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52.阴魂不散的影后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命硬?”程真疑惑地看着白秋悟。

    白秋悟的眼神立刻忧郁了起来, 拿出一只棒棒糖塞到嘴里, 用两根手指夹住, 像吸烟一般, 发泄着内心的愁恼,叹了口气道:“这就要从我还搁东北念书那会儿说起了。”

    “那是高二刚分班的时候,我是艺考生,所以就选了文科, 然后我就在新班级遇到了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她不仅是我们班的第一名, 也是整个年级的第一名,其实长得也就普通, 就是白白嫩嫩带个眼镜,给人挺干净的感觉,可能是她是第一个借我抄作业的学霸吧, 我特么地就陷进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的作业全班都能抄!”

    “噗——”程真没想到白秋悟会突然讲自己的情史, 而且他的情史就像人一样逗比, “然后呢?”

    “我也是个瞒不住事儿的人儿,后来还是跟她表白了呗, 我当时老自信了, 毕竟全校我颜值最高, 她不乖乖答应, 能咋的?这叫啥, 帅到有恃无恐!”

    “那她答应你了?”

    “ei(四声)有。”白秋悟垂下头, 卡巴卡巴眼睛,“我特么第一次表白啊,就被拒了。”

    程真看着白秋悟那张帅到让人窒息的脸,有点不可思议:“为啥呀?”

    噫……怎么口音好像被白秋悟给拐了。

    “她当时说得振振有词,说她颜值配不上我,我智商又配不上她,我们俩不合适。那我当然不同意了,我说两口子就是需要互补,这样生的宝宝才能全能!”

    “那她怎么说?”

    “她说,呵呵。”白秋悟冷笑一声,“臭牛忙!”

    “那时候班里的英语课代表好像也挺喜欢她的,不是我说他,就他长得跟二级残废似的,也想跟我抢小姑娘!还美其名曰他们可以互相提高彼此的成绩,我只能拉低别人的成绩,开玩笑呢?我还能给人带来欢乐和加了蛋的煎饼果子呢,他能带来啥?抠抠搜搜的,给人家买棒棒糖有五毛的不买一块的。”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吗?”

    “本来吧,看那个趋势有点可能,但是我白秋悟也不是吃素的,一句话就把他俩那点小火苗给浇灭了。”

    “什么话?”

    “就他那样能考上北京的大学吗?你俩最后能搁一块吗?我不一样啊,就我这张脸,想去北京还不容易啊?”白秋悟得意地笑了笑,“所以说,不仅知识能改变命运,颜值也能。就这样,在距离高考还有99天的时候,我终于追到了她。”

    “你追了她三个多学期才追上啊?”

    白秋悟翻了程真一眼:“你懂啥,只有最高洁无暇的感情才能经过时间的洗礼。”

    “那这么说,你们谈了很久咯?”

    “100多天吧。”

    “哈?高考完就分了?”程真一脸喜闻乐见。

    白秋悟四十五度角遥望远方:“她没考上北京的大学,连一本都没考上,我当然没有嫌弃她了,还鼓励她复读,我在北京等她。她却说,今年高考都这样了,明年我还打算霍霍她是咋的?我都把她耽误得这么惨了,还在一起凑合啥呀!我知道她恨死我了,可我没想到她居然还诅咒我,诅咒我以后的女朋友都跟她一样,没有好下场。”

    “哈哈哈哈?诅咒?”

    “严肃点,笑啥呢笑,我当时也跟你似的,没心没肺的,谁知道这就是噩梦的开始啊!”

    “我大一看上了个女孩,就是那种公共课能帮我答到的那种。”

    “她不是女生么?怎么帮你答到?”

    “我名像女的啊,不行啊!”白秋悟说得理直气壮,“后来学期末我俩就在一块了,结果刚一个星期,她就被金主爸爸的原配堵宿舍楼了,那事闹得太大,她直接退学了,也跟我断了联系,现在搁哪儿都不知道。”

    “……”

    “然后我第三个女朋友,是我跟远砸拍戏时的一个女配,她人很乖巧,就是那种没事就给我买ad钙奶的那种,然后我们刚确定关系三天,她就骨折了两次,不知道谁跟她说,我是个被诅咒的人,第三天就跟我提分手了。”

    “这……是巧合吧?”

