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41.新的伙伴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坐在副驾驶位的何潇远通过后视镜沉着眉头看着轿车后座的两个女孩, 他不明白为什么戴枫楠会跟他们一起同行, 如果不是她, 他现在完全可以坐在后座, 坐在程真身边。

    “真真,这是什么?蛋糕吗?”戴枫楠指着程真手中精美的纸盒。

    “嗯, 是, 巧克力芝士蛋糕。”因为小起司灵豆的味道正是巧克力味, 程真猜测cheese会喜欢这味道。

    戴枫楠并没有在纸盒上找到logo,有些意外:“别跟我说这是你自己做得。”

    程真害羞地点点头:“就是一点小心意。”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蛋糕, 好贤惠啊,我要是男人都想娶你了。”戴枫楠说到这里是, 目光还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的何潇远,“更神奇的是, 在横店你竟然都能找到地方做蛋糕。”

    “我提前联系了一家烘焙店,租用的他们家的材料和工具。”程真如实回答。

    “有心了, 乔小姐一定会非常喜欢你的礼物。”戴枫楠的笑容看多了还真的有点审美疲劳,似乎不论何时,笑的弧度都是完全一样的,像复制的一般。

    “没有没有, 比不上枫楠姐的礼物。”程真也没想到戴枫楠明明不认识cheese, 还准备了那么贵重的名表作为礼物, 这样一对比, 自己的礼物真是不够看了。

    前排的何潇远蓦然开了口:“都跟你说工作室准备了礼物, 不用你单独准备的。”

    何潇远依旧是那嫌弃的语气, 只是眼睛却一直停留在那盒子上没有移开,看起来是个六寸的蛋糕,虽然不大,但是只一个人吃也太多了点吧,应该……应该也能让他尝一尝。

    “何老师,你们工作室准备了什么礼物?”戴枫楠笑眯眯地问。

    何潇远对戴枫楠倒是客气的,露出面对媒体惯有的迷人微笑:“不好意思,商业机密。”

    戴枫楠表情一僵,抿了抿嘴:“何老师还真是幽默。”

    何潇远的目光不经意落在戴枫楠所穿得紫粉色抹胸短礼服上,虽然不是高定,也是某大牌最新季的定制礼服,对于戴枫楠所在的小作坊经纪公司,已经算是下血本了。

    虽然程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生日会现场的奢华程度还是远远超过她的预期,果然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很难想象这里仅仅是为了一位19岁少女的庆生。

    比起程真,同样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的戴枫楠倒是淡然的多,目光还流连在周围的人群中,参加宴会的明星并不多,仅仅是与幸行有过合作的几位,大部分都是各界的商业大佬和他们的家属,何潇远还姑且算得上长晟媒体董事家的少爷,程真与戴枫楠仅仅不过是最普通的艺人罢了,再出名又怎样,跟有钱人一比,不过是供人取乐的戏子。

    “程真,我要陪我父亲去与几位商业伙伴聊一聊,你就在这里,不要乱走,也不要乱说话,知道吗?”何潇远的突然离去让程真更感到不安。

    戴枫楠从服务生那里拿了两杯软饮料,递给了程真一杯,一边饮了一口,一边向远处望了望:“那不是露露姐吗?我们去打个招呼吧。”

    程真放眼望去,那个角落里穿着一身酒红色礼服的中年女人的确是一线女星,被誉为四大花旦之一的陈露露,没想到作为十八线的自己,竟然也能有一天距离她这么近。

    “好。”程真满是笑意的小脸上透着紧张与兴奋。

    戴枫楠看向程真,却突然一顿,用手蹭了蹭程真的嘴角:“你口红怎么化得溢出来了?”

    “溢出来了?”程真连忙在自己银色的小手袋中翻找起镜子。

    戴枫楠却按住了她的手:“傻瓜,你还想在这里补妆吗?注意场合啊,你去卫生间吧,我在这里等你。”

    “嗯,我这就去。”程真转身向大厅外走去。

    突然听到戴枫楠叫她:“程真,蛋糕!你不是要把蛋糕也拿到卫生间吧?”

