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40.影后的亲近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戴枫楠的点赞事件, 一举扫清了所有程真与戴枫楠不合的传言, 也基本盖章, 钟瑶挑拨的不齿行径。

    钟瑶从未如此愤怒过, 现在她做过的算到了她头上,她没做过的也算到了她头上。钟瑶经纪公司的高层连夜召唤钟瑶与张小野谈话, 总而言之一句话, 再作妖, 就滚蛋。

    张小野是个聪明人,他手下的艺人不止钟瑶一个, 没有必要因为钟瑶再去和何柠柠硬碰硬,吃力不讨好。

    钟瑶少了张小野这个军师, 自然也再也作不起来,每天在剧组苦大仇深, 连勾搭景文的心思都没了。

    一场秋雨一场凉,昨晚的雨下得格外大, 天气蓦然转凉,不少演员和工作人员都着了凉。

    刘导很贴心,一早就让后勤部熬了一大锅姜茶,开拍前, 所有演员都聚在一起, 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剧本。

    钟瑶向四周看了看, 却没见程真的身影, 程真即便没有她的戏也泡在剧组, 今天却不见人:“程真呢?”

    “去《羽扇纶巾》剧组了。”李小欧笑着回答。

    李子健看着监控器中不停旋转跳跃的女孩, 屏住呼吸,直到她最后一个动作:“cut!”

    艾萌萌立刻上前将外套披在了程真身上,那身戏服太过单薄,艾萌萌都看到了程真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程真却因为刚刚跳完舞浑身发热,倒不觉得冷,只是刚才转圈太猛,头有些晕。程真第一时间跑到监控器前的重播:“李导,这条怎么样。”

    李子健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我真后悔,提前找什么舞替,早知道你能跳到这种程度,还要替身干什么?我都怀疑你说之前没学过舞蹈是骗我的。”李子健笑了笑,拿起扩音器,宣布:“程真,杀青!”

    由于昨晚大雨,李子健临时决定加拍了一场淋雨的戏,结果天气突然转凉,何潇远今早直接病倒了,虽然何潇远坚持要来拍戏,李子健却担心病情恶化反而会影响之后的拍摄进度,便放了何潇远一天假,一口气将貂蝉的所有戏份都拍完,虽然戏份不多,但毕竟是与程真的第一次合作,万万没想到,磨合得却异常顺利,才下午两点,就结束了程真的拍摄工作。

    “恭喜杀青。”一束花被塞到了程真怀里,程真抬头一看,却是戴枫楠。

    戴枫楠是何等的咖位,竟然会对她主动献花,又想起之前点赞的事,程真一时有些感动:“谢谢枫楠姐!”

    “辛苦了,走,我们领便当去。”戴枫楠半开玩笑地说。

    由于刚才的拍摄太过投入,剧组中午都没有休息,愣是把午餐拖到了两点,而戴枫楠没有拍摄任务,明明可以提前吃,却特意等了程真。

    “枫楠姐,你在等我吃饭?”程真吃惊极了。

    “嗯,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戴枫楠温柔地笑了笑。

    戴枫楠与程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电影中的她总是演清冷孤傲的角色,气质非常让人有距离感,没想到现实中的她一点架子都没有,吃着跟她一样的盒饭,坐在一样简陋的地方。

    “程真,你刚才演得真好,说实在的,我到这个新剧组还要适应两天,适应导演的节奏,拍摄的风格,昨天还ng了20条。”

    被这么高度评价,程真脸色一红:“因为我的戏比较简单吧……”

    实际上是因为李子健是个风格很强又非常强硬的导演,他会要求所有演员都按照自己要求的表演形式去表演,不能随意发挥,更不能即兴,甚至会将他想要的效果一遍遍做示范给演员看,所以已经有自己的一套表演模式的戴枫楠和何潇远开始有些不适应是正常的。

    但程真不一样,她本来就是一张白纸,而且还有悟性加持,每当李子健演示一遍,她都能立刻t到他的点,并完美复制下来,所以颇得李子健的赏识。

    “你的戏可不简单,那舞多难跳啊,现场好几个男演员都看傻了。”戴枫楠非常形象地模仿着,逗得程真忍不住咯咯地笑,突然她注意到了程真快将饭盒里的土豆丝吃光了,拿了一双新一次性筷子,就将自己的那份夹给了她,“你喜欢吃土豆丝么?那就多吃点。”

