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36.第一场戏(二更)

时间:2018-05-17作者:龙龙橘

    他竟对她做过的菜念念不忘……程真开心地简直要笑出声, 本以为之前他对自己厨艺的恭维不过是礼貌。

    “狮子头是吧, 好, 我现在就去借酒店的厨房给你做!”说着程真大步向酒店的方向奔去, 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身体却被束缚在了原地, 回头才发现, 自己正穿着的何潇远的连帽衫的帽子被衣服的主人紧紧攥着。

    “现在?都几点了!再说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 还做狮子头呢,做醉虾还差不多。”何潇远看着程真带些醉意红扑扑的小脸, 白了一眼,“改天吧, 哪天你不忙,我让我助理提前联系好厨房, 准备好材料。”

    “可是你不是还没吃饭吗?”程真看着何潇远有些心疼,一段时间不见, 他似乎又瘦了些。

    “等你的时候嚼了两块饼干,早不饿了。”何潇远云淡风气地说道。

    等我……他竟然刚刚一直在饭店外等我……

    何潇远似乎读懂了程真的眼神,尴尬地轻咳了两句:“我也只是路过,顺便想问问你对歌词的意见。”

    “歌词?”程真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几下, 是何潇远发来的微信信息, 整整八首歌的歌词。

    程真一行一行地看着, 还未听到歌, 她就已经沉醉了:“这、这不会是写给我的吧……”

    “写给别人的我还给你看干嘛, 我就这么闲得慌?”

    程真蹭了蹭发烫的脸颊, 她的偶像秋风大大竟然一口气给她写了八首词,简直幸福得想哭!

    “有意见尽管提。”

    “我没意见,你写得这么好,我哪能有什么意见。”

    何潇远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机收好:“就知道给你看没用。”然而想到程真刚才说得那句“你写得这么好,”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上扬。

    程真再次埋头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瞪着一双醉眼,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露出了甜甜的笑意:“喏,你看,这里有个错别字,帮你捉了只虫,我也不算没用,对不对?”

    何潇远看着女孩那可爱的模样,蓦然想起了一个人,心头一紧:“好了,这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还有戏要拍么?”

    “嗯……”

    “明天我会去探你的班。”

    “嗯?!”

    “你瞧你今天的样子,八成是被剧组的人欺负了,我明天倒要去现场看看,我签的人,谁敢欺负?”何潇远的话说得霸气极了,程真感到自己的心都跟着扑通扑通地跳。

    程真回到酒店才发现何潇远的剧组也被安排在了这家酒店,而且她还与何潇远同层,原来自己与钟瑶景文不同层,并不是钟瑶做的手脚,而是工作室。

    只是程真没有想到,明明昨天天气预报还标注晴天,却突然没来由地下了一场暴雨。原计划的外景是拍不了了,只能拍摄内景,最后程真得到通知,第一场戏改拍她与七王爷私通的那场戏,是chuang戏。

    程真翻着剧本的手有些抖,临时换戏也就算了,还偏偏是这种戏,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场戏,但是想着后期拍,到时候她与李小欧也差不多熟了,也不至于太尴尬,可现在……

    “真姐,你脸色怎么看起来不太好,该不是昨天的酒还没醒吧?”坐在一旁的李小欧丝毫不紧张,没看剧本,反而在观察程真。

    “我没事。”

    “真姐当然没事,有文哥护着嘛。”李小欧暧昧地一笑。

    程真立刻瞪了李小欧一眼:“瞎说什么呢,我和景文只是普通朋友。”

    “我也没说什么啊。”李小欧耸耸肩,“老实说,文哥在哪个剧组喝过酒啊,昨天愣是把那几个孙子都喝趴下了,我要个女的,我都想嫁了。”

    程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八卦,冷冷一笑:“小欧,有空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好好想想下场戏怎么演。”

    “我这也是缓解气氛,省得一会你在床上紧张。”

