋悟,但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而且你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程真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解释:“你别误会,我没跟白秋悟在一起,我的手机只是因为打农药没电了,今天下午白秋悟有戏要拍,我休息,他就让我帮他打一下农药,上一下段,我才拿了他的电话!”

    其实何潇远也自然是愿意相信程真的,只是刚才的一幕真的让他有些急火攻心,听她那副认真的样子,他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帮他打农药?”

    “嗯,他想上黄金段,我本来是带他打的,但是实在带不动,我想我代打会比较省事,就……”

    “好了,别说了,我相信你。”听到程真说到这里,何潇远当然再相信不过了,一是他可以查找程真与白秋悟的历史战绩,二是……白秋悟那家伙,确实谁也带不动,“其实我打电话是要跟你说件事,我跟导演商量好了,后天空出一天,我带你去见个人。”

    “见个人?”程真脸蓦然一红,咽了咽口水,“谁?”

    该不会是何潇远的父母吧,他是不是也太操之过急了……

    “鲍承业鲍导。”

    “鲍导?”程真一愣,又是一喜,没有影响,鲍承业果然出现了!

    “他想见见你,谈下一部电影合作的事。”

    “何潇远,该不会是你帮我联系的吧?”虽然程真知道那是吸猫会所的作用,但是想想如果不是何潇远做工作,鲍承业又怎么会通过何潇远来联系她呢?正常来说不是应该联系何柠柠吗?

    “公是公,私是私,我还不至于因为我们俩的关系,就跟何柠柠抢活干吧?确实是他主动联系的我,似乎是一个他熟悉的武术指导推荐的你,因为我在香港待过,我们两个沟通没障碍才找到我的,明白了吧,我是翻译!”

    程真想起鲍承业蹩脚的普通话,也的确联系何柠柠不如联系何潇远来得方便,只是竟然是武术指导推荐的她?程真蓦然想起来自己拍《清欢一曲》时的武术指导老师中确实有一位资历颇深的是从香港请来的专家:“应该是袁老师推荐的。”

    “你管是谁推荐的呢,能推荐你是认可你,你没那个实力凭什么推荐你。”何潇远说出来这话,似乎比程真还得意。

    “鲍导这事确定吗?不会只是试探试探我吧,最后不选我吧?”

    “不会的,基本上没有一个新人演员能让鲍导特地约来见面,他肯定是诚心要用你的。”

    “真的吗?!”程真惊喜地险些从床上滚下来,“那柠柠姐不去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直接签合同吧!”

    “签合同?那也得等我们先了解一下剧本和拍摄环境的那些问题再说,你以为当打女拍动作片容易啊,搞不好全是伤。”

    “没事,受点伤我无所谓的。”

    “我有所谓!”何潇远脱口而出,惹得程真心怦怦跳,他叹了口气,“具体看情况再说吧,到时候一切听我的。”

    程真也没办法不听他的,他是翻译嘛……

    见面的当天,程真特地穿得一身相对中性的打扮,张扬自己身上的飒爽英气,鲍承业没有吸猫会所中所看到的那么和蔼可亲,而是一脸严肃,让程真不免有些紧张。

    鲍承业坐下后无视了他们中间的何潇远,直接对着程真说了很长一段话,程真自然没怎么听懂,求助一般看向了何潇远,而鲍承业却蓦然切换了普通话模式:“听不懂?”

    “嗯。”程真有些羞赧地点点头,“不过鲍导,我可以学的,我学东西很快的!”

