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24.帮你打脸(二更)

时间:2018-05-17作者:龙龙橘

    何潇远没想到程真竟开窍这么快, 即便打了一晚上手游, 却有时间将发音练得这么好。她真如同顾崇辉说得那般, 让人看不透, 不知道哪里才是她的上限。

    两个人也不拖沓,直接进入了正题。程真玩手游的时候一直循环播放着这首歌, 已经烂熟于心, 即便不看自己标注的拼音, 仍能做到没有差错地唱出歌词。

    只是前奏响起,她还是难免有些紧张, 毕竟与何潇远合唱,这还是重逢后的第一次, 他现在唱歌怎么样了?程真默默期待着。

    这首歌的男声部分十分低沉,透着性感的情|欲与诱惑, 而她依稀记得何潇远的声音是清亮透彻的少年音。

    然而,他的第一个音便狠狠打在了程真心上, 他的低音充满磁性和沧桑感,却又不失细腻,每一个字都被他诠释得充满了画面感,能让人看到故事, 何潇远的音色不算特别又辨识度, 却让人听得十分舒服, 完全已经达到了能出道当歌手的程度。

    程真听得太过沉醉, 若不是何潇远给了她一个眼神, 她险些就忘了去接。

    程真担心自己出错, 看着手中的歌词,小心翼翼地唱着,努力让每个音都唱得完美。

    这首歌确实是首突出女声部分的歌,虽然合唱部分也并不少,但是男声部分key设置得很低,有种伴唱的感觉。

    何潇远此时不见了平时犀利的气势,温柔得像要将程真融到骨子里,他的眼中仿佛只有程真,他唱得每一句都像是来自心中的低吟。

    一曲唱罢,程真终于抬头看向了何潇远,眼神中充满了期待,等待他的点评。她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甚至比在家练习得更好,而他们的配合,只是第一遍就充满了默契,有时候,她甚至感觉与何潇远已经成为一个声音,两个人就连换气都一个频率。程真依稀记得自己与顾崇辉整整磨合了一天,才找到了一些配合的感觉。

    “技巧可以,发音可以,唱得不错。”何潇远评价了起来,只是声音突然顿了顿,问道,“你背不下来词吗?”

    程真没料到他会突然抛出问题,如实回答:“我能背下来。”

    谁知道何潇远听了没有喜悦反而眉头皱得更紧:“你能背下来,干嘛只看词不看我?你以为是唱ktv?”

    程真完全没想到多年后的何潇远竟然这么难搞,要是顾崇辉,早就能把她刚才的表现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了!

    “从这儿开始唱,面对我,看着我的眼睛唱。”何潇远指了指纸上的一段歌词,待程真看清楚,便立刻不留情地抢走了那张纸,“准备好就开始。”

    看着他的眼睛?程真练唱歌的时候,老师是告诉她要盯着观众,用眼神传达感情,可是舞台到观众席那是多远,而她此刻的脸距离何潇远仅仅只有几厘米。

    “来沉没,在我的深处吧。”程真刚唱了一句,就被何潇远叫了停。

    “眼神不对,不要闪躲,看着我,用点感情,想象我就是你喜欢的人。”

    这不需要想象,何潇远的确就是程真喜欢的人,可是为什么眼神仍然不对?

    程真又唱了一遍,却再次被叫停:“多用些气声,引诱的感觉,别像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把自己想象成最千娇百媚的女人,这个世界只有你和你的爱人两个人,沉溺,要有那种放纵不顾一切沉溺其中的感觉。简单地说,勾引我明白吗!”

    勾引?这……也太羞耻了吧……

    然而一次一次的重来,最终让何潇远直接黑了脸,程真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肃性:“程真,你不是演员吗?入行比我还早,这就是你的表演?”何潇远叹了一口气,“算了,先休息一下。”

    程真去了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美得不能再多加修饰的脸,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只是个花**,连表达歌曲应有的感情,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

    如果别人说她,她可能还没这么难过,而那个人却偏偏是何潇远,曾经那么普通的自己都能让他喜欢,为什么现在自己明明变得越来越好,却让他越来越失望。

    想着想着,程真对自己懊恼起来,眼眶也有些发红,可是她更讨厌现在懦弱的自己。

    勾引怎么了,程真你扪心自问,敢说你不想勾引他?程真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别因为他是何潇远就放不开,豁出去了!