    “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的几任,车祸、失忆、白血病,韩剧的那一套都全了,从此我在圈子里算是彻底臭了,没有人再敢接受我,说我命犯天煞孤星。”

    程真这才知道何潇远之前说得并不是吓唬她的假话,她尴尬地笑了笑:“这个嘛……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不要找找你高中同学帮你破解一下啊?”

    “她啊……”白秋悟脸色浮现出了一丝哀伤,“植物人了,就前两年的事。”

    程真看着白秋悟,吓得咽了咽口水。

    “他们都说我下一个跟谁表白,谁肯定当场暴毙。”白秋悟剥了个丑橘,幽幽地说,“远砸命真好,这么快就能没羞没臊地谈恋爱了,关键你还啥事都没有,没去个胳膊少个腿儿的,真让人羡慕啊。”

    谁谈恋爱去个胳膊少个腿啊……

    “秋悟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

    “喜欢?不敢,怕第二天这个世界上就没这人儿了。”白秋悟的眼中蕴含着难以言表的憋屈,“再说了,喜欢啥样的女孩重要么?能好好活着的就行!”

    “额……那要不你尝试一下二次元的老婆呢?”机智的程真忍不住提议道。

    “二次元?”

    “就动漫里的人物,她们总不会死的啊,毕竟20年了,柯南还是小学生,你还可以买各种周边手办,满足你空虚的内心!”

    “哦!你说动画片啊……我记得我小时候还挺喜欢看《美少女战士》的。”

    “男孩子不应该喜欢看《龙珠》、《灌篮高手》、《足球小将》吗?”

    “最喜欢看美少女变身那块儿,真让人脸红心跳呐!”

    “……”

    “她们一人一个色(sai)儿,最喜欢小阿兔,粉红色的,贼可爱!”

    “秋悟哥,你不如把她们都收进后宫吧!”

    “呵呵,可拉倒吧,我怕第二天就看到新闻,富坚和直子离婚了。”

    “……”

    “对了,远砸前几天给我发来了一只猫的视频,我瞅着还挺可爱的。”说着白秋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程真播放了起来,正是成吨儿的海草舞,“他还跟我说,有地方撸这只猫,听说猫有九条命,要不我……”

    “不行!”程真立刻激动地制止道,“那只猫是无辜的!”

    白秋悟有些委屈地看着程真眨巴眨巴眼睛:“也是吼……”

    还好白秋悟只是说说,程真在梦里并没有碰到他来撸自己,如果真被撸了,说不定她都活不过三天。

    程真实在觉得白秋悟可怜,所以平时有好吃的总会给他带一些,而相对的,她酒店房间里的ad钙奶也随着时间的累积,堆叠如山。

    《迷案》剧组要比《清欢一曲》剧组简单单纯地多,在没有其他外来因素的烦扰下,更有助于程真与白秋悟进入角色,拍摄也一直很顺利,很少有赶戏的时候,这样晚上就可以空出时间,与何潇远煲电话粥了。

    “今天拍得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了何潇远温柔的声音。

    “挺好的呀,导演今天还夸我那场崩溃的戏演得不错,嘻嘻。”程真甜甜地握着电话,“你呢?”

    “我也挺好的,就是有时候会有点分心。”

    “怎么了?为什么分心?”

    “在想小蚂蚱呗。”

    程真一阵脸红:“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在想小蚂蚱今天的东北话又进步了多少。”

    “说啥呢?我啥前说东北话了!”程真脱口而出后,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早被白秋悟影响了。

    电话那头的何潇远笑了笑:“没事,你说得比他好听。对了,我想……过几天去看你,去你们剧组。”

    “你要来看我?”程真感到捏着电话的手心都浮出了汗,她虽然两个月的时间,每天都跟何潇远联系,可是的确自从离开横店就再没有见过他了。

    “不想见我?”何潇远故意逗她。

    “当然不是!”程真激动地说道,又觉得自己太不矜持了,语气软了下来,“不耽误你的拍摄任务吗?”

    “我要杀青了。”

    “这么快?”

