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51.新剧开机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程真慌了, 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景文冷冷地盯着她:“你这反应就是承认自己不是程真了?”

    程真立刻将景文拉至角落, 低声道:“景文, 这件事很复杂,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

    “解释不清楚?好,我也不打算为难你,我只想知道程真在哪儿。”看着程真眼神闪烁, 景文紧皱眉头, “她的处境并不好吗?”

    “她……”

    “我之前似乎听闻程真为魏文翔自杀过,消息被魏文翔封锁了, 之后程真就变了个人一样,难道说,她有魏文翔的把柄, 被他控制了?而你是魏文翔的人?”

    程真瞪大眼睛看着景文,他竟然知道程真自杀的事,这也就证明, 娱乐圈已经有不少人知道此事了。

    只是景文这个脑洞也太……奇幻了吧。

    程真深吸口气, 没有解释,反而反问道:“景文, 假如说你的把柄落在了钟瑶手里, 她反复要挟, 你是会把她□□起来, 还是说……直接干掉?”

    “□□?干掉?”景文冷冷一笑, “你把我当杀人犯吗?我能有什么把柄?让她说出去好了, 顶多是些目中无人耍大牌的黑料罢了。”

    “没错,那魏文翔又能有什么把柄?他确实是个渣男,但也不至于杀人放火吧,顶多就是些一脚踏几船破事,值得他这么大动干戈么?还找个人代替程真,你去找个跟钟瑶一模一样的人试试啊!”

    景文冷静下来也不得不承认,魏文翔完全不至于如此,而且也没这种能力:“那你说,你和程真到底怎么回事?”

    问题又折了回来,程真面对景文的纠缠,甚至想直接把真相告诉他,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她说了,自己会立刻暴毙在这里,她的生命如此可贵,真相连对何潇远都舍不得说,又怎么会对景文说呢。

    程真正在为难时,突然心中蹦出来一个念头,主人大叔不许她说出真相,却没有说不许她骗人呐!

    程真叹了口气,垂下眼睛,半晌才说:“我之所以跟她这么像,只是因为……我们是孪生姐妹啊!”

    “孪生姐妹?”景文有些狐疑地看着程真,“我怎么没听她说过自己是双胞胎之一。”

    “你也知道我们家的家庭环境有多乱,我和程真几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母亲改嫁带着她,也没少被继父虐待,所以她成年之后,就跟家里断了联系,而我也因为一直跟着父亲生活,一直与她没有联系,她都快忘了有我这个姐姐了。”

    景文回忆着小时候,程真是很少提自己的父母,那个偶尔陪她来片场的父亲,对她也又打又骂的,原来并不是亲生父亲:“那程真呢?她现在在哪儿?”

    很好,景文已经接受这个设定了。

    程真听闻,霎时间眼泪涌了出来:“我妹妹她……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你是说她已经……”景文不敢相信这噩耗,虽然他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是却不允许自己继续想下去,听到实情的他嘴唇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程真绝望地点点头:“就是那次自杀,她没有被抢救回来。”程真的演技早已点满,即便在景文面前,也演得像真的一般,滴水不漏。

    景文似乎被这个消息打击得太深,半天没有再说出话来。

    此时程真已经哽咽了起来:“虽然我从小就没有和程真在一起,但是想到我的妹妹她……她太傻了,我就心如刀绞。”

    “我妹妹走前,刚跟《中国新唱霸》签了合同,首款已经被我妈妈挥霍掉了,她根本赔不起,就来找我,让我帮她的忙,只要参加完这个节目就好。”

    “我本来不想干这种骗人的勾当,可是一想到程真走得这么惨,渣男却还在逍遥,我就咽不下这口气!而敬台长之所以邀请程真来,也正是为了整治魏文翔,所以我就答应了。”

    “后来我终于等到了陆青与魏文翔身败名裂的一天,本来打算就此隐退,谁知我父亲又欠下了赌债,我不得不继续在这个圈子赚钱养家。”程真倔强地擦了擦泪,仿佛自己真是个被老妈坑完被爹坑的悲情女主角。

