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38.恶意诋毁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如果说练习扇子舞的一个星期是紧迫而疲惫的, 那练习水袖舞的这个星期完全可以说是缓慢而无力的。

    舞弄水袖是一个硬功夫, 既要求手臂腰部的力量, 又讲究身姿身韵, 没有扎实的古典舞基本功和长年的练习是很难舞得好看,一时半会儿的突击根本不切实际, 所以郝老师只教了程真与钟瑶几个动作, 其他则由替身来完成。然而仅仅几个动作也足够磨人, 出袖、收袖、抓袖、推袖、抖袖、扬袖、绕袖……

    程真今天收工早,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练舞室, 对着镜子不断练习,却总是不够满意。

    “萌萌, 我跳的时候你帮忙录一下,我回去好用来研究。”

    程真话音刚落, 就听到门被推开了,继而传来了一个娇柔的女声:“自己跳舞还要录, 也是够自恋的。”

    程真一听便知,是钟瑶来了,只是奇怪,钟瑶今天非但没有迟到, 反而来得如此早, 难道是因为被自己赶超而有了危机感?

    她继续舞着袖, 看都未看钟瑶一眼, 淡淡地回道:“可惜有些人连自恋的资本都没有。”

    钟瑶已经忍程真很久了, 瞬间怒火被点燃:“你特么指桑骂槐说谁呢!”她双手顺势狠狠向程真身上一推, 却被程真一个曼妙的转身轻易躲过,还顺势一个水袖抽在她脸上。

    “当然说的不是yoyo姐了,你可是粉丝公认的盛世美颜,演技炸裂,流量花中的无冕之王。”那句“无冕之王”简直要气疯了钟瑶,她虽然自诩流量花演技第一人,却因为经纪公司不给力,一个高逼格的资源都没接到,到现在连个像样的奖都没拿过。

    如果当时她能被长晟签约就好了,可是为什么长晟就看不上她,这个不知哪里突然冒出来的过气糊咖都能签长晟,凭什么她签不了!

    钟瑶蓦然狠狠抓住了程真的袖子,用力一扯:“不知道你有什么可狂的,也不看看自己跳得什么鬼样子。”

    程真的水袖舞得的确不如钟瑶,钟瑶曾经练过一段时间水袖,自然比程真这个完全的门外汉上手快得多,只是郝老师却从未夸过她一句,还指出了她不少无伤大雅的小毛病,让钟瑶颇为不满。

    程真有了柔属性的加持,身姿身韵倒是亮眼,只是水袖的技巧还是太难了些,即便有高悟性也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得到要领,但是程真对自己有信心,因为她发现每一次舞袖,她都有些不同的领悟,再给她一点时间,一定做好。

    眼看着钟瑶要对程真动手,艾萌萌没有去拉架,反而将手机镜头对准了钟瑶,钟瑶对镜头非常敏感,立刻察觉到了:“你拍什么呢!”

    然而本想将手机夺过来的钟瑶,却没想到这个短腿少女敏捷简直ax,简直是助理中的刘翔,她追都追不上,又有程真在中间搅混水,钟瑶足足被这主仆俩戏耍了一番,恨只恨她势单力薄,没带人来,今天钟瑶收了工就急忙往这里赶,途中又突然想吃烤鸭和戚风蛋糕,两个助理都被她叫去找美食了。

    正当三人追逐之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又雄厚的男声:“郝老师辛苦了,这俩孩子真是让你费心了,等培训结束后,一起吃个饭去。”

    “刘导客气了,这不过是我的本职工作。”

    卧槽,刘导来了?

    三个人立刻各就各位,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舞袖的舞袖,录像的录像,一派和谐。

    “姑娘们,看谁来了?”郝老师一边推门,一边说道。

    程真与钟瑶当然知道刘导来了,却要故意装作沉迷练舞浑然不知:“嗯?刘导?”

    “您怎么来了?”

    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装得惊讶,一个比一个装得无辜,彼此偷偷瞪了一眼,心中互骂:心机婊!

