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番外篇九娘?双叶(不期而遇)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一条下贱的汉狗,也配包下整座酒楼?”一声胡人的怒骂,打破了酒楼的清静,“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

    “砍断他的腿,让他以后在我们面前只能用爬的!”

    “剜下他的眼睛,让他认清自己下贱的身份!”

    “杀了他!把他做成菜!汉狗只配当我们的粮食!”

    更多的叫骂声,四名被拒客的胡人男子呼喝着,将外堂的桌椅打得稀烂,把店小二打倒在地乱踢乱踹,揪住酒店老板,用蒲扇大的手掌,打到他嘴角带血。其中一个性子最爆的,甚至已经抽出佩刀,准备杀人了。

    “店家,放他们上来吧,不然你和你那可怜的伙计就要被他们打死了,让你谢客一日的话是没错,可如果硬要你拿脑袋往那几个听不懂人话的蛮子刀口上撞的话,到显得本姑娘我有些不通情理了。”这时,二楼天字号雅间里飘出了一段优美曼妙的女声,适时的为楼下那对可怜的店家解了围,“小女子胡九娘,恭候几位畜生大驾。”

    “原来是条欠调教的母狗,哈哈哈哈……”听出是女人的声音,楼下的胡人变得更加放肆,他们狞笑着,不去理会躺在地上的店小二,一把推开不知所措的店老板,迫不及待地抢上楼去!

    既然是个女人,那就要在杀她之前先找点乐子!那几名胡人在冲进雅间时,已打好了如意算盘。

    可惜,屋内坐着的女子是胡九娘,所以,一步步步入死局的,只能是他们几个!

    那四名胡人脚刚一踏进屋内,还没等他们看清屋内女子的容貌,身体便如被石化一般,再也动弹不得。接着,绿影一闪,原本背对他们而坐的胡九娘瞬间到了四人近前,随手一挥,便用利如刀锋的手掌削断了其中一人的双腿!

    “现在,你可以用爬的来看我最后一眼了。”九娘说完,一脚跺碎了那人的头!

    “看不出吾乃何方神圣,那你还要眼睛何用?”九娘笑着,伸出两指,从另一名胡人的双目处直捅进去……

    “是你说要拿我做菜?”她轻轻抚着那个之前说要杀她做菜的胡人的脖子,媚笑道,“算你走运,我不吃人。”话音刚落,九娘便拔下了他的头颅!

    她随手将连着脊骨的脑袋丢到一旁,转着圈,来到最后一名胡人面前,发现他已经被吓得屎尿失禁,九娘连忙向后一闪,以袖遮面,一脸鄙夷不屑,“我杀你们,不是因为你们一口一个汉狗的乱吠,而是因为,你们叨扰到了我。”

    然后,最后那个胡人的心口便多出了一个血洞……

    “店家,换房,这间已经发臭了。”余怒未消的胡九娘捏碎了手上的黑心,迈步走出被血腥气填满的房间,抬手送出一缕神风,医好了店伙计的伤,也不等惊魂未定的店家回应,就自顾自地进了另一间房。

    胡九娘今天的心情很糟!

    因为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倭国狐狸丫头走了。

    明明从一开始,她就是这样盘算的,等那丫头伤好之后便分道扬镳,从此两不相欠。

    可是,待到这狐狸丫头真的离开后,她的心又莫名的感觉有些空荡荡的。

    她竟有些舍不得那丫头了。

    她甚至产生了错觉,她觉得自己真的很早之前就和那狐狸丫头认识。

    可她紧锁起眉头,努力搜遍了自己脑海中的每一处角落,都搜不到任何与那狐狸丫头有关的回忆!想着想着,她便又开始头疼了,于是,她不再去想这烦心事,而是抄起酒壶,也不往酒盅里倒,直接掀掉壶盖,一仰头,将整壶酒一股脑地倒进了嘴里。接着,醉态微显的她晃了晃手中的空酒壶,苦笑一声,清清嗓子,正欲唤小二添酒,而就在此时,楼下又有了不速之客!

    “被人包下了?一个人就要占一整座酒楼,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说什么?叫我们快走是为了我们好?本姑娘我还偏要留在这里!”

    “店家!这楼上为何会有血腥味!”

    是年轻女子的质问声。

    是胡九娘只听过一次便不曾忘怀的声音。

    “想不到这么快便又见面了,女娲的新狐狸,名为无梦的丫头。”醉意全消的胡九娘嗅了嗅,嘴边挂起了诡谲的笑意,“我们好好玩玩吧……”

    血腥气!从二楼飘出的血腥味道,引起了八尾狐无梦的警觉,她猛地祭出红莲剑,一下便将剑横在了店家的脖子上!

