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46.客串嘉宾(一)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程真已经完成了《清欢一曲》大部分的拍摄任务, 还有几场戏为了配合其他演员的时间, 被安排到了几天后, 而空闲的几天, 程真刚好就可以参加最新一期《我们挑战吧!》的录制。

    《我们挑战吧!》是榴莲台推出的大型励志体验真人秀节目,四位固定成员分别为著名娱乐主持人毛安宁、著名相声表演家人称第一捧哏的孙立新、人气归国小鲜肉岑暄和90后影帝白秋悟。

    说来也巧, 白秋悟正是白秋雪的弟弟, 程真本以为他也会是只猫形人, 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更证明了主人大叔所说的,那些人本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只是他通过他们的形象塑造了吸猫会所中喵喵们的幻象,而程真却可以通过与这些幻象的互动, 加紧与现实中人的联系。

    白秋悟与何潇远同岁,甚至是通过同一部作品出道, 两个人自出道就一直被放在一起比较,两家粉更是见面就掐, 非要争个孰高孰低,而两个人至今的成就也不相上下,先后都凭借优秀的作品拿了一次影帝。

    不过说实话,即便何潇远对程真来说是无法比较的存在, 但白秋悟的脸似乎确实比何潇远更占优势, 他深眸高眉, 五官立体得像混血一般, 纵观整个娱乐圈的男星, 他的颜值都可以排到前五, 简直就是小言里霸道总裁的原型。

    白秋悟的身上有种凛冽的美,只是那种美让人感觉无法靠近,他平时在镜头前也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寡言少语,十分严肃,就连粉丝都笑称他是老干部,反倒是何潇远虽然毒舌,却是个会活跃气氛的高手。

    虽然白秋悟是何潇远的竞争对手,但是程真打心眼里非常钦佩欣赏他,这么年轻,在这个浮躁的圈子里如此能沉下来的人实在太少了,即便他参加了这档综艺,也没有变得活跃,一开始很多人不看好他,说白秋悟没有综艺感,到时候肯定会冷场。

    确实,对比反应快嘴更快的主持人毛安宁,承担大部分笑点的蠢萌孙立新,乖巧可爱的95后岑暄,白秋悟看起来的确是最没戏份的那一个,然而几期播下来,最吸粉的却是他。白秋悟是四个人中最冷静最睿智的,也往往是完成任务的关键人物,作为挑战男神天团f4智商担当的他说话不多,每一句话却都是有用的,偶尔还耍耍奸计,套路一下临时嘉宾,苏得女观众不要不要的。

    “真真,第一次录真人秀吧,紧张吗?”坐在程真对面的正是固定c之一毛安宁。

    毛安宁今年45岁,但保养得不错,如果忽略掉一层层褶子,远看还像个大小伙子,当然也可能跟他不到170的身高有关。

    程真坐在节目组开往录制现场的车上,面对**,回答毛安宁的问题:“还好还好,有一点点紧张吧,之前也有过一次参加综艺的经历。”

    程真知道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剪到正片里,一定要谨慎。

    “你是说敌台的《中国新唱霸》?”毛安宁倒是很放得开,还开起了玩笑,看到程真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拍了拍她的肩,“放轻松,上我们节目只要high就行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的套路,毛安宁突然压低声音问程真:“有没有什么想问的问题,我可以偷偷告诉你哦!”

    其实程真脑中的问题确实不少,比如录制时要注意什么啊,是即兴吗?她听说综艺都是有剧本的,可是并没有人提前给她剧本,但是程真也知道这话不可能在这里问出口的,只是问了另一个问题:“今天另一个嘉宾是谁啊?”