    而景文根本不关注程真的悲惨经历,现在他的脑海中全部被原主的死讯充斥着,他捏着拳的关节微微泛白:“能带我去祭拜一下她么……我明天就想去。”

    “这……这不方便吧。”程真上哪儿找个坟头给他祭拜啊。

    “求求你了!”景文紧紧握着程真的手腕,眼圈通红。

    景文本来就高壮,又由于过于激动,手劲过大,弄得程真痛极了,可是她试图挣脱,却无法挣脱开:“别这样,景文,放手!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这时景文和程真中间突然闪出了一个人,他迅猛地推开了景文,景文重重撞到了ktv走廊的墙上。

    “你想对程真做什么?!”那人高声怒斥道,挡在程真面前,程真看着眼前的人,熟悉的黑毛衣,熟悉的清爽气息,正是何潇远。

    景文揉了揉被摔痛的肩膀,红着眼睛瞪了何潇远一眼,又看了看程真,程真正在给他使眼色,看来何潇远也不知道这件事。

    景文什么也没说,还是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从何潇远面前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他没有回到ktv包厢,而是直接向大门口走去,他此次之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看着景文没有将刚刚的事情透露给何潇远,程真松了口气,她明白景文不会跟任何人说,他虽然脾气不好,却是个格外可靠的人。

    何潇远回头看着程真,她正满面泪痕,眼睛都肿了起来,忍不住一阵心疼:“他怎么你了?该死,我看到他尾随你出包房的时候,就有点怀疑,我应该早点出来查看的。”

    何潇远问出口才发现自己如此在意她,甚至情绪都被她的喜怒牵动着。

    他竟然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自己的一举一动,包括景文的一举一动……

    “没事,没事。”程真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太入戏了,竟然不小心哭肿了眼睛。

    “没事你哭什么……”何潇远用手擦了擦程真腮边的眼泪,埋怨地嘀咕道。

    他竟然徒手给她擦眼泪……程真立刻脸颊一红:“之前大家有误会,就说开了而已。”

    “误会?”何潇远冷冷一哼,“我看他是在纠缠你吧!”

    看着何潇远满脸的不爽,程真恍然大悟,他竟然在吃醋,没错,何潇远在为她吃醋,甚至表情酸得连喘气声都粗了几分。

    程真掩饰不住的笑意还是被何潇远看到了,他白了程真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笑?你心是有多大啊!你在这儿别动,等我。”说着何潇远转身离开。

    “你要去哪儿啊?”

    “给你买橘子。”

    “……”

    过了几分钟,何潇远果然返了回来,手中还提着程真的包包:“别在这儿给我丢人了,我送你回酒店去。”

    “回酒店?可是大家还没唱完呢。”

    “唱什么唱,你嗓子都唱哑了,还想着唱!再说你这幅样子回去,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

    “我们提前离开的事,你跟李小欧说了吗?”

    “怎么?现在你的去留还要给他报备?”何潇远霸道地拉着程真的手向外走去。

    程真有些为难,却没有挣扎,只是弱弱地说:“不打个招呼就走,不好吧……”

    “放心,我已经说了。”

    口是心非的男人……程真感受着何潇远拉着自己的大手,不同于景文的冰冷,不同于白秋悟的炙热,有种令人安心的温暖,只是不知道何潇远刚刚是如何跟李小欧他们解释他们先行离开的原因的,那些人会不会怀疑她和何潇远的关系呢?

    今天的横店似乎格外冷清,十二月的寒风凛冽,程真的头发被吹得乱乱的,她穿得似乎有些单薄。何潇远由于很晚才从片场赶过来,小葛还给他戴了条一条又长又厚的围巾。

    “程真。”

    “?”程真循声看着身旁的男人,他将自己颈上的围巾拿了下来,大喇喇地盖在了程真的头上,围巾从她的头顶垂下,在她的颈部交叉,来来回回饶了好几个圈,活像《秋菊打官司》的女主角。

    “这么弄好丑啊……”

    程真想要把围巾从头上拽下来,却被那双大手制止了:“我不觉得你丑。”

    “……”我说得是围巾丑!