    程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蛋糕递给戴枫楠:“枫楠姐帮我拿一下,我很快回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程真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唇膏的确溢了出来,嘴角有一条小小的红印,就好似武侠剧中走火入魔嘴角溢出的血,只是程真没有立刻补妆,她越看那痕迹越觉得奇怪,她从横店到这里,还未补过妆,按理说口红早就干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用力蹭,根本造成不了这种痕迹,可她中途也没有吃过东西,唯有……

    戴枫楠用手指蹭过她的嘴角……

    程真心中有个很可怕的想法,但是她又不愿意这样恶意地揣测别人,用气垫盖住了红痕,重新补上口红,深吸一口气,向大厅走去。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撞了人都不道歉?”程真还未走进大厅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细听还有些熟悉,却是戴枫楠。

    “戴小姐,实在不好意思,好像是你撞得我吧?”

    “你这么个人怎么血口喷人,你把我东西都撞坏了,就这样的态度?你知不知这对我朋友非常重要!”

    “ok,ok,算我倒霉行了吧,太对不起了,我道歉了,你满意了吧。”

    程真走进大厅,发现戴枫楠已经被人层层围住了,同样被围住的还有一个服务生,只是他看起来脾气并不和顺,完全没给戴枫楠好脸色。

    而两人中间的地上有一个纸盒,纸盒里跌出一个蛋糕,已经摔得不成样子。

    “怎么,我都道歉了还不放手?蛋糕而已,我赔你行不行?”

    戴枫楠被服务生理直气壮的态度,直接气得双眼通红,掉起了眼泪:“你别走,我要投诉你!”

    程真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戴枫楠看到她回来,更是控制不住呜咽起来:“真真,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的蛋糕……对不起……”

    程真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的焦点,这种感觉差极了,那些人都是有钱有地位的大佬,看她和戴枫楠的眼神满是冷漠,甚至不屑,看笑话一般。

    程真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忙对服务生说道:“没事,不用你赔,快打扫一下吧。”

    “凭什么不用赔?那可是你的心血,真真!”戴枫楠明显不想善罢甘休,程真强行将她拖了出去,戴枫楠没想到程真看似如此瘦弱,力气竟然如此大,即便她再挣扎,都完全不是程真的对手。

    “你冷静一点。”程真压着怒火对戴枫楠说道。

    “对不起,真真,对不起……”戴枫楠依旧哭得梨花带雨,只是程真看到她这幅样子,只觉得心烦,戴枫楠故意支开自己,又将蛋糕摔碎嫁祸给服务生,最后大吵大闹故意让自己丢人,程真不傻,她都看在眼里。

    “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呢。”

    “可是……可是……那可是你为乔小姐准备的礼物……不如、不如这样吧,你把我准备的手表送给她,这样就不算空手而来,我无所谓的!”说着戴枫楠一边哭着,一边拿出了装表的盒子。

    程真明知道这不过是戴枫楠故意说得,那又能怎样?她还能借花献佛,白拿人家的东西吗?戴枫楠可以做人无耻,但是她却做不到。

    “枫楠姐,不用……”

    突然角落里传来一个男人的笑声:“我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别辜负了枫楠的美意。”

    程真就算不看人,光听声音也知道那人是何潇远。

    戴枫楠的表情明显僵住了,何潇远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纸巾,扯出一张,帮戴枫楠擦了擦脸上未干的泪:“慌什么,我又没说不给钱,你□□还留着呢吧。”

    程真明白,这根本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戴枫楠本来就不在受邀之列,又不送礼光吃白饭,肯定要被人笑话死了,何潇远摆明了要给她难看。

    “不必了。”一个少女的声音远远传来,程真回过头,看到那张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正是cheese。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夸张而臃肿的浅粉色欧洲宫廷礼服,头发也由上次的粉色变成了银色,头上的钻石皇冠奢华又复古,点缀着淡粉色的玫瑰,活像暖暖真人版。

    “我和真真的情谊,不需要其他人的东西代替。”cheese说着走到戴枫楠面前,接过那只装表的盒子,轻轻打开,“好漂亮的表啊,是戴小姐送我的礼物吗?”

    “是的。”看着cheese笑嘻嘻地从盒子中取出了表,戴枫楠脸上抑制不住地欣喜,她肯花大价钱买这块表,就是为了讨乔小姐的欢心,还好没有直接交给现场的工作人员,给乔巧的礼物早已堆积如山,她根本不会注意到,看来自己这招一箭双雕,进行得非常顺利。

    cheese拿出那表没有戴在自己手上,反而戴在了戴枫楠的手上,冷冷道:“很可惜,我并不喜欢,恕我实在不能收下,不过我觉得这块女表倒是非常适合戴小姐。”

    “女表”两个字被cheese重读,戴枫楠的黑脸证明她听懂了这小丫头的骂意。

    cheese突然挽过程真,用圆圆的脑袋在她颈窝处乱蹭:“真真,我都没想到你会亲手给我做蛋糕,可惜我还没有吃到,好气哦!”