    “不用不用,枫楠姐你自己吃就好。”程真有些受宠若惊。

    “没事,我饭量小,而且……”戴枫楠蓦然一笑,“小的时候我让菜给我妹妹已经习惯了,你给我的感觉特别像她,你就把我当姐姐吧。”

    程真听罢,愣了两秒,感到心头暖暖的,点点头:“嗯。”

    “对了,刚才你杀青时候我还拍了一张照片,你看看。”戴枫楠说着将筷子放下,将手机递过去。

    画面中程真捧着花,笑得正甜,只是戴枫楠拍的照在不怎么样,虽然程真美貌度100的外貌已经暗藏了闪避一切丑照的被动,但是能把表情拍得这么囧,还真是技术了得。

    不过程真转念一想,一定是戴枫楠平时不拘小节惯了,她尴尬地笑了笑,口不对心地夸道:“枫楠姐拍得真好,快发给我吧。”

    两个人加了微信,戴枫楠将图片发了过去,并笑得没心没肺地提议道:“不如发到微博上吧。”

    “额……还是不了。”程真自然不会把这种宛如黑历史的照片发到微博上,脑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个借口,“我现在还在拍摄《清欢一曲》的时期,上次开机仪式有些网友说我轧戏,所以我最近打算低调点。”

    “嗯,也对,小心驶得万年船。刘导没有因为你跨组的事不高兴吧?”

    “没有,当时李导选我的时候,刘导也在。其实我本来不想同时拍两部戏的,毕竟《清欢一曲》是我复出后第一部剧,我打算踏踏实实不分心地演绎这个角色。”程真说得诚恳极了。

    “那是为什么?钟瑶的原因吗?”戴枫楠笑得温柔。

    “她?为了抢她角色?还不至于吧。”提到钟瑶的程真脸上控制不住嫌弃的表情,“我不过是因为考虑到《羽扇纶巾》是大制作,机会对我来说实在难得,能进一次这样的剧组,学到的东西会很多,也算镀了层金。”说罢程真俏皮一笑。

    突然戴枫楠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向程真使了个眼色,一个人路过了,程真抬头一看,正是剧中饰演大乔的女演员,许小斐。

    程真会了意,低头默默扒饭,待许小斐完全消失在视线,才问戴枫楠:“怎么了?”

    戴枫楠的眼神严肃了几分:“她和钟瑶是一个经纪公司的,小心隔墙有耳。”

    和钟瑶一个公司的……程真回想自己刚才的确提到了钟瑶,不过她与钟瑶不合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倒是也不怕被听到。

    “没事的,我也没说什么。”

    “你是没说什么,但是别人怎么听的就不知道了。”戴枫楠的话似乎别有深意,让程真也跟着不安起来。

    程真的手机突然一个震动,是何潇远发来了微信。

    何潇远:拍到第几场了?还顺利么?

    程真没想到何潇远正病着还不忘关心她,今早听说何潇远发高烧,程真险些没了心思拍戏,只想立刻去看他,可是想到昨天何潇远给自己的留言,叫她千万不要给他丢人,只能将这种担心化为动力。

    刚刚本来杀了青就想回酒店探病的,却被戴枫楠缠住了。

    程真:已经杀青了,你的病怎么样了?退烧了吗?吃饭了吗?

    何潇远:杀青?效率这么高?

    何潇远:我还好,死不了,没有胃口,吃了个苹果就饱了。

    吃苹果?还只吃了一个?