    何潇远认真地看着程真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什么样子都不丑。”

    扑通扑通——心跳在静静的冬夜中格外明显。

    何潇远将围巾又弄得严实了些:“我原来也这么给她围过围巾。”

    程真感受着围巾中传来的独属于他的味道,故意轻描淡写地问:“她……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嗯,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能想起她,你就像她的影子一样。”何潇远看着天上的月亮,半圆不圆的,尴尬地如他的内心,“我这样,是不是挺渣的,但是我没打算骗你。”

    “所以我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可是我却根本做不到。我甚至后悔,那一天为什么不稀里糊涂地骗了你,为什么非要说出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为什么非要提她,无耻就无耻,起码现在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我说过不想糟蹋你的感情,你会遇到更好的人,可是我发现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你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跟她重叠,甚至我现在会嫉妒白秋悟,嫉妒景文,嫉妒任何一个跟你有过接触的男人,包括是李小欧,这种占有欲太可怕了。”

    “我想……”何潇远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程真,“我的确是爱上你了。”

    程真被何潇远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一下子脑海一片空白。

    “这件事一直折磨着我,所以我想不如对你直说好了,程真,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喜欢得我最近业务水平都特么下降了的程度!”

    程真的心跟着何潇远的话,一紧一紧的。

    “但……我却没勇气求你做我的女朋友,因为我知道我把你当成她是错的,程真,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只要一点点时间就行了,我尝试把你们分开,爱上独立的那个你,你独特的优点,你独特的缺点,你独特的所有,好吗?”

    程真望着何潇远诚恳的眼睛,重重点点头,她眼眶已经红了,嘴角却笑得甜极了,只是被重重的围巾围住,并看不到。

    其实程真根本不在意何潇远把自己当成什么,但是看到他对感情如此认真,又觉得……他傻得真可爱,也真可贵。

    程真轻轻走到何潇远面前,拉下了遮住脸的围巾,突然踮脚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何潇远,我等你,你要快点!”说罢她羞红着脸丢下何潇远快步跑走,心脏仿佛都要跳了出来。

    大概拉开了几百米远后,程真才放慢了步调,程真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这种耍完流氓就跑的行为实在太刺激了!

    “程真。”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月光下,程真看清了那人艳丽的一张脸——许小斐。

    程真看到她蓦然想起了那几个黑自己的帖子,气不打一处来,冷冷瞥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许小斐没有愤怒也没有自感没趣,反而笑了几声:“程真,你就是这么对你朋友的?”

    程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许小斐:“我朋友?你么?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可能现在还不是,但马上就是了。”说着许小斐将一个小东西,塞到了程真的包包。

    程真从包中翻出那东西,竟是个小u盘,许小斐无缘无故给她u盘干嘛?里面是病毒?

    为了以防万一,程真没有用自己的电脑读u盘,而是围着围巾,去了附近的网吧,她将u盘插入usb接口,打开,里面只有一个文件,p3格式,应该不是病毒。

    文件名叫“dfn”,不知道什么意思,当程真戴上耳机,点开那个文件的时候,耳机中立刻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戴枫楠。

    dfn正是她的缩写。

    “对,标题最好起得吸引人一些,但是不要太有文采,从头到尾都要一种蠢蠢的感觉,把程真和白秋悟的那些破事写得玄乎些……嗯,再弄些水军在下面挑拨,暗指这些都是许小斐搞的鬼……做得要干净些……我在天台上,所以风声有点大,放心,不会有人听到的。”

    程真听后,手都凉了,原来那些文章并不是许小斐搞得鬼,却是戴枫楠在捣鬼。没错,从程真第一次见许小斐,戴枫楠就暗示许小斐是钟瑶的人,从那一刻就下决定挑拨她们的关心。

    对戴枫楠来说,许小斐和程真都是她的竞争者,而她与钟瑶不一样,与竞争者站在敌对面,她偏偏要去假模假样地与程真和许小斐称姐道妹,再挑拨她们的关系,让她们狗咬狗。

    许小斐是怎么偷录到的?戴枫楠那么小心,看来许小斐也是个厉害角色。

    程真知道这段音频,足以让戴枫楠身败名裂,但是她却不想现在就将这段音频公开。一是因为她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许小斐,谁知道这段音频是不是什么陷阱,二是因为戴枫楠最近很低调,程真想到了敬台长恶整陆青与魏文翔的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定要在戴枫楠最风光的时候曝光,这样才有力度。

