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特殊的开挂技巧[娱乐圈] 18.挺进四强(二)[重写]

时间:2018-05-17作者:龙龙橘

    何潇远很会活跃气氛,让准备室一时欢声笑语不断,只是程真却明显感觉到他的距离感,即便那个人近在咫尺。

    “你那个小徒弟怪怪的。”这是何潇远从准备室离开对顾崇辉说的第一句话

    “怎么怪了?”

    既想靠近又在闪躲,既熟悉又陌生……只是何潇远想了想,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笑了笑,敷衍道:“没什么,怪漂亮的。”

    “啧,你这小子。”

    下一秒,何潇远的表情蓦然严肃了起来:“可惜漂亮与音乐无关。”

    何潇远出现在台上的那一刻,全场一片惊呼与尖叫,当然随之而来的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

    “何潇远?不是演戏的吗?他能懂个啥。”

    “管他懂不懂,反正过来刷脸的,小姑娘爱看。”

    “希望他全程安静如鸡,千万别瞎比比,到时候我看重播时还得快进。”

    何潇远自然能感受到台下的躁动,却没有半分不快,依旧保持着最和煦的微笑,坐上了评委席。在主持人介绍完赛制和广告后,第一名选手正式入场。

    顾崇辉向来对音乐严苛,这次听歌的过程甚至比往常更严肃,而何潇远的状态则十分放松,认真而和善地看着选手,给人一种被鼓励的感觉,不过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裁判只有顾崇辉,何潇远再笑也没有用,他不过就是个摆设。

    一首歌唱罢,主持人走上台来,邀请导师点评,顾崇辉拿起话筒,只说了一句话:“选手私下听我唠叨估计够烦了,今天让何潇远老师来点评吧。”

    全场震惊,因为前几期的助阵导师基本以打酱油为主,都是等导师点评完,才补充一两句,大体也不过是,xxx的音色特别打动我,xxx的歌声让我听到了故事,这种风格我非常喜欢之类不痛不痒的话,而将点评权全权交给助阵导师顾崇辉还是头一个。

    何潇远从容地拿起话筒,笑容依旧温柔,只是没有直接点评却反问了第一名选手一个问题:“金珊,把这首歌用阿卡贝拉的形式编排是你们顾老师的主意?”

    名叫金珊的选手虽然有些意外,仍如实回答:“不,是我自己的决定,和我一起表演的几位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因音乐走在一起,早就有过这样的想法,终于有了这个机会付诸实践。”

    “嗯,看得出来尚在摸索阶段,编曲还略显粗糙,第一段主歌和第二段主歌伴奏的编排基本没有太明显的变化,第二段需要感情递进和渲染的地方做得不够好,不过副歌部分的和声倒是编排得挺有创意的。”

    金珊愣了,没有想到本以为是绣花枕头的何潇远竟能两句话就点明他们编曲的优点和存在的问题。

    “只是那段和声好虽好,但出彩的地方全在伴唱那里,就是左边那个短头发的女孩,戏腔和声伴奏三者转换得非常干净漂亮。”何潇远笑着看了看顾崇辉,“老顾,这算不算辅助抢人头?”

    顾崇辉也看向何潇远,不紧不慢地说:“何老师说是,那便是了,待定还是淘汰,都听你的。”

    全场更是震惊,顾崇辉竟然把决定权也交给了何潇远。

    “待定。”说着何潇远起身将待定卡交给金珊,“期待下一首你才是vp。”

    在准备室看着监控器的其他选手一脸“卧槽”。

    “这何影帝嘴巴够毒的了。”

    “看不出他还挺有两把刷子嘛。”

    “完了,待定卡又少了一个,我好方。”

    包括程真也有些惊讶,虽然她初中便与何潇远在同一个合唱团,但他一直吊儿郎当,油盐不进,要不是仗着嗓子好,怕是早被宋老师赶出团了,而之后又常年拍戏,更没时间学音乐,难道都是顾崇辉教他的?