    只是她们这才注意到,来的并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人,刘导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著名大导演李子建。

    李子健虽然专注于拍电视剧,并没有拍电影的导演逼格高,但是他这辈子一部烂剧都没拍过,所有的剧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叫好又叫座,无需多大咖的演员,他的名字就是收视率的保障,最近他筹拍的以周瑜为主角的历史剧《羽扇纶巾》即将开机,而该剧的男主角正是何潇远。

    李导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跟着刘导和郝老师,很沉稳的样子。

    “李导好!”钟瑶和程真显得有些腼腆,毕竟她们还是第一次与李导正面打交道。

    郝老师一边放下包,一边对她们两个人说:“别拘谨,两位导演也就随便看看,你们继续,该练什么练什么。”

    程真闻言,继续练起了甩袖,她的技巧依然生涩,但动作还算标准,也不算在两位导演面前丢了人。

    而钟瑶却没有如刚才那样重复单一的练习,反而跳起舞来。她跳得也是一段水袖舞,是之前跟其他老师学的,难度不大,动作却乱眼,足以糊弄外行,看个热闹。

    比起程真枯燥的练习动作,刘导顿时被钟瑶的舞姿吸引,连忙拍手叫好:“钟瑶跳得可真不错,不亏是有功底练过的!”

    郝老师的表情却不太好看,钟瑶之前的水袖舞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跳得跟闹着玩似的,学水袖一定要找个专业的老师,不然很有可能误入歧途,到时候想改正都难。她这两天非常耐心地纠正钟瑶不美观的动作,可钟瑶虽然嘴上答应着,却还是坚持原来的跳法,最明显的问题都没改一点儿。

    作为老师最生气的莫过于此,你苦口婆心地纠正她的错误,她却依然我行我素。

    在刘导的夸奖下,钟瑶跳得越发起劲,暴露的缺点也越发的明显,外行的刘导看不出来,不代表李导不懂,他本身就很喜爱古典舞,又与郝老师是朋友,耳濡目染懂得自然不少。

    果然这个钟瑶有些浮躁,难怪郝老师对她印象不怎么样……李导又将注意力转移到程真身上,看她的动作,的确是个从未跳过舞的新手,虽然新手能在短短时间内舞成这样算不错了,但还是距离太大,也不知道为什么郝老师会这么看好她。

    “程真没学过舞可惜了。”刘导看着程真努力的样子,也不愿意打击她,忍不住鼓励两句:“不过你还年轻,现在学也不晚,钟瑶是你的前辈,你们在一个组里是缘分,演戏啊,跳舞啊,你都可以请教她嘛。”

    这可把钟瑶得意坏了:“刘导您别担心,我一直带着真真呢。”

    程真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谦逊地一笑。

    “刘导,程真作为一个初学者,能在短短几天内跳成这种程度已经非常让我惊喜了,这跟她的努力离不开关系。”

    钟瑶心里一堵,郝老师还是第一这么毫无保留地夸人,程真也配?

    郝老师这个人刘导知道,她很有原则,如果她都说程真努力,那程真只会比她说得更努力,不由地欣慰一笑:“也是,这水袖舞才学了一两天是吧,程真已经做得很好了。对了,听郝老师说你们扇子舞已经练好了,不如现在跳一跳,我和李导就当给你们初次彩排。”

    钟瑶没想到刘导会突然想验收第一支舞,那支舞程真着实跳得不错……她忙找了个借口:“跳第一支舞?我今天忘带扇子了啊……”

    程真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小心思,递了一把扇子给钟瑶:“没事,用我的,我一直多备了一把,yoyo姐,可要好好带我哦。”

    气得钟瑶瞪了瞪眼睛,却不好发作。

    郝老师也拿好扇子走到两人身前,用手机远程遥控了音响,音乐响起,三个人跟随旋律翩翩起舞。

    而让刘导吃惊的是,这支舞程真跳得好极了,就算他不是很懂舞蹈,也能看出程真比钟瑶跳得标准得多,到位得多,她甚至与郝老师的动作完全同步,像是复制粘贴一般,而钟瑶相较之下,每个动作都似乎差了些火候。

    程真的表现也让李导眼前一亮,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郝老师会力推程真,她的潜力很强,明明是个新手,却能一个星期将舞跳到这种程度,可见努力和天赋都过于常人,即便现在水袖还甩得青涩,相信再给她点时间,一定会更好。

    一舞作罢,两位大导演毫不吝惜自己的掌声。

    只是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导突然开了口:“老刘,你们组拍摄进度赶不赶?”

