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28.好感效应

时间:2018-05-17作者:龙龙橘

    何潇远说是明天将消息放出去, 然而何柠柠却是个行动派, 当晚程真签约何潇远工作室的消息便被全网推送, 这种明星换经纪公司, 只要不是与老公司撕破脸,基本上不会引起热议, 更何况程真这种连老公司都没有的糊咖, 然而这条新闻一下子就挤到了热搜前列。

    “卧槽, 何潇远签了程真?真爱啊!”

    “难怪何潇远这么照顾程真,原来是自家艺人。”

    “那些说我真倒贴何潇远的, 打脸疼不?”

    “也不知道真远党**个什么劲,这不就更证明了两个人的cp不过是炒的, 一切都是利益。”

    而之前钟瑶雇佣水军发得那些对程真不好的评论,也一夜之间消失殆尽, 何柠柠眼中最是容不得沙子,自然看不惯那些碍眼的东西。

    程真趴在自家粉丝群窥屏, 群内的气氛宛如过年一般喜庆。

    “真真去了当年丑瑶没签上的长晟,气死她,哦也(^o^)v”

    “丑瑶已哭晕在了厕所。”

    “求别哭,吓人!”

    “真真终于有经纪公司了, 群ua!”

    “已经哭成了嫁女儿的老母亲, 呜呜呜~”

    “期待真真的后续资源, qaq真真是不是可以演女主了!”

    “嘘, 别瞎比画饼, 只要剧好, 配角也无所谓。天呐,一想到能有真真的剧看,我就激动得碎不着,比起看真真唱歌,更想看真真美美地演剧,_(:3」∠)_”

    “我也更想看真真的剧!”

    下面一排加1,让抱着手机的程真叹了口气,果然当今娱乐圈歌手发展的路线就是这么窄,连粉丝也更热衷于看剧,完全靠作品维持热度的歌手少之又少,只有大神才可以这样有恃无恐,不论是大咖和小咖都削尖了脑袋参加各种音乐综艺增加曝光,或者是转行在各种电影电视剧中刷脸。

    如果想红下去,重心必须要放在演戏上,可是程真对自己唱功有信心,演技却……想着想着,程真又将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掏出来再次翻看了起来。

    看来接下来获得的技能点只能点在演技上了。

    第二天,程真早早出发,按照地址来到了何潇远工作室,令她震惊的是,明明是只围绕一位艺人工作的工作室,竟如此气派,果然不愧是新晋影帝何潇远的老巢,长晟旗下的第一造星小分队。

    只是让程真有些失望的是,何潇远今天并不在工作室,应该说一年到头,他出现在工作室的时间屈指可数,不是在剧组,就是在赶往剧组的路上。

    如果什么时候真的可以天天在工作室看到他宛如白领一般在坐班,那就证明何潇远在娱乐圈基本凉了。

    正想着的时候,程真突然听到了来自何柠柠的传唤:“程真,来我办公室一下。”

    程真礼貌地敲了敲门,走进去那间最大的办公室:“柠柠姐好。”

    上午的阳光斜照在何柠柠的脸颊上,让她的五官显得更加娇媚,何柠柠的颜值即便去做个演员,也是丝毫不差的,堂姐美,堂弟帅,果然何家的基因就是这么任性。

    “这是你最近的工作计划,先看看。”说着何柠柠将一个文件夹推给了程真。

    程真打开文件夹,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时间表:形体课、台词课、表演课、礼仪课、媒体常见问题回答……时间被排得满满当当,而第一节课一个小时后即将开始。

    “我不管你在这个圈子混了多久了,也不管你拍过多少戏,你对我来说就仅仅是个新人,你要把过去那些杂鱼公司给你的框架全部去掉,我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程真,没有一丁点糊味的程真。”何柠柠的话说得毫不留情。

    “翻红本来在圈子里就是少数,因为一个人一次不红,就证明他根本就缺少红的潜质,而你,我也不确定你会不会红起来,不要以为签了个大公司就高枕无忧了。这个社会对女人本来就不公平,女星的竞争远比男星更大,更残酷,你不拼,只能做别人的垫脚石。”

