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50.景文的质问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程真还未说什么, 却不知何时蹦出来一个李小欧, 他非常狗腿地蹭到何潇远身边:“欢迎欢迎!怎么可能不欢迎呢!等会儿他们知道影帝大大也要来, 一定高兴疯了, 你可不能骗我们,一定要来哦!”

    何潇远疑惑地看着这个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名字的十八线演员,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嗯。”

    “潇远哥,要不和我们一起去杀青宴吧, 跟我们这些后辈交流交流表演经验嘛!”李小欧死皮赖脸地提议道。

    “不好意思,我还要赶回去拍戏,我们到时候见吧。”何潇远说完, 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好啊!”

    程真看着李小欧没心没肺地还拼命地对着何潇远的背影挥手, 真想一脚踹死李小欧, 这么好的氛围全被他破坏了。

    卸了戏妆的程真回到了酒店整理行李, 距离杀青宴还有几个小时, 毕竟她和李小欧中午便杀了青,景文和钟瑶下午却还有几场戏。

    程真整理着自己的日用品, 一边听着轻音乐,是yirua的《do you》,旋律很轻柔,比起古典钢琴曲,他的曲子编写得十分简单, 却格外动人, 仿佛能通过一段一段的音节看到画面。

    程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的生物钟乱了, 还是被这音乐影响, 竟然有些困了,便索性瘫在了酒店舒服的大床上。

    梦中,她再次来到吸猫会所,程真刚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崔从宪,崔导!

    “喵喵喵!”程真立刻一个百米冲刺冲到了崔从宪面前,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输给黛富……

    “我的小黛黛呢?對對,就點它!”崔从宪搓着手,满脸的欲求不满。说完还嫌弃地看了一眼程真,“妳家這只橘貓好像又肥了一點吼,好蠢哦。”

    程真沮丧地低头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她明明也没怎么吃这里的猫粮罐头,怎么身材越来越肥,难道是天赋异禀。

    “成吨儿,你别听他的,你肥得一点都不蠢。”雪球第一个跑来安慰道。

    “就是就是,成吨儿就算肥,也肥得特别智慧,特别美艳,简直是猫中玉环。”小起司满嘴塞着猫粮不清不楚地说道。

    “……”猫中玉环个鬼哦!

    矮萌萌也凑过来,拍了拍程真的后颈肉:“吨儿啊,那个湾湾大叔不识货,咱还是得找个懂行的金主,黛富妮儿算个叼!”

    这时程真感觉到背部一只陌生的猫爪也跟着一拍:“嗯,萌萌说得对。”

    顺着那华丽丽的纹路看过去,正是豹猫阿吉,自从他加入了组织,虽说口头上是跟着吨儿姐混,可是明显他天天粘着的却是矮萌萌。

    “不过黛富妮儿作为会所第一喵魁,确实有实力,我们不能轻视对手。”程真叹了口气,对几只喵喵说道。

    “她的第一也快不保了。”说着雪球扭了扭脸,指示大家看排行榜,排行第二的猫的小鱼干几乎已经与黛富妮儿相差无几,几乎就要赶超。

    排行第二的猫是一只俄罗斯蓝猫,名叫索菲娅。俄罗斯蓝猫并不算国内特别受欢迎的品种,比起英短蓝猫,俄罗斯蓝猫的身材更纤瘦,更有线条感,脸也尖尖的,多了几分精明,少了几分憨态,远远没有英短的大圆脸有亲和力,而那一双绿色的眸子比起英短黄色的眼睛又充满着神秘感。

    就是这样一只猫,竟然爬上了第二名,甚至就要赶超第一。

    索菲娅刚好就趴在不远处的猫爬架上,程真偷偷看着她,平平无奇嘛,这时索菲娅也刚好回过头来看程真,她的眼睛太漂亮了,像绿宝石一样,又圆又通透,她的眼神多情极了,即便只是那么看着程真,程真都要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般,想向她靠近。

    那眸子清澈的绿,绝对是有毒的绿!

    正当程真目不转睛看着索菲娅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人整只抱了起来:“成吨儿,有人来撸你了!”

    伴随着一阵阵猫咪的艳羡声,出现在猫咪们面前的正是吸猫会所第一vip何潇远先生。

    看着程真的索菲娅,蓦然露出了一抹笑容……笑容?猫也会笑?

    程真还在疑惑的时候,却被何潇远温柔地托了起来,他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几个月不见,已经长得这么肥了?刚好,是时候可以试一下了。”

    等等,试一下?试什么??程真有种不好的预感。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波飘摇,海草海草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何潇远竟然让程真躺在他腿上被他拉扯着爪爪跳海草舞。

    讲真,现实中的程真,再难的舞蹈都可以尝试一下,但是她现在这幅臃肿的身材,被弄得整只猫都不好了。跳完之后,程真累得趴在沙发一角一动不动,才不管那个男人她有多喜欢呢,滚|蛋吧!