    刘导一愣:“还成,怎么了老哥,你想来我们组里亲临指导啊?”

    李导笑着摇了摇头:“把程真借我两天,我有个角色想让她客串。”

    程真与钟瑶听到此话都愣在了原地,李子健直接大步走到程真面前,非常正式地问她:“程真,《羽扇纶巾》里貂蝉有一场不到半集的戏,别看戏份少,却很亮眼,你愿意客串吗?”

    程真万万没想到李导会邀请她去他的剧组演戏,这对年轻的演员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之前何柠柠都说过,何潇远下一个剧组是大制作,不好塞人,而这个机会竟然就这么戏剧般地主动找到了她头上。

    钟瑶终于按耐不住了:“李导,这个角色,我记得我的经纪人也在跟您谈吧?”

    李子健看向钟瑶,眼神带几分犀利,仿佛能看穿她,又儒雅地笑了笑:“没错,我今天来,其实本意是想来看看你的表演的,小姑娘,你还要多努力,希望下次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李子健的话虽然委婉,却完全不留情面,钟瑶感到自己从未受过如此大的侮辱,低着头掩饰着发红的眼圈。

    李子健又看回了程真:“怎么,愿不愿意,给句话啊!”

    程真连忙点头:“我当然愿意,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你经纪人是不是也是何潇远的堂姐?算了,我直接跟何潇远说去。说来也是有意思,这个角色之前他就帮你争取过,不过那时候我觉得你不算很符合我对这个角色的要求,直接拒绝了他,但是今天见到你之后,我改变了这个想法,果真百闻不如一见。”

    什么?何潇远之前帮她争取过这个角色?她怎么从来不知道……程真想起这个星期,她都没有去找过何潇远,何潇远有几次主动问她练舞的进展,她也只是敷衍了几句,心中还因为他没有客串还瞒着自己的事,生着闷气,他却默默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程真啊程真,你心胸怎么这么狭隘!

    “郝老师,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钟瑶终于受不了这么残酷的打击,选择了逃避,刘导李导郝老师也能理解她挫败的心情,安慰了她几句并没有挽留。

    而钟瑶离开,郝老师又不好单独只教程真一个人,这样对钟瑶显得不太公平,所以将课程延期,程真第一次早早下了课。

    如此惊天喜讯,艾萌萌自然要拉着程真叫她请客吃顿好的庆祝一番,程真却想先回去冲掉一身跳过舞的臭汗,让艾萌萌先找个喜欢的饭店等她。

    只是当她回到酒店冲好澡,刚刚走出房间,准备关门离开时,却感觉自己拉着门把手的手被另一只大手压住了:“要去哪儿?”

    那是一个低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他的身上传来清爽的味道和温热的气息。

    “老师?”程真回过头正好对上何潇远好看的眸子。

    他看着她那张红彤彤的脸,微微一笑:“今天是素颜?”

    糟糕。

    程真此时刚洗过澡,只穿了件最普通不过的t-shirt和牛仔短裤,踩着双地摊货平底凉鞋,而为了尽快赶去与艾萌萌汇合,她甚至没有化妆。

    “赶时间,就没化妆。”她有些不自信地低下了头,刚好露出了一小节白皙的后颈。

    她身上传来的甜甜的沐浴露味道充斥着何潇远的鼻腔,而她没有化妆的清纯样子却比她化妆时更打动人,而那细细白白的后颈,像是一种□□,在诱惑着他。

    他是怎么了?何潇远有些诧异,自己竟然会对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女孩有奇怪的想法。

    “最近怎么都见不到你人了?偷摸密谋什么呢?”何潇远的语气似乎透着一丝埋怨。

    程真听了这话心中跳慢了半拍,他很关心她,这段时间很想见她吗?