    “你以为我每天加班加点地赶戏为了什么?傻瓜。”那句傻瓜说得程真心头不觉得一颤,“你那儿缺什么,我给你带。”

    “我这里是城市啊,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你……程真自然不好意思把心里话说出来。

    “白秋悟可不是这么说的,说缺这缺那,让我带不少东西。”

    他这是在讹你啊!但是程真想到自己与白秋悟的革命友谊,也只是笑笑:“那你就给他带吧,我这里不需要。”

    “谁说不需要?我给你带点食材,你做饭给我吃吧,好吗?”何潇远狡黠一笑。

    整了半天,给她带东西就是为了想让自己做饭!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白秋悟都帮我联系好厨房了,我们俩都很期待你的手艺哦。”

    程真没想到白秋悟竟然如此出卖自己这位革命挚友,冷冷一笑:“好,食材带来吧,至于你要带给白秋悟的东西,我想他不需要。”

    何潇远杀青的第二天就赶到了程真与白秋悟拍摄所在的海滨城市,这里位于城郊,环境优美,空气新鲜,走个几公里还有一处海,只是现在在二月,如果在夏天,还可以去海边烧烤。

    “你们杀青提前了?”白秋悟一边帮何潇远拎着东西,一边问道,他们的关系确实比想象中好得多,白秋悟竟然还提出让何潇远留宿在自己房间,两个人就可以彻夜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果断被钢铁直男何潇远拒绝了。

    “这不还有几天就除夕了吗?导演也想回家过年啊,所以我们基本上一天能拍是十六个小时。”

    “那是够辛苦的了,不过也比我和真儿强,过年只能在剧组过了,不过你别担心,嫂子我来照顾,饺子我来包。”

    何潇远狠狠瞪了白秋悟一眼:“想死直说。”

    程真倒是没听到白秋悟的玩笑话,因为她正在回复景文的微信,自从景文知道了她的“秘密”后,一直缠着要去原主的公墓祭拜,程真几次推脱,最后实在怕瞒不住他,就将自己的公墓地址给了他,好在她的墓碑上只有名字,没有其他信息,毕竟她没办法找到第二个死者也叫程真的公墓。

    “跟谁聊天呢?”何潇远低头看着身边的程真,明明每天和白秋悟这个吃货在一起,她却似乎瘦了一些,虽然比过去更漂亮了,但是他总是忍不住担心她。

    “没。”程真立刻收起了手机。

    何潇远还是看到了那个名字:“景文?他还在纠缠你?”

    “景文?谁啊?”白秋悟在一旁插话,“真儿之前合作的男演员?玛德,敢惦记我兄弟的女人,我刀呢?”

    程真直接无视了白秋悟这个逗比:“没,快到宣传期了,在跟我说年后录节目和给赞助商打广告的事。”程真说得也不是假话,之前与景文的聊天内容,的确有这个部分。

    “嗯,那就好。”何潇远没有继续多问,毕竟他明白信任是非常重要的,更何况他和程真现在的关系还有些微妙,也不好太干涉她。

    何潇远还是给白秋悟带来了他想要的东西,不过是些东北特产:哈尔滨红肠、辣白菜、牛蹄筋、格瓦斯油豆角、粉条和榛蘑。

    “小鸡儿炖蘑菇一定要用榛蘑炖味道才正宗,之前我在一家饭店嘴馋点了一次,那做得是个啥!”白秋悟一边说,一边帮程真打下手,他期待这顿饭已经很久了,虽然白秋悟并不会做饭,但是他会逼逼,“对,这个粉条要泡十二个小时,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炖了。”

    “我对你们东北菜可没兴趣。”说着何潇远接过程真手上切菜的活,对她温柔说道,“我买了新鲜的小青菜,一会儿炒一盘蒜蓉青菜吧。”

    白秋悟忍不住吐槽:“艾玛,我咋就这么受不了你呢,大小伙子,弄一盘青菜,一点肉都不加,喂兔子呢!真儿啊,你不知道,我自打认识他,就从来没跟他能吃一块去,每次吃得都绿油油的,正常男人谁受得了那色儿!”

    何潇远瞥了白秋悟一眼:“对,你不绿,你白,白秋裤嘛,之前我们剧组有个打光的小伙叫黄宪一(黄线衣),你俩是不是一个厂家出来的?”