    程真看着cheese可爱的小脸,笑道:“我下次给你做好不好?。”

    “真真,你能不能在我这里多住一天,我已经等不及了!”

    “不行,我明天还有戏要拍,等我回去就做,让物流给你送来。”程真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

    “不好不好!万一配送员和某人一样毛手毛脚怎么办?我可不敢再冒险一次!”cheese转了转眼睛,顿时有了主意,“不如这样吧,我正好没事,我要跟真真去横店,我要和真真一起吃一起住,我要去横店玩!”

    “啊?这不好吧,我是在横店工作,不是在那里玩的。”程真明显有些为难,看向何潇远求救。、

    何潇远轻咳两声:“的确不方便,乔小姐。”

    cheese直接拉着何潇远的袖子撒起娇来:“我就待一会儿会儿,一下下,一个星期,不,三天!求求你了何哥哥~~”

    那句何哥哥嗲得何潇远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伸出两根手指:“最多两天,算你探班。”

    “耶!那我今晚就跟你们的车一起走!”cheese激动地拽着何潇远的手一蹦一蹦。

    “坐我们的车?我们车上已经有四个人了,对乔小姐来说很挤的。”

    “四个人,怎么这么多?一个司机,真真和何哥哥,哪里多了一个人?”cheese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戴枫楠恍然大悟,“哦,还有戴小姐啊,没关系,我给戴小姐再叫辆车,保证她回去得舒舒服服的。”

    戴枫楠咬咬牙,早已看出自己被乔巧和何潇远针对了,也不愿意再留下来收白眼:“不好意思各位,我去补个妆。”说着转身离开。

    待戴枫楠离开了,cheese神神秘秘地拿出了一张纸交给程真,“你跟陈露露撞歌了!”

    生日会有个表演环节,cheese早就跟程真说了,非常期待她的现场表演,只是程真一直忙着拍戏,没来得及选歌,还是在来的路上戴枫楠帮她选了歌,《心动》。

    这首歌对程真来说并不难,她完全可以选首更容易惊艳全场的歌,只是戴枫楠说这是她最喜欢的歌,非常想听程真唱,她就……现在想想不过是中了戴枫楠的圈套,她早就从某种渠道知道了陈露露的选歌。

    “谢谢你,cheese,那我换首歌吧。”

    “其实真真完全不用换啊,你肯定比陈露露唱得好多了!”

    正是因为如此,那不就是当场打陈露露的脸,她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了。

    cheese从程真为难的神情中明白了其中利害:“好吧,真真,你想唱什么,我告诉乐队给你伴奏。”是的,乔家大小姐的生日会上还从国外请了整一个专业的乐团,堪比《中国新唱霸》的决赛配置。

    “我……我暂时还没想好。”程真再次看向了何潇远,那个一直帮他选歌的老师。

    “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要表演了,临时给乐团这种工作量不太好吧,不如让程真自弹自唱吧。”何潇远提议道,并询问cheese,“你这里哪里有钢琴?”

    果然乔家是无所不能的,会所楼上就有一间琴房,那件琴房大极了,除了钢琴,其他乐器也一应俱全,黑管、长笛、小提琴、大提琴、竖琴、二胡、琵琶、古筝……从是西洋乐到民族乐器应有尽有。

    何潇远看着那张表演节目表,嗤笑一声:“我还想一不能唱二不能舞的戴小姐能表演什么,竟然脱口秀,倒是会扬长避短,看来稿子也早请人写好了。”

    程真却沉着眉不语坐在钢琴前不语,何潇远走过去,坐在长长的钢琴椅另一头:“选首歌有这么难吗?”

    “不是……”程真咬了咬唇,“毕竟是对cheese表演,我想唱些不一样的,来表达我的诚意。”

    “不一样的?”

    “对,就像亲手做的蛋糕,礼轻情意重,所以我想唱一首我自己写的歌。”只是说完那句话,程真才意识到她竟然在对何潇远说,这简直是班门弄斧,不由得脸颊发烫。

    没想到何潇远却很是赞赏:“不错,这主意很好,那你有存货吗?”

