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特别篇三恶女的淑女之夜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地处大陆最南端的海港都市——格拉帕尔,一个冬天永远不会下雪的都市。

    圣教的教鞭尚未染指这里,那圣洁的神谕自然也不会降临这里。

    城中那些家财万贯的商人和有权有势的贵族们在这个时候,都躲进了他们那生起了温暖炉火的小家里,享用者那些他们几辈子都吃喝不完的美味佳肴,一边揽着半裸的陪酒侍妓,一边嘲笑那些活在生死边缘上挣扎求生的贫苦领民。

    好在,这帮高高在上的无聊蛀虫们还没有闲到去嘲弄一只饥寒交迫的野猫……

    那只野猫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生活了几个年头了,那些昏暗的街巷就是它的家,就是它觅食的场所,或是从仓库外面刨洞进去,去偷里面的肥油,或是趁着夜色跳上开着的窗户,溜入民家的厨房里去偷吃,或是蛰伏在草丛中,去伏杀路过的小兽。

    可是,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城中居民自己那几乎耗尽的余粮藏的更加隐秘,外面那些徘徊的小兽也愈加稀少。

    获得食物的途径越来越窄,它一天天的消瘦下去

    “撑不过这个冬天了吧”渐渐的,它有了这样的觉悟。

    这只野猫仍在这条满是饥饿与死亡的街道上徘徊,它相信,自己过不了多久,也会像那些倒毙在街道两旁的无家可归者一样,成为一具更加微不足道的干瘪猫尸。

    突然!一双只属于年轻女性的纤细灵巧的温暖小手将它轻轻的抱了起来

    “你选错了越冬的城市,小猫!”这声银铃般的悦音的主人一手托着野猫那饿扁了的小腹,另一只手则在它那嶙峋的脊背上轻柔的摩挲。

    “喵呜”饿了好几天的野猫用它那野性、未开化的嗓子有气无力地叫应着。

    “要我给你变几只蝴蝶出来么?”抱着野猫的少女脱下罩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一对虎斑族半猫人所特有的纹着漂亮花斑的柔软猫耳。

    美丽的虎斑族半猫人并不懂得如何使用魔法来变戏法,她之所以会对怀中的野猫说这样的话,是因为这是在她那一团混沌的脑海中,仅存着的一个还算清晰的片段。

    “你选错了越冬的城市了,小猫。”

    “需要我给你变几只蝴蝶出来么?”

    同样温柔,同样暖人的悦音,从一个女人的口中传出,流入当时和这只野猫同样处境的她的耳中

    她记不清自己那时为何会如此落魄,更记不得那个人的样貌,她只知道,这个时候,适合说这两句话。

    “你需要食物,小不点。”美丽的半猫人用手指戳了戳野猫那湿温的鼻尖,那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波澜的俏脸上荡起了一丝和暖的笑颜,“正巧我知道一个有很多事物的地方,想跟我去么?”

    “喵!”野猫那有些浑浊黯淡的瞳仁一下子又恢复的神采,开心的叫了一声。

    半猫人没有说谎,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生活了两年的她,已经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她是这座城市里最厉害的刺客和影贼!她的身体轻盈,甚至能够在刀尖上跳舞,她的筋骨柔软,可以用几户不可能的姿势避开挂满警戒铃的丝线,她的动作迅速,宛如天空中一闪即逝的流星。

    没有她偷不到的珠宝,没有她杀不掉的猎物。

    更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无论是活着的人,还是死了的人。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自己的名字,来自哪里,以及自己为何会有这般无与伦比的本领,她全都不记得了。

    她忘记了一切!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生活在格拉帕尔,以客人的身份受影贼工会的保护,作为回报,她则时不时的去帮助公会完成一些棘手的工作。

    今晚,她给自己找了个“工作”!带这只可怜的野猫去造访城主的外交顾问——法拉提斯的府邸,去那里饱餐一顿。

    当然,是影贼风格的“造访”。

    但是,等她来到目的地时,却发现今夜造访此处的,并不只她一个

    大门敞开着,门外那两位全副武装的守卫此刻已经成为了两具尸体,不单如此,他们两个的尸体还被刻意的摆成了跪地忏悔的姿势。

    “我们真走运,小不点!”如此骇人的场面,半猫人竟似见惯不怪一般,非但没有丝毫惶恐与不安,反而还有点开心的摸了摸野猫的头,然后便放心大胆地走进了法拉提斯的府邸。

    屋里的情况也和屋外一样,遍布死亡的气息。到处都是死尸,保持的忏悔姿势的死尸,法拉提斯家的下人与守卫的尸体都在这里了,唯独不见法拉提斯一家。

    等到半猫人步入餐厅后,她发现了一直不见踪影的法拉提斯一家。

    失去生命的贵族们全都围坐在餐桌旁,双手相握,保持着祈祷的姿势。

    而在主人席上,则坐着制造了这起惨剧的元凶——一名正在“用餐”的女吸血鬼。

    “阿尔玛”抱着野猫的半猫人平静地念出了女吸血鬼的名字。

    “噢!”正专心享用美餐的女吸血鬼没料到半猫人会出现在这里,略显慌乱的她连忙丢开手边那具吸了一半血的死尸,背对着半猫人,用餐布胡乱擦了擦嘴角挂着的血丝,然后再转过身,边盘着头,边笑着跟半猫人打招呼,“啊,嗨!晚上好,真是丢脸,让你见到了我不贤淑的样子怎么?今晚你也把目标定在这里了?是准备要谁的脑袋?还是哪样宝贝?”