    “为何楼上会有血腥味,快说!”

    一日之内,接连遇上几波煞星的店老板和他的伙计们,除了在剑锋下瑟瑟发抖外,哪还有说话的胆子。

    “青女,你就留在下面不要走动,我上去看看!”无梦转头,要待在她身旁的那名之前被她和阴女救下,名叫青女的汉人女子留在原地,然后自己便用剑押着可怜的店家与伙计上了二楼。

    待到推开那件堆满尸体的房门,看到屋内那堆残缺不全的尸块后,就连同样也杀过不少人的八尾狐也不禁感到一阵恶寒!她双目一凛,正欲向店家逼问缘由时,楼下传出了除青女以外的声音。

    “女娲娘娘把你调教的像狗一般警觉,但还是太嫩了点。”趁无梦上楼,躲在暗处的九尾狐胡九娘迅速闪至楼下,出手制住了没有抵抗能力的青女,“你不单怀疑错了对象,还把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留给了我。”

    “放了青女!”胡九娘话音刚落,二楼的房门就被无梦一剑劈开!怒气冲天的无梦狐持剑跃下,剑锋直指九尾眉心!“堂堂正正,与我一决生死!”

    “一决生死?啊哈哈哈哈……”胡九娘放肆的大笑起来,“区区一条八尾狐,而且还是条与我交过手,了解与我之间实力差距的狐狸,在没有那疯娘娘护着你的现在,居然敢妄称与我一绝生死?真在这里打起来的话,死的只会是你!”笑过之后,一手掐着青女脖子的胡九娘又用空着的那只手,半是挑衅半是戏弄的,用手指戳着红莲剑的剑尖,“何必这么紧张,我感觉得到,我那位疯娘娘并不在这边,所以,我若真的想要你死,利用她赶到这里的时间,我够杀你七八次的。”

    “那你为何还要挟持青女?”无梦怒气不减,厉声问道。

    “为了让你不做一些多余的,会逼我不得不杀死你的举动。”胡九娘微微一笑,“现在,你该把这把玩具小剑收回去了吧?”

    “切!”无梦恨恨地收起红莲剑,但仍保持着戒备,“你到底想怎样?”

    “聊聊而已,请吧。”胡九娘脸上笑容不减,先行一步,挟着青女上了楼。

    待各怀心思的三人坐定,又是胡九娘先打破沉默:“无梦姑娘,那个和你形影不离的疯娘娘,今天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这该问你自己!”无梦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毁掉半个青丘的罪魁祸首,就是你吧?”

    “喔……”对无梦的反诘,胡九娘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所以,我们那悲天悯人的疯娘娘又留在青丘,去治愈那里的疮痍了。”

    “明知故问。”无梦又哼了一声。

    “好大的火气啊,还有那莫名的敌意……”相反,胡九娘的脸上却一直挂着笑。“你叫无梦,对吧?女娲娘娘的新狐狸,我到有些好奇,我那好姐姐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能让你比她还要恨我,还要盼着我死?”

    “你会好奇?”无梦反诘,“你忘了一年前你在我心口刺的那一剑了么?”

    “刺你一剑?”胡九娘眼中居然掠过了一丝惊疑,“这就奇怪了,我是杀过不少人,可还真没试过用武器去杀呢。”

    “是么?那这你又作何解释?”被激怒的无梦拍案而起,扯开自己衣服的前襟,露出了心口处的那道仍未痊愈的可怖剑疮!

    “好狠的一剑啊……”胡九娘幸灾乐祸地笑着,满不在乎地探身过去,而当她看清楚无梦心口的剑伤后,脸上的笑容霎时消失。

    “这是天之丛云的……你?!”胡九娘一下子便知道了眼前人的真实身份,她的眼神开始变得捉摸不定起来,“原来如此,怪不得她耗尽圣果也要把你救活。”

    “你这是什么意思?”眼看胡九娘开始变得奇怪,无梦心中莫名产生了一股寒意。

    “只是明白了一些事而已,你现在不用担心。”胡九娘淡然一笑,“如果是在半个月前,我说不定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可现在,我不能杀你了,你别想多了,我不杀你并不是因为我想和你成为朋友,而是因为……现在杀你的话,我还不得不再去杀另一个丫头才行。”

    “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杀那个狐狸丫头,更不想让她难过……”胡九娘同样也明白了,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狐狸丫头已经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难以消除的回忆。