    “存货……”程真尴尬地笑了笑,“还没有写完,只是有了灵感。”

    “什么样的灵感,说来听听。”何潇远显然非常有兴趣。

    程真被何潇远认真的眼神盯得有些慌,埋下头:“就是讲一个女孩……重遇了她小时候喜欢的男孩,那个男孩应该也很喜欢她,只是她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将她的身份表明,只能默默地在他身边……”

    “然后呢?”

    “然后?”程真有些紧张地闪躲了下眼神,“她也不知道,可能一直这样吧,悄悄在他身边,已经很幸福了。”

    “听起来是个很傻的故事。”何潇远毫不留情地说,他戳了戳琴键,“歌写了多少了?”

    “只有一点点,词加曲就三句……”

    “没关系,唱来听听,我看能不能帮你。”

    程真没想到何潇远竟然会让她立刻唱出来,怎么想都是有些害羞的事,只是看了看表,已经没时间给她矫情了。

    她的手指落在了琴键上,化成一段每秒的旋律,跟着开了口:

    别怕,我就在你身后

    想燃烧成花火

    带给你一点温热

    程真唱完扭头看向何潇远:“老师,暂时就这么多。”

    本以为会遭到何潇远的嘲笑,他却紧紧拧着眉头在思考什么,半分钟之后,他按下了琴键,接下了程真刚刚唱的旋律,又续了一段旋律,开口唱道:

    不需要言语的触动

    感受你的感受

    守候我的守候

    程真有些震惊,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何潇远除了写词,还能写曲,而且续写得非常好,就连歌词也完全抹掉了自己一贯的风格,而是尽量去贴合程真的词。

    这一下子让程真有了灵感,她沉思了几分钟,再次弹唱道:

    别怕,我就在你身后

    虽然你还不懂

    就算是错也不错

    然而何潇远似乎在程真思考的这段时间,早就有了下一段的答案,在程真唱罢,双手直接覆盖到了钢琴上,甚至还不小心触碰了一下程真的手指:

    也许你永远不会回头

    也不会为谁停留

    但我还记得你说

    爱是克制的温柔

    何潇远看着程真愣愣地看着他,笑着问:“怎么了?结局太悲了?要不我改一改。”

    “不、不,很好……我非常喜欢……”程真从未想过,会和何潇远共同完成一首歌,而且他仿佛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能完全感受她的感受,写出让她有共鸣的歌词,所以一时有些激动。

    “那就唱这首歌吧。”

    “不。”

    何潇远没想到程真竟然会突然拒绝:“怎么了?”

    “正因为我太喜欢这首歌了,我不想在这么仓促的情况下表演,会影响它的。”

    “影响?”

    “我想和顾老师一起研究一下,尽量给它做一个完美的编曲,然后用我最好的状态录制,作为新专辑的主打歌,再在词曲上标注我们两个人的名字。”

    何潇远看着程真的眼神,能感受她的认真,和对这首歌的珍惜,只是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仿佛除了认真,还有些什么,让他甚至不敢直视。

    “好,随便你。”何潇远站起身来,走向其他乐器,捡起一把小提琴,胡乱拉了两下,平复刚刚有些波动的心,“那你想好唱什么了吗?”

    程真看着何潇远手上的动作,顿时眼睛一亮:“你现在还会拉小提琴吗?”

    “什么叫你现在?你怎么知道我以前会拉。”

    程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笑道:“之前看你访问,记得你说过。”

    “哦,大概说过吧,还可以,怎么了?”

    “我们合奏吧,贝多芬的《春天奏鸣曲》。”程真笑着提议道。

    程真从小就注重她的音乐素养的培训,像很多小孩一样,从幼儿园起就在练习钢琴,小学六年级便考取了钢琴业余十级,而她的声乐天赋也是被钢琴老师发觉的,并将她推荐到了市少年合唱团,也因此认识了同校不同班的何潇远。

    而何潇远更像是个天才少年,不但会钢琴,小提琴拉得更好,只是他似乎对任何一门乐器都不是很喜欢,基本上都是被母亲逼迫学习的,在合唱团练习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唯一次认真,便是学校老师要求他与程真在校一二九晚会表演一个节目,钢琴与小提琴合奏的《春天奏鸣曲》。

