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兰斯的魔法书 第三十五章 放荡公爵

时间:2018-05-17作者:此方的饼干

    4000,亮点在最后

    天真和法比安跟随着魔兽潮往森林中心跑去。

    “这些魔兽是被打了兴奋剂吗?跑得这样快!”天真有些喘气。她不是贝蒂那种近战式的魔法师,没有移动的魔导具辅助行动起来有些吃力。

    “森林中心的东西加强了它们的体能和魔力,我们得赶快!”法比安说道。他随手一挥,空中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光环。法比安从光环之中掏出两把魔导笤帚,丢了一只给天真。

    菲尔丁大陆有种“笤帚情怀”,明明魔导具生产商们设计开发出了更加舒适美观、且物美价廉的飞行魔导具,但每年魔导笤帚的销量还是遥遥领先。

    天真接过魔导笤帚就立刻侧身坐了去,双手按在笤帚杆子,启动了其中的魔导回路。由于迷雾森林的树冠太过茂密,天真和法比安不能飞得太高。因为树冠会阻挡两人对兽潮的观察。

    于是两人骑着魔导笤帚灵活的穿越在森林之中,轻易的超过了狂奔的兽潮。他们能感受到魔压越来越重。

    天真觉得自己快呼吸不过来了。而法比安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天真在心中默默的佩服了他一番。

    当然,如果天真知道兰斯正泰然自若的处在魔力中心,她可能就要移情别恋了。

    太阳已经渐渐的沉了下去,空气中也渐渐的泛起了薄雾。

    前路出现了一道淡蓝色的光幕。光幕阻挡了天真和法比安,却允许魔兽们通过。

    “我去面看看。”她将笤帚杆向一提,便垂直的飞到了森林空。光幕总不会无限延伸,总该有个尽头。

    法比安也跟了去。

    遗憾的是,淡蓝色的光幕结界像是一个盒子,将森林中心罩了起来。

    雾气越来越浓,森林也开始泛起荧光。传闻中的夜间美景正一点点的布置了起来。

    不是说夜间荧光是绿色的么,怎么成蓝色了?

    “天真小姐,您能看见前方的情况么?”法比安问道。

    天真擅长迷惑魔法,迷雾森林中的迷雾本质又是迷惑魔法,因此它对天真的影响稍微小那么一些。

    天真正集中注意力凝视前方,她眼眸中甚至可以窥见魔力流动的轨迹。

    “那儿好像有个庭院,”天真用手指了指。她目前的魔法修为只有初级,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里面似乎还有一些人?”

    天真联想到白天贝蒂等人的谈话,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想。

    “我们靠近一点瞧瞧。”法比安提议道。

    因为雾气已经很大了,所以他们的速度相对之前来说慢了不少。

    他们飞得低了一些。天真靠近庭院,能大概的看清内部的情况。

    她瞥见了学校食堂标志性的“野猪徽章”。天真在眼部聚集更多的魔力。

    “咦?那不是食堂的主厨夫妇么!”天真惊讶的叫出声来:“前几天说的失踪事件竟然是真的!”

    庭院里倒着的不止食堂夫妇两人!

    “失踪事件?”

    天真向法比安讲述了前几天的晨报、以及白天所谈论的内容。

    法比安听完后沉默。

    天真难得严肃一会。先在他想要马查看那些人的状况。可由于蓝色光幕的原因,天真无法靠近庭院。

    忧心的天真在掌心快速的绘制出攻击魔法打了出去。但魔法一出手却被结界吸收,一点作用都没有。

    天真加强了攻击力度,最后甚至用了三重复合魔法。可结果都一样。

    “怎么会?!”天真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看来这就是森之矿的保护结界。”旁观的法比安开口了。

    “森之矿?那不是……”

    森之矿古德基布国那条矿脉的名字。由于它蕴藏着的丰厚魔力,沿途的森林都格外茂密。那片森林跨国了三个国家。即从奥斯卡帝国北部开始、穿越整个古德基布国、延伸到了伊莱恩帝国的弗莱尔市。