    鲍承业又对何潇远说了一大串,何潇远十分轻松地对程真笑了笑:“不需要你学这些,鲍导也经常和外籍工作人员合作,他只是很惊诧,你明明听不懂粤语,为什么粤语歌可以唱得那么标准,郑榕的广州平安夜演唱会鲍导也去了,他听你跟观众打招呼的那几句粤语说得非常标准,还以为你是广东人。”

    “是郑老师的助理教得好。”程真谦虚地回道。

    “你确习学东西很快嘛。”鲍承业终于露出了一些微笑的模样。

    经过了解,程真知道了自己的角色其实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角色,2小时的电影,大概只有20分钟不到的戏份,但是确实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是一位从大陆来港的女杀手,所以既要求普通话地道,又要粤语说得好,这样的女演员自然不少,但又要能打的就少之又少了。

    虽然20分钟不到的戏,却都是高难度的动作戏,枪战、跳车、徒手搏斗该有的基本上都有了,而且作为一个冷血女反派,与程真乖巧的小花形象反差极大。

    何潇远并没有明确答复鲍承业,只是说需要与何柠柠一起讨论一下,会尽快给他答复。

    程真翻着剧本,越看越觉得好看,兴奋地对何潇远说道:“我想演这个戏,真的很想演!这个角色太有挑战性了,关键这个故事也太精彩了!”

    同样在他身边翻着同款剧本的何潇远的眉头却越皱越紧:“你确定?这可是个反派,你知不知道现在很多观众跟智障一样,你演个反派要挨多少骂!跟你一样定位的女演员,都在接玛丽苏大女主呢。”

    “好像我不演反派就不被骂一样。”程真幽幽地说道。

    何潇远知道自己的粉丝最近给了程真不少委屈,轻轻吻了她的额头,安慰道:“让你受委屈了,有的时候我真想亲自出面帮你怼她们,可是我还有对工作室的责任,不能为你撕粉丝。”

    “谁说要你为我撕粉了,能赚钱就行了,让她们骂去,我又不少块肉。”程真笑嘻嘻地说道,确实,撕粉是圈里再蠢不过的事了,粉丝就是上帝,就是衣食父母,听到何潇远说他曾经有想帮她怼粉丝的冲动,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说回这部戏,你不觉得这个程度的打戏太过了吗?你不受伤是不可能的!你别看鲍导现在各种夸你,给你戴高帽,那都是他的糖衣炮弹,他到了片场比谁都恨,哪个女演员在他面前没哭过,男演员有时候都受不了,他别说对演员,对自己都狠,一大把年纪,拍戏拍得跟不要命一样!”

    程真自然有所耳闻这位导演的风格,可是如果他不是这样铁血,又怎么会拍出那么多经典的作品呢。

    “我还年轻,正好可以多吃点苦。”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部电影只在香港地区上映,不会在内地上映,不论是影响力还是票房都没有优势,就算是部好作品又怎样?没有曝光一切都是白费,时间也是演员的本钱,同样的时间拍不同的剧,会对你的人生有非常重大的影响。”何潇远说着又拿出了几个剧本,“这是何柠柠给我的,都是最近在帮你谈的本子,你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程真自然懂得没有曝光是件多么憋屈的事,戴枫楠就比她幸运多了,她与崔从宪合作,不但演女主,那部电影也会在全中国甚至东南亚上映。可是她也没必要非要跟戴枫楠比,毕竟戴枫楠比她的起点高太多,人家已经拿过几次影后了,而她还只是个刚刚踏足电视剧拍摄的十八线演员。

    程真翻看着那些剧本《冷宫宠妃》、《加油,陈晨!》、《风雨名媛》,虽然一个是古代,一个是现代,一个是民国,但看简介和内容却大差不差,都是玛丽苏外加霸道总裁,而那剧本你写得可比白秋雪差远了,一股狗血烂剧风扑面而来。

    “你觉得哪个好?”程真皱着眉头问何潇远。

    “《加油,陈晨!》吧,现代剧好过审。”

    “我是说剧本的好坏。”

    “半斤八两,都不怎么样。”何潇远也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但是小蚂蚱,你不能好高骛远,你知道一个演员次次都接好剧本的概率有多小吗?但是没有好剧本你就不工作,不拍戏了吗?你现在远远没有那个资历,维持曝光也是很重要的,只能说《清欢一曲》和《迷案》你算走了好运。”

    “我还是想演鲍导的电影,我不图有曝光,我只是想学习一下,感受一下,而且这个角色对我来说绝对是个挑战。”程真诚恳地说。

    “你要想好,这些剧组的时间都是冲突的,你只能选一个。”