    程真:想吃什么?我正好要回酒店,给你带。

    何潇远:吃什么……你做什么我吃什么→_→

    他竟然想吃她做的东西?程真感觉到了被需要的成就感,脸上的红晕明显了几分。

    程真:等我。

    程真抬头才发现戴枫楠一直在围观着她发微信,顿时感到不好意思极了,将手机掩了掩:“枫楠姐,我先回酒店了,不打扰你拍戏了,我下次再来剧组探你的班。”

    “嗯,去吧,别让何老师饿到了。”

    程真没想到戴枫楠把他们的聊天内容都看了个清清楚楚,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戴枫楠翻了翻自己的包,拿出一板胶囊:“这是我常用的特效退烧药,特别好用,帮我带给他吧。”

    “嗯,好,谢谢枫楠姐。”

    戴枫楠嘴角弯弯:“给他又不是给你的,你谢什么,明天让他亲自来谢我吧。”

    程真拿着药带着艾萌萌离开了,心想:戴枫楠演技好,性格好,长得又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么完美的她谁才配得上呢?这个世界上在程真眼中能称之为完美的男人也只有何潇远了吧……不行不行,何潇远也只能是她自己的!

    突然想到何潇远与戴枫楠在一起拍戏的模样,的确般配,心中有些发酸:他不会喜欢她吧?毕竟她那么完美,比自己强得多……

    “真真,你想什么呢?快点,要买什么菜,麻溜的。”艾萌萌的声音将程真拉回到现实中。

    程真忙将几个西葫芦放到袋子里,递给卖菜的大叔,嘴上回道:“没,就是觉得戴枫楠人挺好的。”

    “她?”艾萌萌皱了皱眉,“也就那样吧,总感觉她笑起来不好看。”

    “不好看?”程真回忆了下戴枫楠的脸,因为自己看她自带圣光,倒是没在意她的笑容,“还好吧,虽然她确实不笑更好看些。”

    “你不觉得她笑起来很假吗?难怪没有观众缘。”

    ***

    何潇远由于发烧,一整天都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少次,又醒来多少次,可是现在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现在有了挂心的事,不知道程真什么时候会来,给他做什么,味道……味道一定很好。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何潇远立刻爬了起来,趔趔趄趄地蹭到门口,打开门。

    果然是程真,她此时正拎着两个保温饭桶,看到何潇远的脸,却先是一惊:“老师?”

    这算什么表情……何潇远有些不满:“怎么?走错门了?饭不是给我的?”

    何潇远由于发烧,脸色泛红,嘴唇又有些干裂,眼神透露着疲惫,就连声音都沙哑了起来,让程真心疼极了:“没,我只是惊讶,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啊,我以为会是小葛来开门,他怎么没有留下来照顾你呢?”

    何潇远蹭了蹭鼻子:“他有点事,去忙了。”实际上是特意被他赶走了。

    “再忙也不能把你放在这里不管啊,可以找别人帮忙嘛……”程真一边气鼓鼓地说道,一边将保温饭桶放到桌上,一一打开,蒜蓉油麦菜、香煎火腿、鸡蛋羹、鲜虾粥。

    何潇远有些惊讶:“又做了这么多?你没吃?”

    “我吃了。”程真一边帮何潇远盛粥,一边说,“你不说没胃口么,我怕你不爱吃,就多做了几样。”

    这姑娘是不是傻,他不是都说了,她做什么,他吃什么。

    何潇远接过程真递过来的粥,轻轻吹了吹,扑面而来的清香和热气突然让他感到一种久违的幸福感,与她一起放学,走在她旁边的安心与满足感,当时想着长大以后也一定会守在她身边,直到两个人都变老,也不离开半寸……

    不知道为什么,程真总能给何潇远一种错觉,她经常让他想起那个人,难道只是因为她们拥有同样的名字吗?

    “老师?”程真看着发愣的何潇远,在他眼前摆了摆手。

    “嗯?”何潇远看向程真,她的脸很可爱,尤其是那双盯着他不放的眼睛。

    那个女孩倒是不客气,指了指粥,命令一般地语气:“吃啊!”

    “什么态度?”何潇远皱了皱眉,低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大半天的缘故,她做得东西怎么可以这么好吃?简直吃不够。

    突然何潇远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戴枫楠发来的微信。

    戴枫楠:何老师,身体怎么样了?我让程真送给你的药她给你了吗?吃了吗?

    她让程真给他送来了药?何潇远感觉有些好笑,这都下午了,他总不至于到现在还没吃药吧,而且自己与戴枫楠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她完全不需要关心到这种程度,还特意问他一下程真给没给,难不成还怕程真把药私吞?

