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20.挺进四强(四)

时间:2018-05-17作者:龙龙橘

    难怪……难怪他总是跟顾老师在一起,难怪老师会邀请他来作为助阵导师,难怪他对每个选手的点评都那么到位,难怪上次顾老师跟自己提到散秋风时,他正在一旁……为什么,为什么她没有早一些想到,可是即便真相就在眼前,程真却还是难以置信,新晋影帝当红小生竟会是金牌制作人顾崇辉的御用作词人。

    祁少坤比程真更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刚才的傲气早已不见,心情忐忑地看着何潇远,半天才问:“你是散秋风……”想想不妥,又补充,“散秋风老师?”

    散秋风在这个圈子的资历比祁少坤老,祁少坤不得不尊称一句老师,只是万万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散秋风竟是个比他还年轻几岁的小白脸。

    “是,我是散秋风,所以我这次来做你们的助阵导师也不难理解了吧。”何潇远承认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也耐心地说起了这首歌,“这首歌的歌词是我六年前创作的,比较早期的作品,现在回头看,很多词用得还挺稚嫩的,但是我依然对它非常喜爱,因为当时完全倾注了自己的感情。”

    “灵感来源于一位好友,我们很久没见了,六年前突然很偶然地得知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原来我们失联的那一年,她的父母出了意外,很难想象当时还是个孩子的她会有多无助,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甚至仅仅一点小事也做不了……”说到这里,何潇远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调整了下情绪,笑了笑,“写这首歌也算是寄托一种希望吧,希望或许有一天她能听到,或许会感到一些慰藉。”

    祁少坤也被这个故事触动了,忍不住追问:“那他最后听到了吗?你找到他了吗?”

    “嗯,找到了,也听到了。”何潇远点点头,强撑着笑意,“在她墓前,我唱过一次。”

    那首歌竟然是写给她的,那首曾陪伴她无数个日夜的歌,是何潇远特地写给她的!何潇远在葬礼的那一天不但送了她巧克力,还为她唱了一首歌……这种突如其来的震撼让程真一时难以承受,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湿了眼眶。

    程真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波动,却还是被细心地编导发现了:“程真这是怎么了?先停一下!”

    程真透过泪眼模糊地看到走过来的编导,忙胡乱抹了抹眼泪,“没事,我没事……”

    “你似乎很爱哭,这是我见过的第三次了吧。”耳旁蓦然多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竟是何潇远,他不知何时也走上了舞台。

    “……”程真不明白,自己向来坚强,可每次最脆弱的一面总能让何潇远看到,简直有毒。

    编导半开玩笑地瞪了何潇远一眼:“还不是你,非要讲这种煽情的故事,小姑娘泪点很低的好吗?”

    “怪我咯?”何潇远打开了一包纸巾递到程真手中,看着她脱了妆的脸,轻笑了一声:“你可真有意思,那故事不过是我瞎编的,还当真了。”

    骗人!程真作为故事的女主角又怎么会相信那是编造的。

    何潇远又看了一眼程真,对着编导摇了摇头:“算了,为避免骗取更多少女的眼泪,刚才那段掐了别播了。”

    “你说故事的那段?”

    “从我点评祁少坤开始,都不要,播出去对他不好。”说完,何潇远将目光再次移到程真身上,表情恢复了严肃,“下去补妆的时候,好好想想唱什么,我不会因为祁少坤对歌曲理解有误就给他减分,你想赢,只能做得更好。”

    这句话将程真再次拉回现实,她此时不是过去的程真,他也不是那个认识她的何潇远,这是一场比赛,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她只有一个目标:留下来,拿冠军。

    还好程真只是将假睫毛哭掉了,眼睛并没有肿,不过十分钟,她便补好了妆,再次登上舞台。

    “需要伴奏么?”这是何潇远再次返台的程真提得第一个问题。

    “不用,我清唱就可以。”程真自信地回答。

    “好,什么歌?”

    “《小河淌水》。”

    “《小河淌水》?”

    “嗯。”程真看到了何潇远此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

    《小河淌水》是由尹宜公创作的一首民歌作品,经典民歌很大一部分都带有红色|色彩,主题很多都是歌颂祖国,或者鼓励人民创造美好的新生活,然而这一首却是以男女之间的感情为主题的,曲调优美,歌词浪漫,十分特别。

    少女时期的程真经常参加各种歌唱比赛,校方一直要求她唱民歌,唱来唱去,她唯独最喜欢这首,十场比赛有八场都要唱它,还因此被戏称为“小河公主”。

    “今天怎么突然换歌了?你要是唱《小河淌水》,肯定能得第一。”少年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埋怨着,自行车的后座还坐着一个少女,正是程真。

    “我妈让换的,她说那首歌歌词不好……”程真第一次被男生用自行车载,紧张地保持着平衡,却不好意思触碰少年的腰,只是紧紧攥着他的外套,但这已足够让她心跳加速。

    “歌词不好?哪里不好?”

    “我妈说……”想到这里,程真的脸颊微微泛红,压低声音羞涩地说,“我妈说成天唱‘哥啊哥啊’的,唱多了,该想男人了……”

    何潇远听了,脚下打了一滑,车子跟着一抖,险些将程真从车后座摔下来,她吓坏了,两只臂膀用力环住了少年的腰,才让自己没有被甩下来:“你、你干嘛呀!”

    何潇远感受到了那个软软的女孩此时正贴在自己背上,耳根发烫,嘴角却渐渐漫上了笑意,又恶意地晃了几下车把:“抓紧了,路不好。”

    明明想靠近他,但是过于亲密的举动却让少女感到害怕,若是被同学看到指不定会被说什么,要是被老师看到……“你快停车,我下来自己走!”

    “你唱《小河淌水》,我就放你下来。”

    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月亮出来照半坡,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阵清风吹上坡,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啊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此时站在舞台上的程真,不再像之前那样故意躲避何潇远的目光,她的眼睛甚至没有一秒离开过何潇远:你要我唱的《小河淌水》,我唱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