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37.意外机遇

时间:2018-05-20作者:龙龙橘

    看着景文一副被噎得险些窒息的表情, 程真知道自己不小心把天聊死了, 尴尬地笑了笑:“别在意, 我就开个玩笑。”

    不过好歹, 景文接下来的拍摄工作,再也没有说过程真像变了一个人这样的话,也让她长舒了一口气。

    拍摄结束后,程真与钟瑶得到通知, 从明天开始每晚要接受民族舞培训, 为期两周。这也就证明程真除了每天正常的拍摄工作,连休息的时间也要被压缩, 自己的私人空间几乎为零。

    两周?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程真昨天听何潇远的话, 早就迫不及待想为他做一次菜,她根本等不了两周。

    “喂?”电话接通后,那头立刻传来了何潇远充满磁性的声音。

    还好不是他的助理, 这证明他现在没有在忙……然而程真还是明知故问:“老师, 你在忙吗?”

    “没有,我在酒店看剧本呢。”

    程真看了一眼时间, 7点了, 他不会已经吃过了吧……

    “老师吃过饭了吗?”

    “还没, 上一顿拖到两点多才吃, 打算过一会儿让小葛帮我去点外卖。”何潇远突然声音顿了顿, 轻笑着问, “问我这个干吗?想请我吃饭?”

    “嗯。”程真有些害羞,用鼻子轻轻哼出一声,软软糯糯,拂得人心上痒痒的。

    何潇远的笑意更明显了几分:“哪有员工请老板的,你选地方吧,我带你公款消费。”

    “我选地方?也好,老师先在房间等我,我选好了就告诉你。”

    “嗯,不着急,反正我还没饿。”

    挂掉电话后,程真一边叫艾萌萌去联系酒店的厨房,一边找了辆共享单车急速骑行到最近的菜市场买食材。卖菜的大叔大妈年龄都不小了,对程真这个最近蹿红的小女娃还不熟悉,只是感觉她长得有些太过漂亮了,肯定是个明星,可横店遍地都是明星,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菜市场距离酒店并不远,程真半个小时内就赶了回来,艾萌萌别看手短脚短,做事却格外麻利,又帮程真洗菜又帮程真切肉,大大提升了她做菜的效率。

    终于一个小时后,大功告成。

    “真真,你这菜做得也太好了,看得我都馋了!”艾萌萌的语气有些夸张,但眼神却很真诚。

    程真用手指点了点艾萌萌圆圆的小鼻子:“当然带了你的份儿,走,开饭去!”

    “我?跟你和潇远哥一起吃,那多不好啊。”艾萌萌暧昧一笑,“你对潇远哥那点小心思我还能看不出来,我可不当电灯泡。”

    程真蓦然脸色一红:“你别乱想,没有的事,我只是感谢他一直这么照顾我……”

    “得嘞,这话你还是留着去忽悠何潇远吧。”说着艾萌萌挎上自己的卡通小包包一蹦一跳地向外跑去,“我约了前男友撸串,不用等我啦!”

    程真看着艾萌萌离去的背影,想着即将到来的两个人的晚餐,心砰砰跳了起来。

    何潇远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不就选个饭店吗,要这么久?该不会是她把约了自己的事给忘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何潇远的心情有些低落,正想打个电话问问,却又不想显得自己太主动,继续把看了足有几十遍的剧本翻出来又啃了啃。

    “咚、咚、咚!”突然传来的敲门声,一下子让何潇远的眸子再次有了神采,可是却故意掩饰着自己的兴奋,不紧不慢地问,“谁啊?”

    “老师,是我,程真!”

    “咔哒”一声门被打开了,同时传来了男人略带不满的声音:“你是去选饭店还是去建饭店了?”