    何柠柠的气势太强,压得程真大气都不敢喘,只能静静聆听她的教诲。

    “不过既然阿远觉得你行,你应该是让他看到了闪光点,只要你一切听从公司的安排,不作妖,肯努力,一年之内做个流量小花,应该问题不大。”

    流量小花……想象着那些霸占大众所有视线的当红小花旦们,程真感到隐隐有些小激动。

    何柠柠拨通了内线电话,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大男孩走了进来,看起来不超过25岁。

    “这是郑依然,你可以叫他小郑,负责工作室和阿远的微博,以后你的微博也由他来打理,一会儿就将账号密码告诉他。”

    “打理微博?”程真是听说过明星的微博都是由专业团队打理的,可是真的要把微博交出去,心里又有些不舍,而且他也打理何潇远的微博?难道之前转发她微博的人不是何潇远其实是小郑?想到这里程真心里有些难过。

    “怎么了?有问题?”何柠柠皱了皱眉问道。

    “不,我就是想知道,我以后还能自己发微博吗?”

    程真的问题着实逗坏了何柠柠:“当然可以发,你以为小郑是24小时都为你服务的保姆吗?实际上小郑只负责官方宣传的微博,其他的你随意。小郑一会儿会跟你讲什么微博可以发,什么微博不可以发,发微博前还需要过审,小郑如果不允许你发的微博,你强行发了,后果自负。”

    这就证明,何潇远的那些微博,其实还是他自己发的了……想到这里程真不由得甜甜一笑。

    “不就发个微博么,看给你高兴的,幼稚。”何柠柠虽然嘴上嘲讽着,但是听起来又没什么恶意,说着塞了一张卡给程真,程真一看竟是某美容会所的vip卡。

    “明星的脸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女明星,每周至少去两次。”

    程真拿着卡有些惊讶:“柠柠姐,我不能要你的卡,我可以自己去办。”

    何柠柠翻了个白眼:“是公司给的,每个艺人都有,唉,果然乡下公司来的没见过世面,快去上课吧,去去你的土腥味。”

    程真脸一红,攥着卡,点点头。

    临出门却听到身后再次响起了何柠柠带着笑意的声音:“好好学,我现在正帮你谈一部剧呢,女一号,下个月就开机,到时候可别给我丢人!”

    女一号?下个月开机?程真激动地还想说什么,何柠柠却已经将门关上了,程真低头看了下表,距离上课开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便赶往了小教室。

    程真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原主毕竟是小童星,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她能成功,一半靠小时候惊人的颜值,一半靠与生俱来的表演天赋,简单来说,老天爷赏饭吃。而原主本身就单纯,之前一直被经纪公司牵着鼻子走,后来没有续约后,更是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圈里摸爬滚打,处处碰壁,对这个圈子还完全像个新手,这也让程真的经验值基本为0。

    可能是由于程真也是培训老师的缘故,她听起这些老师的课格外认真投入,而且课程的内容又非常有趣,仿佛为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表演课她的表现一般,但是也不算太糟糕,由于程真本来就是靠嗓子吃饭的,台词课倒是学得得心应手,形体课也并不难,她有多年登台经验,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只是并没有每天都活在聚光灯下,她需要更注意一些细节,至于媒体常见问题回答……真是套路深,她默默背着所有问题的答案,那些一听就很假的答案。

    “几点了,还不回去?”程真还在小教室里复习着,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正是何柠柠。

    程真这才看了一眼表,已经晚上九点了,她竟学到了这个时候,可是一天满满的课程,却并没有让她感到疲惫,反而让她兴奋。

    “我这就回去。”

    “你家不是很远吗?到家都要十一点多了吧?”