    听到“床上”两个字,程真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马上就要和别人拍亲密戏了,还好只是躺在被窝里纯聊天,不然自己的初吻若是被夺了去,就亏大了。

    距离预计拍摄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程真跟随工作人员去了化妆室。

    这次的妆发都非常简单,由于是夜戏,自然不能浓妆,也不能加发饰,而服装更是简单到无以复加,上身是一个淡粉色绣花的肚兜,肚兜内穿了胸贴保险,下身由于会掩在被子中,并不会被拍摄到,程真选择穿了自带的一条运动长裤。

    程真在片场再次遇到李小欧,发现他也化好了妆,换好了“服装”,他上身裸|露,下身也穿了条运动长裤,也许是缘分,两个人穿得运动长裤还都是黑色的。

    “拍个戏而已,你还跟我搭个情侣装,我会不好意思的。”李小欧还假意害羞地捂了捂脸,逗得现场的女工作人员忍俊不禁。

    虽然这个李小欧迷之自来熟,但是程真不得不承认,他在剧组很吃得开,才来第二天就把片场所有人的名字都记住了,人缘也是好得不行,简直左右逢源。

    一切都准备好,程真便和李小欧上了那张复古的红木床。由于并没有裸|露镜头,所以现场也没有清场,以致于围观的人还不少。

    程真靠在李小欧身上,李小欧用手揽着程真的肩,看似亲密,但是他却很有分寸,能不触碰到的地方,绝对不碰。

    “如此一来,谋害小皇子的罪名,冉清欢怕是不想背都难了。”说着台词的程真立刻入了戏,笑得奸邪妖媚。

    李小欧也进入了角色,拧着眉头,深沉地像是变了个人。

    “怎么,你不忍心了?还挂着她?”程真的眼中闪过一丝不信任,转而又迸射出浓浓的醋意。

    “不忍心?”李小欧笑得阴冷,“要不是她命大,我早弄死她一万次了。”

    “是么?”程真眯着有些危险的眸子,“那不如我们做得更彻底点。”说着她勾了勾小手指,示意李小欧靠近些,婀娜地趴在他耳边嘀咕了一番,看着他露出的惊诧的表情,娇艳一笑。

    “cut,过!”

    程真没想到拍摄会如此顺利,第三遍就通过了,艾萌萌立刻将外套披在了程真身上,扶着她下了床:“真真,你演得实在太好了,那奸夫淫|妇的即视感,要不是你和李小欧颜好,我都想一枪打爆你俩的狗头了!”

    这……确定是在夸她?

    突然程真感到有个人直径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她抬头望去,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何潇远。

    “演得不错,算是开了个好头。”

    程真惊讶地愣在原地,刚才拍戏太过认真,完全忘记了何潇远说要来探班这回事,没想到他刚才一直都在,看完她演了整场戏?看她如此暴露地演了一场戏……程真顿时脸颊绯红。

    周围的人这才发现了何潇远这个大影帝竟然来探班了,几个年轻的妹子忍不住叫出声来,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何潇远看程真红着脸不说话,想是在为刚才的戏份害羞:“你要尽早习惯,这算什么,以后比这尺度大的戏多着呢!”说着递了杯热饮给程真,“今天天突然转凉了,注意保暖。”

    程真捧着那饮料,心比手心还暖,小小喝了一口:“热可可?”

    “嗯,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反正我喜欢喝这个。”

    他不是一直嫌弃可可甜腻么?那明明是她喜欢喝的饮料。

    “每个人都有份,我们潇远哥请客。”一个大男孩推着一个小推车,小推车上有几个纸箱,纸箱内装得都是刚做好的热饮,在现场分发了起来。

    众人没想到围观一次何潇远,还有饮料拿,纷纷道谢:“谢谢潇远哥!”

    程真望着那个分饮料的大男孩,忍不住问:“他是?”