    ***

    在从《清欢一曲》剧组杀青到下一部新剧的开机一共有两个星期的时间,然而程真这两个星期却比在剧组还要忙碌,不但要录制顾崇辉为她写好的新专辑,还要为郑榕平安夜演唱会做准备,中途何柠柠又给她安排了两个小广告的拍摄任务,而在工作与工作的间隙,还要随时保持与何潇远的联系,告诉他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睡没睡好,和……有没有想他。

    两个人虽说还不是恋人,却又像与其他恋人没有什么差别,从早到晚像是有聊不完的话题,程真晚回了一会儿信息,何潇远就担心她出了什么意外,而何潇远一天没有给程真打电话,她就会烦躁不安。

    程真不再叫何潇远“老师”了,而是像过去一样,直呼其名。而何潇远也不再叫她“程真”了,毕竟那个人也叫程真,他想完全把“她们”分开,想到何柠柠曾经叫过程真“小蚂蚱”,这个名字还挺可爱的,所以他现在私下就这么叫她。

    何潇远:小蚂蚱,广告拍得怎么样了?

    何潇远:小蚂蚱,新专辑录完几首歌了?

    何潇远:小蚂蚱,郑榕那老家伙难不难搞?

    何潇远:小蚂蚱,今天老顾说你有一首歌基本上一遍过,怎么不是你先过来跟我显摆?这种炫耀的机会不许留给他,知道吗?

    小蚂蚱:知道了,长官!

    刚刚在演唱会与郑榕一起表演的程真,一边向后台走去,一边翻看着她与何潇远这段时间的聊天记录,不由得露出甜甜的笑意。

    只可惜作为《羽扇纶巾》男主角的何潇远拍摄压力太大,没有办法亲临现场看她与郑榕的演出,程真心中多少有些失望,只能等录制版了。

    这时微信突然蹦出了一条新消息,竟是何潇远发来的一个视频。

    何潇远:这是我之前录得,录过就忘了,那天翻相片的时候被小葛看到了,他很喜欢,就传到网上,没想到现在这个视频的点击量非常高。

    程真点开那个视频,吃了一惊,视频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不,与其说是她,不如说是成吨儿!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波飘摇,海草海草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

    程真愣愣地看着视频中的自己,丧丧的表情配上利落的动作,萌得格外有腔调,只是程真依稀记得主人大叔说过,吸猫会所的一切不过是幻境,而如果是幻境,又怎么可能留下影像资料呢?而且还是被传播出去的影像资料。

    程真越想越诡异,她要尽快弄清楚事实,连忙卸了妆。

    坐在保姆车里等待的艾萌萌突然看到了程真,吓了一跳:“真真,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是一会儿还有和工作人员的庆功宴吗?”

    “不参加了,我有些急事,快回酒店。”

    “什么急事啊?”艾萌萌一边拉程真上车,一边问道。

    “回去,睡觉!”

    “???”

    艾萌萌本来以为程真是在开玩笑,却没想到程真回酒店的确是为了睡觉的,甚至为了助眠,还吞了一粒**。

    程真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吸猫会所,立刻直径奔向了主人大叔:“何潇远录得视频你看到了吗?”

    “你是说这个吗?”主人大叔蹲下身,将手机放在程真面前,“哈哈哈哈,你看你的样子多逗,就这么蠢的视频,竟然点击都破百万了。”

    程真却笑不出来:“你还笑,严肃点行吗?这是怎么回事?不说好了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幻象吗?怎么猫型态的我要变网红了!”