    最近,两国正因为这条矿脉的事情进行商谈。

    提到这里,法比安不得不鞠躬道歉。

    “说来冒昧,这次出现在贵国边界其实是想调查这光幕和矿脉之间的联系。”法比安的语气诚恳。

    “奥斯卡帝国的一端也出现过同样的情况。我父亲认为这可能是某种魔法阵,法阵可能和矿脉联系很深。他想要查明这种联系,但他由于政治立场原因不便调查。为了避嫌,于是就让我一人前往。还请您谅解。”

    法比安的父亲是奥斯卡帝国的钢之宰相,斯坦利朗德斯纳克。从政治立场来讲,他却是不能因为这种理由对伊莱恩王国进行访问。但天真知道,斯坦利宰相却是个狂热的魔法迷,对魔法相关的任何未知事物充满着强烈的求知欲。

    法比安所说的话不会有假。

    因此,天真对法比安所说的话表示理解。

    “没关系,魔法不分国界。只要法比安先生不代表政治立场,伊莱恩王国随时欢迎你。不过既然斯坦利宰相知道了魔法阵的存在,可有什么破解的法子?”

    斯坦利宰相也是个以严谨著名的魔法学者。他既然认为光幕的成因是魔法阵,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法比安皱了皱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

    天真才发现自己的话似乎问得不恰当。这可能涉及国家机密,法比安是不好泄露的。

    她急忙道歉说:“十分抱歉法比安先生,让您感到为难了。结界的事情我们会自己想办法解决,之前是我出言冒昧。”

    “不,没关系。”法比安摆摆手。接着他继续保持沉默,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天真神情有些低落,她其实抱有一些小小的妄想。不过下一刻她就将失落抛在一边,拿出魔导通讯器准备联系学校。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的好。

    “奇怪……”这里没有任何信号!

    天真摆弄着通讯器,可是状况没有任何改变。这是军方特制的,性能要比普通的通讯器好得多。要是连这样的通讯器都不能搜索到魔力信号,那么就可以判定是遇到了大危机了!

    天真是个天才少女。她习惯靠绝对实力凌驾于对方之,也乐意和旗鼓相当的对手竞争。但此时此刻她却感到了一种渺小无力的感觉!

    一向淡定的天真竟然觉得恐慌!

    就在这时,法比安的手轻轻抚了她的肩膀。

    “别担心。”法比安说道。

    天真有些感动。

    “我来试试。”

    法比安将魔导笤帚收起来,站在了蓝色光幕。他蹲下身,一只手揣进口袋,另一只手抚摸结界。嘴里低声念着咒语,身边环绕着陌生的咒文符号。

    天真自觉的离法比安远了一些,她担心自己发出的惊叹声会打扰到法比安。

    她认出了法比安使用的是魔咒!

    天真的家族是顶级的魔法世家了,能接触到很多被人不知道的魔法传承。魔咒因为古代战争的缘故已经失传,现在只剩一些残片断章,起不了大作用。天真却也从未见有人将魔咒使用得如此纯熟。

    次的竞技赛,我果然只是侥幸取胜

    耀眼的光芒映入天真眼眸,她只见一环环的咒文环绕在法比安身体周围,随着嘴唇翻动,咒文中不同的字符被点亮。

    法比安站立的地方结界变得透明起来,他手也逐渐能伸进结界之中。法比安脸都露出欣喜之色,他回头与天真对视了一眼。

    可突然,法比安感到手力一松,结界竟然自己消失了。他立刻驱动魔导笤帚中的回路,才保证自己没有从高空摔下去。

    “好厉害!”天真飞到法比安身边,崇拜的看着他。她对法比安态度如此特别,很大程度是因为天真对法比安魔法的崇拜。

    “啊……嗯,还行。”法比安回应的敷衍,他面色有些疑惑。

    法比安向着庭院的西南方向看了看。

    “还是快去看看下面那些人吧。”

    天真降落在庭院中。这里是森林中没有被树冠遮盖的地方,因此就算现在雾气渐浓,她也能看清方向。

    “伊格纳茨?!”伊格纳茨和她同一个班级,他俩自然认识。

    天真检查了他的状况,发现只是普通的昏睡了过去。

    “喂!快醒醒!”天真拍了拍伊格纳茨的脸。

    伊格纳茨慢慢睁开眼睛。

    “这……这是哪儿?”他坐起来环顾四周。

    倒在他一旁的费谢尔也苏醒了过来。

    不过他的状态不像伊格纳茨那样迷迷糊糊。

    “兰斯……兰斯呢?”费谢尔醒来第一句话就大声嚷嚷,语气中似乎还有些担心的情绪。可接下来当他看见伊格纳茨的时候,语气却变得恶狠狠的:

    “切,你还活着?”