    “忙着练舞,之前没有学过,不努力不行。”

    “哦。”何潇远轻轻一笑,“所以稍微努努力,就把我之前谈不下来的角色,弄到手了?”

    程真瞪大双眼:“老师已经知道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明天你蓄意抢钟瑶角色的事全横店都要知道了。”何潇远故意逗她。

    “我不是故意的,我甚至不知道她在争取这个角色。”程真望着何潇远的眼睛认真解释道,只是说到这里,又惭愧地低下头,“不过说实在的,当我知道我抢了她的角色的那一刻,确实挺开心的。”

    “难道不能开心吗?娱乐圈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她能抢你的角色,你凭什么不能抢她的?”说着何潇远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程真的额发,“干得漂亮,这才像我的人。”

    反应过来时何潇远的手已经僵住了,他想起来这个亲密的动作,他只对那个人做过。

    此时程真的心几乎要跳出来,周围的气氛也蓦然变得尴尬,她半天才硬着头皮说道:“老师……要是没事,我先走了,我还约了人。”

    “约了谁?”何潇远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的助理萌萌,我们打算小小地庆祝一下。”

    “我也去。”何潇远说出口也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会这么主动,又不得不解释说,“作为老板,去帮你们买单。”

    两个在夏夜带着墨镜和口罩的人并排走在一起,若不是在遍地明星的横店,一定会引来围观。

    程真好久没有走在何潇远身边了,仿佛他们又回到了校园,他总是走在她身旁,不管其他同学的流言蜚语,还讲着各种恐怖故事吓她,只为了让她靠得更近一点。

    想着想着,程真突然被路上的石头绊了一下,还好身边的男人立刻用大手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走路都分心?想什么呢?”

    这句话是他年少时最爱说的,而每次她都要回一句:“想唱歌的事呗,谁像你一样,天天就知道想着玩。”

    然而程真一不小心本能地将那句话说出了口,说完便愣在了原地。

    何潇远蓦然摘下墨镜,诧异地盯着她,着急地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程真心中慌极了,她绝对不能让何潇远知道她就是那个程真,不然这个身体就不再属于她了。“我……我说什么了么?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呀……”

    “你什么也没说?”何潇远明显不信,可是程真的表情又无辜极了,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思念那个人出现了幻听。

    “真真,你怎么把潇远哥带来了?”还好艾萌萌的突然出现解救了陷入困境的程真,“快走快走,我都点好了,肉都要凉了!”

    明明是个可以敲程真一笔的机会,艾萌萌却选了一家烧烤店,程真不知道她是有多爱撸串,可能一天三顿小烧烤就是某些人的信仰吧。

    由于刚刚的突发情况,程真尽量找些女孩子才喜欢的美妆护肤的话题与艾萌萌聊,让何潇远完全插不上嘴,何潇远只能默默听着两个年轻女孩的对话,一边撸着串,一边思考着刚才是不是自己真的听错了,顺便刷刷微博。

    然而一刷就刷到了个大家伙。

    钟瑶v:能被抢走的,从来就不是你的,保持平常心[加油][加油]

    那微博下面还跟着一张自拍,钟瑶红了眼眶的自拍。

    钟瑶的粉丝们立刻炸了锅。

    “瑶瑶怎么了,瑶瑶不哭。”

    “心疼,是不是被谁欺负了?”

    “瑶瑶说的该不会是个男人吧?何潇远?”