    当何潇远看到程真再次回到练习室,能明显感觉她的状态不一样了,她又看了一遍歌词,体会了其中的情感,深吸一口气:“老师,开始吧。”

    果然,这一次,程真的眼神变了,妩媚多情,眼中蕴含的感情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能表达出的,简直让何潇远有些认不清眼前的人了。

    何潇远认真注视着,这个与他对唱的女孩,她的脸真的很美,何潇远与那么多当红小花都合作过,但这么近的角度,最精致的还是她,甚至她的娇艳,让何潇远有些不好意思一直看,深怕自己沉溺其中。

    程真的身材更迷人,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身高也恰到好处,只是何潇远却没有越界,仅仅盯着她好看的脸,这就足够了。

    渐渐的她的脸变成了另一个人,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何潇远的眼神更柔情了几分,程真的声音明明与她完全不同,但是小细节的处理,却总是惊人地相似。

    歌曲结束久久,何潇远依旧看着程真,窗外的一声突如其来的惊雷,将他们带回到没有音乐的现实中,两个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这一遍很好,就这样。”何潇远有些尴尬,但难得语气柔和。

    “嗯。”回想起刚刚的种种,程真害羞点点头。

    何潇远蓦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的独唱曲目我也帮你选好了,《用情》。”

    《用情》是由张信哲演唱的一首经典情歌,虽然并没有张信哲其他歌曲那么出名,旋律与歌词却非常感人至深。

    何潇远这首歌选得很有意思,似乎是对程真发出的挑战。唱歌是否用情,的确是程真的一个短板,她总是时好时坏,感情的把控正是她急需突破的关键。

    终于下了课,程真却没急着走,磨磨蹭蹭地收拾着自己那点东西,她不过是想让何潇远先离开,这样就能有意无意,多看他几眼。

    窗外又一声惊雷,何潇远看向窗外,已经乌云密布,突然停下了脚步:“程真,我开车送你。”

    送我?大影帝送十八线?

    程真本想推脱,却像是着了魔一样乖乖跟着他去了甘蔗台专供明星大咖停车的停车场。

    何潇远虽然平时看着冷漠,却还是很绅士地为程真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程真有些错愕:“我坐副驾驶?不好吧,万一被狗仔拍到……”

    “这么大的雨,能拍到什么?”何潇远就站在一旁,仿佛程真不坐进去,他就不离开,“再说,我开车,你坐后排,把我当司机吗?”

    程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坐了进去,何潇远关上车门,从车前方绕过,也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只是两个人还没来得及系安全带,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别跟着我了成吗?让人看到了谁都别想再混了!”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有些熟悉?”何潇远问身旁的程真。

    “是挺熟悉的……”程真皱着眉,思索着,突然她想了起来,一脸卧槽:“是屎哥!”

    何潇远反应了半天才听明白,程真说的是魏文翔,噗嗤一声,差点笑出来:“屎哥?你平时就这么叫他?”

    何潇远半开玩笑的语气,让程真一直紧绷的情绪终于放松下来,她对他俏皮地笑了笑:“这名字不适合他么?”

    然而下一秒程真却再也笑不出来,因为随着魏文翔一起出现在视线中的人,竟然是陆青。

    “魏文翔,你一直躲着我有意思吗?你现在拿到冠军了,当上导师了,前任牛b了,就想把我踹了是吧!”陆青的情绪太过歇斯底里,完全不见往日在台上的优雅大气。

    而魏文翔也没比陆青好多少,气得满面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陆青,你还好意思说我?程真为什么会来参赛,你心里没点b数?还不是敬治国那老不死的搞的鬼!我算是明白了,让我来做导师,就是你们俩的圈套,想搞死我是吧?那当初何必捧红我?”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陆青咬着下唇微微颤抖,声音也哽咽起来,“你知道我帮你争取这个导师的位置,受了多少委屈吗?你能体会我时刻在老敬面前伪装的担惊受怕吗!”

    “我要是早知道你和他的关系,绝对不会招惹你!我也是傻,还以为你没男人,也不想想,凭什么甘蔗台的节目你想上就上,其他导师都换了人,偏偏就你不变,还不是把敬台长伺候好了。”

    被喜欢的人这么讽刺,陆青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了下来,“我有男人怎么了?你来勾搭我的时候,不也正和程真在一起吗!大家彼此彼此,别说得你跟个正人君子似的!”

    魏文翔笑了笑,那笑容残酷得没有一丝感情:“我小人,没错!那请陆天后放了小的行不行?正好你回去找你的敬老头,别再想方设法拆散我和程程了!”

    一时间信息量太大,让程真有些懵逼,陆青和魏文翔有一腿?她……还是敬台长的情人?魏文翔是因为陆青才甩了原主?现在又想为了自己把陆青甩掉?