    伊格纳茨忽视了这句话:“兰斯也在?”

    费谢尔向众人讲述了之前的经历。

    “我和你们差不多。跟随着蓝色的影子一直走到了地下大厅。然后遭遇了魔兽的袭击。”伊格纳茨会想到。

    “既然这样,我觉得那位兰斯同学应该也在这附近。”法比安说道:“分头去找找吧。”

    众人同意。

    天真让稍晚醒来的泽达照顾任然昏迷的众人,其余准备分头看看。

    “那个……稍等一下。”泽达喊道:“这么大的雾容易迷路吧?”

    “废话,”费谢尔骂骂咧咧的说道:“所以让你在这里守着!”

    “额……”泽达依旧表现得弱气:“我是说,或许我能帮忙。”

    天真等人以为泽达想要一起去寻兰斯。正欲开口劝阻的时候,却看见泽达在地摸索了起来。

    “找到了。”他从自己的衣服捻起一根头发。动作看去有些猥琐。

    天真等人有些嫌弃的看着他。

    “你要做什么?”

    泽达闻了闻那跟头发,看去像个变态。

    法比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这是在寻找气息吗?”法比安随口说。他的话倒是提醒了费谢尔。

    “泽达扎卡,他是扎卡子爵的儿子。”

    天真和伊格纳茨恍然大悟。他们看向泽达的眼神不再那么嫌弃了,不过他这又是细细抚摸、又是使劲去闻的动作着实等不得大雅之堂。

    “可不就是那个人形雷达么!”伊格纳茨情不自禁的说。不过接下来他却得到了费谢尔狠狠的一瞪。

    “人形雷达”是政府执行官阵营对扎卡子爵的黑称,身为贵族阵营的费谢尔听到这个称呼自然会炸毛。

    伊格纳茨老老实实的闭了嘴。

    “找到了!”泽达放下手。“西南方向,在距离此处大约三五十百米的样子。”

    !

    众人没想到能精确到这种程度。

    “那你在这里守着,好好照看昏迷的人。”

    说罢,天真四人走出庭院。

    法比安走在最后头,他神情复杂,内心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

    他攥了攥拳头

    夜幕已经彻底降临,森林显得沉静。天真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兽潮的存在,没有察觉到这前后的差异。

    知道了方位和距离,又有熟悉迷惑魔法的天真辅助,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兰斯。

    兰斯躺在森林中心的湖边,眉头紧皱、双眼紧闭。他似乎遇了什么难以处理的事情。森林里的蓝色荧光将气氛衬托出冰冷的感觉,兰斯呼吸急促、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如果不是他身匐这一个可人的少女,众人怕的会以为兰斯受了严重的内伤。

    凸艹皿艹!费谢尔内心刮起狂风骤雨,之前因为地下室对兰斯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彻底清零。

    的我就只能睡在男人身边,你凭什么可以和美人打啵儿?

    羡慕oo没有女人缘的伊格纳茨内心为兰斯点了个赞。不愧是放荡不羁的少年公爵,睡了公主竟然还不能满足。

    家养波斯猫和野味山雀都要收入口袋么?天真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法比安皱了皱眉头。他一双明眸不停的转动,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看来不在这儿,它是怎么逃掉的?

    此时,躺在少女身下的兰斯痛苦得不行。他记得自己跟随着法瑞来到这个湖前,然后魔导书就开始闹腾。

    接下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意识再次回到自身的时候,他就被法瑞扑倒。她狠狠的吻了来。

    喂你等……等等,我不会换气啊!

    他觉得自己快要憋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