    程真还是第一次看到俩人这么斗嘴,只能憋着笑,炒着锅里的菜。

    忙碌了一下午,三个人终于可以开吃了,小鸡儿炖蘑菇、排骨炖豆角、蒜蓉青菜、炸茄盒、拌凉菜,基本还是以东北菜为主。

    白秋悟只吃了一口就忍不住夸道:“真儿,你这手艺太厉害了,不知道以为你是咱东北姑娘呢!”

    “你再带带她,东北话是要说得比你还标准了。”何潇远一边说着一边尝了一只排骨,这味道真的惊艳,何潇远由于白秋悟多少对东北菜有些偏见,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好吃。

    “看来,过年的饺子也得真儿来包了。”

    “不许提饺子!”

    晚饭过后,三个人打了一晚上的**,白秋悟凭借着猥琐的牌技,狠狠吊打了真远cp,足足赢了十二块钱,吵着要请两个人吃宵夜。

    而东北人的宵夜自然指得就是烧烤,毕竟没有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顿。然而这次烧烤之行,却给三个人都带来了麻烦,因为他们撸串的样子被人拍到,并发到了网上。

    《震惊!深夜新晋小花拥两影帝作陪,只为撸串。》

    那张照片拍得非常清晰,包括每个人的表情。

    “卧槽,何潇远和白秋悟私下居然一起吃饭?这两家粉不是天天掐吗?整了半天都特么瞎掐,人家是好基友。”

    “让俩影帝作陪,程真段位太高,佩服佩服。”

    “我没看错吧?高冷如白秋悟竟然笑得见牙不见眼,程真魅力真有这么大?”

    “何潇远不是刚杀青么,就去探班?探得是白秋悟还是程真?”

    “一人留,两人疚,三人游,悟悟的,远远的,都是程真的。”

    “瞎比比什么,悟悟和真真那都是我远哥的后宫。”

    “这画风,明明应该是修罗场,竟然如此和谐,不知道真远党和白橙党怎么想。”

    “远哥必须是探班我真的,真远党头顶一片青天。”

    “远哥那是作为娘家人,认可了我白橙,白橙党不服!”

    然而很快白橙党与真远党的矛盾就被挑起,再加上白秋悟的粉丝和何潇远的粉丝本来就是陈年积怨了,战争一触即发。

    “一个破综艺炒得破cp都有人信,白秋悟特么low爆了,现在只能跟十八线炒cp维持热度了。”

    “说得好像何潇远你不是靠综艺炒cp似的,《中国新唱霸》还不如《我们挑战吧!》,什么垃圾综艺都上。”

    “白橙绝壁真爱,你见过悟哥私下对那个女演员笑过?”

    “真远绝对王道,你见过我远哥签过哪个女艺人?”

    “白橙党司马货!”

    “真远党t赶快原地爆炸!”

    “白秋悟别蹭我远热度,ok?”

    “何潇远跟我悟比红?心里能不能有点逼数?”

    “说到底还是程真厉害了。”

    最终这场战火直接引到了程真身上,一些公众号把矛头指向了程真,暗指程真作风不检点。程真的微博也被几火来历不明的水军轮了个遍,贱|货、骚|b、公交车、骂得多难听的都有,好在被何柠柠第一时间控制住了。

    何柠柠先是责怪了程真与何潇远做事太欠考虑,也安慰了程真,女星都是要经历这种谩骂的,有人骂你,有人黑你,才证明你正在越来越红的路上。

    程真又不是第一次被骂了,只是担心自己连累了何潇远和白秋悟,而那两个男人好像在背着她计划着什么。

    何潇远v:一别多年,你可曾想过,你哥哥我依旧貌美如花?@白秋悟

    并附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两张照片的拼接,上面那张是白秋悟何潇远第一次合作时的剧照,那时候两个人都刚满20岁,一对美好的青葱少年。而下面那张是两人模仿第一张的动作仿拍的新照片,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角度和动作,白秋悟与何潇远褪去了青涩,各自彰显着影帝的气势。

    白秋悟v:这就有点扯淡了@何潇远

    并附了一张照片,也是两个人的合照,那是两年前何潇远拍某战争片时,白秋悟探班他时的合照,照片中的何潇远灰头土脸,而白秋悟却人模狗样儿。

    两条微博发布时隔不足5分钟,立刻屠了版。

    “我两大男神公然秀恩爱!”