    程真点了点头:“没事,地铁转出租车,十一点之前应该可以到。”

    “你现在是明星了,还地铁,出租车……”程真仿佛看到了何柠柠的一头黑线,“再说现在外面雨太大,你先跟我去公寓住一晚吧,我不放心你自己回去。你也别等周末搬家了,正好明天上午没课,立刻搬,你东西多不多?我给你联系个搬家公司吧。”

    何柠柠虽然一直冷人冷面,但是心肠却很热,程真感到心里暖暖的:“谢谢柠柠姐。”

    “谢我干嘛,你现在跟我的关系,就像我和阿远一样,一条绳上的俩蚂蚱了。”

    这是什么形容,有这么惨吗?让程真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小蚂蚱,跟何潇远那只大蚂蚱好好学,咱们三只蚂蚱闯天下。”她说完自信一笑,那种自信让程真感觉到了无限的力量。

    程真跟着何柠柠来到公寓,那公寓在一个环境很好的小区,距离工作室近极了,步行只要十分钟。一梯四户,20楼的这四户都属于何潇远工作室,一户是何柠柠住,一户是何潇远,还有两户暂空。

    由于何潇远基本上很少回来住,所以每个星期都有家政过来打扫,而暂空的两户也会被打扫,所以虽然没有人住,程真却发现里面格外干净。

    “你这间120平,两室两厅,你住主卧,过几天我帮你招一个女助理,让她住次卧。”

    “被褥枕头都是新的,你如果不介意可以直接用。”

    “衣柜很大,你多少衣服都装得下,女明星行头不能少,不过切记,买之前和你的造型师商量下,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何柠柠提到了造型师,不禁多问了两句,“程真,你现在的造型师是谁?我看你比赛的时候,造型一直很棒。”

    “是henry,他之前免费帮我做造型,我打算以后和他长期合作。”

    “henry?我知道他,他不是钟瑶的人吗?怎么,终于受够那个小婊砸跳槽了?”何柠柠说话倒是不客气,“整得爹都不认识,还一天要求这要求那的,我是他,我也不伺候!”

    程真没想到何柠柠对钟瑶意见这么大,不管是何柠柠、何潇远还是自己的粉丝似乎都不待见钟瑶,程真过去只在电视中见过钟瑶,她本是演正剧出身,虽然大部分都是配角,但是十几岁的姑娘能有如此过硬的演技实属难得,可惜却不知被谁蛊惑,一心想做小花,拍偶像剧,结果动了脸,直接僵了,演技也不如从前了,她签的经纪公司是业内最会炒作的公司,也的确将她炒火了,只是她之前积累的好口碑,也相对的耗光了。

    “跟henry签约的事交给我就好,我知道他的业内报价,还算合理。”何柠柠看着程真,眼神真诚,“所有事你都可以放心交给我,你什么都不需要管,演好戏,唱好歌,明白了吗?”

    何柠柠虽然看起来是个严厉的人,却像何潇远一样,莫名让程真安心。

    “姐,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要饿死了,快点外卖。”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有些沙哑还软糯的男声。

    程真转身看去,那个人身穿一套浅棕色的小熊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条悲伤蛙造型的眼罩挂在脖子上,看起来搞笑极了,而这个搞笑的男人竟然就是何潇远。

    何潇远熬夜拍完最后一场戏,在保姆车上睡了一路,才回到公寓好好补了个觉,又听到了电梯停到20楼的声音,知道自家老姐回来了,腹中空空的他立刻从被窝钻出来觅食,却完全没注意到被何柠柠打开的门是向来没人住的03号室,更没有注意到,自己姐姐现在身边还有另一个人。

    何潇远看清程真的那一刻,甚至想立刻撞死在墙上,自己苦心经营的严师形象一瞬崩塌。

    “嗯,你们聊……”何潇远恢复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尴尬地扶着额头,感觉头痛欲裂,只是他再严肃也无法抹去那套小熊睡衣所给人带来的强烈反差。

    程真做梦也没想到,那个每天毒舌怼自己,一副老干部做派的严肃男人对睡衣的口味竟然如此幼稚……

    “点外卖,成天到晚就知道点外卖,吃坏肚子谁给我赚钱?!”何柠柠完全不给何潇远面子地直接骂道,“再说外面下了多大的雨,你就不能心疼一下送外卖的小哥吗?快煮面去,记得加蛋,我和程真也没吃呢。”

    何柠柠竟然让大影帝给她一个十八线煮面吃?