    只是拉开门的一瞬间,似乎闻到了一阵饭菜的香气,眼前的女孩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她的身前还有一个酒店专用的小推车,上面罩着一个圆圆大大锅型的盖子,程真不顾何潇远的诧异的目光,将小推车推了进来,打开了盖子的一瞬间,那香气立刻浓郁了数倍。

    红烧狮子头、软炸蘑菇、手撕火爆包菜、油焖大虾、莲藕排骨汤。

    “你做的?”何潇远愣愣地看着这热腾腾的四菜一汤,咽了咽口水。

    “嗯。”程真点点头,“老师不说想吃我做的狮子头吗?上次是清汤狮子头,这次换个口味,红烧了一下。

    然而何潇远眼中却没有程真预想中的喜悦,甚至严厉地对她训斥了起来:“程真,你是不是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我不是叫你什么时候有空做饭先通知我么,我好找个人去帮你,你一个人做这么多不嫌累啊?明明白天刚拍了一天的戏。”

    程真的眼神有些委屈:“我没一个人啊,萌萌一直在帮我,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做好了。”

    “那她人呢?”

    “她刚出门。”

    何潇远轻笑了一下,明显不信,不过身体却很老实,腾出那张他平时办公的桌子,将菜一盘一盘放上去,还主动盛好了饭,摆好了碗筷:“辛苦了,记住,下次不许自作主张。”

    “嗯。”程真露出最灿烂的微笑,转身主动搬了把椅子,却被何潇远一下夺了过来:“你总这么勤快干嘛?”

    “我就搬把椅子而已……”

    “有些事,男人在就不需要你来做。”说到这里,何潇远的神色难看了几分,“你昨天聚餐的事,我听人说了,你主动帮景文挡酒,是吧?”

    程真的脸色僵了僵:“老师,不是你想得那样,我以为他不能喝酒,还被挤兑有些不忍心,我也没想到他实际上还挺能喝的,我跟他真的只是普通的合作关系。”

    看着程真这么努力地解释的单蠢样子,何潇远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紧张什么,我说你喜欢他了吗?”

    “你说没说,我都对他没那个心思啊!”程真急得脸蛋红扑扑的。

    “我知道。”

    “你……知道?”

    “你要是喜欢他,一收工肯定会去找他啊,哪里还会惦记着孝敬我老人家。”何潇远一边淡淡说道,一边尝了一口菜。

    糟糕,被他看穿了……他不会已经看出了我对他的小心思了吧?程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何潇远却没有看她,只是细细地品味着那道红烧狮子头,虽然比起他曾经在五星级饭店做得还差得多,但是却有种家的味道。

    “好吃吗?”程真迫不及待地问道。

    “一般般吧,”何潇远面无表情地说,“也就比我想象中的好吃一点。”

    程真自然知道他在夸她,笑意更是掩不住:“可惜我明天就要去培训去舞蹈了,不然还可以给你做的。”

    “培训舞蹈?”何潇远若有所思,“你会跳舞吗?”

    程真摇了摇头。

    何潇远的神情明显有些失望:“那就好好练。”

    “嗯,我会努力的,等过了培训期,我再给你做几个新菜式。”说完程真又有些后悔,是不是有点太主动了。

    何潇远脸色却一转,带几分严肃:“你是演员,又不是厨娘,不想着培训的事,拍戏的事,成天到晚倒想着做菜?先把本职工作做好再说吧,多给我赚点钱,到时候我请八个厨子来横店专门伺候我。”

    那话像一盆冷水一般泼了下来,原来何潇远还只是单纯把自己当成给他赚钱的员工……程真闷头喝了一口排骨汤,皱了皱眉,有点咸,最后为什么非要手贱加了半勺盐,果然自己比专业的厨师差远了……

    那顿饭何潇远吃得满意极了,只是他注意到做饭的女孩似乎不太开心,可能是自己话说重了,还想说几句宽慰她的话,何潇远却没说出口,他对别人向来这样,没有道理单单对程真温柔些,没有道理……

    第二天一早,程真还未化好妆,就被通知叫到了会议室,小小的会议室中此时已经坐满了人,导演、副导演、制片、景文、李小欧、钟瑶,和一个四十岁左右从未见过的干练女人。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剧组的编剧组组长白秋雪女士。”