    “这是个意外,北鼻。”主人大叔耸了耸肩,“因为这里是幻象,何潇远自然拍到的是一片空白,事后我也会从他手机中删除资料,可正当我要给何潇远洗脑的时候,却发现他最近似乎对你的执念很强,如果强行删除,很有可能把你们之间的羁绊改变掉,那太危险了,所以我就做了点手脚,让他拍得景象能显现出来。”

    程真听了大叔的解释,稍微安心了一点,只是想到自己成为了一只网红喵,有莫名感到不安。

    这时,程真耳旁突然出现了小起司的鬼哭狼嚎:“成吨儿,成吨儿,不好了,矮萌萌被索菲娅揍了!”

    索菲娅揍了矮萌萌?

    程真赶到的时候,矮萌萌正在一个小纸箱中撅着屁股呜呜哭:“嘤嘤嘤,怎么会有这么臭不要脸的喵,老娘跟她势不两立,嘤嘤嘤!”

    “怎么回事啊?”程真低声问一旁的雪球。

    “矮萌萌不一直有一只喜欢的老鼠玩具么,虽然吸猫会所的玩具是公用的,但是那只老鼠都被它玩掉毛了,还都是它的口水味儿,大家就也没跟她抢。结果,今天那只老鼠不见了,搞得矮萌萌心神不安,找了一大圈才发现,那只老鼠被索菲娅叼去玩了。”

    “哦……”

    “于是矮萌萌就骂了索菲娅,然后索菲娅本着能动手绝对不逼逼的原则,直接把矮萌萌打哭了!”

    “……为啥我觉得矮萌萌挺活该的。”

    阿吉在一旁安慰着矮萌萌:“萌萌,别哭了,我帮你报仇,帮你去揍她!”

    矮萌萌却不领情:“母猫你都下得去手,猫渣吗?嘤嘤嘤!”

    阿吉又心痛又心急:“那让吨儿姐去,她又胖又是母猫!”

    “嗯?”矮萌萌一愣,突然从小纸箱中跳了出来,扑向程真:“没错!成吨儿,我的复仇大业就靠你了,用你馄饨大的拳头砸死她丫的!”

    “我打她?”程真抖了抖嘴角,“人家可是俄罗斯蓝猫,俄罗斯懂吗?战斗民族的猫,还馄饨大的拳头,煮馄饨的锅那么大的拳头都没用。”

    “嘤嘤嘤!”矮萌萌满地撒泼,“你不打怎么知道,你先试试嘛,不行你再跟她讲道理啊!”

    “有道理。”雪球小起司阿吉连连点头。

    就这样,程真不情不愿地在威逼利诱下,来到了索菲娅的猫窝旁,索菲娅一眼就看到了成吨儿,她的声音比起其他猫咪低沉而性感了几分:“你好,成吨儿。”

    程真没想到索菲娅还知道她的名字,连忙也回应道:“你好啊,索菲娅。”

    “你来找我的?做什么?”

    “文化交流。”

    “文化交流?”

    程真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瞎编:“我是中国喵,你是俄国喵,作为常任理事国最亲近的两个国家的喵喵代表,我们有非常艰巨的使命,那就是维护世界和平。”

    “哦。”索菲娅淡定地看着程真。

    “维护和平自然少不了文化交流,而今天的话题是,别只猫玩过的老鼠,细菌含量高达多少。”

    “你说那只老鼠?”索菲娅立刻会了意,“是挺脏的,叫我给扔了。”

    “扔了?你扔哪儿了?”程真立刻紧张地问,矮萌萌说了,老鼠要不回来,她就把所有喵的猫粮都偷吃光,爆食而亡。

    索菲娅蓦然一笑,突然抛出一只小老鼠:“逗你的,拿回去哄矮萌萌吧。”

    她竟然早就知道了一切,不愧是排行第二的心机喵。

    “谢谢你,索菲娅。”

    “不客气,谁叫我们是朋友呢?”

    朋友?程真有些吃惊,她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

    正当程真想得出神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啊,就是那只,视频里的那只猫!”

    “好萌好呆,好好撸的样子!”

    “我也要跟她一起跳海草舞!”

    “老板老板,我要撸那只,那只蠢肥橘!”

    蠢肥橘?好笑,我可是有名字的,成吨儿,贼可爱的名字!