    “粉丝们还掐不?脸疼不?”

    “何潇远写词的笔名叫啥?散秋风!白秋悟、散秋风……麻麻,我眼瞎了!”

    “双秋**好!”

    “重新白秋悟何潇远程真三人的合影,赫然发现,尼玛,程真就是一个看搞基的腐女,突然心疼。”

    这场公然卖腐是成功的,白秋悟何潇远一天之内涨粉百万,俩家粉丝掐架的战火也突然中止,而风口浪尖的程真瞬间被抢去了风头,几乎隐形。

    “柠柠姐允许你们这么做了吗?”月色下,程真问着一旁的何潇远。

    何潇远低头看着程真又圆又亮的眼睛,笑了笑:“我才是老板,难道偶尔不能自己做主?”

    “你让白秋悟陪你一起胡闹,也算你厉害。”

    何潇远不屑地撇撇嘴:“他平时胡闹得还少?我这是给他个蹭我热度的机会,他高兴还来不及呢。”突然何潇远握住了程真的手,望着她脸上的红晕,“我走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程真感受着何潇远手中的温度,乖巧地点点头。

    “你知道吗,我最近想她的时间少了,想你的时间多了。”何潇远温柔地揉了揉程真的额发,“我想我很快就能把过去忘记了。”

    忘记……那都是她与何潇远美好的回忆,忘掉多可惜。

    “其实不需要的,每个人心中都可以保留些美好的回忆,我又不介意。”

    “我介意。”何潇远弯下腰,温热的吻落在了程真的额头上,“我不想看着你的时候,同时想到其他人,你就是你。”

    程真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她仅仅是现在的她,会很感动吧。

    这时何潇远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消息,对程真说:“我姐的车到了,我要走了。”

    程真知道何柠柠是来接何潇远回家过年的,自己虽然双亲不在了,但是看着何潇远的单亲家庭变成了双亲,也蓦然感到欣慰:“嗯,替我帮叔叔阿姨带好。”

    “瞧你说得,好像认识他们似的,不过早晚也是要认识的,以后你接什么戏,都要让何柠柠跟我汇报,我审核之后才可以,免得再把你春节的时间弄到剧组里。”何潇远用手刮了一下程真的小鼻子,“明年我要带你回家过年。”

    听到何潇远这么说,程真脸颊一烫,还未反应过来,何潇远的吻已经贴了上来,这次没有落在她的额头上,而是她的唇上,那吻不像过去那么温柔,甚至有些太过热烈,直吻得程真呼吸紊乱。

    程真平稳着气息,不敢看何潇远炙热的眼睛,弱弱地说:“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算你女朋友么?”

    “不算。”何潇远用力拥住了程真,“都要带你见家长了,你还不懂,这叫未婚妻。”

    突如其来的变化还未让程真来得及欣喜,那冬夜中温暖的拥抱,却让程真手脚一凉,何潇远来得匆忙,并没有换衣服,他的身上还残留着那天的烧烤味儿和一股香水味儿,而那香水程真也闻到过,跟戴枫楠身上的一模一样。

    看着程真愣愣的模样,何潇远宠溺地笑了笑:“用得着这么惊讶吗?你别告诉我你要拒绝我?”

    程真低下头:“没,我就是……有点害羞。”而脑中却已经自动播放起bg: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我要走了,宝贝。”这是何潇远第一次叫程真“宝贝”,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再见。”程真看着何潇远向远处何柠柠的车走去,最后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

    “就知道你当初签她没安好心。”车内的何柠柠自然看到了一切,“你可别是玩人家的?程真人挺单纯的。”

    何潇远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何柠柠:“今年她要二十二了吧。”

    “是啊,人家可年轻了,不像你,二十九了,奔三咯。”

    “嗯,二十三周岁就到了晚婚年龄了,就明年吧。”

    “明年?”何柠柠惊诧地看着何潇远,“你想干啥?”