    原来她就是传说中业内大神的白编剧啊……程真没少听何柠柠说过她的牛x事迹,不由得目露艳羡。

    “大家好,我是白秋雪,今天特地召请各位来,就是想一起探讨一下修改剧本的事宜,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众所周知,这部剧临时改为双女主,我们编剧组每天都在加班加点地改剧本,现在大家手头上已经改好的剧本还少之又少,所以我们目前能拍得戏份也受到了局限。”

    “编剧组的进度就拖在了萧阮这个角色上,这个角色并不讨喜,大量增加她的戏份会不会对剧的质量造成影响,还是个未知数,也可以说是我的原因吧,我与我剧组成员们没有尚且没有讨论出一个可行的改编方案。”

    “本来我是想开机当天来的,可惜没赶上,昨天我到了剧组,看了李小欧与程真的表演,对我触动很大,尤其是程真。”

    程真蓦然抬起头看着白秋雪,此时她也正看着自己,干练的脸上露出几分和蔼的笑意:“你演得萧阮一点都不让人讨厌,我很喜欢。”

    程真顿时感到受宠若惊,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也聚集到她这里来。

    “我昨晚思来想去,我觉得萧阮也是有她的闪光点的,她是个很有手段,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并且行动力很强,长得也不错,甚至才艺也不输给冉清欢,没有道理一直被冉清欢压一头,百花争艳才好看,不是吗?所以我打算去掉一些萧阮明显惹人厌烦的性格,多突出她的优点。”

    “我觉得七王爷和萧阮起初在一起,是两个受了情伤的人互相舔伤,但是这种关系能持续好几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我会增加七王爷与萧阮的感情戏。而至于男主角齐泷轩,我看了程真与景文拍摄得那张定妆照,倒是挺有相爱相杀的感觉的,我也会适当增加男主角与萧阮之间的戏份,尤其是萧阮最后彻底背叛了男主,跟着七王爷起兵造反的那部分,至于会写成什么样子,还要以最终的剧本为准,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白编剧不但要美化萧阮,还要给她加这么多感情戏,这是程真过去从来不敢奢望的改动。

    钟瑶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白编剧,我说一些我的拙见,七王爷之所以是人气男配,就是因为他对冉清欢一往情深,最后不惜黑化,让人唏嘘。而男主角之所以是男主角,就是因为他三千宠爱只集冉清欢一身,这个改动实在太大了,完全降低了两个角色的苏点,等剧集播出后,对两位男演员也会有不好的影响。”

    导演忙暗中瞪了钟瑶一眼,白编剧让提意见,向来是做给别人看的,谁敢真提,找死吗?

    白秋雪果然没给钟瑶好脸色,盯着她的眼神杀气阵阵:“这两个男人都和萧阮发生过关系,非要走肾不走心么?那不就是渣男吗,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可苏的?”说着又将目光递给了景文与李小欧。

    李小欧多见风使舵的人,忙附和道:“没错,白编剧说得对,走肾不走心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绝对会教坏小孩子的,不利于培养下一代的责任感。”

    景文依旧是那张冷峻的脸,即便面对白秋雪也没有丝毫谦逊的样子,严肃地回道:“我没意见,作为演员,我只以剧本为主。”

    白秋雪满意地点点头,又再次看向了程真:“那程真呢?”

    程真能有什么意见,这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啊,但是又不能让人感觉得了便宜还卖乖,只能说:“我和景文的想法一样,尊重剧本。”

    白秋雪挑衅地看着钟瑶,微微一笑:“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剧本我们编剧组会尽快赶出来,刘导,散会吧。”

    白秋雪是绝对的大咖,所有人都未动,恭送她先离去,当白秋雪路过程真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在她耳边轻声说:“程真,我很看好你,加油。”

    她的声音很亲切,而她的身上的那股香水味儿,熟悉极了,似乎在哪里闻过,好像是一个客人身上的香水味儿,那个客人还给雪球喷了喷,害得雪球打喷嚏打了好几天……雪球?秋雪!

    白秋雪是人化的雪球,好感度效应触发了!