    “什么狐狸丫头,你到底想说什么?”胡九娘的话,如同朝冰面上泼了一盆子的沸水,激起一团团的迷雾,罩住了无梦,让她对什么事都看的不清不楚了,她被困惑与茫然迷住了眼睛。

    “如果你的好姐姐不愿意告诉你,那我这外人何苦要多这个嘴。”胡九娘无意继续这个话题,“算了,我们聊点别的吧,你介不介意告诉我独自来此的原因呢?对了,你可千万别拿‘为了来对付我’这种蹩脚的理由来搪塞我,我那好娘娘虽然疯,但她可不傻,她才不会在明知自己的宝贝妹妹打不过我的情况下让你来这里送死的。同样,也不会是你自作主张来找我的麻烦,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你不会带这个累赘同行。”

    “我凭什么要回答你。”被胡九娘说中的无梦一撇嘴,不去搭理她。

    “就凭这叫青女的丫头还在我手上。”胡九娘可不愿就这么放过无梦,她的声音不大,但句句话都透着威胁,“你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你!”气急的的无梦拍案而起,而胡九娘却面带微笑的紧了紧掐住青女脖子的手,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青女,哪怕有万分的怒火,无梦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坐回原位,如实地回答胡九娘的问题,“是为了在这里出没的魔星……我听到传闻,在这座城中有食人的妖魔作乱,我怀疑又是那些被你从地府释放出的魔星在作怪,而因为姐姐正忙着帮着青丘国的狐狸们重建青丘,所以,我就想自己先来这里探探虚实。”

    “哈!少了一条尾巴后,就变得这么正直和爱管闲事了。”胡九娘笑着讥讽道,“那疯娘娘还真愿意让你这宝贝妹妹离开自己?啊……你是偷跑出来的,而且你怕青女走漏消息,所以也把她一起带出来了?”

    “住口!”

    “现在的你,真是不善于藏心事啊。”看着无梦那一副吃瘪的模样,胡九娘得意的一笑,追问道,“你连个口信都不留就跑出来,真就不怕把你的好姐姐给急出毛病来?”

    “哈!”无梦瞟了九娘一眼,她似乎找到了能扳回一局的机会,“我和阴女姐之间,根本无需任何言语,就能了解彼此的心意,她肯定知道我去了哪里,肯定知道我是来为她分担困难,解决问题的。而且,就算我真的应付不了,阴女姐也会及时出现来助我一臂之力的。”

    “可我现在并没看到你的阴女姐姐。”

    “你现在和我打一场就能见到她了!”

    “要不是为了那狐狸丫头,我到真想试试,看你能不能撑到……”胡九娘冷笑数声,心中动了出手教训无梦的念头,而就在她聚集神力,准备出手之际,另外一个念头却又迅速填满了她的脑海。

    “无需言语便能了解彼此的心意。”无梦的这句话,如同一阵清风,理顺了胡九娘那纷乱的思绪,她一下子明白了,明白了那一根筋的狐狸丫头那天对她说的那句“明白了”的含义,明白了那总黏着她的狐狸丫头不辞而别的原因,她更明白,现在有比待在这里闲扯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再晚点的话,那不知道名字的狐狸丫头可能就要没命了!

    胡九娘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她必须当机立断!

    “你又怎么了?”不明所以的无梦问道。

    “没怎么……”胡九娘阴阴地一笑,“就是想请你帮我个小忙而已。”

    喜怒无常的九尾天狐话音刚落,对八尾狐无梦的攻击也立即发动!

    天之狐九尾放开青女,出手如电,一爪抓向无梦!猝然受袭,仙狐无梦已来不及祭出红莲剑,仓促间只来得及抬手抵挡,却不想胡九娘变爪为抓,一把攥住无梦抬起的手臂,将一股神力凝在手上,就势反打在无梦心口的旧伤处!有伤在身的八尾狐哪里承受得住这般打击,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从无梦受袭到被制,如电光火石一般,瞬间变分出了胜负,以至于直到无梦昏死倒地之后,目睹这一切的青女才来得及发出第一声惊叫。

    “别瞎叫唤了,没用的丫头,她又没断气。”胡九娘伸出手指,在青女的额上画了一道符记,随后抱起昏迷不醒的无梦,头也不回的离开,给青女留下了一个冰冷的背影。

    “从这里出去往南十里,有一座女娲祠,在那里点上三根白蜡,到时,你就会见到那远在青丘的疯娘娘了。等她来了,你就告诉她发生在这里的事,然后再告诉她,今夜子时,来城北十五里的破庙里接她的宝贝妹妹,让她记住,子时准时来破庙才行,若是早到或晚到半刻,就准备收无梦的尸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