    主人大叔面露一丝为难:“不好意思啊,一只猫同一时间只能被一位客人撸,要撸蠢肥橘的,请在这里排队。”

    可恶,谁是蠢肥橘啊!

    只是还来不及抱怨,程真就被主人大叔主动抱到了客人们的面前,立刻引来阵阵欢呼和各种镜头。

    程真看着那些大自己数倍的人类,一个个饥|渴的眼神简直要把自己生吞活剥,吓得瑟瑟发抖:“大叔,我今天想请假。”

    主人大叔微微一笑:“驳回。”

    程真不记得那一夜她经过了多少人手,细腻光滑的猫毛被撸下了多少平,她的心好苦,好委屈,直到她看到今天收获的小鱼干……卧槽,竟是平时营业额的25倍!

    “成吨儿,你上榜了……”雪球震惊地看着墙上,程真的照片出现在了第十位。

    自从成了网红后,程真的点名率直线上升,距离新剧开机之前,已经超越了雪球,位居排行榜第七看,并有继续赶超之势头。

    程真按时赶到了新剧《迷案》的开机现场,并换上了戏服——白大褂。

    这次程真要饰演的是一位女法医,而白秋悟所饰演的是一名刑警,而读过剧本的程真知道,这部剧是以探案为主,感情线为辅的悬疑推理剧,说有感情戏,其实少得可怜,从头到尾男女主角连小手都没牵过,台词也多是围绕着案件,只有细微末节中,能看出男女主的好感在逐渐上升中,然而到了这部剧的结尾也没有挑明,为什么?因为还要拍第二部啊!

    比起《清欢一曲》,甚至是《羽扇纶巾》,《迷案》的开机仪式热闹得仿佛都不像是一场开机仪式,媒体里三层外三层挤得现场水泄不通,只为捕捉和采访出男女主角的一些小暧昧。

    然而剧方却并没有给媒体这样的机会,只远远让记者们拍了些照片,就将两位主角请离了现场。

    程真与白秋悟被工作人员请到一辆车上,神神秘秘的。

    “这是要去哪儿啊?”程真笑着问工作人员。

    而工作人员只是诡异一笑:“导演不让说,去了就知道了。”

    白秋悟与导演颇为相熟,这导演还是他钦定的,自然放心,拍了拍程真的肩,安慰道:“真儿,怕啥,有哥呢,还能拐了你不成!”

    确实,有白秋悟在,程真也稍微放心了些,若是就她一个女孩子,纵使体力再惊人,怕是也双拳难敌四手。

    车子缓缓前行,目的地似乎很远,晃晃悠悠中,程真竟不小心睡着了,直到白秋悟叫醒了她:“真儿,醒醒,到地方了!”

    程真揉了揉睡眼,顺着车窗向外看去,这里是哪儿……公安局?!

    这里就是与剧组有合作的朝南分局,而导演与局长正在院中交谈,看到白秋悟与程真的车子到了,招呼他们下车。

    程真没想到导演这么有心,竟然带他们来公安局参观。他们一行人并不多,加导演也不超过五个人,大家都非常安静,尽量不去打扰其他人办公,静静听着为他们领路的一位警察同志的讲解。

    “其实我们平时的办案流程,与电视剧里演得还是有出入的,大家注意一下……”

    白秋悟听得异常认真,甚至拿出了个小本子,边听边记,程真偷偷瞄了一眼,他的字清秀得与他这个人的画风完全不相符,只是为什么警察同志用普通话讲得,到他本子上就自动翻译成了东北话?

    “好了,我的讲解就到这里了,希望对各位能有所帮助。”

    “谢谢张警官!”

    “辛苦辛苦了。”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参观,程真也对刑警这个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返回车上,车子再次缓缓启动。

    “咱们现在去哪儿啊?”程真看着陌生的方向,似乎并不是要返回。

    “你猜?”那位工作人员依旧神秘。

    “找地方吃饭?”白秋悟问。

    工作人员听闻哈哈大笑起来:“秋悟哥,这才几点啊,你就饿了,再说到了地方你吃不吃得下还是两说。”

    吃不吃得下……难道是?

    工作人员继续说道:“刚才程真陪你参观,你一会儿就要陪程真参观了!”