    何潇远看着自己手机中录制的成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程真说:“你还挺上相的嘛。”

    切,那当然,四肢无力的程真得意地动了动尾巴尖。

    这时何潇远突然对着手机打起字来,还露出了一股迷之微笑,一看就是有jq的样子。

    程真忍不住好奇跳到他的肩上打算偷看,可惜身子太重,一下子差点把何潇远压吐血,他将程真从自己肩上抱下来,嫌弃地瞪了她一眼:“你再这样就该减肥了。”

    然而那一瞬间程真还是看到了,那是微信的聊天界面,虽然没看清楚聊天内容,但是与何潇远聊天的对象正是自己。

    原来每次他与自己聊天,都是这个表情啊……程真想着想着,猫脸微微发烫。

    这次被撸的战利品比上次得更多,程真细细数着,不过更让她开心的是,三天后,何潇远与她似乎又恢复了亲密。

    “哇,成吨儿的金主爸爸好阔气啊喵!”小起司兴奋地说道。

    “人家可是消费榜no1,能不阔气嘛。”雪球得意地好像被点名的是她一般。

    “成吨儿,继续被撸下去,你也很快就能上排行榜了!”矮萌萌用短短的小爪牢牢抓住程真的肥爪。

    “嗯,萌萌说得对。”帅气的豹猫如是说道。

    “真真,到时间了,醒醒!”程真突然被人推醒了,抬头看到正是艾萌萌,“杀青宴快开始了,你不准备一下吗?”

    “嗯……”程真迷迷糊糊地爬来起来,开始洗漱打扮,十分钟之后便简单地收拾好了。

    艾萌萌看着程真一愣:“真真,你别告诉我你打算穿成这样去!”

    程真低头看着自己的样子,黑毛衣搭配深色牛仔裤,很好啊,那种场合人多又杂乱,结束之后还要去ktv,当然穿抗脏的了。

    “你可别忘了,潇远哥今天要去的,你好歹打扮地漂亮点嘛!”

    程真再次照照镜子,讲道理,她这样的美颜盛世,穿什么不好看?

    “不需要这么特意吧……”

    “你那天录节目那身搭配的多漂亮啊!”

    “你也知道那是录节目了,当然要穿得好看些。”程真不以为然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换那件?”

    “当然不是,笨!”艾萌萌忍不住白了程真一眼,“你只能穿得更好看,你想想你面对白秋悟都能精心打扮,对着潇远哥却穿得这么随便,他肯定会吃醋的。”

    “他?”程真冷笑一声,“要是能吃醋就好了。”

    “他不吃醋,干嘛挂掉白秋悟的电话?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

    程真一惊,没想到艾萌萌竟然把这一切都偷看到了。

    “他肯定是在意你的,不然以潇远哥的性格,他们组里的活动都懒得参加,又怎么会特地陪你?潇远哥自上次拒绝你之后一定心理非常非常后悔,总想着找个机会看能不能挽回,却一直不好意思说出口,终于忍不住因为白秋悟的事主动联系了你,可是却因为你和白秋悟现在关系突然转好而变得不自信,犹豫不决!”

    程真一脸错愕看着艾萌萌,她怎么什么都知道,这到底是偷窥了多少!

    “真真,相信我,潇远哥绝对喜欢上你了,而且还是沦陷得特别惨的那种,就算他自己不承认!”

    “你……确定?”

    “百分之百确定,来吧,真真,让我好好从里到外地打扮打扮你,说不定你今晚就不回来了。”艾萌萌说着提起一件程真刚收到行李箱中的粉红色胸衣,猥琐地抛了个媚眼。

    程真立刻脑补出了她与何潇远儿童不宜地画面,羞得脸颊通红:“不用了,谢谢!”说罢背上小包包,踏上运动鞋离开了房间。

    到达杀青宴会场的程真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听从艾萌萌的意见,因为很多人都是吃完饭就离开横店,大家大多都打扮得非常随意,以方便舒适为主,如果自己穿得光彩照人得,反而格格不入,引人注意。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剧组的杀青宴竟然看不到女主角钟瑶的身影,说是要赶一个活动,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钟瑶早就厌烦这个剧组了,或许更直接的说,她不想再多看程真一眼。

