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番外篇九娘?双叶(九娘与双叶)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九尾大人……”被阴女打成重伤,昏迷了半月有余的白尾双叶,借着昆仑圣果的力量,终于苏醒了!尽管身子还很虚弱,但她一见到守在床前的九尾大人,便是什么苦,什么痛都感觉不到了。只一见,她的眼中便已噙满了泪,虚弱的双叶勉力伸出手,想要抱住九尾,想要扑进她的怀里大哭。

    “叫我胡九娘,倭国狐丫头。”不过,床前的九尾大人却一点一不领双叶的情,她“嗖”的一下缩回托着双叶后背的手,使得后背失去依托,又虚弱无力的白尾双叶一下子又倒回到床上!

    “九尾……大人?”搞不清情况的白尾双叶呆呆地躺在床上,用她那双泪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床前那位举止奇怪的九尾大人。

    “我说,叫我胡!九!娘!”九尾胡九娘没好气的看着那张满是泪水的小脸,一字一顿的,重复着自己的名字。可是,在盯着那张惹人怜惜的脸蛋看了一会后,九娘说话的口气又不自觉地缓和了,她伸出手指,轻轻刮去了双叶眼角的泪水,“还有,别哭……”

    “真对不起,九尾大人……”九娘的温柔举动,让双叶感到自己那熟悉的九尾大人又回到了身边,她听话地点点头,可泪水仍是止不住。

    “你这丫头真是麻烦死了,我的名字你记不住,连自己的哭声也止不住!就连青丘的那些废物都比你更有狐狸样!”嘴上不饶人的胡九娘皱着眉,不甘不愿地重伸出胳膊,揽住双叶的背,好让她重新坐起,好让她倒进自己的怀里,好让她用泪水把自己的衣衫打湿。

    在胡九娘的怀里,双叶哭了好久,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喜悦,重逢的喜悦,谣传被天照杀死的九尾大人还活着,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还再一次的救活了自己。尽管有一些说不出原因的奇怪感觉,但毕竟是又和自己朝思暮想的九尾大人重新在一起了,这样……便足够了。

    “如果哭够了,就告诉我你叫什么,除非,你喜欢我一直叫你倭国丫头。”突然,从胡九娘的口中,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在胡九娘看来再普通不过的问话,却给白尾双叶带来了不小的刺激,她身子一震,立刻止住哭,从胡九娘的怀里挣开,抬起头,木然地望着胡九娘,困惑,陌生,难受,各种负面的情感,全都从她的眼中流露出来。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我?”感到困惑的不只是白尾双叶,胡九娘同样被双叶反常的表现搞得一头雾水,“看你的意思,就好像我必须知道你的名字才对?”

    “不……我……”双叶的脑子已经乱成一团了,她重新又倒回床上,选择装睡来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的头又有些晕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休息一下。”

    “你是该好好休息一下。”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胡九娘多少也看得出,双叶现在的变化必定与自己不知道她的名字有关。不了解其中内情的她识趣的选择了退出,她好言安慰了双叶几句后,便离开了房间,“好好养伤吧,在你恢复健康前,我不会不管你的,丫头。”

    “让您多费心了,九……大人……”白尾双叶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再叫她九尾大人了。

    胡九娘离开了,可心事重重的白尾双叶却怎么也睡不着,纷乱的思绪像水池开了闸一样流出来,化作辗转不能眠的烦恼,翻来覆去的折磨着她。

    她真的是九尾大人么?如果不是,那她为什么会跟九尾大人长得一摸一样?如果是的话,那她为什么又会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被苦恼抓住了心的姑娘抓着枕头,完全沉浸在思潮起伏的海洋中了。

    黑夜在她身边悄悄流逝……

    ……

    “九尾大人,您还记得在魔法之都奥尔帕特的生活么?”

    “九尾大人,您还记得艾尔诺拉大人她们么?她们都在等着大人您回去呢。”

    在九尾胡九娘的悉心照顾下,被阴女打个半死的白尾双叶终于康复了,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话……也一天比一天多起来。

    胡九娘越是对双叶用心,双叶心中的疑惑便愈发消散,她便越相信胡九娘是她认识的那位九尾大人,“天照大人‘杀了’九尾大人的传言或许是真的,九尾大人可能因为那场变故而失去了记忆……”小白狐一旦做出了她自认为正确的判断,那便是任谁都无法改变的了。

    所以,这些天来,她一有机会,就跟胡九娘讲她们以前的事,希望以此来帮助胡九娘恢复失去的记忆。

    “九尾大人,您还记得……”

    “我只记得!我说过等你伤好之后就各奔东西!而且,我看你现在就差不多好利索了,你这个永远都记不住我名字的倭国蠢狐狸!”终于!胡九娘被白尾双叶这每天都来的唠叨给惹毛了,她把自己手上那个刚刚剥好皮的桔子囫囵地塞到双叶嘴里,噎得她直翻白眼,这才换得了片刻的清净。“你这样死心眼的狐狸还真是少见,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我没有失忆,你说的这些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叫我胡!九!娘!”

    “呜呜……”白尾双叶两手按着腮,使劲想把桔子快点咽下去,好回应九娘的话。

    “听着,丫头!再说这些我听不懂的事。”一眼便看穿双叶心思的胡九娘又捡起一个没剥皮的桔子,威胁似的在她眼前晃了晃,“下次我就把没剥皮的塞你嘴里!”