    何潇远想也没想,便直接回了:已经吃了,谢谢关心。

    何潇远试图赶快结束这无趣的对话,然而那头立刻又发来第二条消息。

    戴枫楠:这种药片有点苦,但是特别好用,祝何老师早日康复。

    我不怕苦……只是录入到这里,何潇远突然停下来了,他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既然已经谎称吃了,自然知道药有苦味,戴枫楠又何必强调?

    “程真,你带来的药呢?”

    程真不知道为什么何潇远会知道戴枫楠让她捎来了药,难道是戴枫楠跟他说的?不知道为什么,程真突然有种不被信任的挫败感,只是尽量掩饰着心中的不舒服:“老师先把饭吃完,再吃药。”

    “先给我!”

    何潇远态度强硬,程真只好将药递给何潇远,何潇远一看,不由得心里冷笑两声:药片?

    何潇远:不是胶囊吗?

    戴枫楠:啊,我记错了,的确是胶囊,调皮/tp

    这算什么?钓鱼执法?来测试他是不是真的吃了?何潇远连回都懒得回,直接将手机扔到一边,顺手将药扔到垃圾桶里。

    “老师,你怎么把药扔了?”

    何潇远只是舀了一勺鸡蛋羹大大地喂到嘴里,不清不楚地回道:“是药三分毒,食补最好。”

    程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片场何潇远与戴枫楠关系好得像最好的朋友一般,怎么私下里,这么糟蹋人家的好意,难道圈里的人都这样表面功夫么?

    正想着,程真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来电的人竟然是cheese:“真真,你在拍戏吗?”

    程真看了看身旁的何潇远,又不好说她和他在一起,含糊地“嗯。”了一声,笑着问道:“怎么突然想到打电话给我了?该不会是要来探班吧?”

    何潇远发现程真故意向电话里的人隐瞒自己存在的事,不禁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不是的,我刚从日本的漫展回来,还在调时差呢!”

    调一个小时的时差?

    “真真,三天后,11月9日是我19岁的生日,我想邀请你过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过生日?你要过生日了?生日快乐!生日会应该在晚上吧?”

    “没错!”

    “好呀,我有时间的,想要什么礼物?”那一天程真刚好只有上午才有戏份,她有足够的时间赶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cheese软软的声音:“能看到真真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嘻嘻。”

    的确,对于粉丝来说,过生日偶像能来,那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

    “既然这样,礼物我就自己计划了,希望到时候你能喜欢。”

    何潇远却突然粗着嗓子模仿着刘导的语气吼道:“程真,聊什么电话,让全剧组等你一个人?”

    cheese听到立刻有些慌,忙说:“真真,不打扰你拍戏了,我们到时候见!”

    “cheese,我……”然而程真还未说完,那头已经挂掉了电话,只剩嘟嘟声。

    程真看着何潇远,一脸黑人问号,他却没有半分愧疚,剥了橘子塞到嘴里,冷冷说:“程真,你作为艺人难道不知道,出席任何活动,都要提前跟经纪人报备么?尤其是拍戏期间,就算是朋友的生日会,也不是你能轻易做主的。”何潇远轻咳了两声,又故作轻描淡写地问,“哪个朋友?什么时候?”

    “cheese,三天后。”程真如实回答。

    “cheese?”

    “乔建章的千金,乔巧。”

    “她啊……”何潇远像是松了口气,勾起嘴角,“我跟你一起去。”

    “老师也去?可是你都不认识她啊?”

    “你是不是傻?”何潇远白了程真一眼:“幸行大小姐的生日会你以为是你的穷酸同学,随便叫几个朋友,让老妈炒两个菜,一起分蛋糕的私人聚会吗?那是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想必到时候我父亲也会代表长晟参加,而我代表的是我们工作室,时间不多了,得赶快给你置办一身行头。”

    “这个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去联系henry!”

    “henry?”何潇远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再强调一次,这是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算了,我联系一下,给你借一套高定。”

    高定?大咖女星走红毯穿的那种?