    一般《我们挑战吧!》会来两位嘉宾,再加上四位常驻c,就变成了2x2x2三组进行竞争,而为了避免欺负新来的,两位嘉宾一般不会一组,所以程真也是为了对未知的对手知个底。

    “具体是谁现在还不能透露,不过肯定比我高。”看着毛安宁神秘的样子,程真便知道果然这段是要播出的。

    毛安宁的身高一直是个梗,经常被拿来开涮,他自己用起来也毫不留情,如果另一位是个男嘉宾还好,如果是女嘉宾,这自黑的也太厉害了吧。

    “听说抽签分组在录制上一期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那毛老师能不能告诉我,我和哪位老师一组?”程真由于要上这档综艺,把之前每一期节目又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自然懂规矩,《我们挑战吧!》在每一期的尾声,都要给固定c透露下一期嘉宾的信息,然后让他们进行抽签,虽然不会在节目中透露具体信息,却可以通过c夸张的反应制造悬疑点,好吸引大家继续追下一期。

    毛安宁没有正面回答程真的问题,反而反问道:“那真真最想跟谁一组啊?”

    “我?”当然是白秋悟啊,谁跟着白秋悟基本赢一半!然而程真当然不会将心里话说出来,笑了笑,答道,“当然想跟毛老师一组。”

    “为什么?”

    “因为毛老师帅。”

    程真话音刚落,毛安宁立刻爆笑起来,对着对讲机说:“怎么样?我就说我光凭颜值也能赢你们!”

    对讲机那头立刻传来了孙立新的声音:“得了吧您呐,这要是我去接她,她也准得夸我帅,别把别人的客气当成自己的魅力,人家程真又不瞎。”

    这套路真让人防不胜防,不过孙立新说得没错,的确程真只是客套客套。

    毛安宁笑着反驳道:“那也说明是我的勤奋打动了程真,不像你只能破罐子破摔。”

    孙立新也不甘示弱:“我跟您可不一样,我这是有自知之明,不像某些人明知道自己不行,还非要弄个假象骗自己。我要是程真,肯定看都不带多看你一眼,直接选岑暄。”

    程真不知道,孙立新这是在提携后辈,给岑暄加戏份,还是在给她暗示?

    岑暄软糯的声音也从对讲机中传了出来:“不行不行,有漂亮女嘉宾在,我紧张。”

    听岑暄这么说,程真基本确认,自己的队友应该不是他。

    难道是……

    “好了,别逗我的人了。”对讲机那头传来一个略显深沉的男声,“程真,我在这里等你。”

    是白秋悟!程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幸运,可以和白秋悟一组,毕竟之上一期节目,她还是希望自己能赢的。

    到达录制现场,程真终于见到了另一位嘉宾,居然还真是女嘉宾——名模裴之茹,那身高,毛安宁也算不上自黑,足足有178,正是最标准的女模身高。

    模特是青春饭,即便是国际名模也想到娱乐圈分一杯羹,所以现在名模上综艺也是屡见不鲜的事,而裴之茹由于姣好的五官,还参演了不少电影,虽然都是些类似于客串的小配角。裴之茹只有26岁,在电影里配得却都是40岁左右的老男人,或许是因为她过高的身高,清冷的气质显得非常成熟。

    而裴之茹此次的搭档正是岑暄,其实说是抽签选组,实际上都是节目组事先安排好的,毛安宁与孙立新年纪都不小了,早已结婚生子,年轻的女嘉宾自然分配给两位年轻的c,以便炒炒cp,制造些话题。

    只是程真不明白,如今只有21岁的她,和岑暄年纪最相仿,而裴之茹也应该与白秋悟更搭,为什么最后的分组会是这样的呢?

    很快程真就了解了真相,她竟然在拍摄间隙看到了裴之茹与岑暄牵起了小手,而两个人完全不加以掩饰他们的关系,看来他们的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之所以如此分组,也一定是两个人已经想公开恋情,先培养些cp感,无疑会大大降低恋情公布后的冲击。

    只是镜头外的岑暄,完全和节目中的岑暄如同两个人,他一点也不乖巧,更不呆萌,一副狂拽酷霸炫的样子,而冷清的裴之茹却像个爱撒娇的小姑娘,对着小她好几岁的岑暄言听计从。

    程真看着那充满冲击力的画面,倒吸了口冷气:果然,这个圈子不能以貌取人,全t是人设啊!她如今只希望白秋悟人设不要崩。

    拍摄正式开始,在几个人聚集在logo前齐声喊了节目组的口号,又做了些广告植入后,编导开始颁发任务,如往期一般,这一期也是要寻找某个宝藏,第一个根据线索找到宝藏的队伍就会成为优胜队伍。