    “我只是来给这小不点找些吃的。”半猫人甩了甩她柔软的猫尾,抱着猫来到一张椅子前,指着椅子上的尸体,问道,“可以么?”

    “当然,请随意。”阿尔玛优雅地摊手,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做派,“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半猫人配合着鸠占鹊巢的吸血鬼,微微点点头,随即将椅子上的尸体推到地上,自己坐了上去。

    “那小家伙看上去有好几天没正常进食了,最好这次别让它吃太多。”

    “多谢提醒。”半猫人用微笑回应着女吸血鬼的善意,接着问道,“我也没想到你会来这里,要知道,一次杀死这么多身份显赫的人,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的。”

    “在这块没有十字架,更没人知道吸血鬼为何物的大陆上,我真不知道会有什么问题能够称得上是——麻烦。”阿尔玛不以为然地一笑,“话说回来,你今晚不是也不请自来么?就不怕给自己也惹上麻烦?”

    “找猫粮又不会让这里血流成河。”半猫人用她那缩成一道缝的猫眼瞟着阿尔玛,“说真的,有时我真的很担心。”

    “担心什么?”阿尔玛饶有兴致地问。

    “我担心,万一哪天我恢复了记忆,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光明与正义的守护者,那时,我该如何面对你?好友。”

    “哈哈你与其想这些,不如先想想你自己,看看你在格拉帕尔的所作所为。”女吸血鬼阿尔玛妩媚地一笑,竟纵深跳上餐桌,学者猫的样子,一步步爬到半猫人面前,托起略显吃惊的半猫人的下巴,悠悠道,“我也很担心你呢,你要真是那样的人,我真怕你会因为接受不了现在的自己而选择自我了断。我不想失去你,我的朋友,你可没有我这样的不死体质。”

    “如果你们两个打起来,我可也会苦恼的。”突然,房间里又多了一个年轻女人的懒洋洋的声音,“一名裸着身子,只依靠一条条发光的的奇异魔纹遮盖重点部位的美艳女妖推开了通往地下室的房门,扭动着性感迷人的腰肢,媚笑着踱到两人中间,“因为那样一来,我还得纠结自己到底该站在谁那边。”

    “琪娜拉!”又是个半猫人熟识的伙伴。

    “欲魔——琪娜拉。”笑靥如花的尤物眯着眼补充道。

    “她才是今夜的主角。”阿尔玛指着琪娜拉,笑着说到。

    “噢?”半猫人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

    “简单说,城主的外交顾问法拉提斯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他喜欢虐待女人,为了满足自己这恶劣的嗜好,他把施虐的目标放在了城里那些无依无靠的娼妇身上。每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邪恶时,就会指使手下去街上或是娼馆里寻找猎物,然后把她们带入地下的刑房中施虐!不算那些被他折磨的奄奄一息,像垃圾一样丢在大街上的可怜女孩,单是熬不过虐待,惨死在地下室里的女孩,就已经超过了五十人。”欲魔琪娜拉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半猫人,继续道,“你看,怎么说我现在也在这城里的娼馆住了一段日子,跟里面的女孩们还算合得来,所以我就想,要不要做点什么来回报她们。”

    “法拉提斯成了琪娜拉的目标,我就知道这事注定无法善了了,所以,我也一不做二不休,把这里的人全都杀了,帮她扫个尾。”阿尔玛补充道。

    “哦,说到扫尾。”琪娜拉扭头看着阿尔玛,“你现在可以去吸只剩一口气的法拉提斯的血了,那家伙我已经用完了,我想,他现在那肥胖的身躯内应该只剩下血了。”

    “你就不能自己动手么?用剩下的肮脏残渣也要我”阿尔玛揶揄琪娜拉的话还没说完,怒气冲天的半猫人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那个渣滓还在地下室里?”

    琪娜拉刚点了一下头,第一次在琪娜拉和阿尔玛面前露出凶恶一面的半猫人就瞪着双血红色的眼睛冲入了地下室!

    不一会,余怒未消的半猫人就从地下室返回,气呼呼的坐回原处,用手抚着跳回她怀中安慰她,努力逗她开心的小野猫。

    她无须特意去跟她那两位伙伴解释自己去地下室做了什么,因为她脸上沾着的血迹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厌憎这种人渣,没来由的厌憎!

    “我敢说”似是猜出些什么的阿尔玛幽幽的望着半猫人,“你那失去了的过去一定很‘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