    “你也会弹这个曲子?”何潇远虽然感到诧异,但是又觉得如此理所当然。

    虽然是之前弹过的曲子,但是多年不练,早就丢差不多了,两个人立刻下载了曲谱,并且只截取一段作为表演内容。

    陈露露的歌唱得并不专业,但是还算动情,又是大明星的表演,迎来了全场的掌声,戴枫楠的段子着实写得不错,何潇远光听内容就猜到是业内哪个大手写得,也得到了阵阵喝彩。

    “下面是由何潇远先生与程真女士带来的钢琴小提琴合奏,《春天奏鸣曲》。”

    全场哗然,本来听到何潇远与程真,以为这两个人要么是演一段什么,又或者是唱一段什么,毕竟那次《中国新唱霸》总决赛两个人的对唱,惊艳了一票人,万万没想到,套路这么深,竟然是乐器合奏。

    程真与何潇远出现在舞台中间,白色礼服的程真坐在黑色三角钢琴前,一旁站着的是身着黑西服端着小提琴的何潇远,两个人哪怕只是出现的画面,就已经足够美好,宛如一对璧人。

    两个人互相一个的眼神,演奏开始,缠绵的小提琴声配合流水一般的钢琴声,仿佛真能将人一下子从寒冷的深秋带到春天,看到万物复苏的景象。

    钢琴声包容着小提琴声,小提琴声衬托着钢琴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一段你做主,我做辅,下一段又换做我来成为核心,你做成为渲染。

    两个人的默契就算是不懂音乐的人也听得到。

    最后一个音落,何潇远绅士地牵起了程真的手,两个人一同谢幕,随之台下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表演过后,何潇远像是不放心程真一般,再也没有离开她半步,也不知是看何潇远的面子,还是为了一睹程真的芳容,很多大佬,都有意无意地过来,与程真闲聊了两句,夸奖了她一番,这其中包括何潇远的父亲,何主荣。

    何主荣是个表情不多的人,自带威严,只是他看程真的目光还算温和:“小姑娘,很厉害嘛,以后阿远如果对你不好,欢迎你来长晟。”

    他只说了一句话,便离开了,程真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鼓励。

    cheese最终还是没有得到父亲的准许,与程真一起去横店,只说下次有机会一定去探班,不过她依然给戴枫楠叫了一辆车,所以归途中何潇远终于如愿以偿地坐到了后排。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程真再一次在车中睡着了,睡梦中,她来到了吸猫会所。

    程真趴在猫窝打了个哈欠,吸猫会所的门刚好被推开了,一道金光闪过,那竟然是个四颗星的稀有客人,程真定睛一看,她竟然认识他,著名导演崔从宪。

    崔从宪,台湾数一数二的导演,专攻文艺片,在台湾娱乐圈与香港娱乐圈盛行的十几二十年前,拍下不少经典之作,只可惜,随着内地娱乐圈的兴起,台湾与香港娱乐圈的影响力在逐年下降,到如今基本一糊糊一片的程度,很多台湾导演和香港导演发现了内地这个巨大的市场,也逐渐意识到不能再将目光停留在当地,而崔从宪却一直守着他的阵地,以致于近几年拍的影片无论是票房还是知名度都远远被同行落下。

    如果被他撸了,自己就会上他的电影吗?

    虽然崔从宪目前并不得志,但是程真却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如果能有机会合作,那将会是天大的喜事。

    程真也不管不顾了,反正她现在是猫,谁认得她?

    “喵喵喵!”程真主动地跑过去,用身体蹭崔从宪的小腿,当崔从宪低头看她的时候,甚至直接躺在地上,露出肚皮,打起了滚,“喵呜~”

    “小貓咪,妳造嗎,我不喜歡橘貓的,很重的耶。”

    然而程真没有放弃,一边用两只爪爪扯着崔从宪不放,一边使了个眼色给雪球、小起司、矮萌萌,“快过来拉客!”

    几只猫懒洋洋地从猫爬架跳下来,和程真一起卖萌打滚。

    “成吨儿,这个台湾腔老男人是谁啊?”雪球问。

    “管他带了什么枪,只要给的小鱼干够多就好。”矮萌萌贱兮兮地说。

    “不知道他有没有随身带甜不辣~”说着小起司刺溜留下了一抹口水。

    崔从宪看了看新来的几只猫,说:“這幾只貓長得倒是不賴吼~”

    正当程真以为奸计快要得逞的时候,眼前一只巨大的猫默默飘过,正是布偶猫黛富妮儿。

    “(⊙o⊙)…好美膩!”