    程真还想再仔细观察一下白秋雪,她却早已离开。

    由于被白秋雪当面怼了,钟瑶一整天都黑着脸,即便面对来探班的粉丝依旧是那副被欠了好几个亿的模样,被怠慢的粉丝当天就写了repo,还强行说钟瑶很亲切,对粉丝很好,只可惜生病了,脸色并不好,剧组简直不是人,瑶瑶生病了还不给瑶瑶放假什么的bb……

    “卧槽,简直笑死我了!”艾萌萌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将那个粉丝的repo晒给程真看,“你瞧瞧,这粉丝当得,是有多贱!”

    程真蓦然想起自己年少时做陆青脑残粉时的样子,尴尬地笑了笑:“粉丝年纪还小嘛。”

    由于剧本还没有改好,今天程真的戏份并不多,她也没有离席,在一旁默默看着钟瑶与景文的表演。

    两个人在同龄人中都算演技不错的,有很多值得程真学习的地方,只是钟瑶虽然很有表演天赋,却不太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心情好时演技逆天,心情不好时,就连程真这个圈外人都看不下去。

    而景文则完全不同,他的演技中规中矩,并不像钟瑶那样带着灵气,但可能是由于他的性格比较自我,一进入表演状态,就会完全沉浸在角色中,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他表演的信念感,所以发挥一直非常稳定。

    至于李小欧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现实中就是个戏精,演技虽然不如景文与钟瑶纯熟,但作为新人也属于难得的不出戏了。

    所以即便现在程真的演技值已经点到了50多,还是感到了压力。

    吃了晚饭后,程真带着艾萌萌按照地址赶往舞蹈培训的练习室,夜色刚刚降临,路过一处还没来得及开灯的长廊,突然听到两个女孩的声音。

    “你听说了吗,昨天何潇远去探班程真了,看来他们俩的事可能不止是炒cp。”

    “一个公司的,互相探班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艾萌萌和程真立刻默契地保持了安静。

    “关键你也不看看何潇远是什么人,没听说过他和哪个女演员走这么近啊。”

    “他是程真的老板,当然对她照顾些了。”那个女孩突然将另一个女孩拉近了些,压低声音说,“那些都是假象,做给别人看的,我之前听说刘导找他去客串《清欢一曲》的沐先生,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沐先生,冉清欢的师父,每次在冉清欢有生命危险时才会出现,他足智多谋,再危险的情况也能想想出解决的良策扭转乾坤。虽然在原著出场很少,人气却相当高。

    “就程真现在拍得那部剧?”

    “嗯嗯,他现在成天在这里做剧前培训,又没开机,闲着呢,你说帮忙客串两场戏又不会怎么样,他要真想提拔程真,会这样?”

    何潇远拒绝了客串《清欢一曲》?程真呆呆愣在原地,她之前是听说刘导在找客串沐先生的人,据说刘导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最终却没谈成。不过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何潇远,她又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呢?简直危言耸听。

    待那两个女孩走远后,艾萌萌看着程真还在发愣,忍不住轻声唤她:“真真?”

    程真从思绪中脱离出来,看着艾萌萌,笑了笑:“没事,我才不会当真呢,八成是她们不知听谁乱说的。”

    “真真……”艾萌萌的小脸突然纠结起来,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如果告诉你……这是真的呢?”

    “?”

    “我昨天不是和我一个前男友去撸串了吗,他在横店遍地都是人脉,我也是听他说得,消息绝对可靠。”

    那为什么自己不知道?何潇远何柠柠在故意瞒着她?

    “我本来早想告诉你的,但又怕你知道了该不开心了,可能潇远哥还有其他打算吧,你别多想。”艾萌萌看着程真那失望的眼神有些心疼。

    “我为什么要不开心,这是他的角色,当然他自己决定,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啊,跟她有什么关系,何潇远是工作室的老板,她是工作室的艺人,她还能管到上级头上去?人家愿意客串是情分,不愿意客串是本分,她有什么资格可不开心的……可是就是好不开心啊!他为什么要瞒着?直接告诉她不行吗?