    “娶她。”

    ***

    何潇远刚从剧组过来,身上有戴枫楠的味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两个人也不应该有过密的接触,为什么会有她的味道呢……要不直接问清楚好了……可是万一……不,我应该相信他。

    之后的日子,程真一直被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折磨着,就连白秋悟都发现她最近的笑容变少了,那股子恋爱的酸臭味儿似乎也淡了。他以为可能程真与何潇远闹了别扭,也没多问,反正两个人又不会分手,都是变了花样的秀恩爱。

    很快便到了除夕,今天导演特地给大家放了一天假,有一些家近的就赶回去过年了,家远又或是像程真现在已经没有家的孩子,就选择在剧组过年。

    北方人就在一起包饺子,南方人就在一起煮年糕,一起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最近微博好像冷清了很多呢?都看不到什么八卦了。”

    “过年了,狗仔也要放假啊大姐。”

    “那咱们咋不放假?”

    “咱们觉悟不一样嘛。”

    突然一个人打开手机,似乎刷到了什么,笑着说道:“哎呦,你说说这戴枫楠,真不给狗仔省心,昨天竟然被人拍到跟人一起吃饭了。”

    “切,吃饭有啥好拍的,又不是开房,真没劲。”

    “你也要看是谁,小明星开房都没人在意,大明星吃饭都是大事,再说是跟何潇远一起吃的!”

    程真突然身子一怔,看向了说话的那个人。

    其他人反应过来,程真似乎和何潇远关系不一般,忙说:“就吃个饭而已,他俩不是在一个剧组么?咱们不也经常一起出去吃饭吗?”

    “可是他们不都杀青好久了吗?一般男女明星出去吃饭多少要带个助理避嫌,他们都没带!”

    没错,就算程真和白秋悟出门吃饭,一般也都是带着助理的,除了何潇远来的那次。

    “这都过年了,助理肯定回家了,你这人真逗。”

    程真放下了正在擀的饺子皮,洗了洗手,拿出手机,果然一刷就刷到了这条消息,若不是在过年这种时候,两个合作过的明星一起出去吃饭这种新闻也不会太引起注意,包括网友们都表示这种新闻很无聊,可是程真联想到那一天闻到的味道,心里还是难受得很。

    而橙汁儿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被刺激,到戴枫楠微博下谩骂,老女人、倒贴、丑比,各种难听的话。

    戴枫楠的粉丝因为之前开机程真各种艳压踩戴枫楠的新闻而骂过程真,此时橙汁儿主动来挑衅,跨年骂战一触即发,已经变得不可控。

    柠柠并没有去公关何潇远与戴枫楠的绯闻,毕竟看起来完全没有公关的必要,公关了反倒让一些人信以为真,而对于粉丝撕逼这种小事,何柠柠也自然不回去管,放任自由,骂累了,自然就不骂了。毕竟每一天这样的粉丝骂战都不计其数,可是大过年的却让程真倍感心堵。

    突然她的手机震动起来,本以为会是何潇远打的电话,却是许小斐。

    “喂,有事吗?”程真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你怎么还是这么冷淡,就这么对待给你来拜年的朋友?”

    “谢谢你小斐,新年快乐。”程真强撑着笑意,却听起来依旧勉强。

    “对了,你和何潇远怎么回事啊?好像听说你们恋爱啦?”

    “我们没事,那些都是谣传。”程真非常官方地回答。

    “哦,你们俩没事啊?那他和戴枫楠的事我就没必要跟你说了。”

    “等等!”

    许小斐像是早就猜到了程真的反应,不由得得逞地一笑:“你怎么不继续装呢?”

    程真深吸一口气,问道:“能跟我说说么,他俩的事。”

    “你不说你俩没事吗?”

    “你不说咱俩是朋友吗?”

    许小斐笑了笑:“好了,不逗你了,你家何潇远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就是我发现戴枫楠总缠着他,更变态的是,那天我在更衣室,发现她往何潇远的戏服上喷她的香水,你说恶心不恶心!”

    所以之前的香水味儿……是戏服沾到衣服上的?