    就这样崔从宪像是着了魔一样,跟着黛富妮儿绕柱了好几圈后,点了她的名。

    黛富妮儿被抱走时,还得意地看了程真一眼,像是故意在挑衅。

    法克,长得好看了不起啊!程真气鼓鼓地给自己喂了一把干巴巴的猫粮。

    “黛富妮儿真不要脸,抢成吨儿看上的老男人!”由于没有吃到甜不辣,小起司都气掉毛了。

    “我们毕竟是田园猫,一切随缘,要做一只佛性的猫。”雪球安慰着几个妹妹。

    “我和小起司又不是田园猫,我觉得一定是因为我们的团队还不够强大!”矮萌萌气鼓鼓地说,突然她眼睛一亮,“对了,最近会所新来了一只猫,还没有加入黛富妮儿的团队,我们趁现在去把他忽悠过来!”

    雪球一边舔着爪子一边问:“你说的是那只孟加拉豹猫?那可是只公猫,咱们都是妇女同志,不方便吧。”

    “豹猫?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小起司听了来了精神,“管他是公是母,到时候还不是要被咔嚓,做我们的好姐妹。”

    雪球耸耸肩:“可是我听说他很高冷呢,黛富妮儿用美猫计勾引都没把他拿下。”

    “越是黛富妮儿做不到的,我们越要去争取,看我的!”说着矮萌萌就叼着兔皮小老鼠向目标奔了过去。

    那只孟加拉豹猫强健极了,宽肩窄腰,一身腱子肉,正在吸猫会所最高最高的猫爬架的顶端俯视着一切。

    矮萌萌的腿短,整整爬了半个小时,终于能仰望到孟加拉豹猫的脸了。

    “帅哥哥,你好嘛,人家叫矮萌萌,你叫我萌萌好不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哟~”矮萌萌嗲声嗲气地说道。

    孟加拉豹猫只看了看矮萌萌,轻轻从鼻子中哼出了一声:“嗯。”

    马丹,居然没有被我迷住!矮萌萌感到有些愤怒。

    “帅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人家好想知道呢~”

    “阿吉。”依然不苟言笑的样子。

    “吉哥哥,听说你之前拒绝了黛富妮儿的邀请,为什么呀?”

    阿吉眯了眯犀利的眸子:“你是她的说客?回去告诉你主子,我是不会跟一只柔柔弱弱的猫混的。”

    柔柔弱弱不行吗?矮萌萌立刻粗声粗气了起来:“大兄弟,那你想要跟啥样式儿的猫混?凶一点的?你该不会想跟煤球哥混吧?巧了,我和煤球哥老熟了,他媳妇儿雪球就咱俺们女团里。”

    气得雪球差点想一个巴掌糊上去。

    “你说那只黑猫?”阿吉冷着脸说道,“我并不想和他做朋友,他太不吉利了,有违主人给我的赐名。”

    玛德,还挺矫情。

    矮萌萌突然灵机一动:“我觉得有只猫特别适合你,那就是俺们的大佬,成吨儿,吨儿姐!”说着矮萌萌用短短地爪子一指。

    阿吉看了看:“不就是只橘猫吗,长得还挺丧的。”

    你才丧,你全家都丧!程真狠狠瞪了回去。

    “今年就流行这个长相的猫,要的就是这个fu。”

    阿吉感受到了程真凛冽的眼神:“确实,还挺够劲儿的。”

    “再说我们吨儿姐才不是啥橘猫,学名中华田园虎斑猫,虎斑猫懂吗?你作为豹猫跟谁混,不久得跟虎猫混吗?”

    阿吉觉得矮萌萌说得有几分道理,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她不是只母猫吗?我跟她混?我不要面子的啊?”

    “母老虎才凶呢!”矮萌萌说着给了程真一个眼神。

    程真立刻龇牙咧嘴哈着气:“咪呼呼~~”

    阿吉似乎感受到了程真少见的王霸之气,从猫爬架上跳了下来,蹲坐在程真面前:“你先告诉我,你的猫咪灵豆是什么属性的。”

    程真看着身材宛如公猫模特的阿吉,想到自己胖灵豆,有些惭愧,谁知傻甜白的小起司,立刻抢答道:“成吨儿是胖灵豆,我的最爱!”

    果然阿吉倒吸了一口冷气,眯起了危险的眸子。

    额……果然被嫌弃了吗。

    “大姐在上,受小弟一拜!”