    “煮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煮面什么样,虽然比你还是强一点的,但也不是人能吃的那种水平。”何潇远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可想而知这姐弟俩平时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何潇远突然转头看向了程真:“程真,你会做饭吗?”

    程真原本是不会的,只是自从点了悟性之后,开始沉迷烹饪,她点点头,谦虚地说:“还可以。”

    何柠柠闻声看着程真的双眼瞬间放光:“那就是很会咯!”

    何氏姐弟虽然平时经常点外卖,但偶尔也让何潇远的助理做饭,冰箱中还剩不少新鲜食材,一个小时后,松仁玉米、宫保鸡丁、干煸四季豆、清汤狮子头四道菜便被程真做好了。

    别说那诱人的味道,光看色泽都直让两个人流口水。

    何潇远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小块狮子头入口,却太过着急,烫了舌头,他丝丝哈哈地捂着嘴,还不忘对程真夸奖道:“你是新东方毕业的吧!”

    何潇远从前夸程真从未如此直接过,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低头默默吃着饭。

    而何柠柠,连夸都没夸,简直如饿鬼投胎一样,闷头猛吃,谁也不能阻止她咀嚼的速度。

    吃饱喝足的何柠柠露出了甚是满足的笑容:“阿远,我就说小徐做饭不咋地,这回你见到高手了吧。”

    何潇远品味着四季豆的辣味,笑了笑:“怎么你想让程真代替小徐给我做助理?小徐做饭再不济也比剧组盒饭强,你这种锦衣玉食的城里人,哪知道我天天在穷乡僻壤拍戏的苦。”

    小徐?程真听这个名字莫名觉得熟悉,蓦然想起来,正是上次怼自己的何潇远的助理。

    何柠柠看着程真娇俏又乖巧的小脸,欣慰地笑了笑:“程真,你有这手艺,我应该给你弄个真人秀露一手,到时候成为国民老婆,指日可待。”

    国民老婆?何潇远想象着程真参加节目,弹幕上一遍遍刷着老婆的情景,心中有些不快,吸得粉大概都是些死宅猥琐男吧。

    何潇远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肃:“上那种节目还不如多拍几部戏,有作品才是硬道理。”

    何柠柠嫌弃地瞪了自己弟弟一眼:“你懂什么?综艺涨粉那是立竿见影的事,再说小蚂蚱是我的艺人,有你插嘴的份儿么?”

    小蚂蚱?程真没想到自己竟多了这么一个绰号。

    “我倒觉得我下部戏可以跟制片商量插个小角色给她,还能在剧组帮我解决一下吃饭的问题。”

    “你下部戏?得了吧,多大的制作,你以为插个人容易啊。”何柠柠虽然嘴上骂道,却突然一笑,“再说,你也太小看我们程真了吧,给你演小配角,你以为你谁啊?我们程真可是要做大女主的人,《清欢一曲》,听说过吗?”

    《清欢一曲》?程真当然知道,这是前几年最热的一本架空小说,讲述女主角冉清欢如何从一名王府歌姬成为一朝皇后的故事,除了男主倾尽全部宠她以外,所有的男配都爱她,不论是权臣还是贵胄,男主的几个兄弟也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甚至为了她起兵谋反,要多玛丽苏就有多玛丽苏。

    “我演《清欢一曲》?真的吗?”程真有些不敢相信,激动地小脸红红,她不敢想自己第一部戏就能接到这么好的资源。

    “当然。”何柠柠得意地笑了笑。

    何潇远虽然从不看言情小说,却也听说过这部大ip:“她演冉清欢?”

    “不然呢?谁会比我们程真更适合冉清欢,漂亮,乖巧,歌唱还唱得好。”

    何潇远却皱了皱眉头:“那剧本我看过,冉清欢不过就是个只会依赖男人没脑子的花**,当断不断,还和那么多男配暧昧,程真哪里适合了?小心没招来粉,倒先招来了黑。”

    程真的脸一下子变得滚烫,她没想到何潇远竟会如此为自己着想。

    “你懂什么!观众就喜欢看这种,小花上位就不演玛丽苏演什么?你知道这角色多抢手吗?要不是你姐姐我一般人能给程真弄到这角色吗?”