    由于在冬天拍戏,戏服里基本上都会穿自己的衣服御寒。

    “不过他俩吃饭的事我就不知道了,这个要你自己去拷问他。之前我还不能理解戴枫楠针对你,毕竟论戏份,我才是她的竞争对手,现在我能理解了,她这是要跟你抢男人啊。”许小斐突然压低了声音,“开机时那些你艳压她的通稿,也是她替你发的,她微博下去闹事的你的粉丝,你也去调查一下,是不是你的人。”

    程真回想起那一件一件事,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是戴枫楠的算计。

    “我其实挺不懂你的,证据我都给你了,你为什么不公布出去?”许小斐的声音像是魅惑。

    “我也不懂你,证据明明你也有,为什么不是你来公布。”

    “我要是也跟我老板谈恋爱,我估计会有底气这么做。”

    程真不知道许小斐这话是不是嘲讽,只是淡然一笑:“既然只能由我出手,那我自然会选择合适的时机。”

    “好吧,随你,新年快乐。”说着许小斐挂掉了电话,只是她最后的语气,与其说失望不如说满意,似乎在满意程真的决定。

    程真打开微信,打开短信,都没有何潇远发来解释的消息,忍不住一个电话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很久,那头才接起电话:“喂……”听声音,似乎还没睡醒。

    “你还在睡觉?”

    “嗯,昨晚被亲戚给灌了,怎么了小蚂蚱?”他的声音依然温柔。

    程真的怒气顿时散了大半,却仍故作生气地问他:“你昨天和戴枫楠去吃饭了?”

    “你怎么知道?”

    “有狗仔拍到了。”

    “哦,让他们拍就是了。”看何潇远说得这么坦然,程真就猜测并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就见了个面而已,我待了不到十分钟,就回家招待亲戚去了。”

    “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道歉吗?为什么跟女性单独出去不告诉我。”

    谁知道向来毒舌的何潇远却直接语气软了下来:“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其实我也不是想瞒你的,可是这件事,其实跟她有关。”

    “她?”

    “我的初恋。”

    程真很震惊,戴枫楠怎么会跟自己有关:“戴枫楠认识她?”

    “不,但是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打听到的她的消息,戴枫楠给了我一张照片,是一张景文的照片。”

    程真更懵了:“这又跟景文有什么关系?”

    “景文在我初恋的坟前祭拜。”

    程真恍然大悟,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将自己的公墓地址告诉景文,竟然会引出这么多事,而更没想到,戴枫楠的眼线竟然无处不在,景文都能被戴枫楠的人拍到,看来她与白秋悟何潇远吃饭那次也八成是戴枫楠搞的鬼。

    “我确定她绝对不认识景文,我不知道景文这是要做什么。”

    “你打算去问他吗?”程真有些忐忑地问,这一问她不就露馅了。

    “不,景文的脾气很臭,估计问了也不会说,而且还会打草惊蛇,我会暗自调查。”

    调查?!程真更慌了:“不需要吧,我想这可能是个误会。”

    “你为什么总护着景文?”何潇远明显有些不高兴,“我知道你和他没什么,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个人,你就是太单纯了,认为谁都是好的。”

    “我还不喜欢戴枫楠这个人呢!你要是想去跟着她的线索调查就调查吧!再说这才多大的事,不过是有人去祭拜,又不是挖她的坟,还说你忘了她,你根本就忘不掉!”程真越说越激动,甚至忘记了那个“她”正是她自己。

    何潇远的语气也冷了下来:“挖坟?我没想到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她已经不在了,你能不能给她一点点起码的尊重。”

    “我没什么可跟你说的了,挂了。”说着程真气鼓鼓地摁掉了电话,她真是气疯了,她怎么可能不尊重她自己?她们就是一个人啊,何潇远这个大笨蛋,大蠢蛋,大骗子!

    这时程真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微信消息提示。

    难道是他来道歉了吗……哼,道歉也不原谅你!

    谁知点开微信看到的不是何潇远,竟是戴枫楠。

    戴枫楠:和白秋悟继续没羞没臊,不是挺好的么?

    戴枫楠:[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戴枫楠连发了九张照片,每一张都是白秋悟与程真在拍摄现场有说有笑的照片。

    程真看着那些照片,后背一凉……她是东厂的特务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