    啊,竟然接受了!!!!!

    “小弟这里有10颗灵豆,请大姐作为见面礼务必与小弟交换!”

    10颗灵豆程真自然是有的,潇洒地就将胖灵豆给了阿吉,又拿了阿吉的灵豆。

    阿吉迫不及待地塞入了口中,不过几秒,他的八块腹肌就变成了一整块,脸也肿得像藏了两颗坚果在嘴里的仓鼠。阿吉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和胖乎乎的脸,欣喜若狂:“我、我竟然有一天可以这么帅!”

    小起司、雪球、矮萌萌看阿吉的眼神也蒙上了一层水雾:“卧槽,原来阿吉可以这么迷人!”

    ……这都什么审美?

    “大姐,你也吃啊。”阿吉开心地对程真说。

    程真看着眼前的灵豆,再回想一下阿吉刚刚一身腱子肉的样子,说实话,她也是有偶像包袱的,不是什么灵豆都能吃的。

    “我不饿,等会儿再吃吧。”

    谁知听到程真如此说,阿吉立刻变了脸色:“大姐,你是不是看不起阿吉?”

    程真尴尬地笑了笑:“怎么会呢,大家都是喵喵嘛。”

    “吃!”

    “……”

    “吃不吃?”

    “唔……”

    谁知道阿吉瞬间扑倒程真面前,撬开了她的嘴,一把将10颗灵豆都塞到了她嘴里,阿吉本就壮,现在还变得胖了一圈,程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程真险些被噎到,好不容易将灵豆吞了下去,是沙嗲牛肉味的,她打了一个饱嗝,头上蹦出了十个一模一样的字:“敏!”

    突然一个急刹车,程真被晃醒了。

    “跟你说到横店了,开那么快干嘛?”何潇远的声音从头上方传来。

    头上方?

    程真这才发现她竟然趴在何潇远的腿上睡着了,立刻坐了起来,脸红得如番茄一样。

    何潇远没想到程真竟这么醒了,也感到有些尴尬:“那个……刚才你一直说难受,好像是喝多了,一直说梦话,直到爬到我腿上才不说话,我试着把你扶到一旁,但是你抓着我不放,所以……我绝对没有要轻薄你的意思。”

    啊,别说了,太可耻了!

    谁知小葛也来补刀:“潇远哥说的是真的,我能做证,为了你,他腿都麻了一路了。”

    啊,没有脸做人了!

    程真不知道为什么,脸上的滚烫一直下不去,难道是灵豆的“敏”……该不会是什么过敏灵豆吧,该死!

    何潇远也注意到了程真红红的脸:“你下次还是少喝点酒吧,软饮料也最好少碰,千万别影响明天拍戏。”

    “我知道了老师。”

    程真敏感地感觉到何潇远紧紧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那目光在黑夜中似乎格外灼热,难道那个“敏”是敏感的敏?

    程真只能假装向车窗外看去,这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篮球场,这里距离他们酒店已经很近了。

    “小葛,麻烦停一下车,我想下去走走,醒醒酒。”

    小葛倒是很听程真的话,立刻将车停在路旁,程真慌忙地下了车,却没想到何潇远也跟着下了车:“这么晚了,你陪你走,不然太危险了。”

    程真加快了脚步:“老师不用了,你看这里还有很多人打球呢,而且一路都有路灯,人也不少,就5分钟的路程,不用送我了。”

    “程真,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何潇远似乎也是饮了酒,语气比平时更霸道几分。

    突然程真感到一个速度极快的东西在向自己的方向逼近,她像是突然接收到了某种电波,身体快速起了反应:“何潇远,小心!”说着程真忽然闪身到何潇远面前,那身法太过敏捷,宛如忍者。

    她一挥手,手指用力一抓,抓住了一个飞速向他们这边袭来的篮球,如果不是她,这篮球必然狠狠砸在何潇远头上。

    程真蓦然明白了,那个“敏”,是敏捷的敏,敏锐的敏!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有伤到你们吧?”篮球的主人立刻跑过来查看。

    “没事没事。”程真笑着说,倒是何潇远明显被突如其来的篮球和突如其来的程真震住了。

    程真将篮球从自己手上取下,还给篮球的主人,篮球主人看着已经瘪了的篮球,上面还有五个洞洞,一脸惊恐:“姑娘,这是你手指插的洞?”

    程真也是一惊,继而尴尬地笑了笑:该死,体力点多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