    说着何潇远打了通电话,与那边的负责人交涉了几句,便谈成了:“什么时候试?我最近拍戏紧,就今天吧,我立刻带人从横店出发,大概两三个小时到,好。”

    程真听到电话的内容,不由得一愣:“老师,现在就去?你也去?”

    “都说没时间了,快走。”何潇远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外套。

    “可是你还在发烧呢,要不我自己去吧。”

    “我不去,谁帮你挑?别废话。”何潇远推门而出,程真只能跟上。

    两个多小时后,小葛开车将程真与何潇远送到了目的地。

    程真从没想过自己还可以穿大牌的高定礼服,更没想到,她甚至能在几款的礼服中挑选,程真连试穿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穿坏了礼服,赔都赔不起。

    在换了几件后,何潇远将目光锁定在一件纯白色的蕾丝复古蛋糕裙上,这件礼服的特殊之处是上半身有个类似小斗篷的设计,刚好与下身一层一层的裙摆相互辉映。

    程真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白色的蕾丝礼服,就像婚纱一般,而一旁换着各个角度观察自己的何潇远,就像帮新娘来挑选婚纱的新郎,不由得脸颊一热。

    “就这件。”何潇远甚至没有询问程真的意见就做了决定。

    “老师,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件?”其实刚才试的几件要比这件时尚得多,虽然复古风也是不错。

    “这件袖子长,看着暖和。”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大概是折腾了一天,程真有些乏了,在回横店的路上,竟不小心在车子中睡着了。

    睡梦中,程真再次来到吸猫会所,她感觉自己的身子暖暖的,像是有什么东西靠在自己身上,热乎乎的,转头一看,竟是小起司。

    程真扭头的动作惊醒了小起司,它挤了挤睡意朦胧的双眼,看清楚了眼前的喵,幸福滴再次窝在了程真的颈窝处,蹭了蹭。

    卧槽,好萌,简直犯规!

    程真忍不住伸出猫爪揉了揉小起司的脑袋,想起了cheese,下意识说了一声:“生日快乐。”

    小起司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身子一抖,整只喵都蹦了起来:“成吨儿,你竟然记得我的生日!”

    小起司此时已经泪眼汪汪:“从没有喵记得过我的生日~~”说着扑倒了程真,舔舔舔。

    程真无意间看了一眼吸猫会所墙上日历上标注的日期,是的,这里比现实中早3天,正是11月9日。

    “我一直都记得,提前三天就想着这事了。”程真想,自己这么说也不算是骗猫吧……

    果然听了这话的小起司更加感动:“谢谢你成吨儿,你真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带生日礼物了吗?”

    e……这年头猫都这么现实了吗?程真只好掏出珍藏已久的金枪鱼罐头,那还是某一次一个大方的客人送的,她打算留着以备不时之需,不知道这个节骨眼算不算,希望好喵得好报。

    “喵耶!”小起司头也不回地叼着罐头奔向了主人大叔,一副狗腿的样子,等待着大叔给它开罐头,看都未再看一眼程真。

    呵呵,程真冷漠地舔了舔爪子,蓦然看到右下角的系统提示,她与小起司的好感度达到了两颗心!

    突然一个颠簸将程真震醒了,原来她还在车上,此时轿车正在过收费站,她正是被收费站前的减速带震醒的。

    然而她突然感到头似乎正枕着一个什么东西,睁眼看到的却是何潇远的肩膀,她此时正枕着何潇远的肩膀,而何潇远正着头,靠在座椅椅背正上方的靠垫上,轻轻闭着双眼,睫毛又长又密,他们竟然偎依在一起睡着了。

    难怪刚才在梦中感觉暖暖的,热乎乎的……程真红了耳后,身子一僵,紧闭双眼,假装是梦中不由自主地变化着姿势,头转了过去,靠向了另一侧的车门。

    何潇远显然醒了,也正了正身子,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对小葛说:“让你过减速带的时候慢点。”

    什么?他、他刚才没有睡吗?一直在给她当人肉枕头?