    而三队所寻找线索的场所却不一样,挑战的任务也自然不一样。

    白秋悟与程真被安排在某电玩城,岑暄和裴之茹被安排在了充满浪漫气息的游乐场,而两位70后毛安宁与孙立新则被安排在了……老年棋牌活动中心。

    “扎心了,扎心了。”毛安宁举着印着任务地点的牌子哭笑不得。

    孙立新立刻安慰道:“没事,等到了地方,咱俩就不是最老的了。”

    白秋悟依旧话不多,只是将任务卡收好,对程真说:“走吧。”

    两个人上了节目组的车,只是车上不仅有工作人员,还有白秋悟的助理,程真记得节目组特地嘱咐她不可以带助理,果然大明星和小明星的待遇是不同的。

    “好了,别录了,让我们秋悟哥休息会儿。”那助理架子更是不小。

    确实,车上的事也没什么可录的,跟拍摄影师也关闭了设备。

    “秋悟哥渴了吗?来喝一个,补充一下|体力。”白秋悟的助理狗腿地说。

    “滋溜”一声,那是吮吸的声音,程真侧脸一看,眼睛差点没惊得瞪出来,这不是某哈哈ad钙奶吗!而那个向来气质高冷的白秋悟此时眯着眼睛喝得津津有味。

    “程真,”白秋悟突然叫了程真一声,淡淡说,“我之前听我姐姐提过你,说你演技不错。”

    程真立刻官方地回答:“是白编剧谬赞了,我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多跟前辈学习才是。”

    “对了,你是不是和何潇远是同事啊?”

    程真心里咯噔一下……这该不会是冤家路窄吧。

    “准确来说,我是被何潇远工作室签下的经纪约,与其说是同事,应该说他是我的老板。”

    “对我来说都差不多。”何潇远冷冷说道,又滋遛滋遛地用力嘬了两口,ad钙奶没了,他指了指空**子,低声问助理,“还有吗?”

    白秋悟的助理立刻狗腿地又拿出了两**,白秋悟将两**都插上了吸管,并递给了程真一**:“你也喝一**吧。”

    这是什么套路?不过人家大影帝总归不会给她这个小演员投毒就是了……程真接了过来,小小吸了一口,甜甜一笑:“谢谢秋悟哥。”

    “好喝吗?”

    “好喝啊。”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敷衍,程真还补充道,“我过去上学的时候也经常买来喝,那时候好像是一块五一**,现在涨价了吗?”

    白秋悟突然双眼放光,仿佛遇到了同道中人,兴奋咧着嘴笑道:“早涨了!现在至少卖两块!不过可以去某宝批发,一块六一**,我都是好几箱好几箱的买,老合适了!”

    眼前的白秋悟仿佛变了一个人,不但神情像个单纯的孩子,那话里话外的一股子东北大碴子味儿又是怎么回事?说好的睿智呢,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老干部一般的男神呢!

    “要不我给你整几箱寄到工作室吧,咋样?也让远砸尝尝!”

    远砸……何潇远吗?

    “我不好收秋悟哥的礼物。”程真尴尬地笑了笑,没想到这两个人关系似乎还挺好。

    “这么见外干啥,一箱才四十块,你就当我是送给远砸喝的,再说,他家的小艺人,就跟我亲姑娘(女儿)一样一样的!”

    大哥,这差辈了吧!

    当然这样的盛情难却实在让程真无法拒绝:“那我替何老师谢谢秋悟哥了,我想他会喜欢的。”

    “必须的必嘛!”白秋悟得意地挑了挑眉。

    崩了,崩了,随着白秋悟的人设,程真的心态也彻底崩了。

    这时,程真的电话突然响了,而当她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心中不由地一抖,是他——何潇远。

    那个电话她盼了多少天,而真的看到那三个字显示在自己手机屏幕上时,程真却鼓不起勇气,接起它。

    “是远砸的电话?你咋不接呢?现在又没录影。”白秋悟好心地提示道。

    为了避免白秋悟看出她与何潇远的猫腻,程真还是强撑着微笑,接起了电话:“喂,何老师?”