    来到练习室,钟瑶还未到,舞蹈老师已经先来了。舞蹈老师看起来三十五岁不止,但皮肤却非常年轻,身材也格外出众,虽然她的五官着实普通,但气质这种东西,是可以整容的。

    程真想着刚才的事气呼呼地压着腿,强迫自己不去想何潇远的事。

    只是她压腿时突然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原主的身体简直硬得跟个僵尸一般,腿竟然只能压到70度,连个直角都做不到,舞蹈老师也是诧异极了,身材这么好的女孩,不应该柔韧性差到低于平均标准啊。

    在舞蹈老师不屑地指导下,半个小时后,程真终于有了重大的突破,从70度变成了80度,看来过几天就可以突破90度大坎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钟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只是语气中完全没有不好意思。

    钟瑶蓦然抬头,看着将腿放在一个不高的栏杆上,另一条腿还直打弯的程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程真,你干什么呢?”

    钟瑶一整天头上的乌云也因为程真的出丑立刻散了,满脸的灿烂,她轻盈地走过来,腿直直抬起,轻松就将脚掰到了耳旁:“我以为女演员最起码要有点舞蹈基础,没想到现在这个圈子用人的门槛,越来越低了。”

    钟瑶的身子柔韧极了,横叉、竖叉、弯腰、侧空翻、后空翻、倒立……

    程真实在看不下去,忙将钟瑶扶起来:“我知道你厉害,快别折腾了,小心假体错位。”

    气得钟瑶刚想张口开骂,然而舞蹈老师却突然击了击掌:“美女们,已经晚了45分钟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钟瑶再狂妄,也不会去得罪舞蹈老师,所以还是选择闭嘴,只是狠狠瞪了程真一眼。

    “按照剧本,一共有两场舞蹈,一次是男主角初次来王府时,你们表演的扇子舞,一次是男主角生辰,已经成为妃子的两位女主角的水袖舞。这两场舞难度都不小,而刘导的要求又比较严苛,所以虽然我们平均一个星期学一支舞蹈,但时间仍然非常紧迫,你们平时也要抽空练习才行,我废话不多说,现在开始吧。”

    程真记忆力很好,舞蹈老师教过一遍的动作她便记在了心里,只是做起来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感觉,看镜子中的自己的动作简直僵硬极了,完全没有舞蹈老师那股子灵动娇柔,活像个呆板的木偶。

    反观钟瑶,果然是有舞蹈基础的,虽然比起舞蹈老师还远远不足,却也有几分样子了,还一直催舞蹈老师继续往下教。

    “我每节课的内容已经计划好了,这节课教得内容就这么多,别看动作少,但是要把动作做到位做标准却不容易,我现在带你们反复再做几遍。”

    程真明明悟性值很高,又跟着舞蹈老师一遍遍认真地做,却依旧找寻不到那种柔美感,她恍然大悟,问题不是出在了软件上,而是硬件,原主的这副躯体影响了自己的发挥!这就好像一个坏了嗓子的歌手,再怎么用心唱也唱不好一样。

    跳舞着实耗费体力,很快程真就渐渐呼吸不稳,而身旁的钟瑶,也早已经满头大汗,她自以为自己已经有所领悟,动作开始敷衍起来,舞蹈老师看在眼里,却没有点出来。

    跳满了两个小时,两个人都已经累得话都不想讲了,下课后,明明步行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程真却突然有种想打车回去的冲动。

    那一段路,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程真到了房间,胡乱地冲了个澡,就倒在床上一睡不起,梦中疲惫的她又来到了独属于她的吸猫会所。

    现实中的劳累似乎带到了这里,程真连蹲坐的力气都没有,大喇喇地趴在沙发上,活像个猫饼,她点开自己的技能加点面板,今天又升了一级,点“演技”还是点“悟性”呢?程真的眼睛突然挪到了“体力”那里,果断摁了5次,没办法,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再不加体力,明天能不能爬起来去拍戏都是个问题。

    “成吨儿,你咋啦?要死不活的。”矮萌萌凑过了关心宛如高度截瘫的程真,显然喵形态的她对现实中的事一无所知。

    “萌萌,不都说猫是水做的吗?为啥我觉得我是水泥做的?”程真一脸的生无可恋。

    矮萌萌听了大笑起来:“水泥?你是说你柔韧性差吗?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从来不舔屁屁了,你他喵的压根舔不到,哈哈哈哈!”