    程真再也睡不着了,心脏跳得太快,险些让她窒息。程真一直保持着装睡的姿势一动不动,直到车子停在了她所住的酒店门前,她才假意醒来,那过程,简直比拍一天的戏还累。

    何潇远的烧似乎已经退了,眼中又有了神采,程真甚至能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程真蓦然低下头,再也却不敢看他,尽管感受得到那目光的炙热,她只说了句晚安,便一溜烟溜回了自己的房间,深吸一口气后,倒在床上,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幕幕,激动地捂着脸滚来滚去,辗转无眠。

    “真真,起床啦,真真!”程真听到了耳旁艾萌萌的呼唤。

    眯着眼看了一眼表,才刚7点,她昨天回来已经很晚了,又兴奋地睡不着,现在明显睡眠不足:“别吵,今天下午才上工,让我再睡一会儿。”

    “不好了,又有人黑你了!”说着艾萌萌将手机递给了程真。

    程真赫然看到屏幕上写着:程真直言,并不把钟瑶放在眼里,轧戏只为镀层金。

    那篇文章绘声绘色地描写程真在拍摄《清欢一曲》的过程中,不顾刘导的反对,强行进了《羽扇纶巾》剧组,并且很会讨李导的喜欢,让李导特意腾出一天的时间,将她的所有戏拍完,甚至利用何潇远的关系接近戴枫楠,称姐道妹,形影不离。并说与钟瑶一同竞争这个角色,根本不是为了针对钟瑶,这个角色不管是谁来抢,她都势在必得,只为在大制作剧组镀金。

    庆幸的是,该文章并没有引起什么水花,一是何柠柠公关得早,二是文章质量实在不怎么样,多出歪曲事实非常明显,甚至有种为黑而黑的即视感。

    只是让程真在意的一点,这文章虽然写得不怎么样,但确实一半真一半假,甚至她说过的话都被胡乱挪用……程真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而那个答案与戴枫楠心中的一样。

    “所以告诉你注意隔墙有耳了。”戴枫楠点了点程真的额头,“还好她段位低,一看就是张小野带出来的,不然你肯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知道了,枫楠姐,我下次会注意的。”虽然这件事并没有对程真造成什么影响,可是想到耳目随时都在身边出现,程真就不免感到有些沉重。

    戴枫楠一边读着剧本,一边轻描淡写地问:“对了,我今天听一个朋友说,昨天何老师亲自带你去借了一套高定,是有什么活动要参加吗?”

    程真没想到戴枫楠的消息竟然如此灵通,但想到她既然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便直接回答:“嗯,后天是幸行ceo乔总女儿乔巧的生日,我要去参加。”

    “这样啊……”戴枫楠点点头,“也对,你现在是幸行的代言人,乔总千金的生辰你不能不去。”戴枫楠突然抬头看向程真,“真羡慕你,能参加这么重要的活动,我也好想去参加啊。”

    程真一愣:“枫楠姐,你可是影后,如果想参加,难道参加不了吗?”

    戴枫楠叹了口气:“我只是电影资源好,时尚资源、影视剧、代言都是短板,毕竟经纪公司小,发展不均衡,不能同你们长晟比。”

    程真想了想,虽然戴枫楠确实拿了不少奖,可是比起明星倒是更偏向演员,时尚资源和代言也的确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

    “真真,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也想多拓宽些人脉。”戴枫楠突然说道,只是说罢,又转而一笑,忙说,“算了,我就说说而已,不难为你了,虽然听说你和乔小姐关系很好,但是多带个人还是会被人议论的。”

    看着戴枫楠这样子,程真心里不是滋味,毕竟cheese是她的死忠粉,她如果说多带一个朋友,那个人还是有头有脸的影后,根本不是问题:“应该可以的,我现在就给乔小姐打个电话。”

    说着程真立刻联系了cheese,如她所想,cheese根本不在意程真带谁,只要程真能来就行。

    看着事情这么快就被程真搞定,戴枫楠激动地给了程真一个拥抱:“真真,你真好,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程真倒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对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戴枫楠一边用微信联系着自己的经纪人,一边淡淡问道:“对了,我今天看到何老师在跟李导请假,他也是要出席这次的活动吗?”

    程真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对戴枫楠说出实情,仅仅含糊地回答:“老师也请假了吗?我目前还不清楚。”

    “那我直接去问问他好了,”戴枫楠笑得灿烂,”如果是的话,我们一起出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