    “嗯,既然烂片多拍一部少拍一部无非就是维持热度,那我拍完鲍导的戏再接就是了,我想这个世界总不缺烂片的,可是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怕错过了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

    错过了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何潇远蓦然想起了他年少时喜欢的人,那种令人窒息的遗憾,每每想起他的心都会隐隐作痛,自然也能体谅程真的这种担心:“好,人活一次,不要留有遗憾,再说就算你接了这部戏,也就是少了几个月的曝光而已,好,我支持你。”

    “谢谢!”程真开心地在何潇远脸颊上嘬了一口。

    何潇远看着笑得脸蛋红扑扑的程真,忍不住捏了捏她柔嫩的小脸:“答应我,在剧组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受伤,我会心疼的。”

    “嗯!”程真靠在何潇远的肩上,捧着那剧本,一种难以言表的满足感,原来生活可以这么幸福。

    何柠柠知道程真这次电影又是配角又不在内地上映怕是难有水花了,但是既然选择了参演,就必须利用一切可以曝光的机会,签约的第二天,程真被鬼才导演鲍承业钦定的通稿便满天飞了,文章详细描写了鲍承业是怎样主动与程真见面并表达诚意的。这些自然是通过鲍导的许可的,包括让鲍导主动更微博,发他与程真的合照也被写到了合同里。

    鲍承业是个只对电影认真的人,只要能拍好他的电影,他卖点这样的好处给程真无所谓,反正他香港的朋友们也不怎么用微博。

    此举一出,程真的逼格瞬间高了,电影大导演都亲自盖章程真的演技了,让之前黑程真只会炒cp,抱大腿,不好好拍戏的黑子们根本无处下手。

    而好巧不巧,就在程真登上热搜的那一刻,戴枫楠团队公布戴枫楠即将进组由崔从宪导演的电影《黑白之间》,而《黑白之间》这部电影还没有正式官宣,虽然戴枫楠已经签了合同,但是这么迫不及待的公布,连路人都看出了对程真的针对性。

    崔从宪与鲍承业都是名导,之前都不在内地拍摄,可一个电影即将在内地上映,并且戴枫楠作为绝对女主角,另一部只是小范围的电影,且程真明显只是个配角,高下立判。

    “就说程真给戴枫楠提鞋都不配。”

    “程真和戴影后相提并论?这是戴枫楠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年龄不一样,有可比性吗?”

    “说得好像你真再过四年能比戴枫楠牛批一样。”

    “程真入圈多少年了?老前辈了吧,要红早该红了,可惜现在还是十八线,谢谢!”

    “不好意思我真已经红了,起码有这么多s/b开始黑她了。”

    “黑她不是因为她黑料多?”

    “程真还是退圈改行做游戏主播吧,我看还能火到王者荣耀关服。”

    然而戴枫楠的话题也只是被讨论了几个小时,一个新的话题空降而来“《清欢一曲》收视率”

    《清欢一曲》前天首播,该剧除了女主角钟瑶以外都可以算是十八线以后的演员,与同期抗衡的《醉如梦》的卡司相比简直被吊打,但是才两天的时间,收视率就直直赶超,成为该时段的收视冠军。

    《清欢一曲》虽然演员咖位不如《醉如梦》,但不论是服装色调还是拍摄风格都比《醉如梦》高级。《醉如梦》将大量的资金都用在了演员片酬上,其他的制作成本自然低而又低,五毛特效,劣质抠图随处可见,关键剧本逻辑还有硬伤,男主又是老腊肉,看得人油腻不堪。

    《清欢一曲》则不一样,四位主演一个比一个颜值高,就算颜值最低的钟瑶好歹也是25岁的年轻女演员,比起三十几岁还要演小姑娘的隔壁剧已经良心太多。年轻即是资本,即便钟瑶脸上的整容痕迹有些明显,却挡不住她的青春逼人,但是若说青春逼人,最青春的自然是程真所饰演的萧阮。

    一个新的话题将“戴枫楠崔从宪”直接挤了下去,正是“萧阮程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