    “我明白了,九尾大人……”不知是胡九娘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双叶也正打算另开话题,总之,她真的不再提以前的事了,“对了,九尾大人,还有件事,您不觉得这间旅店有点奇怪么?”

    “哈?”没料到双叶有此一问,九娘一时被她给问懵了。

    “这间旅店里的住客为何都是年轻女子?而且她们还一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每天还都会带不同的那人进她们的房间?”

    “原来是问这个……”明白了缘由的胡九娘被双叶的纯真给逗笑了,她掩着嘴,肩头一耸一耸,笑着解释道,“这哪里是旅店,这里是一家青楼啊!”

    “青楼?”白尾双叶还是不明白,“那是什么?”

    “简单说……”九娘半露酥肩,配着妩媚的妖音,慢条斯理地解释道,“就是陌生男女在一起找乐子的地方。”

    “啊!”年轻的女狐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噢……纯洁的狐狸丫头开窍了。”看着双叶的俏脸变得通红,胡九娘笑得更加“放肆”,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真无趣,我还想多戏弄你一会呢。”

    “类似的地方,九尾大人您带我去过的,只不过那里不叫青楼……”双叶又不自觉地提起了往事,“您还记得么,您伪装成舞姬去勾引……”

    “又来了!”胡九娘又在双叶面前举起了没剥皮的桔子。

    “!!”几乎和胡九娘同时意识到的白尾双叶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次饶了你。”本就不打算那样做的胡九娘笑笑,剥开桔子,将一瓣果肉送进双叶嘴里。

    “那个,九尾大人,这次我们……为什么不住正常一点的旅店,却还要选这种地方?”危机解除后,双叶接着问道,“难道这次,还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倭国的傻丫头!”九娘笑道,“你忘了那对时刻都想要我命的姐妹花了?虽然我还不太清楚你救我的具体原因,但你可是确确实实的在她们两个眼前帮了我,让我逃过一劫的,现在,那两个家伙应该是恨死你了,如果随随便便就把你安顿在普通的旅店里,会有被她们发现的危险。”

    “但这里!她们可不会来!”九娘说完,还冲双叶挤了下眼。

    “的确如此……”双叶小声嘀咕了一句,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下子变得认真起来。她挺直腰板,端端正正地跪坐在九娘身前,说道,“九尾大人,还有件要紧的事,前天夜里,我听到隔壁房里的人在谈一件很可怕的事,她们说最近这座城里有妖怪害人!”

    “这里也出现魔星了啊……”白尾双叶话还没有说完,胡九娘便已明白了。

    “魔星?”初入东土不久的白尾双叶还不知道魔星为何物,于是,她便接着问道,“九尾大人,那魔星又是什么?”

    “是一百零八个法力高强,无恶不作的魔神。”九娘用手指卷着鬓角的青丝,媚笑道,“还是我特意闯进地府,把它们放到人间的呢,哼哼哼哼……”

    “原来它们是害人的妖魔……”白尾双叶侧着脑袋,正思考着自己该做些什么时,猛地想明白了胡九娘说的后半句话,她瞪大双眼,不解地问,“哎!是九尾大人您放的?!为什么?”

    “如果我说,我这样做是为了终结这混沌的乱世,你会信么?狐狸丫头。”胡九娘嘴角露出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随口答到。

    “我相信!”令胡九娘颇感意外的是,白尾双叶直接就相信了,她的眼中闪耀的喜悦的光芒,好像一早就知道胡九娘会如此回答一样,“果然是九尾大人的风格呢。”

    “啊……信的可真干脆……”胡九娘从没想过会有谁能如此轻易地相信自己这任谁听后都难以相信的理由,她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了,呆呆地愣了半晌后,才又重新露出笑容,用手刮了下双叶的鼻梁,“我本来还想多戏弄你一会呢。”

    “这样的‘戏弄’,九尾大人您已经对我用过好多次了……”双叶小声道。

    “哦……”胡九娘捏着下巴,轻笑道,“我有点喜欢你了,狐狸丫头。”

    “这点,我也早就知道了……”双叶答的更小声了。

    “那么,九尾大人。”双叶抬起头,又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动身?去哪?”胡九娘被突然来了精神的白尾双叶给搞糊涂了。

    “去收拾在这座城里作乱的魔星啊,九尾大人!”

    “哈?要我去?为什么?”胡九娘把头摇的像拨浪鼓,“都已经有专门的人去收拾了,我何必要动手,太麻烦了……”

    “我明白了,九尾大人。”双叶低下头,小声窃笑。

    “你真的明白了?狐狸丫头。”胡九娘狐疑地看着白尾双叶,因为从双叶的笑声中,九娘分明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

    那份异样令她莫名的感到不安。

    “是的,九尾大人,您放心吧。”双叶的这个回应更加重了胡九娘的疑惑。

    “明白……就好。”尽管那份不安在胡九娘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但她终是没有再向双叶发问,而只是又随后安慰了双叶几句后,就留下她一个人在房间里休息,起身离开了。

    刨根问底什么的,太麻烦了。

    胡九娘自认自己是个怕麻烦的人。

    而且,她自觉与双叶还没熟络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毕竟……她们只是相识了几天而已。

    毕竟,那是个她胡九娘的名字都记不住的狐狸丫头。

    不过,她也不知道那狐狸丫头的名字……
小说推荐