    程真没想到现实中和梦中的萌萌,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不,现在的她根本连人都算不上。

    矮萌萌越说越得意:“当然不是每只猫的柔韧性都像我这么好咯!”说着她开始表演起来,舔手,舔脚,舔尾巴,舔尾巴根,简直让喵叹为观止。

    “就因为我手短脚短,才比别的猫更难舔毛,也因此更注重舔毛的技巧,经过我多年的苦心钻研,终于成为了这家吸猫会所中名副其实的舔毛queen!”

    舔毛queen?光这个名字就逊爆了好吗!

    矮萌萌误把程真嫌弃的眼神理解成了羡慕嫉妒恨,她叹了口气,拍了拍程真越来越像小脑斧的脑袋:“作为好姐妹,我也不忍心你一直这么不讲卫生,舔不到屁屁,你还有灵豆吗?”

    灵豆?程真因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灵豆交换,现在攒了不少。

    “我跟你换几个,保证你能舔到!”说着矮萌萌将自己的灵豆拿了出来,与程真交换。

    程真将信将疑地吞了一颗,是奶油味的,头上立刻蹦出了一个字“柔”!

    好像还蛮靠谱的,程真立刻又拿出10个灵豆与矮萌萌交换,一口气全吞进去了,直齁得她再也不想碰奶油。

    雪球突然注意到了两只喵的xx交易,忍不住问道:“矮萌萌,你跟成吨儿换什么灵豆啊,你不知道她是免疫体质吗喵?”

    矮萌萌贱贱一笑:“我当然知道,我只不过觉得自己最近好像瘦了一点。”说着张嘴将11个胖灵豆吞了下去。

    ***

    钟瑶今天的拍摄状态比昨天更差,倒不是因为身体不好,而是由于太久没有练舞,昨晚又为了故意气程真,有些用力过猛,以致于现在浑身酸痛,今天又赶上了骑马的戏,简直要累散架了,好在她只要拍一个镜头,其他有替身完成。

    然而让钟瑶意外的是,明明跟自己一同培训,还不如自己的程真,骑马戏居然不要替身,她今天红光满面,看起来身体没有一丝不适,甚至骑马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帅气,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

    “程真,你真的不用替身吗?”骑在马背上与程真并驾齐驱的景文问道。

    “你不是也不用吗?”程真对景文俏皮一笑。

    “我都拍过好几部古装剧了,骑马早就熟了,可你还是第一次,又是女孩子,跟我怎么一样?”景文的眉眼之间透露着担心,倒是他少有的表情。

    “一回生,二回熟,你看我现在不骑得很好吗?”说着程真轻轻用鞭子抽打了一下马臀,超到了景文前面。

    程真由于高悟性值,骑马很快就掌握了要领,而点了体力的她感觉自己大不一样,仿佛有很多消耗不完的力气。

    同样是第一次骑马的李小欧,竟吓得面如菜色,明明是个大男人,却恐高。

    终于熬过了骑马的戏,李小欧双腿发颤,还是程真和他的助理将他一点点搀到一旁休息。

    “真姐,你为什么这么叼?”李小欧眨了眨亮晶晶的一双丹凤眼,“这么能给我安全感的女人小生还是第一次见,人家都小鹿乱撞了耶!”

    程真就知道李小欧没个正经,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怎么没叫鹿直接把你撞死?”