    何潇远无视着何柠柠滔滔不绝的自夸,淡淡吐出两个字:“随你。”

    ***

    程真的家当并不多,之前的公寓又是租的,家具大多都是房东的,程真拿走的仅仅是贴身衣物、化妆品、粉丝送的礼物,还有那只她视若珍宝的定制麦克风。

    请了几个人帮忙,搬家比预想中简单得多,程真没来得及收拾一下便赶着继续上课,一想到自己即将要演大ip的女主角她就感到又是振奋,又有压力。

    上完课后,程真还自己找了很多自学的素材,在小教室里研读。

    “小蚂蚱,别学了,跟我去做个spa。”何柠柠敲了敲小教室的门。

    “柠柠姐,要不你先去吧,我再多学一会儿,反正最近也不需要露脸,我下周再去好不好。”郑榕的演唱会延期到了年末,她的确暂时没有什么露脸的机会。

    “谁说你不露脸啊?”何柠柠走过去霸道地将程真的教材收好,“明天带你去见个大佬。”

    “大、大佬?”

    “乔建章乔总听说过吗?”

    程真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那可是国产智能机中的龙头老大幸行的ceo。

    “他约我们谈代言的事。”

    代言幸行?程真依稀记得幸行的代言人,全是业内的top,自己连个流量小花都算不上,竟然会邀请她代言?

    何柠柠立刻看穿了程真的想法,斥道:“瞧你那不自信的样子,明天可不许这样!难免代言费上被压价。”

    程真光想自己能代言幸行就够不可思议的了,何柠柠却还想谈个好价钱。

    程真只好跟何柠柠来到美容会所,她第一次体验做spa的感觉,不但皮肤感觉到了缓解,就连有些发酸发痛的身体也在按摩下得到治愈,原来花钱的感觉可以好!几个小时后,程真再看镜子中的自己,皮肤简直嫩得像剥了壳的鸡蛋。

    何柠柠触不及防地出现在了程真身后,吓了她一跳。

    “干嘛呢,自恋呢?”她调笑道。

    程真被她这么一说,瞬间红了脸。

    何柠柠却轻轻扳着她的脸,让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恋是应该的,你本来就是最美的,程真,你不红,天理难容,记住这句话。”

    “……”为什么要记住,fg吗?

    何柠柠仿佛看出了程真心中所想,笑了笑:“每天睡前默念一百遍,迟早会实现,这叫玄学!”

    程真第二天来到工作室时,却发现henry比她还早一步。何柠柠不但给了henry一张非常大方的合作合同,一聊之下还发现自己与henry非常投脾气,吐槽起钟瑶来才知道什么叫做相见恨晚。

    玲玲等不及henry了,率先给程真做起了头发,为了突出程真清纯的形象,今天的造型仅仅是最普通的披肩发,只是玲玲用了特殊的药水,让程真的头发垂感更重,每一根头发都透着水润,程真看着自己镜子中如丝绸般的头发,就像一道黑色的瀑布,柔亮顺滑又润泽,宛如洗发水广告中的模特,即便没有duang duang的特效。

    “哟,这头发可以啊。”henry已经从何柠柠的办公室走出,挑起了一缕头发,用手指捻了捻,夸张地夸道:“等我帮你化完妆,换个衣服,哪个男人看了都要爱上你的!”

    今天henry帮程真选得是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显得她乖巧又青春,配上浅橙色的低调妆容,让女孩看起来是那种纯纯静静的美,丝毫没有任何攻击性。

    何柠柠看到焕然一新的程真,跟着一愣,仿佛每一次程真不同的造型都能给她不同的震撼,素颜的她纯得像水,淡妆的她甜得像露,浓妆的她又烈得像酒。

    幸行的总部并不在程真所在的城市,但也距离不远,高铁一小时的路程,只是如今的程真已经不能乘坐高铁,何柠柠早就为她配了保姆车,车程差不多两个小时,也不算辛苦。

    一路上何柠柠难得有了惬意的时间眯上一会儿,娱乐圈的人就是这样,旱的旱死,涝的涝死,闲的人能闲到怀疑人生,忙的人又忙到无暇休息。

    只是何柠柠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程真依旧啃着那本书,两个小时在这种环境下还想着学习,让她隐隐有些心疼,自己是不是给这女孩的压力太大了。

