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番外篇守卫者(歌舞伎町杀人鬼之二)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楚,我们两个到底是谁更在乎东土之民的死活?”变回妖形的九尾对女娲十分不满,“你总是做这些无聊的事!”

    “你教训的是,我的好妹妹……”女娲此刻竟笑的比九尾还要妩媚,她软软的伸开手,轻轻的捋了一下九尾的那头秀发,“那么……不懂事的妖蛇女娲就在这里向成熟睿智的仙狐九尾娘娘请罪了……”

    “我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听出女娲话中有话的九尾一把打掉女娲正摸着她头发的手,厌憎的别过脸!

    “以前你这样对我道歉时,我可没有生过气。”女娲抽回被打疼的手,嘴角的笑容在这一刻定格了,她的脸变得寂寞了,仿佛落尽叶子的树,凄凉的令站在她对面的狐狸开始心酸。

    “好了……干正事吧……”九尾终是不忍再继续去和女娲做这种互揭伤疤的交谈了,她将话题又转了回来。

    不过,真正让女娲开心、在意的,不是什么话题,而是九尾在说这些时……脸上那不经意间泛起的红晕。

    她并没忘记自己对女娲造成的伤害……她或许还想过……或许还可以弥补。

    女娲也没有忘记她对九尾的伤害,可她却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现在,只要九尾不恨她,她就会无比的高兴……

    只要九尾来找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女娲的思绪,又回到了数月之前……

    那一天,在遥远东土的神之境——昆仑之上。

    恶毒的咒骂声,以及器物被摔碎的声音,在女娲的寝宫中一声响过一声,自打女娲从伏羲那里回来后,这疯狂的破坏便开始了。

    负责照顾女娲娘娘起居的天女们不安的守在寝宫外面,她们生怕女娲娘娘在里面会出什么意外,可是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进入寝宫里去劝说她,没人谁敢在女娲盛怒之时去接近她。

    就在天女们望着女娲娘娘的寝宫,一筹莫展之时,她们的身后突然吹过一阵清风,夹带着无边妖气的清风!觉察到身后有异的天女们连忙转回身,却见一名妖艳动人的翩翩美狐从天而降,停在这只有神仙踏足的土地之上。

    “别挡路,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侍女!”娇美的妖狐半阖媚眼,轻启她那张纤巧红润的柔唇,说出的却是轻狂的冷语。随后,她便像是当这群惊惶的口舌打结说不出话的天女们不存在一样,径自从她们当中穿过,昂首步入了女娲的寝宫。

    “那妖狐莫非……”过了好久,那些全身怔住僵在原地的天女们才回过神来,其中一个较年轻的天女浑身仍打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是九尾……是妖狐九尾么?”

    “嘘……注意你的言辞!”年轻天女话刚说出口,嘴巴立刻就被一位年长的天女捂住,她低声告诫道,“不要再昆仑说出这个名字,如果你刚才说的这些被女娲娘娘听到的话,那等待你的将是比死还惨的下场!”

    听了年长天女的话后,刚刚不小心说错话的年轻天女吓得面如死活,身子一软,便跌坐在了地上。

    “那妖狐竟会再回到这里……还偏偏挑这样的时候。”年长的天女一边扶起被吓坏了的同伴,一边心中暗自猜着,“这对昆仑,对女娲娘娘而言,到底是好是坏……”

    “都是一群被律法捆绑住双手的懦夫!胆小鬼!混蛋!”在自己的寝宫里,女娲正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她打碎了身边所有的一切,她把东土所有的神明都咒骂了一遍!在这东土子民们正遭受史无前例的苦难之时,这些平时受人供奉的东土神明们,女娲一直信任着的,以友人相称神明们,甚至连她的哥哥伏羲,都无一例外的回绝了与她一起下界去拯救东土之民的请求。

    一个接一个的打击,击碎了她好容易才重新恢复的信念,她仿佛又要再度失去自我,回到那癫狂混乱的过去之中。

    如果不是九尾的出现,再也抑制不住怒火的女娲一定会将整个寝宫、整个昆仑毁灭。

    如果不是九尾的声音,暴怒中的女娲必将再度陷入混沌的漩涡之中。

    “我知道你为何如此愤怒,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而且,我也需要你的帮助。”在正确的时间出现的九尾,适时的捉住了女娲的手,制止了她无休止的破坏。

    “你居然来昆仑了!”久违的声音,还有那对女娲来说,独一无二的肌肤相触的感觉,宛若春风吹拂,犹如清凉的甘泉,熄灭的女娲心中的怒火,令她的心境再度豁然了,她转过身,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而且,你居然开口求我的帮助,这真是……这真是这段日子里……唯一一件让我开心的事了,哈哈哈哈……”

    女娲笑了,她才不在乎九尾的感受,不管不顾的,将九尾紧紧抱住,头挨着头,放声笑着,带着哭腔……

    “听你的,好妹妹!”回想起那一天的女娲,她的脸又像盛放的花朵一般绽开了,她轻声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又重踱回到青年军官的尸体前,双手结印,口中念出复杂难懂的咒文,随后,一个金色的光球在咒语的催动下,从军官的尸体中浮起,飘到了空中。紧接着,女娲便伸出食指,口中依旧念念有词,然后,一条细如蚕丝的白色丝线便从指间伸出,与空中的光球连接在了一起。

    那从尸体上浮起的光球在空中漫无目的的盘旋了几圈之后,忽像是找到了目标一样,用极快的速度,径自向西北方向直飞而去。面对如此突然的情况,女娲毫不在意,她仍是待在原地,面色平静的看着自己指间不断变长的丝线。

    从刚才起就一直别过脸不去看女娲的九尾,此时也转回了头,满心期待地看着女娲。

    “希望这次能有个好结果……”她和女娲的心中都在如此期待着。

    可是,女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犹如一盆当头浇下的冷水,打熄了燃起的希望之火……

    “可恶!还是和之前那些一样!”怒火攻心的女娲愤愤的扯断了手上的丝线,把牙齿咬的咯咯响,“这股神力也没有回他该去的地方,而是直接找了另一个凡人做附身的对象!”