    吃了一会儿,大家开始互相敬酒,程真记得何潇远的嘱咐,假装接电话,躲到了饭店安全通道,打算等大家喝得差不多了,她直接跟去ktv就是了。

    只是一直躲在这里实在有些无聊,她拿出手机,开始在八卦论坛翻阅八卦。

    惊人的是,那个论坛的首页,白橙夫妇的cp楼,竟然盖了十几页。虽然真远cp那时候程真感受过cp粉的热情,但却没有这么热过。

    都说人比人气死人,节目比节目也是,《我们挑战吧!》的流量是《中国新唱霸》的十倍,难怪她一个季度冠军,都不如上一次《我们挑战吧!》火得快。

    然而有赞美声也同样会有质疑声,借男人上位、倒贴、炒作的标签也被贴到了程真身上,其中有个专门散布程真“黑料”的楼主引起了程真的注意,那个楼主叙述的内容夸张极了,是那种能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漏洞的类型,不管网友们怎么质疑,她都日以继夜地努力黑程真,而那个人说的话中,却有些东西是只有最近在横店的人才知道的内幕消息。

    程真不由地想起了之前黑自己的许小斐,画风非常相似。

    表面上对自己示好,背地里就这么阴人么?果然娱乐圈没有真正的友情,都是塑料花情谊。

    程真正刷着论坛,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交谈的声音:“刘则辉导的那个片最近上映了,你看了吗?我觉得挺好看的,没想到他第一次进军内地市场就拍得这么接地气。”

    “现在内地是个大市场,随随便便一个烂片都能上亿的票房,港台的导演能不想进来分杯羹嘛,而且我听说崔从宪最近也打算来内地拍电影了。”

    崔从宪要来内地拍电影了?程真虽然意外,但想想也是,既然他都出现在吸猫会所了,证明他最近应该就在附近。

    “他女主角都定好了。”

    女主角?

    “谁啊?”

    “戴枫楠啊,演技强,逼格够,关键片酬还不贵,嘿嘿。”

    戴枫楠要做崔从宪电影的新女主?这时候程真突然联想到一个更可怕的事……戴枫楠——黛富妮儿,戴枫楠就是黛富妮儿的人形态!她竟然通过被撸,拿到了一次上电影的机会,她、她该不会跟自己一样有个开挂的系统吧!

    这时程真收到了李小欧的电话:“真姐,你躲酒去了?真有你的,快出来吧,酒席都散了,咱们ktv的干活!”

    程真不得不感叹,李小欧真是个人精,自己做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只是让程真有些惊讶的是,本来以为是k歌不过是六七个人的小聚会,而当她走进指定房间却发现那是个豪华vip大包,而面前竟有二十多个人,唱歌的唱歌,玩骰子的玩骰子,聊天的聊天,好不热闹,而更可怕的是,人群中还有景文!

    “程真来了!”大家见程真跟着李小欧进来特别兴奋,“快给程真点首《小河淌水》!”

    “小河淌水都听过了,大家想不想听程真唱点不一样的?”

    李小欧将外套往角落一扔:“想听什么,尽管点,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下面立刻七嘴八舌起来:“唱《空空如也》!”

    “我想听《刚好遇见你》。”

    “《一个人生活》程真会吗?”

    “我就看不上你们的点歌水平,这种小情小爱,根本体现不出咱程真的大气,就唱《好运来》!”说着一首《好运来》直接切了进来。

    “对了,何影帝呢?没跟你们一起来啊?”

    程真没想到李小欧竟把何潇远要来的事弄得人尽皆知,不由有些生气,瞪了一眼李小欧,而李小欧却完全不敢看程真,只是对其他人敷衍道:“一会儿到,一会儿就到!”

    几个女孩子听闻立刻喜上眉梢,补妆的补妆,点歌的点歌。

    程真算是明白了,难怪人突然变得这么多,都是奔着何潇远来的。程真的目光不小心扫到了角落的景文,他似乎在那里都很格格不入,安静地玩着手机,若说他是奔着何潇远来的,怎么听都不可信,那他到底为了什么出现在这儿。

    程真本来就好久没唱歌了,正是心痒,大家又都非常想听她唱歌,如此一拍即合,这间包厢瞬间成了程真的小型歌友会。

    这时一首《漂洋过海来找你》又被顶了上来。

    “这首歌谁给程真点的?怎么把我点的挤下去了,要排队,知道不!”李小欧俨然有几分生气的样子

    “我点的。”坐在角落一直不出声的景文终于开了口。

    两个人尴尬地对视着,蓦然想起了早上的不愉快,李小欧不想败了其他人的性质,半开玩笑地回道:“男主角点的歌,那我是真没办法,谁叫我是男二号呢,也只能让让了。”

    大家哄堂一笑,却也隐隐读出了李小欧对景文的不满。

    那首歌程真虽然没怎么练过,但是却也听别人唱过,她用细腻的声音处理着这首歌,整个包厢安安静静的听着她浅浅吟唱,就连景文都不再玩手机,而是顶着大屏幕上的歌词,耐心地看着。

    一曲唱毕,程真又一次收获了齐齐整整的掌声。

    “终于到我的歌了!”李小欧激动地拿过麦,“这首歌我要跟程真合唱!”