    幸行的总部大得惊人,竟是甘蔗台的两倍,程真随着何柠柠走在其中,像是走迷宫一样,要不是他们有工作人员引路,怕是自己走上一天也走不到目的地。

    终于来到了谈判的会议室,只是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偌大的会议室中,只有两个人在等待她们,一个自然是乔建章,他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却由于良好的身材管理,看起来年轻不止十岁,他很儒雅,也很有亲和力,并不会让人看着有压迫感。

    他身边还有个年轻的女孩,看起来还不到20岁,染着一头十分亮眼的小粉毛,穿着夸张的lolita裙,和造型独特的小皮鞋,正冲着程真微笑。

    何柠柠与乔建章一番商业互吹后,乔建章正式介绍起身边的女孩:“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乔巧。”

    “叫我cheese就行!”女孩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cheese?程真莫名觉得这个名字熟悉,蓦然想起,最近自己微博一个每天都留言的粉丝也叫cheese,虽然程真有许多每日留言的粉丝,但是她却每天能写个字的小作文……不过自己的粉丝又怎么可能是眼前的小lo娘呢,她可是乔建章的女儿。

    只是程真不明白,明明他们此次之行是来谈代言合作的,他为什么要带女儿?难道是想让女儿继承家业,提前历练一番?

    程真坐的位置刚好对着cheese,她就那样一直甜甜地看着自己,虽然被那种目光注视着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不舒服。

    谈代言的主角自然不会是程真,也更不会是cheese,几番寒暄过后,何柠柠和乔建章进入了正题。

    “何小姐,我们经过董事会的商定,决定给程真的代言费参考同行给钟瑶的价,您觉得如何?”

    何柠柠瞪大双眼半天没说出话来,因为她想过无数个不让对方压价的策略,却没想到对方竟一下子主动将价格抬得这么高!

    “您确定?”何柠柠再次确认。

    “没错,就是这个数。”说着乔建章在本子上写下了一个数字,程真只看了一眼,就惊得手中的手机一下子没拿稳,狠狠摔到了地上,惹得cheese笑出了声。

    这一摔不要紧,竟把屏幕摔裂了,这可是程真比赛后新换的手机,着实肉疼了一把。

    惊讶的不只是程真,还有什么世面都见过了的何柠柠:“乔总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乔建章只是儒雅地笑了笑:“不是我阔绰,只是乔某自认为,我们的产品在国内同行中无人能敌,代言人更不会比钟瑶差,出价少了岂不让人笑话?”

    乔建章明显话里有话,程真蓦然想起大概在一个月前听闻的一条八卦消息,幸行邀请钟瑶做代言人,而钟方仗着自己当红态度傲慢,提了一大堆要求,最后临签约竟直接狮子大开口要求提价10%!直接惹怒了乔建章。后来合作不成,以高价退而求其次代言了触豆手机,只是虽然触豆是国产洗衣机的霸主,但进军手机市场还是头一次,产品基本外包,结果刚一上市就因为各种质量问题销售口碑双垫底,钟瑶悔得肠子都青了,却付不起违约金,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代言。

    按照触豆给钟瑶的价让程真代言,确实有些高了,但乔建章若想恶心一个人,根本不会在乎这点钱。

    程真没想到和何柠柠同仇敌忾的人这么多,钟瑶这是得罪了半个娱乐圈吗?只是让她意外的是,何柠柠却没有表现出来她预想中高兴的情绪:“乔总,如果您只是为了让钟瑶不好受而签我们程真的话,我劝您还是不要做这个决定。”

    乔建章明显也感到惊讶,只是不说话,继续让何柠柠说。

    “虽然我们获得了利益,却也让程真不知不觉中树立了更多的敌人,您是否打算让她代言一阵子,出了这口恶气,再换您觉得适合的代言人呢?如果这样的话,不仅为程真以后接类似的产品造成了难度,也让其他商家认为我给程真定得价格存在水分。”

    程真没想到何柠柠会为她考虑得如此周全,如果是她自己,肯定早就乐不跌地答应了。

    “不是这样的!”坐在程真对面的cheese突然开了口,“我们是看到了真真的价值才选择她的!”