    “我的新助理,小葛。”

    程真一愣:“你的助理不是个女孩吗,叫小徐。”

    “她?被我换掉了。”何潇远轻描淡写地说。

    程真听何柠柠说过那个小徐,已经做了三年了,她是何潇远的铁粉,对何潇远一直忠心耿耿,怎么说换就换掉了……程真蓦然想起她那次给何潇远打电话被小徐怒怼的事,该不会是跟那件事有关吧?可是何潇远不都让她道过歉了吗?

    何潇远看着程真的眼睛,似乎猜出了她心中所想,笑了笑:“你不要想太多,跟你无关。她既不会做菜,也不会做人,我早就想换她了,刚好最近看到小葛的资料,我比较满意,就让他来了。大家都是男人,吃住在一起也方便。”

    之前程真知道何潇远的助理是个女孩子,的确有些吃醋,毕竟助理要成天到晚跟着他,即便知道是工作关系,心里也难免不舒服,而且脾气还那么差……现在换成了一个男助理,真好!

    何潇远看着程真微微上翘的嘴角:“怎么我换个助理,你这么高兴啊?”

    程真连忙否认:“别乱说,我在想别的事呢。”

    何潇远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在一旁围观的艾萌萌,看了看表,忍不住提示道:“真真,我们该去换衣服了,下场戏快拍了。”

    何潇远明白自己耽误了程真的时间:“那你赶快去准备吧,我正好也有事。”

    听到何潇远要走,程真心里有些着急:“老师!”

    “怎么了?”

    “没、没事……老师,回头见。”

    “嗯,回头见。”

    看着何潇远离开的背影,程真不舍极了,却不敢表现出来,生怕被人看到乱猜忌,连忙赶往化妆室准备换装,而此时化妆室隔壁位置还坐着另一个人,景文。

    景文的化妆桌上此时也放着一杯热饮,看包装显然是何潇远助理发的,只是那饮料就孤单单放在那儿,一口也没有被喝。

    “你怎么不喝?”

    “不喜欢这么甜的饮料,你如果喜欢,拿去好了。”

    “哦对,你只喜欢喝柠檬乌龙茶。”程真突然想起来,由于何潇远买的饮料比实际人数要多一些,临走前何潇远的助理还多塞了自己两杯,“我这里还有杯乌龙茶,没加柠檬的那种,你喝吗?”

    景文转头看向程真,眼中闪过一丝温柔:“你还记得我喜欢喝这个?”

    原主的记忆力里都没有这条信息,程真又怎么会记得,那不过是听李小欧说得,可是程真也不愿意将这么残酷的事实告诉景文,笑着点点头。

    景文接过那杯饮料,喝了起来,心情看似不错。

    程真一边任由造型师为自己盘着发髻,一边再次复习了一遍早已背好的台词,蓦然听到景文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今天表现得不错,看来昨天醉酒并没有影响你。”

    他刚才也在旁边?程真委屈极了,怎么自己拍一次“chuang戏”,谁都看了!

    “你倒是比小时候强多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偷偷在你那**雪碧里加了一**盖的白酒,你不过喝了两口,就睡了一天。”

    啥?还有这事?难怪原主这么怕他,这个景文真坑!

    “我没想过你会主动喝酒,你昨天端起酒杯的一刻,那气势根本不像你。”景文突然看向程真,直看得她心里毛毛的,仿佛能被他看穿一般,“要不是你醉酒的样子和之前一模一样,我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程真此时的表情尴尬极了,只能笑着打着哈哈:“小时候的我怎么能跟现在比呢,人总会长大的。”

    “可你真的变了太多,开朗了,话多了,不再任人欺负了,甚至五音不全的你还学会了唱歌,有几次我看着在电视上唱歌的你,你的脸那么熟悉,但感觉却那么陌生。”

    程真被说得越来越心虚:“那都是综艺效果,我觉得你也变了很多啊,我都快认不得了。”

    “哦?你说说我哪变了?”

    程真努力搜索着原主的记忆,对着景文眨了眨眼睛:“你……没让我帮你做卷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