    那是吴亦凡和赵丽颖合唱的《想你》,一般来说非专业歌手的歌都会相对简单,而这首歌的女声部分,看似简单,却不怎么好唱,刚好卡在了一般人真音转假音的位置,不上不下最是难受。

    “你行吗?可别玷污了我们女神的歌声!”

    “快唱快唱,我这边录音一打开,今晚就上传李小欧的黑历史。”大家都开着李小欧的玩笑,显然他平时人缘极佳。

    李小欧嘚瑟地甩了甩头:“开玩笑呢?我小时候可是断罪小学第一麦霸,唱得难听你就打屎我!”

    然而一张嘴,李小欧果然不负众望,差点给程真都带跑调了,那rap唱得更是一言难尽地,巧妙地躲开了所有的节奏点。

    “太难听啦!快下去吧!”大家纷纷起哄。

    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进来的人正是何潇远,能看出他赶过来十分匆忙,眉妆都没卸干净,他穿着一件黑色毛衣,一条简单的牛仔裤,竟然和程真撞衫了。

    周围的人立刻发现了问题:“噫——”

    程真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解释:“凑巧而已,我出门太急,随便穿的。”

    “随随便便都这么有缘?”李小欧笑嘻嘻地直接将麦克递给了何潇远,并对点唱机旁边的朋友喊道:“快给影帝大大点一首《黑色毛衣》!”

    “不用了。”何潇远倒是没有推脱,潇洒地接过麦克风,“唱这首就可以。”说罢便跟着屏幕的歌词唱了起来。

    这个房间刚被李小欧要命的歌声洗礼过,何潇远一张口,又将残血的人群奶了回来。

    “卧槽,原唱吧!”

    “哪有,比原唱还好听!”

    程真也是第一次听何潇远唱rap,他节奏感本来就好,咬字又利落,每个音都唱得仿佛在音乐中舞动一般,而第二段很多句rap是男女两个人的合唱,虽然程真也是第一次在ktv唱这首歌,却默契地与何潇远踩拍分毫不差,两个人的和音声部不一样,却异常和谐美妙,现场的效果太过震撼,所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歌词的内容是大胆的表白,唱完那首歌程真的脸有些泛红,怕别人看出来,假借是上厕所出来透透气。

    “程真。”程真突然听到有个人叫她,回过头看到的却是景文。

    这是景文最近第一次主动与程真说话,她看着景文冷峻的脸,尴尬地笑了笑:“你要去厕所么,往前直走左拐。”

    景文却看着程真没有动身:“你在这儿做什么?”

    “透透风。”

    “你喜欢何潇远?”

    “……”

    看程真没有否认,景文继续问:“你似乎对白秋悟感觉也不错,你不会也喜欢上他了吧?”

    “这跟你有关系吗?”程真被景文的无礼激怒了,立刻冷下了脸。

    景文脸上却依然云淡风轻,甚至不屑地笑了笑:“是跟我没关系,也跟她没关系。”

    “ta?你说何潇远?”

    “不,我说的是程真。”景文的脸瞬间严肃了起来,“这位不知名的小姐,你根本就不是程真。”

    程真先是一慌,继而强行装作淡定:“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变了太多,会骑马、会唱歌、能拍打戏,还能跳舞,电玩城里所有的游戏都玩得样样精通,更过分的是,你连看男人的眼光也变了,过去的你不是只喜欢魏文翔那样的吗?怎么现在变成何潇远了?又或是白秋悟。”

    “就因为这些,你说我不是程真?简直搞笑!小学时的你和现在的你一样吗?人成长学会更多的东西有错吗?我被渣男坑了一次,难道一辈子只能爱渣男吗?”程真说得理直气壮,就连她都被自己惊人的气势震住了。

    “我给你点的那首歌,你过去很喜欢唱,可是为什么今天却有一个地方唱错了?”

    “景文,你是不是在逗我,过去的我,能有一个音唱对吗!”

    “我说的不是音调,而是歌词。‘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你跟着字幕唱成了,‘我竟背上的不能自己’。或许之前做的不好的,现在做得好了,不奇怪的,但是这首你最喜欢的歌,明明过去你一次都没有唱错过,为什么今天却错得这么理所当然?”

    程真搜索着原主的回忆,那的确是原主喜欢的歌,她也的确将歌词唱错了。

    景文看着程真慌乱的眼神,紧逼上前,气势汹汹地问道:“你到底是谁?程真又在哪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