    真真?一般只有粉丝才会叫自己真真……她该不会是……

    未等程真继续想下去,cheese已经站起来大声表白道:“真真,你是我的女神,你看到我每天给你留的言了吗!写最长的那个就是我!”

    果然是她!

    虽然心中早有这样的猜测,可是知道真相的程真还是被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乔建章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乔巧,矜持点。”

    这意外收获让何柠柠瞬间喜上眉梢,有大佬千金保驾护航,想是程真肯定不会受委屈:“太荣幸,没想到我们程真如此得令嫒的青睐,我们工作室决定接受乔总的美意,合作愉快!”

    当天双方就签下了那纸合同,签完合同便是酒会,虽然程真不喜欢,但也不得不参加应酬,还好cheese一直在她身旁陪伴,连酒都不许让程真碰。

    cheese突然发现程真的手机屏幕裂了,忙让人拿来一盒新手机,像献宝一样呈到程真面前:“真真,这是我们幸行的新产品,还没上市呢,第一个给你用!”

    程真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代言人用该品牌的手机也实属应该,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cheese。”

    cheese似乎早有准备,还拿出了一个她手工制作的手机壳,珍珠、水钻、蕾丝,充满少女的味道,倒是很适合cheese,却不太搭程真。手机壳背面还有个小指环,可以方便拿握,cheese却将自己的红绳手链拿下来,栓在了上面:“真真,这只手链别看它普通,却是开过光的,能保平安,我有次被人绑架,就是因为它才死里逃生,现在送给你!”

    cheese虔诚的目光和红扑扑的小脸让程真不忍心拒绝这贵重的礼物,看着cheese的脸,她圆圆的小下巴,让程真莫名感到一种熟悉与亲切:“谢谢。”

    程真看着那手链,眼熟极了,虽然红绳手链大体相同,但是哪有铃铛掉色的部位都一模一样的,她不断搜索着记忆,突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小起司脖子上带的项圈!

    小起司……cheese?

    是夜,程真想着这件事辗转反侧,越想越诡异,后半夜才渐渐入了眠。

    程真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吸猫会所,直奔小起司最爱去的纸箱,它果然在那儿。程真用毛茸茸的小爪,软萌萌的肉垫将眼前的小美短推醒:“小起司,小起司,让我看看你的项圈!”

    小起司伸了个妖娆地懒腰,迷迷糊糊地说:“别提了,丢了,都三天了……”

    三天?这个世界刚好比现实中早三天,这不会只是巧合……

    程真长按小起司的鼻子,打开了她的详细资料,性别:母,生日:11月9日,喜欢的颜色:蓝色,这都与她今天与cheese聊天时的信息一一吻合。

    如果cheese真对应这小起司,那为什么其他喵没有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偏偏只有她?

    程真蓦然发现最下面一栏显示着自己与小起司的好感度:一颗心

    是的,她之前为了做好感度成就,特地跟小起司刷的。

    程真左点右点,终于在某个角落找到了自己的好友列表,而好友列表中好感度最高的正是小起司,她隐隐觉得,这似乎与好感度有关。

    而她的目光又顿时落在了与自己好感度第二位的位置,不是雪球,却是矮萌萌,由于矮萌萌为了抱程真的大腿,最近猛献殷勤,送了程真不少自己攒得小零食,所以她们的好感度马上要突破一颗心了。

    程真心中蓦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矮萌萌在睡梦中,突然感到自己的背脊湿湿的,她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却看到一只小橘猫在自己背后拼命地舔:“成吨儿,你这是咋了?你可不要看我天生丽质就对我有非分之想,我可是母的!”

    程真只是冷冷按下她的脑袋:“睡你的,憋比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