    那头立刻传来了何潇远的声音,熟悉又好听:“程真,我听说你要去录制《大家来挑战》了?”

    “我现在正在录制。”想到他还关心着自己的动态,程真心软了软。

    “碰到白秋悟了吗?”何潇远有些紧张地问。

    程真看了看一旁的白秋悟:“秋悟哥就在我身边。”

    白秋悟听到程真提起自己,立刻兴奋地问:“咋的?远砸要我接电话吗?你说他,想我就直接给我打呗,还通过你,多废你手机电,一会儿哥借你充电宝。”

    “怎么哪儿都有他?”何潇远不耐烦地说,“我微信跟你说。”说着那边挂了电话。

    程真看着白秋悟充满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打击他:“那个,何老师突然被叫去拍戏了,不能跟你通话了。”

    “啊,正常正常,想到远砸现在越混越好了,我就欣慰啊,就怕我把他落得太远,他不愿意理我呢。”

    大哥,你们也没有差很多吧……

    这时程真接到何潇远的微信。

    何潇远:离他远点。

    程真:他?白秋悟吗?

    何潇远:嗯,跟他保持距离。

    那语气看起来十分严肃,程真心中不禁产生了疑惑。

    程真:为什么?我看他人挺好的,热情又单纯。

    何潇远:智障会传染,懂吗?

    程真:……

    就为了这个?还特意给她打个电话?如果会传染,她早就被钟瑶拉低智商了!

    何潇远:而且我还有些担心,担心他会……对你图谋不轨

    程真差点一口ad钙奶喷到屏幕上。

    白秋悟立刻皱了皱眉,带着几分大哥哥的气势,责备道:“你这丫头,能不能好好喝,这可都是好东西!”

    程真:你想多了。

    何潇远:你这么好,白秋悟没道理不喜欢你!

    一丝红晕瞬间浮现在程真的脸颊上:在他的心里,她这么有魅力吗?

    “师傅,麻烦把车窗开开呗,看把程真给憋的。”白秋悟十分体贴地对司机说道。

    程真想起之前的事心里还有几分不爽,故意回道。

    程真: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何潇远:你不可以喜欢他!

    这是在宣布主权吗?他终于肯正视自己的心意了吗?程真咬着唇期待着,而手上却打着字,继续刺激何潇远。

    程真:你觉得我会立刻爱上白秋悟?是不是我之前的行为对你造成了什么误解?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随便看到一个男人就往上贴的人?

    何潇远:对不起,程真,你不要误会,你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是那种人,我也不是想阻拦你去喜欢别人,相反的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是会祝福你的,可是白秋悟不行,他绝对不是个可以托付的人。

    程真着实被气得不轻,心口一阵闷疼,他说一句在乎她有那么难吗!谁需要你t的狗屎祝福!

    程真:为什么?

    何潇远:凡是被他看上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没有一个有好下场?难道白秋悟是绝世渣男?程真悄悄瞥了一眼白秋悟,完全不敢相信,看起来如此单纯的他能渣到哪里去。

    何潇远:不管我的话你听不听,信不信,都随你,这些是我作为朋友的劝告。不过我现在以你老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把聊天记录清空,不能被节目组的人看到。

    程真:哦(⊙o⊙)

    何潇远:好了,祝你拍摄顺利。

    程真:谢谢

    程真虽然很冷淡地回答,心中却感到暖暖的,他的关心她能感受到,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把过去的自己忘掉,赶快接受现在的自己。

    程真翻看着那些聊天记录,不仅有今天的,还有之前的,从她比赛到现在,她与何潇远对话的一点一滴,都记录在上面,那些对话能让她想起那些美好的过往,甚至读起来还能记得当时的脸红心跳。叫程真删掉,她还真是舍不得。程真看着那一行字“确定删除和何潇远的聊天记录吗?”犹豫不决起来。

    “你在跟谁聊天?远砸吗?”白秋悟笑着将脑袋靠了过来

    程真吓得一个手抖,摁在了确认清空键上,聊天记录瞬间都不见了,那一刻,程真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