    之后每一位选手,何潇远依次一一点评,每一句都一针见血,还不乏幽默地调侃,一场最严酷的淘汰赛竟然处处充满着欢乐的综艺氛围。

    在一轮又一轮激烈的pk后,终于决出了进入战队前两名的最终强者——祁少坤,他的实力有目共睹,何潇远的裁决也非常公正,其他被淘汰的选手回到准备室,此时心里倒也没有太难受,毕竟祁少坤的实力在那儿,输也输得心服口服,他们坐回监视器旁,期待着战队冠军的诞生。

    祁少坤就像魔王,霸气外露,而程真则像仙女,高不可攀。

    到底谁会获胜,即便是最了解他们实力的队友们一时也无法判断,只能看他们谁发挥得更好。

    由于祁少坤经历了连续几场pk赛,所以节目组为他多争取了一些休息时间,先由程真演唱。

    程真的选曲是ariah carey的经典曲目《butterfly》,是她第七张专辑《butterfly》中的同名歌曲,也由此ariah carey多了一个美誉“花蝴蝶”。这是一首难度非常高的歌曲,在ariah carey的众多歌曲中难度也排得上前列,不仅仅是对音域是否宽广的考验,更要求花腔、气声、转音、真假音转换,而主歌的每一句都十分考验演唱者的气息,尤其最后一句,非常容易气不足,而无法完成最后漂亮的转音。

    这首歌并不算大众,国内几乎找不到翻唱版本,程真很早就非常喜欢这首歌,只是碍于自己的英文发音,当她将想法告诉顾崇辉的时候,这让顾崇辉也有些兴奋,不知道自己的徒弟是否能完美,不,哪怕没有明显瑕疵唱下这首歌也算是一种挑战。

    前奏响起,程真手扶着钢琴与坐在钢琴对面的钢琴师一同从升降台缓缓上升,银色的灯光照在她姣好的面颊上,仿佛一瞬间点燃了舞台的美,四处的干冰营造的冷雾,让程真看起来更加飘飘欲仙,仿佛那并不是一场比赛,只是一场最纯粹,最完美的演出。

    “玛丽亚凯莉的《butterfly》?”何潇远看着台上穿着精致礼服的女孩,嘴角微微上扬,“你这徒弟有意思,什么难唱挑什么。”

    顾崇辉冲何潇远得意一笑:“怎么?怕了?”

    程真为了练习这首歌,两个星期内,每天都坚持各种高强度的声乐和体能训练,那一句一句缥缈而温柔的气声,实际上比实声更费力,而她现在的表情却如此从容,甚至每一个转音都十分精准,完全复刻cd,没有降低一点难度,这都足以证明她平时的努力。此刻站在舞台上的程真宛如歌唱的精灵,用旋律和歌声征服了现场每一个人。

    i cant pretend these tears

    arent over flowing steadily

    i cant prevent this hurt fro

    alost overtaking e

    but i will stand and say goodbye

    for youll never be ine

    until you know the way

    it feels to fly

    唱到过渡句的时候,程真将所有感情倾泻而出,很难想象看起来像她那么瘦小的女孩竟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现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几乎要将伴奏掩盖,程真被感染了,以致于唱得最后竟有些哽咽,但是她极好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确保不让任何一个单词走音,完美地唱完了整首歌。

    她伴随着掌声谢幕,这种享受舞台的快感,没有任何事能够取代。

    全场灯光亮起,让程真看清了此时距离自己最近的何潇远的脸,她刚才刻意将目光停留在观众席,以免被他影响,此时却不得不看着他,不知不觉,脸有些发烫。

    “顾老师好,何老师好。”程真礼貌地鞠了一躬。

    “程真你好,为什么会选这首歌?”何潇远直接进入了主题。

    “因为我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展翅高飞,破茧成蝶。”程真认真地答道,却不太敢认真看他的脸,他的脸太适合聚光灯了,简直好看得让人心跳加速。

    “《the diva dance》《bang bang》《butterfly》……”何潇远回忆着程真所唱过的所有曲目,微微一笑,“你不会唱中文歌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