    玛德,渣渣!程真拳头重重一锤,发泄着心头的怒火,却刚好锤到了车中的喇叭,“滴——”一声刺耳的鸣笛声打破了一切。

    下一秒,还未等程真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何潇远摁倒在他腿上,陆青与魏文翔循声看来,只看到了坐在车内的何潇远。

    “好巧啊。”何潇远冲他们笑了笑,语气几近嘲讽,“不好意思,你们挡路了。”

    “你干嘛呀?”被一直压在何潇远腿上的程真,也不敢大幅度地动作,只能低声抱怨。

    “不想被陆青灭口,就老实趴着。”何潇远轻声斥道。

    “灭口,至于吗……你怎么就不怕被灭口?”

    “动我?借她个胆。”何潇远霸气地回答,不过他的确有霸气的资本,那个十几年前将他强行从程真身边带走的父亲,如今早已是叱咤娱乐圈的大佬级人物。

    陆青和魏文翔看到何潇远难掩一脸的惊慌失措,但又深知他的背景,更是忌惮,只能强行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远远向何潇远打了个不尴不尬的招呼,便双双消失在了停车场。

    见两人离开,何潇远才让程真坐了起来,她此时脸已经憋得通红,毕竟她刚才与他的姿势暧昧极了,然而何潇远却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只是淡定自若地系好安全带,启动汽车:“别告诉我,你之前一直不知道他俩的事。”

    程真有些意外,反问:“你知道?”

    何潇远看着她,淡淡一笑:“你还真是迟钝。”

    才不是她迟钝,她继承的不过是原主的记忆,要说迟钝也是原主迟钝……不过程真想想,自己也是够傻的了,陆青一直针对自己,她却从来没有想过是因为魏文翔的原因。

    “对对对,我是比大影帝迟钝多了。”程真自嘲地说道,又蓦然想起一件事,“你之前让顾老师点赞是怎么回事?”

    “现在真相大白了还想不通?”何潇远知道这个女孩单纯地可以,也不打算卖关子了,“敬治国要搞魏文翔,所以请了你,临近总决赛的节骨眼,你如果跟魏文翔纠缠不清,你猜他会不会一竿子把你俩都打死?”

    “你现在树敌可不少,陆青、赫小鱼的金主,不能再加上敬大台长了,到时候一万个顾老师都保不住你。”

    程真明白了,只是她真正在意的并不是澄清与魏文翔关系的事,而是:“那……那你也不用……把自己牵扯进来吧。”

    “这件事的确是我利用了你,之前被钟瑶团队捆绑烦了,我和她的cp再炒下去,怕是别人都以为是真的了,所以想借你的事转移大众的视线。”何潇远说罢,突然看向程真,难得露出了谦逊而真诚的表情:“就当帮我个忙,人情我迟早会还你。”

    虽然知道何潇远的另一层目的让程真有些惊讶,但他对自己比赛的事如此尽心尽力,是她欠他的才是。

    “我不用你还人情!”脱口而出后,程真又懊恼于自己的太过主动,简直像在倒贴。

    何潇远却露出了得逞的笑意:“你这是允许我继续炒了?”

    什么?这cp……还要继续炒?

    ***

    程真提前两天飞往帝都,为最终的总决赛做准备,由于是直播,所以决赛之前需要经历一次次严谨的彩排,而又因为是比赛,每一组选手的彩排分开进行着,程真甚至完全不知道其他人的选曲。

    彩排了一上午,程真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吃口饭,盒饭早就凉了,还好节目组配备的公共休息室有微波炉。

    程真热饭时,感到房间又进来了一个人,在她身后不远处排队,她回头看去,有些意外,是严奇水。

    两个人之前在盲选时有过一面之缘,又不能装作不认识,程真只能尴尬地打了个招呼,而严奇水只是看了她一眼,从鼻子中淡淡哼了一声。

    什么人啊!也太没礼貌了吧,这家伙该不会是还在记恨她抢了顾崇辉最后一个名额的事?

    程真决定无视他,赶快热完饭离开,只是那个人存在感极强,而且从他的身上还飘来一阵香水味,不同于男士香水的味道,那是甜甜的一股香气,橘子味的香水。

    橘子香水能让人感到年轻,作为曾经的死忠粉,程真知道,那是陆青最爱用的,而且她几次接触陆青,也的确从她身上闻到过一模一样的味道。

    严奇水身上有陆青的味道?不过她是他的导师,天天在一起,身上有彼此的味道也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程真试图劝说自己,不要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就把别人都往坏处想……

    然而程真从微波炉门的镜面中赫然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严奇水,左手小拇指带的那个尾戒甚是熟悉,那戒指玫瑰金色,细细的一圈,麦穗造型,正是陆青最爱佩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绝不会认错。