    “那怎么行?我死了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少女会伤心欲绝!”李小欧夸张地说着,只是突然凑得进了点,小声问程真,“真姐,你舞练得怎么样了?今天我碰到教你跳舞的郝老师了,她跟我说你暂时的情况不乐观,可能刘导验收时会有点危险。”

    程真本以为李小欧跟剧组的人熟,没想到关系网已经发展到剧组外了。

    “万事开头难嘛。”回想起昨晚的难堪,程真脸上有些尴尬,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别怪我多嘴,女演员还是要多练练舞蹈的,现在好多剧都有跳舞的戏份,不管是现代剧还是古装剧,越大的导演,对这个要求越高,可别让它限制了你以后的发展。”李小欧难得正经的样子倒是少见,一下子让程真想到了何潇远,他之前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只是一想到何潇远,程真就不由得想到他故意隐瞒的事,心中像是卡了一根刺。

    “谢谢你小欧,我会努力练习的。”

    收工后,程真准时来到了练舞房,而钟瑶也如预想中的,再次姗姗来迟。

    吃过灵豆的程真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拧成一个麻花都完全不成问题。只是她不想让郝老师和钟瑶立刻发现自己的变化,所以尽量掩饰着实力,钟瑶是没太在意,只沉醉在自己的舞姿之中,郝老师却明显感到了程真的不同,她的肢体更柔韧了,舞蹈的感觉也抓得非常到位,虽然动作仍略显笨拙,但进步却非常明显,看来她不止是在课堂上学习,课下应该也很用功。

    郝老师猜得没错,程真虽然知道自己有各方面属性的加持,但是舞蹈就是舞蹈,不是说属性加到顶点就可以成为舞王,再有天赋的舞者,都是要用汗水浇灌成果的。程真因为有了过剩的体力,在拍戏空余时一直在练习着舞蹈。

    一个星期后,第一支舞全部学完,钟瑶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程真已经能完整地跳下来整支舞蹈,甚至比自己跳得更好,更标准,就连持扇的角度,舞动的节奏都几乎能与郝老师同步。

    郝老师从来没有刻意夸一个人,毕竟这间教室只有两位学生,如果夸一个往往会打击到另一个,两位都是演员,并不是专业的舞者,更多的是让她们感受舞蹈的美好,而不是认为自己不行,而惧怕跳舞。

    但是程真的进步和努力,她都看在眼里,也默默敬佩着,第一天的程真让她险些觉得这个学生根本教不了,而第七天的程真又让她觉得,这支舞她已经跳到了极致,她也真的没有什么再能教她的了。

    倒是钟瑶,仗着自己有舞蹈基础,不用心练习,还总是对自己的表现迷之满意,不知进取。第一天跳得确实不错,可是到了第七天,和第一天也没有什么差别,可能她根本想象不到,自己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被程真赶超吧。

    “好,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明天我们开始学习下一支舞蹈,辛苦了,下课。”郝老师刚说完,包包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李导?”郝老师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才接起了电话。

    “郝老师,最近钟瑶的舞练得怎么样了?”

    “她啊……”郝老师欲言又止。

    李导淡然一笑:“但说无妨。”

    “舞蹈功底是有的,只是少了些对舞蹈的热情。”

    “呵呵,热情?就直接说她没认真练不就好了!我明白,我之前就跟这小姑娘聊过天,看她的性情,就不像个能踏实下来做事的主。”李导嘬了一口烟,吐出烟圈,“她经纪人找我好几次了,非要客串貂蝉这个角色,还说她跳起舞来,就是貂蝉再世,我没好意思当面反驳,光这个颜值就够不上吧,但是你也知道,我也的确想找个有点名气的女演员来演这个角色,而且比起演员的颜值,我更注重的是演技和效果。”

    “我们都是旧相识了,我当然知道。”

    “她演技算是不错了,很有灵气,如果跳得又好,我真打算用她的,50多集的电视剧,就出来20分钟,我也不在乎观众说她够不够格演四大美女。不过听你这么说,还是算了,到时候她不认真,糊弄我,耽误的事整个剧组的时间。要不我就找个舞蹈学院的女学生算了,你教得学生中有没有漂亮点的女生,表演力好一些的,给我推荐一下。”

    郝老师想了半天,才缓缓开口:“我确实觉得有个人合适,不过她不是女学生,而是个女演员。”

    “哦,女演员?”李导听了眼前一亮,“谁?”

    “程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