    “是谁的……神力?”这是九尾最关心的问题。

    “不属于那高位八十八神的,也不属于伊耶那岐,伊耶那美夫妇,不是月见犊尊的,也不是素盏鸣尊的。”看穿九尾心思的女娲故意迟迟不说出那个名字,知道九尾脸色开始变差之后,才阴阳怪气的笑着回答道,“更不是天照那个贱人的……”

    九尾狠瞪了女娲一眼,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冷笑道:“所以,结果就是,又白白浪费了三个多月,不……事实上,情况应该是变得更糟了。因为你的自作聪明,让我们暴露了自己!”

    “但我至少尝试着改变了!尝试着改变之前那半年多的碌碌无为!”女娲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如果不是你的束手束脚,如果不是为了迁就你,为了寻找天照的神魄,我早就用我的方式来拯救东土之民了!”

    “你能不能不要一提到天照就发疯!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你那所谓的拯救方式根本就行不通!”九尾也不客气的回敬道,“我们的对手,他的目的绝不是什么为了日本崛起,为了让日本成为神之国,为了让日本成为世界霸主,这些统统不是!否则,在你三个月前不惜暴露自己也要施放自己的神力,去干预中途岛战局时,他就该出手阻止了,可是他不但什么也没有做,而且在那之后的三个月里,在明明知道我们仍在在日本四处活动的情况下,他依然什么也没有做!”

    “所以,才更应该按照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先解决一个问题,在来解决另一个!既然那家伙不在乎日本的存亡,那我们就应该先着手解决掉那些被赋予了神力的日本军队!反正事实已经明摆着了,那家伙不会出手干预。”

    “怎么解决?通过这九个月你也都看到了!不管我们干掉多少‘神兵’,他们身上的神力就会立刻转移到其他没有神力的人身上。”九尾反诘道。

    “我还可以让整个日本四岛沉没!”女娲的眼中闪出一抹凶光,一字一顿的回应道,“这样他们就再不会入侵东土,伤害我的子民了!”

    “你是有多疯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就连我这妖狐都知道,滥用神力去灭绝其他神域的凡人,会让你遭受天罚的!”九尾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她不愿自己那正开始复苏的复杂情感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疯了?我可是东土的守护神啊……只要东土之民能够幸福安康,区区天罚又有何妨。”女娲高傲的昂起了头,尽显超然之态,“反正,以灵蛇之姿成神的我,也早不愿跟那些人神同住天界了。”

    “少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面对显露出死之觉悟的女娲,气急的九尾抬起手,想要一耳光抽醒她,可那挥下的手却停在了半路,迟迟没有打下……

    “哈哈哈哈……你又想要抽我耳光了?”女娲一下子又笑容满面了,她将身子向前一倾,把自己的脸贴在了九尾那悬着的手的手心上,闭着眼,轻轻的蹭着,“我没记错的话,那一次你抽的是我的左脸,那这一次,我就把右脸让给你打……”

    “你……”九尾被女娲的举动气的浑身发抖,她咬着牙,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继续说完了剩下的话,“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天罚会要你的命?会让你形神俱灭!”

    “我知道。”女娲满不在乎的答道,“但那又怎样,我已经不在乎了。”

    “可是我……”心急如焚的九尾险些脱口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她已经失去太多了,玉石琵琶精,九头雉鸡精,就连天照也可能已经……她不想,也不愿再失去谁了,哪怕失去的是女娲……也不行!如果连天照也不在了的话,女娲就是她在东方唯一的……唯一的……能称为亲人的牵挂了,就是她唯一的思念了,所以,她绝不允许女娲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自己,不!哪种方式也不行!她决不允许女娲死!绝不……

    但……这些心里话,她也绝对绝对,不会说给女娲听,绝不会说给这个害死她的琵琶姐姐,并亲手杀死了她的雉鸡妹妹的……女娲听!

    一时失态的九尾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换成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默默的望着女娲,然后又张开口,恨恨地说道:“可是我不允许你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你的命是我的,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你,为雉鸡妹妹和琵琶姐姐报仇!”

    “千年之前,在斩魂台的那一次,是你唯一的、最后的一次杀我的机会,好妹妹,你我都清楚这一点。”早已看穿一切的女娲开心的笑着,“而且,我还知道……”

    “闭嘴!”九尾打断了女娲的话……

    “你终于长大了,好妹妹……”女娲的眼中竟露出了一丝欣慰。

    “我们还能不能……好好的讨论问题了?”九尾现在的脸色,就像是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看,她两眼冒着火,死死盯着女娲那张笑开了花的脸,而就在这一场大风暴眼看就要降临之际,竟突然的平息下去了。因为九尾和女娲两人同时觉察到歌舞伎町方向出现了数股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神力流动,而且,在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微弱的妖力。

    “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惊喜。”女娲在发问的同时,又把手伸向了九尾的头发。

    而这一次,九尾提前往旁边一闪,避开了女娲伸过来的手,而这一次,脸上充满杀意的,换成了九尾:“走吧,正好我现在正在气头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