    虽然经常有导师送自己喜欢的学员礼物,但是送自己戴过的戒指,这也太暧昧了吧。

    午后的阳光此时打在了严奇水脸上,虽然作为他学姐的程真早就对他的长相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她却第一次发现,原来从某个角度看,严奇水倒是和魏文翔有几分相似。

    “看够了没!”一直低头玩手机的严奇水看向程真,那眼神不屑极了,只是渐渐地,变得有些猥琐,“程大美女这是想用美人计勾引我?想让我把冠军让给你?”他呵呵一笑,目光一转,在程真的胸前流连了一番,“那你可要多拿出点诚意来才行。”

    “有病。”程真瞬间被恶心得没了食欲,她从微波炉中拿出热好的盒饭便要离开,只是转身的一刹那,程真无意间扫了一眼严奇水正在摆弄的手机,他此时刷着微博,而那微博并非他的官方微博,而是一个小号,只是那小号的id让程真感到莫名的熟悉。

    她瞬间想了起来,愤怒地抓起严奇水的手:“原来在网上恶意抹黑顾老师的就是你!”

    严奇水先是一惊,随之冷冷一笑:“抹黑?我不过是说事实!”

    程真没想到严奇水已经狂妄到这种程度,竟然就这么无耻地承认了。

    “你敢说他没有处处包庇你?你敢说他没有仗着自己资格老破坏规则?”严奇水越说越生气,“要怪就怪他有眼无珠,不选我却偏偏要选你,他被骂也是活该!”

    程真一直只当严奇水自负心眼小性格不好,却不想他已经达到了病态的程度。

    “程真,想跟我抢冠军,省省吧!我就是要让顾老头看看,他不选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他不选我,我照样能凭自己的实力拿到冠军!”

    “凭实力?你确定不是凭你和陆青的关系?”

    严奇水的表情立刻难看了几分:“程真,你特么瞎胡说什么!”

    “胡说?你的戒指又是怎么回事?”

    严奇水没想到程真观察如此细微,直接恼羞成怒:“别说得你特么就干净似的!魏文翔不要的烂货,先跟顾老头勾搭上,现在又上了何潇远的床。”

    啪!程真实在被气急了,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狠狠给了严奇水一个耳光。

    “臭婊|子,你打我?”严奇水将程真狠狠一推,他力气大极了,程真瞬间跌倒在地,腰撞在了凳腿上,一时痛得她动弹不得,眼看硕大的拳头就要落在脸上,那一瞬间她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从来不点体力呢!

    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程真,你热饭要热到比赛结束吗?”那毒舌的语气,不是何潇远又会是谁?

    何潇远一时愣住了,他没想到推开门看到的会是这么触目惊心的画面,程真被推倒在地,而那个男人的拳头险些就要打在她脸上。

    “你在做什么?”那不过是最简单的问话,却让严奇水感到从未有过的杀气。

    “你打了她?”那股凛冽的气势渐渐逼近,严奇水不知怎么不见了平素的嚣张,一种莫名的恐慌漫上心头。

    “是、是她先打得我。”

    程真想到严奇水会怂得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简直搞笑,小学生吗?

    何潇远将程真扶起来,检查她的伤势,还好除了手腕擦破了点皮,腿摔青了些,倒是并没有大碍,既没有伤了脸,也不影响她唱歌,可是还是让他控制不住地愤怒。

    何潇远冷漠地看向严奇水:“她刚刚怎么打得你?”

    “她……扇了我一巴掌……”严奇水声音越来越小,此时他也意识到,因为被扇了一巴掌,他一个公众人物就要对一个弱女子大打出手,确实太难看了。

    啪!严奇水的脸蓦然又遭了一巴掌,他抬头,却发现是何潇远打得,“你?”

    何潇远完全没有理会严奇水的错愕与愤怒,只是回头看向程真,淡淡问她:“你刚才是这么打的?”

    那一下着实比程真打得狠多了,严奇水的脸立刻红肿起来,看在她眼中都觉得疼,程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看来是我打错了。”何潇远语气略带着些抱歉地说,瞬间反手一巴掌打在严奇水另一半脸颊上,“这样总对了吧?”

    “何潇远!”严奇水此时已经出离了愤怒,正要还手,手腕却被蓦然被何潇远狠狠钳住,拧到身后,痛得他龇牙咧嘴。

    何潇远看都懒得看严奇水那恶心的嘴脸,只是对着程真说:“以后你不要动不动就扇人耳光。”说着他突然猛地用膝盖狠狠撞了一下严奇水的腹部,“要这样,他才会知道自己错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