    “我陪她?参观啥啊?”

    程真却蓦然反应了过来:“该不会是停尸房吧?”

    “ngo!”

    程真自从知道要接这部剧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要饰演法医,难免不了和各种各样的“尸体”打交道,只是程真知道那不过是道具组师傅的杰作,并不是真的,倒是也没太多心理负担,而血腥画面在剧中也不会过多出现,毕竟国内审核非常严格,所以并不算多为难她这个小姑娘。

    只是没想到,剧组竟然会让他们来参观停尸房,也是挺大胆的。

    “停……停尸房?!”白秋悟一口ad钙奶喷在了地上。

    “秋悟哥,程真,你们太幸运了,刚好那边有尸体今天需要解剖,你们可以好好观摩一下法医的真实手法,简直机不可失。”

    白秋悟立刻慌了:“尸体解剖?我们在一旁参观?”

    程真回头看了看白秋悟,他额上满满的汗,她忍不住一笑:“秋悟哥,你该不是怕了吧?”

    “你不hai(四声)怕吗?”白秋悟疑惑地看着程真。

    程真微微一笑:“还好吧,还有点小期待。”

    白秋悟抹了抹额上的汗:“哦,那就好那就好,我担心你怕,我只是提前替你怕一怕。”

    说是怕一怕,白秋悟却是从踏进停尸房就开始心惊胆战,才看了几具完整的尸体,脸色就已经惨白,还未等解剖,直接找了个借口出去透风,再也没有进来过。

    程真倒是格外平静,或许是已经死过一次的原因,甚至为了更好的饰演一位法医,从头到尾观察得格外仔细。

    有几个大胆的男工作人员后来都有点受不了了,只能佩服程真的敬业,程真连重口的《汉尼拔》系列都吃得下,表示毫无压力。

    果然如工作人员所说,白秋悟连饭都不吃,直接回了房间,程真有些担心他,特意叫他的助理带些素菜给白秋悟,助理却表示,我们秋悟哥,东北人,不稀得吃菜,就爱吃肉。

    程真傍晚与艾萌萌在附近随处闲逛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一家烘焙店,就买了一大份酸奶芝士蛋糕回来。

    “咚、咚、咚!”

    “sei啊?”屋内的白秋悟问。

    “程真。”

    白秋悟开了门发现程真并不是空手来的,还带了水果、蛋糕和一些薯片类的零食。

    “给我带的啊?”白秋悟饿了大半天,看到那些食物满眼放光,这不是肉,也不是他讨厌的蔬菜,刚好能满足他的需求。

    “没,我给自己买的,就路过给你看看。”程真故意逗白秋悟。

    “可拉倒吧,肯定给我买的,你个小姑娘能吃得了这么多吗?”说着白秋悟直接将袋子夺了过来,不客气地开翻,“唉?丑橘啊,我最喜欢吃了!还有奶油大草莓,可以啊,眼光不错,薯片也是我喜欢的烧烤味,酸奶芝士蛋糕?艾玛,我的真儿啊,爱死你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别跟我套近乎,ok?”

    “你咋越来越贫了呢!”白秋悟一口就咬掉了一半的蛋糕,“跟我学的?近朱者赤了吧。”

    “好了,我运送物资的任务完成了,也该撤离了,同志,我们明日在片场再会师。”程真自然知道白秋悟的房间她是不可久留的,本来他们现在的cp正炒得热。

    “这就开始避嫌了?怕你家远砸吃醋?”白秋悟没心没肺地笑了笑。

    程真一愣:“他……他跟你说的?”

    “没啊,我猜得啊,这么说,哥是猜对了呗!”

    程真蓦然脸色一红:“没,我俩现在还不是那种关系。”

    “瞧你说的,好像就快是了呢。”白秋悟先是一笑,后又是一个叹气,“真羡慕远砸,估计30岁之前就能有媳妇儿了。”

    “你说什么呢……再说你羡慕他干嘛,秋悟哥这么受欢迎,喜欢你的姑娘肯定很多吧?”

    白秋悟的脸突然垮了下来:“多有屁用,没一个命硬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