    “抱走我远哥,求别倒贴,靴靴。”

    网友们隐约闻到了瓜味儿,纷纷围观起来,然而不过半小时,某营销号突然爆料:程真抢钟瑶角色,塑料姐妹花撕破脸。

    那篇爆料中非常详细地描写了程真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勾搭上了何潇远,又如何依靠何潇远工作室的关系,强行进组《清欢一曲》,并为难剧组,要求将她所饰演的角色萧阮进行加戏洗白,成为双女主之一。而钟瑶之前早与《羽扇纶巾》剧组谈好的客串貂蝉一角,却因为作为男主角的何潇远介入,而被换成了程真。

    该文章中,何潇远俨然成了抛弃原配,扶持新宠上位的渣男,而程真则成了心机颇深的恶毒小三。

    对娱乐圈敏感的网友一眼就看出这不过是钟瑶自导自演,何潇远和钟瑶的cp一看就是营销,傻子才信,而之前明明听说是钟瑶抢了程真的角色,程真才不得不出演萧阮,好一个倒打一耙。

    然而大部分的网友却不明真相,那篇文章的文笔着实不错,不少吃瓜群众就此被误导,一时间程真微博下的骂声一浪高过一浪。

    “贱人,抢人家男人,抢人家角色!”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长得狐狸精的妖媚样,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难怪十八线都能跟流量花抢角色了,睡服的。”

    何潇远工作室连夜发了一篇澄清的公告:何潇远先生与钟瑶女士所谓的cp不过是营销手段。该公告也再次申明,程真的所有角色都是通过正常渠道获得,不存在恶意竞争抢夺他人的角色,更不存在走后门安插。

    只是这简短意赅的一篇公告并没有将这波浪潮拍下去,在钟瑶粉丝的煽动下,事情愈演愈烈,三个人纷纷登上首页。

    程真第二天拍戏,明显感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变了,虽然剧组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她是如何从冉清欢变成萧阮的,但是也将她与何潇远的关系都看在眼里,借着何潇远的关系反抢一波钟瑶的角色,合情合理。

    “你说何潇远和钟瑶的事是不是真的啊?”

    “应该是吧……不然能闹这么大?”

    “程真可真有手腕,影帝都拿下了。”

    “年轻漂亮会撒娇呗!歌唱得也不错,男人就吃这套。”

    程真只有找个清净的地方读剧本,才稍微静下心一些,而李小欧却突然凑了过来。

    “真姐,真姐,网上说你和潇远哥的事……真的吗?”

    程真瞪了李小欧一眼,没说话,继续读剧本。

    李小欧立刻明白了:“嗨,我就说绝对是假的,我可是绝对信任你的!”

    “哦,那我还要谢谢你咯。”程真冷冷回道,继续背着台词。

    李小欧突然压低声音问:“那你就任由yoyo姐这么诋毁你?你不反击吗?”

    娱乐圈向来少不了风言风语,被人诋毁程真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了,只是这次竟拖何潇远下水,实在是让她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要反击,只不过……”

    “只不过还没想到完美反击的方法,是吗?”突然另一个男声传了过来,程真转头一看,竟然是景文。

    程真没想到剧中两大男主演都在关心着她的这点事,她点了点头:“这事牵扯得比较多,我要理一理思路,没做好”

    “思路我帮你理好了,首先要证明何潇远和钟瑶不过是营销cp,根本不存在抛弃与被抛弃的关系;其次,你本来就是剧组第一个签好的女主角,不存在强行进组这回事;然后需要说明,李导为什么选择了你,而没选择钟瑶作为貂蝉的演员;最后,你需要撇清你和何潇远的关系。”

    景文一条一条总结得非常清晰,一下子让程真豁然开朗,只是他提到何潇远的时候,明显眼中透露着些许不屑。

    其实撇不撇清与何潇远的关系并不是重点,关键是前三点,程真放下剧本,分别打了电话给何柠柠与顾崇辉,前两项问题很快就会解决。可是如何证明李导选择她是凭借她的实力,而不是何潇远的关系?

    “真真,你有读卡器吗?”艾萌萌突然从身后拍了拍程真,足足吓了她一跳。

    “读卡器?你要那个做什么?”

    “昨天我录你跳舞录了个全程,手机内存卡都满了,我得赶快把视频导出来,不然手游都玩不了了。”

    “全程?!”程真蓦然眼睛一亮,“快把视频给我看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